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城记
  • 点击:39297评论:62018/08/19 13:43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的车,惠州开往深圳东。一班比较准点;一班经常没来由晚点,有时甚至离谱到取消班次。罗永明闲时买彩票都是奉献爱心的多,这回好事就摊在了罗永明身上。那天吃了晚饭,哄过孩子,罗永明依依不舍跟妻子告别,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到了火车站,却被告知火车晚点,晚多少,火车站工作人员也是三缄其口,问急了,干脆顾左右而言他。

人群没有以往的骚动,人们埋头刷着手机。罗永明从背包里掏出一本诗集来,顾不上四周人们异样的眼光,从容地读了起来。他读的是雪莱的诗,是大学时最爱的诗集,还为此模仿写过几首,发在了校刊上,引起了女生的尖叫,女友便是其中一名女粉丝。

罗永明看完了整本诗集,火车依然没有进站。电子屏幕上写着晚点半个小时,请旅客耐心等候。罗永明收起诗集,彻底没了脾气。旁边的孕妇轻声道:“什么破火车,就没准点过!”他老公安慰她:“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不值得!”这句话让罗永明注意起他来。跟他年纪差不多,将军肚,人高马大却十分细腻,这样的差异让他感觉好笑。

等人群涌动起来,罗永明才发觉自己居然睡着了。他赶紧去站台,火车趴在轨道上气喘吁吁,惶惶如丧家之犬。罗永明在第十八车厢对号入座,居然靠窗。中间是位妙龄少妇,过道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农民工。对面便是一家三口,夫妻操着陕西口音,女孩七岁左右,说话带着甜糯的味道。

整个车厢的人几乎都在闭目养神。罗永明上车前眯过一小会儿,这时全然没在睡意。邻座少妇挑着红指甲,专注地刷淘宝。车灯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坤包倒是轻巧,标志有些眼熟,罗永明认出是在罗湖一家大型商超卖的A货。当时他陪妻子挑生日礼物,曾经在柜台上浏览过。

正要休息,少妇幽幽道:“帅哥,请问你有充电宝吗?”罗永明刚好带了,手机电力十足,所以就借给她了,少妇灿然一笑。

火车在黑夜里飞奔,罗永明慢慢睡着了。

从火车站出来,罗永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再转公交车到公司宿舍,十二点。一想到马上就到宿舍,罗永明反倒不着急走路,慢悠悠地散起步来。这地方他住了三四年,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很熟。沿途的路面,每天起的楼房,他都能叫得出名字来。可熟归熟,好像并不属于他,就像他本不属于这里。

罗永明双休,通常一到周五下午,便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朝深圳东火车站奔去。他是全公司第一个打卡下班的人,却是平时加班最多的人。旁人怀着不解的目光,可他不在乎。他只想快点离开公司,取票,入站,坐车,落座,心才落了地。否则,人便没着没落,浑身不舒服。

这周因公加班,罗永明没有回去。在凌晨六点前敲完方案的最后一个字,他才离开办公室。此时的鹏城飞起了花,细看却是细白的木棉,如漫天飞雪,覆盖了大半条深南大道。罗永明孤单地走在街头,此时的他毫无心绪欣赏棉絮所引发的景致。他漫无目的闲逛,路遇的陌生人,跟他一样像一滴水消融于人海,悄无声息。

罗永明记得初来深圳时是七月,刚大学毕业,怀里揣着父亲给的八百元钱,拖着一个灰黑色的半旧的行李箱就来了。那行李箱还是大学时父亲特意带他去超市买的。罗永明用物极其俭省,本科四年读下来,皮箱居然完好无损,连同学们都佩服罗永明的朴素功夫。当然,这个朴素是带引号的,至少他们班的女生会这么以为。结果很简单,跟他交往四年的女友,在毕业当天就跟他各奔东西了。罗永明的记忆力很好,有次坐巴士,女友指着两旁的高楼问他:“你说我们会不会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罗永明拥着她说:“当然了,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女友听了幸福极了,依偎着他直到终点。但是罗永明不知道的是,毕业前夕,他女友父母给女儿许了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家。当初的诺言无法兑现,罗永明的下场可以知道。等罗永明明白过来,已经是明日黄花。奇怪的是,种种细节交织成的画面,并未令罗永明泛起太多感伤,后来他偶尔想起来,不是因为不难过,而是现实容不得他纠结于小情绪。

