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城记
  • 点击:17063评论:62018/08/19 13:43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的车,惠州开往深圳东。一班比较准点;一班经常没来由晚点,有时甚至离谱到取消班次。罗永明闲时买彩票都是奉献爱心的多,这回好事就摊在了罗永明身上。那天吃了晚饭,哄过孩子,罗永明依依不舍跟妻子告别,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到了火车站,却被告知火车晚点,晚多少,火车站工作人员也是三缄其口,问急了,干脆顾左右而言他。

人群没有以往的骚动,人们埋头刷着手机。罗永明从背包里掏出一本诗集来,顾不上四周人们异样的眼光,从容地读了起来。他读的是雪莱的诗,是大学时最爱的诗集,还为此模仿写过几首,发在了校刊上,引起了女生的尖叫,女友便是其中一名女粉丝。

罗永明看完了整本诗集,火车依然没有进站。电子屏幕上写着晚点半个小时,请旅客耐心等候。罗永明收起诗集,彻底没了脾气。旁边的孕妇轻声道:“什么破火车,就没准点过!”他老公安慰她:“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不值得!”这句话让罗永明注意起他来。跟他年纪差不多,将军肚,人高马大却十分细腻,这样的差异让他感觉好笑。

等人群涌动起来,罗永明才发觉自己居然睡着了。他赶紧去站台,火车趴在轨道上气喘吁吁,惶惶如丧家之犬。罗永明在第十八车厢对号入座,居然靠窗。中间是位妙龄少妇,过道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农民工。对面便是一家三口,夫妻操着陕西口音,女孩七岁左右,说话带着甜糯的味道。

整个车厢的人几乎都在闭目养神。罗永明上车前眯过一小会儿,这时全然没在睡意。邻座少妇挑着红指甲,专注地刷淘宝。车灯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坤包倒是轻巧,标志有些眼熟,罗永明认出是在罗湖一家大型商超卖的A货。当时他陪妻子挑生日礼物,曾经在柜台上浏览过。

正要休息,少妇幽幽道:“帅哥,请问你有充电宝吗?”罗永明刚好带了,手机电力十足,所以就借给她了,少妇灿然一笑。

火车在黑夜里飞奔,罗永明慢慢睡着了。

从火车站出来,罗永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再转公交车到公司宿舍,十二点。一想到马上就到宿舍,罗永明反倒不着急走路,慢悠悠地散起步来。这地方他住了三四年,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很熟。沿途的路面,每天起的楼房,他都能叫得出名字来。可熟归熟,好像并不属于他,就像他本不属于这里。

罗永明双休,通常一到周五下午,便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朝深圳东火车站奔去。他是全公司第一个打卡下班的人,却是平时加班最多的人。旁人怀着不解的目光,可他不在乎。他只想快点离开公司,取票,入站,坐车,落座,心才落了地。否则,人便没着没落,浑身不舒服。

这周因公加班,罗永明没有回去。在凌晨六点前敲完方案的最后一个字,他才离开办公室。此时的鹏城飞起了花,细看却是细白的木棉,如漫天飞雪,覆盖了大半条深南大道。罗永明孤单地走在街头,此时的他毫无心绪欣赏棉絮所引发的景致。他漫无目的闲逛,路遇的陌生人,跟他一样像一滴水消融于人海,悄无声息。

罗永明记得初来深圳时是七月,刚大学毕业,怀里揣着父亲给的八百元钱,拖着一个灰黑色的半旧的行李箱就来了。那行李箱还是大学时父亲特意带他去超市买的。罗永明用物极其俭省,本科四年读下来,皮箱居然完好无损,连同学们都佩服罗永明的朴素功夫。当然,这个朴素是带引号的,至少他们班的女生会这么以为。结果很简单,跟他交往四年的女友,在毕业当天就跟他各奔东西了。罗永明的记忆力很好,有次坐巴士,女友指着两旁的高楼问他:“你说我们会不会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罗永明拥着她说:“当然了,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女友听了幸福极了,依偎着他直到终点。但是罗永明不知道的是,毕业前夕,他女友父母给女儿许了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家。当初的诺言无法兑现,罗永明的下场可以知道。等罗永明明白过来,已经是明日黄花。奇怪的是,种种细节交织成的画面,并未令罗永明泛起太多感伤,后来他偶尔想起来,不是因为不难过,而是现实容不得他纠结于小情绪。

