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商
  • 点击:36977评论:132018/06/28 17:38

太难伺候了,只能中止合同了!

风雨交加中,我烦躁地打上的士,从福田到了南山某商务大楼的门口。这栋八成新的商务楼,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参加开业典礼,第二次是来签订合同,没想到,第三次是来解除合同的。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我辞职开始创业——创业不是因为我多牛逼,而是形势所迫,因为我的职业到了一个瓶颈期,同类公司又比较抗拒我这年纪的女人。租办公室、买办公用品、请助理、公司运营了一个多月,钱花出了一大笔,可我一笔单都没有接到,心里发慌。某一个凄风急雨的晚上,因为着急失眠,我在微信圈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焦虑,没想到被段总看到,问我公司做什么业务?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他说正好他公司有个文案,适合我来做。简单聊了下,第二天就签了合同。收到定金后,我和我的助理,花了好几个日夜,前后共做了三次方案,他都毫不留情地否了,这让我十分不快。昨天是周六,快晚饭时,他让我今天到他公司面谈方案。我建议他周一谈,因为我助理去阳朔玩了,他说周一时间全部安排满了,晚上要出差。

既想最后再努力挽救这个单,又怕出意外,我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防狼喷雾剂来他公司了。

脑补了很多耸人听闻的画面,意外的是,一出电梯,发现段总的公司门是敞着的,两个人从里面出来,助理正在前台拿什么东西,噢,看来我的防狼喷雾剂用不着了。

一见到我,助理就说段总在会客,大约还有十分钟有空。

段总的办公楼,统共有两千多平,装修简洁典雅,灰色和麻色为主调。助理带我往南面最里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周未了,段总还见这么多人?我好奇地问。

他是没休息日的,他的工作日是五加二。助理笑。

哼,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能对别人不狠嘛!我心说。

十分钟后,我见到了白净、无边眼镜、中等身材、衣着体面、笑口常开的段总。这个人我不陌生,但也没那么熟,虽然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彼时我在证券公司工作,我们俩因为同一个银行领导的饭局而认识。当时那位领导因为我工作有求于他的原因,拼命灌我酒,段总春风化雨般解了我的尴尬,让我免于酒灾。

嘿嘿,酒嘛,能者多劳,不能喝就少喝,特别是女孩子!来,行长,我们俩干一杯。

这句话,让他跟同桌其他劝女士酒的人,瞬间区分开来,我记住了他!但也仅只如此,上班族,和做老板的,现实中很难交集,我向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和他的交情,保持在三两个月微信问次好,一周点次赞的热度。

进了需要密码的大办公室,段总正在接电话,我在黑色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助理帮我把绿茶泡好,退出去了。

“哈哈,怎么样?文案有灵感不?”段总挂了电话,边笑边在我对面坐下来。

你的养老地产,概念是非常好的,但是让投资人投钱,还是差那么一点说服力,感觉更像是公益性质。我说。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理念,这样,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项目基地看看,实地考察一下,会理解的更透彻些,费用我们公司报销,”段总说,“我们一起有四五个人去,两个博士,我,另外还有一个摄影师,不过,他还没完全确定行程。

好吧。

段总按了铃,助理进来,拿了我的身份证号,定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的机票。

我正打算离开,段总的儿子来找他了,显然父子俩之前电话有约。

小段在上大四,一米八多,和他爹一样,有个光亮的前脑门,和复制下来的常开笑口,他是来向他爸爸借钱,利用假期去国外旅游长见识的,对话如下:

父:预算多少?

子:10万吧,计划三个月。

父:欧洲那边消费比较高,三个月,10万,你确定够?

子:应该够。

父:还款计划书做好了吧?

子:做好了,这里。

父:好嘛。

小段把几页薄薄的打印计划书放在桌子上。

我心里泛起了不平衡的浪花,跟我签个单,熬多少个日夜,他一句话就否决了。他儿子出去玩三个月,10万就这么打水漂,还轻描淡写!

还要不要人活了?!