散步之后,罗永明回到单位公寓,从包里拿出钥匙,捅了一下铁门,咣当一声,旋开了。屋里灯居然亮着。

上午临出门忘关了。他摸了摸后脑勺,真是该死,白白浪费一天电费。

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当企划总监。老板四川人,做生意相当精明。听说三四套房,三部豪车,每天开来上班的是保时捷。

罗永明是对方邀请来面试的,从市区过来太远,但是刚好是求职空档期,反正没事可做,就准备跑一趟。

罗永明是坐地铁去的,那地方有点偏僻,如果不是说在深圳,罗永明断然不会跑那么远。到了终点站,路不熟悉,这时响起了公司人事部小姐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罗永明说快了,微信上叫了部滴滴,直奔目的地。

公司倒也气派,门口两三面彩旗,一对石狮子威严地蹲在那里,喷泉出来雪白的水花,倒带来了夏日清凉。

人事小姐引罗永明入老板办公室面谈。罗永明整理心情,拾步而上。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老板埋头于电脑间处理公务,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来了,请坐。”

罗永明轻微起身,说了句谢谢。老板姓马,他此时手里翻着罗永明的简历和作品。边看边点头。罗永明的资历和优势十分明显,老板很看重他的才华。

仰在老板椅上的老板腰杆笔直,抬头问道:“我们公司准备上市,请谈谈你对行业的具体看法和品牌战略的规划?”

罗永明早有准备,马上侃侃而谈。马老板频频点头微笑。

原本定了半个小时的面谈,早已过了一个小时。

“你几时可以来上班?”马老板问道。

罗永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马上回道:“明天。”

“非常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马老板大方伸出手,把罗永明握在手心,“还有今天就在公司吃饭,吃完了再回去。”

罗永明还是婉拒了,还没上班就在公司吃饭,他不太习惯这样的热情。马老板也不勉强,他吩咐秘书将罗永明送去公司大门。

从公司出来,罗永明并没有直奔汽车站,他先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面包和水,边走边啃,等坐上了地铁,肚子也差不多填了个半饱。工作日人不多,好比坐了专列,罗永明觉得自己有点奢侈,望着隔两个车厢的小姑娘,哑然失笑,还是赶紧回到住处,明天就要报到了。

这周火车照例晚点。

明早周一,一大早开周例会。老板亲自主持,全体高层悉数到位。罗永明不能不着急。过了一个小时,车还不见来。火车站估计开过会议,商讨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将罗永明坐的那班车客人退票处理,可改坐另一班次到深圳。深圳东站就是布吉火车站,深圳站就是罗湖火车站,深圳西站是南山西丽站,深圳北站属于龙华区了。

罗永明一边盘算着行程,一边着急地去窗口退票。到了窗口,黑压压全是人,挤不进去,也退不出来,只好不退了。几个男女见状说不如一起拼车吧,一人也就五六十,到深圳。很划算。罗永明想想跟坐大巴差不多钱,不如改坐火车。而且大巴路上怕堵,一堵又不知几时能到深圳。他赶紧过检票口坐另一班次火车。那三四个男女见罗永明上了车,也纷纷跟在后头。他们相继在车厢上补票。补票也全是人。列车长在车厢门口支起一个座位,挂起一个牌子,算是他的办事处。过道已经容不下人,大家传递着钱票,男列车长边扯票边找数。有些人没带现金,又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便向周围人借钱。虽然是二十多元钱,但由于互相陌生,所以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开口,都推说没带现金。

罗永明也不太乐意,但见对方是个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便动了隐恻之心,借给了她,小姑娘感激地连连道谢。小姑娘很快领了票,扫罗永明微信,转账给他。后边几个小伙子见罗永明肯借钱,纷纷找他。罗永明见不是路,忙说没了没了,找其他人吧。小伙子只好作罢。有个人努努嘴说,女的就借,我们就不行吗?罗永明真想抽他一个耳光,这年头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便不去理会。掉头看后面的顾客继续在补票。列车长忙得四脚朝天。