散步之后,罗永明回到单位公寓,从包里拿出钥匙,捅了一下铁门,咣当一声,旋开了。屋里灯居然亮着。

上午临出门忘关了。他摸了摸后脑勺,真是该死,白白浪费一天电费。

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当企划总监。老板四川人,做生意相当精明。听说三四套房,三部豪车,每天开来上班的是保时捷。

罗永明是对方邀请来面试的,从市区过来太远,但是刚好是求职空档期,反正没事可做,就准备跑一趟。

罗永明是坐地铁去的,那地方有点偏僻,如果不是说在深圳,罗永明断然不会跑那么远。到了终点站,路不熟悉,这时响起了公司人事部小姐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罗永明说快了,微信上叫了部滴滴,直奔目的地。

公司倒也气派,门口两三面彩旗,一对石狮子威严地蹲在那里,喷泉出来雪白的水花,倒带来了夏日清凉。

人事小姐引罗永明入老板办公室面谈。罗永明整理心情,拾步而上。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老板埋头于电脑间处理公务,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来了,请坐。”

罗永明轻微起身,说了句谢谢。老板姓马,他此时手里翻着罗永明的简历和作品。边看边点头。罗永明的资历和优势十分明显,老板很看重他的才华。

仰在老板椅上的老板腰杆笔直,抬头问道:“我们公司准备上市,请谈谈你对行业的具体看法和品牌战略的规划?”

罗永明早有准备,马上侃侃而谈。马老板频频点头微笑。

原本定了半个小时的面谈,早已过了一个小时。

“你几时可以来上班?”马老板问道。

罗永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马上回道:“明天。”

“非常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马老板大方伸出手,把罗永明握在手心,“还有今天就在公司吃饭,吃完了再回去。”

罗永明还是婉拒了,还没上班就在公司吃饭,他不太习惯这样的热情。马老板也不勉强,他吩咐秘书将罗永明送去公司大门。

从公司出来,罗永明并没有直奔汽车站,他先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面包和水,边走边啃,等坐上了地铁,肚子也差不多填了个半饱。工作日人不多,好比坐了专列,罗永明觉得自己有点奢侈,望着隔两个车厢的小姑娘,哑然失笑,还是赶紧回到住处,明天就要报到了。

这周火车照例晚点。

明早周一,一大早开周例会。老板亲自主持,全体高层悉数到位。罗永明不能不着急。过了一个小时,车还不见来。火车站估计开过会议,商讨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将罗永明坐的那班车客人退票处理,可改坐另一班次到深圳。深圳东站就是布吉火车站,深圳站就是罗湖火车站,深圳西站是南山西丽站,深圳北站属于龙华区了。

罗永明一边盘算着行程,一边着急地去窗口退票。到了窗口,黑压压全是人,挤不进去,也退不出来,只好不退了。几个男女见状说不如一起拼车吧,一人也就五六十,到深圳。很划算。罗永明想想跟坐大巴差不多钱,不如改坐火车。而且大巴路上怕堵,一堵又不知几时能到深圳。他赶紧过检票口坐另一班次火车。那三四个男女见罗永明上了车,也纷纷跟在后头。他们相继在车厢上补票。补票也全是人。列车长在车厢门口支起一个座位,挂起一个牌子,算是他的办事处。过道已经容不下人,大家传递着钱票,男列车长边扯票边找数。有些人没带现金,又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便向周围人借钱。虽然是二十多元钱,但由于互相陌生,所以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开口,都推说没带现金。

罗永明也不太乐意,但见对方是个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便动了隐恻之心,借给了她,小姑娘感激地连连道谢。小姑娘很快领了票,扫罗永明微信,转账给他。后边几个小伙子见罗永明肯借钱,纷纷找他。罗永明见不是路,忙说没了没了,找其他人吧。小伙子只好作罢。有个人努努嘴说,女的就借,我们就不行吗?罗永明真想抽他一个耳光,这年头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便不去理会。掉头看后面的顾客继续在补票。列车长忙得四脚朝天。

