• 儒商
  • 点击:30390评论:132018/06/28 17:38

太难伺候了,只能中止合同了!

风雨交加中,我烦躁地打上的士,从福田到了南山某商务大楼的门口。这栋八成新的商务楼,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参加开业典礼,第二次是来签订合同,没想到,第三次是来解除合同的。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我辞职开始创业——创业不是因为我多牛逼,而是形势所迫,因为我的职业到了一个瓶颈期,同类公司又比较抗拒我这年纪的女人。租办公室、买办公用品、请助理、公司运营了一个多月,钱花出了一大笔,可我一笔单都没有接到,心里发慌。某一个凄风急雨的晚上,因为着急失眠,我在微信圈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焦虑,没想到被段总看到,问我公司做什么业务?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他说正好他公司有个文案,适合我来做。简单聊了下,第二天就签了合同。收到定金后,我和我的助理,花了好几个日夜,前后共做了三次方案,他都毫不留情地否了,这让我十分不快。昨天是周六,快晚饭时,他让我今天到他公司面谈方案。我建议他周一谈,因为我助理去阳朔玩了,他说周一时间全部安排满了,晚上要出差。

既想最后再努力挽救这个单,又怕出意外,我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防狼喷雾剂来他公司了。

脑补了很多耸人听闻的画面,意外的是,一出电梯,发现段总的公司门是敞着的,两个人从里面出来,助理正在前台拿什么东西,噢,看来我的防狼喷雾剂用不着了。

一见到我,助理就说段总在会客,大约还有十分钟有空。

段总的办公楼,统共有两千多平,装修简洁典雅,灰色和麻色为主调。助理带我往南面最里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周未了,段总还见这么多人?我好奇地问。

他是没休息日的,他的工作日是五加二。助理笑。

哼,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能对别人不狠嘛!我心说。

十分钟后,我见到了白净、无边眼镜、中等身材、衣着体面、笑口常开的段总。这个人我不陌生,但也没那么熟,虽然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彼时我在证券公司工作,我们俩因为同一个银行领导的饭局而认识。当时那位领导因为我工作有求于他的原因,拼命灌我酒,段总春风化雨般解了我的尴尬,让我免于酒灾。

嘿嘿,酒嘛,能者多劳,不能喝就少喝,特别是女孩子!来,行长,我们俩干一杯。

这句话,让他跟同桌其他劝女士酒的人,瞬间区分开来,我记住了他!但也仅只如此,上班族,和做老板的,现实中很难交集,我向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和他的交情,保持在三两个月微信问次好,一周点次赞的热度。

进了需要密码的大办公室,段总正在接电话,我在黑色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助理帮我把绿茶泡好,退出去了。

“哈哈,怎么样?文案有灵感不?”段总挂了电话,边笑边在我对面坐下来。

你的养老地产,概念是非常好的,但是让投资人投钱,还是差那么一点说服力,感觉更像是公益性质。我说。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理念,这样,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项目基地看看,实地考察一下,会理解的更透彻些,费用我们公司报销,”段总说,“我们一起有四五个人去,两个博士,我,另外还有一个摄影师,不过,他还没完全确定行程。

好吧。

段总按了铃,助理进来,拿了我的身份证号,定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的机票。

我正打算离开,段总的儿子来找他了,显然父子俩之前电话有约。

小段在上大四,一米八多,和他爹一样,有个光亮的前脑门,和复制下来的常开笑口,他是来向他爸爸借钱,利用假期去国外旅游长见识的,对话如下:

父:预算多少?

子:10万吧,计划三个月。

父:欧洲那边消费比较高,三个月,10万,你确定够?

子:应该够。

父:还款计划书做好了吧?

子:做好了,这里。

父:好嘛。

小段把几页薄薄的打印计划书放在桌子上。

我心里泛起了不平衡的浪花,跟我签个单,熬多少个日夜,他一句话就否决了。他儿子出去玩三个月,10万就这么打水漂,还轻描淡写!

还要不要人活了?!