两个女人聊了起来。她们都住惠州,在深圳工作,高个女人脸比较白,在盐田上班,说已经辞职,在惠州找好了工作,包吃住,五千元。瘦个女人脸有些黄斑,她马上露出夸张的表情,说这么好。我家也住附近,能不能帮我找找?你做什么工作的?销售。她们不约而同吐出这个词。这个词由女性抛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合时宜,但究竟哪里出了错,并不能很敏感地指认出来。高个女人谈起自己公司的情况,有些心灰意冷,周周两边赶,吃不消,太累了。孩子马上要上六年级,不能再这样下去。她想照顾家里,也不想去深圳了。深圳好是好,也繁华,可到底还是物价太高,古人说长安米贵恐居不易。现在想是体会到了。

罗永明听着她们言语,自忖不也是双城记一员?据说马上通城轨和高铁了,大概四年后。像惠州东莞这样的临深地带,房价已经像火箭一样飞速上涨,止都不住了。在深圳买不起房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惠州东莞想办法。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孩子们上公办学校的问题摆在眼前,只能咬咬牙,逼自己一次。房是买了,可烦恼事一样不少,似乎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好戏”才刚刚开始。

罗永明所在的是家集团公司,于他的位置,薪水还不错,可最近两年效益也不太好,今年更有下滑趋势。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刚到这家公司时,正是发展到达顶峰之时,每年出去旅游庆祝,聚餐活动经常有。好景不长,到第二年就取消旅游了,改成了市内自助游,接着是工业园游,然后就只余梦游了。

起初罗永明并不住公司公寓。他在市区租了一套房子,供家人住。他差不多是路上奔四个小时。

这天从出租房出来,罗永明赶着坐第一班地铁,上班高峰期,经常挤不上去,挤上去了又到了,被人活生生挤下来。尽管如此,罗永明还是每天风雨兼程都公司和家里两头跑。公司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他钱包只有十多块零钞,用来坐地铁和公交,再就是买早餐。要不了两天,钱包就会失水见空。想到这里,他脚步异常沉重起来。如果是单身,那他会毫不犹豫辞职不干,领完钱就走人。可想想家里张开的四张嘴巴,他沉默了。平常坐完地铁,就转公交车到达公司。可最近一个月他直接步行去公司,大约要二十分钟。正是盛夏时节,衬衫粘到身上,汗湿一片,还没到公司,人就像洗了澡一样。他学了乖,背多了两套衣服,到了公司再换一套,等下了班,换下了的衣服也已风干,就又可以换上。

罗永明一般是带饭到公司加热。用他的话说,不仅干净卫生,还省钱。他是全公司第一个坚持带饭的男高管。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可他并不怎么在意。社会现实,不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他懂得坚持与自律。在不应该攀比时他有原则和宗旨。就凭这点,罗永明就觉得比那些沾沾自喜的家伙不知强多少倍。沦落到这步田地,罗永明有点自责。

  • 1
  • 2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留不下离不开舍不得终归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程鹏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9-13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甚好。深惠双城记将是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现实。两座城市会有不一样的状态和经历,但人的情感是相同的。能否留在深圳,留在惠州,留在城市,勇气是最重要的,身边人的温暖和一些小小的感动,有时候也能够挽留一个人。
  •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1 15:40:42
    • 分享到:
  • 双城生活的底细,就是这样细水长流,赶着上班赶着下班,赶着晚点的、取消的火车。打工生存不易,收入时断时续,全在于企业的经营。罗永明与徐东芳的友情,也是萍水相逢却情真意切。文章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家的温暖,正如一个诗人说过,你首先要相信人,尽管世上有很多人不值得相信,但只要我们相信了,就能影响他人。
  • 感谢叶紫第一个细心评读。的确如此,其实深圳很多家庭过着双城生活,这篇小说有我一些朋友的影子在里面,他们代表了一批人,尤其人到中年,面对重重压力,进退维谷。

    回复

  • 小说断断续续写了许久,先贴上来,细节有待修改。请大家指正。
  • 小说本来是分成小节的,排版上去出了问题,有些情节和细节已经修改,后期会完善。谢谢各种师友的评读。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小说题材。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4
  • 13766
  • 24
  • 530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