第二天深夜,我们到了G省机场,段总G省的司机来接我们,一路都是彬彬有礼,沉稳开车,一看就训练有素。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段总不断指着车窗外黑夜里某处灯光,告诉我们,这是民俗村,那是新开发区,这是著名茶园,那是文化遗址保护区……

“段总,你精神怎么这么好啊?周未不休息,这个点了,你还像打鸡血似的。”我努力睁眼,想看清外面的地方,可惜除了遥远零散的灯光,一无所获。

哈哈,我们做生意的,熬夜甚至通宵是常态。

两位博士跟段总一样,精神十足,不停地问东问西,三个人聊得十分火热。

凌晨一点多,司机终于将我们带到段总的项目基地附近租的一栋五层的商住两用楼,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室灯火通明,大屏幕在播放着各种户型图,七八个人正在吞云吐雾,段总给大家介绍了同行的两位博士和我后,问: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的会议?

什么会议?我脑子全是糨糊。

定我们养老地产的几种房型。

算了,我困死了。

那好吧,小林,你把作家带去休息。

那个叫小林的女孩从会议室里出来,带我到楼上一间女用客卧,热情地告诉我,各种日用品在哪里。我已经没有任何思维动力了,匆匆冲了凉,把自己丢到床上。

在鸟语中醒来,推开门,花香茶香扑鼻而来,走到栏杆处看风景,远处层峦叠嶂,近处是高低不一的村屋,在山和楼之间,是白色的公路,和大片大片的果园和茶园。

段总陪我和两位博士吃了小林做的早餐,带我们去他的项目基地,那里已经有二十来个人在施工,他要做的,是童话般的“同居式”养老中心,面积在上千亩,耗资在N个亿以上。我知道他以前是做高科技行业的,不知怎么就突然转行,投入到养老业来了。

“你都那么有钱了,年纪又不轻了,还这么折腾,你家里人同意嘛?”许是空气好,景又美,我大胆地问。

“我老婆知道这是我的一个梦想,让我想做就做!”段总笑说。

段总的妻子我在他新公司开业典礼的时候见过,外表年轻漂亮,但是待人接物相当沉着老到。记得有一次写一篇约稿,写到男人结婚的动力,我问了好多家庭幸福的男人,是什么让他们下决心结婚的,也问到段总,他说了件小事——有一次,我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她吃饭,她接到一个女人电话,对方说,我爱上了段总,希望你退出。她答,那是你和老段的事,跟我没关系。

试想,一个男人有这样心胸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什么梦想?我好奇地问。

经过轰隆隆作响的作业机,来来往往的工人,沿着草地已经踩出的小路,我跟着段总往美若仙境的项目地靠山的地方走去。

段总:几年前,我母亲得了脑血栓(父亲先于母亲去世),在家里需要人照顾,母亲年迈,又是老一辈那种“儿女承欢膝下,父母千万事足”的心理,她希望我们这些孩子,能时常陪伴左右,亲自照顾她,可是我们怎么去照顾她?

原来她身体好的时候,我们一年就算只去看望她几次,也挺辛苦了。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事业家庭负担重,精力体力也大不如前,回一趟老家,要做很多安排,才能成行。到她生病以后,就更辛苦了。我们家几兄妹,都没法亲自去照顾她,不是没这个孝心,也不是想推脱责任,原因很简单,首先,我们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事业,大家都在干活,不可能把公司家庭丢开,一心一意去照顾她;其次,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我哥哥姐姐年纪更大,他们要是去照顾,身体更受不了。我妈这个病,不仅白天,就是晚上,也需要有人时刻照顾,坦白地讲,就是没病的人去照顾,也可能搞出病来;第三,我们不专业,对于一个年迈病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有效科学地护理,更是不懂;第四,观念问题,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生活,我把你照顾好了,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回头这样想,如果是我的儿女,我这样要求他,我快乐了,但儿女痛苦了,我们也不会真的感到快乐,我们的幸福不能建立在儿女的痛苦之上;第五,沟通问题,我们和他们的交流,不如他们同代人的交流。