第二天深夜,我们到了G省机场,段总G省的司机来接我们,一路都是彬彬有礼,沉稳开车,一看就训练有素。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段总不断指着车窗外黑夜里某处灯光,告诉我们,这是民俗村,那是新开发区,这是著名茶园,那是文化遗址保护区……

“段总,你精神怎么这么好啊?周未不休息,这个点了,你还像打鸡血似的。”我努力睁眼,想看清外面的地方,可惜除了遥远零散的灯光,一无所获。

哈哈,我们做生意的,熬夜甚至通宵是常态。

两位博士跟段总一样,精神十足,不停地问东问西,三个人聊得十分火热。

凌晨一点多,司机终于将我们带到段总的项目基地附近租的一栋五层的商住两用楼,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室灯火通明,大屏幕在播放着各种户型图,七八个人正在吞云吐雾,段总给大家介绍了同行的两位博士和我后,问: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的会议?

什么会议?我脑子全是糨糊。

定我们养老地产的几种房型。

算了,我困死了。

那好吧,小林,你把作家带去休息。

那个叫小林的女孩从会议室里出来,带我到楼上一间女用客卧,热情地告诉我,各种日用品在哪里。我已经没有任何思维动力了,匆匆冲了凉,把自己丢到床上。

在鸟语中醒来,推开门,花香茶香扑鼻而来,走到栏杆处看风景,远处层峦叠嶂,近处是高低不一的村屋,在山和楼之间,是白色的公路,和大片大片的果园和茶园。

段总陪我和两位博士吃了小林做的早餐,带我们去他的项目基地,那里已经有二十来个人在施工,他要做的,是童话般的“同居式”养老中心,面积在上千亩,耗资在N个亿以上。我知道他以前是做高科技行业的,不知怎么就突然转行,投入到养老业来了。

“你都那么有钱了,年纪又不轻了,还这么折腾,你家里人同意嘛?”许是空气好,景又美,我大胆地问。

“我老婆知道这是我的一个梦想,让我想做就做!”段总笑说。

段总的妻子我在他新公司开业典礼的时候见过,外表年轻漂亮,但是待人接物相当沉着老到。记得有一次写一篇约稿,写到男人结婚的动力,我问了好多家庭幸福的男人,是什么让他们下决心结婚的,也问到段总,他说了件小事——有一次,我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她吃饭,她接到一个女人电话,对方说,我爱上了段总,希望你退出。她答,那是你和老段的事,跟我没关系。

试想,一个男人有这样心胸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什么梦想?我好奇地问。

经过轰隆隆作响的作业机,来来往往的工人,沿着草地已经踩出的小路,我跟着段总往美若仙境的项目地靠山的地方走去。

段总:几年前,我母亲得了脑血栓(父亲先于母亲去世),在家里需要人照顾,母亲年迈,又是老一辈那种“儿女承欢膝下,父母千万事足”的心理,她希望我们这些孩子,能时常陪伴左右,亲自照顾她,可是我们怎么去照顾她?

原来她身体好的时候,我们一年就算只去看望她几次,也挺辛苦了。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事业家庭负担重,精力体力也大不如前,回一趟老家,要做很多安排,才能成行。到她生病以后,就更辛苦了。我们家几兄妹,都没法亲自去照顾她,不是没这个孝心,也不是想推脱责任,原因很简单,首先,我们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事业,大家都在干活,不可能把公司家庭丢开,一心一意去照顾她;其次,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我哥哥姐姐年纪更大,他们要是去照顾,身体更受不了。我妈这个病,不仅白天,就是晚上,也需要有人时刻照顾,坦白地讲,就是没病的人去照顾,也可能搞出病来;第三,我们不专业,对于一个年迈病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有效科学地护理,更是不懂;第四,观念问题,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生活,我把你照顾好了,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回头这样想,如果是我的儿女,我这样要求他,我快乐了,但儿女痛苦了,我们也不会真的感到快乐,我们的幸福不能建立在儿女的痛苦之上;第五,沟通问题,我们和他们的交流,不如他们同代人的交流。