两个女人聊了起来。她们都住惠州,在深圳工作,高个女人脸比较白,在盐田上班,说已经辞职,在惠州找好了工作,包吃住,五千元。瘦个女人脸有些黄斑,她马上露出夸张的表情,说这么好。我家也住附近,能不能帮我找找?你做什么工作的?销售。她们不约而同吐出这个词。这个词由女性抛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合时宜,但究竟哪里出了错,并不能很敏感地指认出来。高个女人谈起自己公司的情况,有些心灰意冷,周周两边赶,吃不消,太累了。孩子马上要上六年级,不能再这样下去。她想照顾家里,也不想去深圳了。深圳好是好,也繁华,可到底还是物价太高,古人说长安米贵恐居不易。现在想是体会到了。

罗永明听着她们言语,自忖不也是双城记一员?据说马上通城轨和高铁了,大概四年后。像惠州东莞这样的临深地带,房价已经像火箭一样飞速上涨,止都不住了。在深圳买不起房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惠州东莞想办法。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孩子们上公办学校的问题摆在眼前,只能咬咬牙,逼自己一次。房是买了,可烦恼事一样不少,似乎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好戏”才刚刚开始。

罗永明所在的是家集团公司,于他的位置,薪水还不错,可最近两年效益也不太好,今年更有下滑趋势。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刚到这家公司时,正是发展到达顶峰之时,每年出去旅游庆祝,聚餐活动经常有。好景不长,到第二年就取消旅游了,改成了市内自助游,接着是工业园游,然后就只余梦游了。

起初罗永明并不住公司公寓。他在市区租了一套房子,供家人住。他差不多是路上奔四个小时。

这天从出租房出来,罗永明赶着坐第一班地铁,上班高峰期,经常挤不上去,挤上去了又到了,被人活生生挤下来。尽管如此,罗永明还是每天风雨兼程都公司和家里两头跑。公司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他钱包只有十多块零钞,用来坐地铁和公交,再就是买早餐。要不了两天,钱包就会失水见空。想到这里,他脚步异常沉重起来。如果是单身,那他会毫不犹豫辞职不干,领完钱就走人。可想想家里张开的四张嘴巴,他沉默了。平常坐完地铁,就转公交车到达公司。可最近一个月他直接步行去公司,大约要二十分钟。正是盛夏时节,衬衫粘到身上,汗湿一片,还没到公司,人就像洗了澡一样。他学了乖,背多了两套衣服,到了公司再换一套,等下了班,换下了的衣服也已风干,就又可以换上。

罗永明一般是带饭到公司加热。用他的话说,不仅干净卫生,还省钱。他是全公司第一个坚持带饭的男高管。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可他并不怎么在意。社会现实,不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他懂得坚持与自律。在不应该攀比时他有原则和宗旨。就凭这点,罗永明就觉得比那些沾沾自喜的家伙不知强多少倍。沦落到这步田地,罗永明有点自责。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留不下离不开舍不得终归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程鹏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9-13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甚好。深惠双城记将是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现实。两座城市会有不一样的状态和经历,但人的情感是相同的。能否留在深圳,留在惠州,留在城市,勇气是最重要的,身边人的温暖和一些小小的感动,有时候也能够挽留一个人。
  •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1 15:40:42
    • 分享到:
  • 双城生活的底细,就是这样细水长流,赶着上班赶着下班,赶着晚点的、取消的火车。打工生存不易,收入时断时续,全在于企业的经营。罗永明与徐东芳的友情,也是萍水相逢却情真意切。文章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家的温暖,正如一个诗人说过,你首先要相信人,尽管世上有很多人不值得相信,但只要我们相信了,就能影响他人。
  • 感谢叶紫第一个细心评读。的确如此,其实深圳很多家庭过着双城生活,这篇小说有我一些朋友的影子在里面,他们代表了一批人,尤其人到中年,面对重重压力,进退维谷。

    回复

  • 小说断断续续写了许久,先贴上来,细节有待修改。请大家指正。
  • 小说本来是分成小节的,排版上去出了问题,有些情节和细节已经修改,后期会完善。谢谢各种师友的评读。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小说题材。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12266
  • 23
  • 519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