所以,尽管我们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也用了当时最好的药,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母亲还是去世了。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心存愧疚,因为眼前总浮现出,她希望我们守在她身边的期待眼神。其实我清楚,母亲并不是非要我们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只是因为没有人陪,太寂寞太孤单了!她的亲朋老友,哪怕住在同一个城市,也很难常常见面,因为都老了,出趟门实在是不容易,不像年轻人,想去哪就去哪儿。

因为这件事,我就想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过去物质相对贫乏,技术相对落后,70岁就被称为古来稀,假如60岁退休,到寿终也不过10来年时间。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平均年龄已经80岁以上了,再加上生命科学的发展,人们可以轻松活到90,甚至100岁以上,退休到自然死亡,中间长达几十年,这个时长,跟我们正式工作时间差不多。如此漫长的养老生活,等着儿女来陪自己享受天伦之乐吗?坐在家门口数着夕阳等死吗?肯定不行。

我就想,要是能在闲时琴棋书画,结伴旅行,有事互相照应,抱团养老,给一群同年龄、同层次、同爱好、有共同话题的人,找一个美丽的地方,做一个理想居所,那该多好呀!我前后跑了五十多个地方,最后定到这里。

“五十多个地方?”我惊讶。

是的。

你就没绝望过,没想过放弃?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绝望”和“放弃”这种词,认准的事,我会想方设法完成,而且,越有难度的事,我越兴奋!

尼妈,跟这种人聊天,分分钟被暴虐。

为什么定在这里呢?

因为这是贫困省贫困县,想结合当地资源,在保护生态和能源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做点什么。

我有点感触,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读书人不成事?所谓“秀才起兵,十年不成”?段总反问。

为什么?

因为他们总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毫不专注,也可能是自身条件太好、选择多,反而什么都想试一下,最后却什么都做不好。所以,看好一样东西,没别的,就是坚持!没有什么事没困难,如果不困难,那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做。

正说到这里,一个红脸、圆眼、身材板实,包工头一样的人,满脸堆笑过来,原来他是来给段总献策的,他说如果给他权利,让他自己去找零散工人来做这个工程,起码可以节约30%以上的成本。

想想,段总,30%的成本,你得节约多少钱啊?对方开心地说。

段总毫不犹豫地回答:打住!我宁愿增加30%的成本,也要按正规的工序和要求来做。我知道你是好心,能帮我节约很多费用,但我不敢保证,这个工程质量让人满意,当然,不是说低价一定低质,但相对来说,正规工程公司,更有质量和工期保障。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这么大项目,不能随便找些工人,就在那里搭啊建的,得综合考虑,全盘规划。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6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520周冠打赏17000,共计17000
  • 2018-07-0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29
  • 暁霞囡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 谢谢欧阳家的,真舍得夸啊,你说到的有一点,我是有体会的,事实上,很多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更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更舍得扶持那些看起来有前途的年轻人。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4 19:02:38
    • 分享到:
  •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回复

  • 一口气读完,故事并不离奇,细节也并不特别,有些地方作者直接插话评说代替了故事本身。照理说,这是文学创作蛮要避讳的,但是欧阳就是不管不顾,风风火火一路写下来,还让你一口气读得下去,读的过程中,还不时点头认可,这真是奇妙。
  • 看你这回复,五。味。杂。陈,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反正我就当你夸我。
  • 今晚的邻家文弹,揭秘了作者的写作技巧,谢谢静茹,你给大分享了很多干货。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7/06 11:44:59
    • 分享到:
  • 不知为何,就是抓人
  • 回复
  • 啧、啧,广东省还是段总最成功!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9 09:52:04
    • 分享到:
  • 文人,多半是感性多于理性。不过这位段总倒是感性与理性并驾齐驱。正如文中所说:一件事情做不做,不是分析条件够不够,而是看这事情值不值得做,值,他创造条件去做,想方设法把它做成。所以这样的人是注定能成大事的。儒商儒商正是如此吧。有文人的雅致,也有商人的敏锐。
  • 感谢大赏! 确实,我在段总身上学到很多,是少有的一个把读书人的儒雅和商人的决断完美结合的一个人。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6/28 22:31:27
    • 分享到:
  • 爱上你的语言
  • 谢谢你的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5940
  • 3
  • 810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