所以,尽管我们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也用了当时最好的药,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母亲还是去世了。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心存愧疚,因为眼前总浮现出,她希望我们守在她身边的期待眼神。其实我清楚,母亲并不是非要我们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只是因为没有人陪,太寂寞太孤单了!她的亲朋老友,哪怕住在同一个城市,也很难常常见面,因为都老了,出趟门实在是不容易,不像年轻人,想去哪就去哪儿。

因为这件事,我就想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过去物质相对贫乏,技术相对落后,70岁就被称为古来稀,假如60岁退休,到寿终也不过10来年时间。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平均年龄已经80岁以上了,再加上生命科学的发展,人们可以轻松活到90,甚至100岁以上,退休到自然死亡,中间长达几十年,这个时长,跟我们正式工作时间差不多。如此漫长的养老生活,等着儿女来陪自己享受天伦之乐吗?坐在家门口数着夕阳等死吗?肯定不行。

我就想,要是能在闲时琴棋书画,结伴旅行,有事互相照应,抱团养老,给一群同年龄、同层次、同爱好、有共同话题的人,找一个美丽的地方,做一个理想居所,那该多好呀!我前后跑了五十多个地方,最后定到这里。

“五十多个地方?”我惊讶。

是的。

你就没绝望过,没想过放弃?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绝望”和“放弃”这种词,认准的事,我会想方设法完成,而且,越有难度的事,我越兴奋!

尼妈,跟这种人聊天,分分钟被暴虐。

为什么定在这里呢?

因为这是贫困省贫困县,想结合当地资源,在保护生态和能源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做点什么。

我有点感触,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读书人不成事?所谓“秀才起兵,十年不成”?段总反问。

为什么?

因为他们总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毫不专注,也可能是自身条件太好、选择多,反而什么都想试一下,最后却什么都做不好。所以,看好一样东西,没别的,就是坚持!没有什么事没困难,如果不困难,那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做。

正说到这里,一个红脸、圆眼、身材板实,包工头一样的人,满脸堆笑过来,原来他是来给段总献策的,他说如果给他权利,让他自己去找零散工人来做这个工程,起码可以节约30%以上的成本。

想想,段总,30%的成本,你得节约多少钱啊?对方开心地说。

段总毫不犹豫地回答:打住!我宁愿增加30%的成本,也要按正规的工序和要求来做。我知道你是好心,能帮我节约很多费用,但我不敢保证,这个工程质量让人满意,当然,不是说低价一定低质,但相对来说,正规工程公司,更有质量和工期保障。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这么大项目,不能随便找些工人,就在那里搭啊建的,得综合考虑,全盘规划。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6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520周冠打赏17000,共计17000
  • 2018-07-0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29
  • 暁霞囡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 谢谢欧阳家的,真舍得夸啊,你说到的有一点,我是有体会的,事实上,很多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更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更舍得扶持那些看起来有前途的年轻人。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4 19:02:38
    • 分享到:
  •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回复

  • 一口气读完,故事并不离奇,细节也并不特别,有些地方作者直接插话评说代替了故事本身。照理说,这是文学创作蛮要避讳的,但是欧阳就是不管不顾,风风火火一路写下来,还让你一口气读得下去,读的过程中,还不时点头认可,这真是奇妙。
  • 看你这回复,五。味。杂。陈,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反正我就当你夸我。
  • 今晚的邻家文弹,揭秘了作者的写作技巧,谢谢静茹,你给大分享了很多干货。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7/06 11:44:59
    • 分享到:
  • 不知为何,就是抓人
  • 回复
  • 啧、啧,广东省还是段总最成功!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9 09:52:04
    • 分享到:
  • 文人,多半是感性多于理性。不过这位段总倒是感性与理性并驾齐驱。正如文中所说:一件事情做不做,不是分析条件够不够,而是看这事情值不值得做,值,他创造条件去做,想方设法把它做成。所以这样的人是注定能成大事的。儒商儒商正是如此吧。有文人的雅致,也有商人的敏锐。
  • 感谢大赏! 确实,我在段总身上学到很多,是少有的一个把读书人的儒雅和商人的决断完美结合的一个人。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6/28 22:31:27
    • 分享到:
  • 爱上你的语言
  • 谢谢你的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3408
  • 3
  • 67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