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楼有鬼
  • 点击:35165评论:132018/08/22 18:37

(一) 女鬼现身


早上七点,刘苏匆匆走出合租房,奔向地铁站。

一刻钟后,刘苏母鱼产卵般,被挤送出地铁口。她即将工作的写字楼巍峨地耸立在前方三百米处,写字楼整体造型如一把敦厚巨大的蓝剑,霸气十足地直刺苍穹。

十分钟后,刘苏略带怯意地出现在二十八楼。电梯口迎面墙上嵌着公司铜质招牌,上铸金光闪闪的正楷字:S市东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两扇厚重的玻璃门严丝合缝紧闭着,豪华前台空无一人。刘苏四下搜索门铃位置,一阵香风袭来,一袅娜女子从她身后走上来,抬手在门右侧打了卡,玻璃门静悄悄地裂开。刘苏犹豫一阵后正待跟进,门又合上了。好在女子回过身来,两只漂亮的双凤眼却是瞅也不瞅刘苏,只抬手在里面又打了下卡。刘苏赶紧闪身进去,道了声“谢谢”,女子却不回应,高跟鞋在地板砖上点得脆响,一阵轻烟似地朝靠右的长廓飘远。

不知所措间,老王满面是笑地迎过来了。老王客客气气欢迎刘苏加入公司,然后带她参观。他略微自得地介绍:“这幢楼是我们自有物业,二十八层归我们自用,是特别装修设计的,带四部专用电梯。”老王四十多岁,是东远科技的人事文员,和刘苏见过三次了,他身材高大,略有些匍匐的上半身托举着一张向谁都似乎在馅媚的脸。这样的脸,刘苏并不陌生,老家西安,大多数升迁无望混吃等死的中年机关职员都这样。

整个办公空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中间套着一个长方形的活动室,两个长方形间是四条走廓,走廓以内是活动室,以外是刘苏一时数不清的房间,分别是四个老总的办公室、各个部门的办公室、大小会议室、茶水间、卫生间……刘苏亦步亦趋地跟在老王微驼的身后,僵硬地笑着,科技部、商务部、业务部、财务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笑过去,不时机械地点头问好。同事大多表现冷漠,在电脑显示屏后抬起来头与她打招呼的,也不过是好奇,想看看公司精挑细选,选定了一个姿色到底如何的总经理秘书。轮到老王及刘苏所属的总经理工作部时,才有了一丝欢迎气氛,几个同事放下手中工作,起身同刘苏打招呼。总经理工作部有两名人事文员,两名行政文员,两位司机,一位前台文员,再加上部门经理古经理与刘苏,一共九人,是公司最“庞大”的一个部门。刚才给刘苏开门的那位美女就是另一位人事文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宁珠珠,刘苏冲她露出“谢谢你”的微笑,宁小姐却眼皮一搭,身子一扭,径直走向办公室角落的复印机。

最后,老王将刘苏带到东北角的一间小办公室,说:“这是你的根据地。”办公室七八平米大小,进门右侧安着一张黑色三人真皮沙发,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迎面背墙设着一张精致的小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传真打印扫描一体机和一台崭新的苹果台式机。办公桌左后侧亮出一扇半开的门,不消介绍,里面自然是刘苏顶头上司总经理的办公室。老王蹑手蹑脚地侧身走入,有点鬼鬼祟祟地回头招手示意刘苏跟上。

一进去,眼前“豁然开朗”,有武陵人“忽逢桃花林”的意境。总经理办公室宽宽大大、方方正正,足有七八十平方米,还带有一个附卫生间的休息室。办公室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画、古董、根雕及各种绿色植物,还配有冰箱、空气清新器和饮水机。办公室太大太豪华,四十出头、其貌不扬、穿着普通的吴总坐在大班桌后,显得渺小而寂寞。他站起身,伸出胖乎乎的右手,和蔼可亲地招呼:“小刘,欢迎,欢迎加入。”老王使眼色催促刘苏赶紧与之握手。

吴总握住刘苏右手的前端,轻轻摇晃了几下。刘苏很紧张,微微涨红了脸轻声道:“吴总好!”

“老王,我很忙,你让古经理给小刘交待一下工作。”吴总吩咐。

古经理不在。

刘苏略微忐忑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几个常用软件。看看办公桌上的一体机,试着摆弄一下,不会,便走进总经理工作部的大办公室求教。 老王不在,刘苏略一踌躇,走到 “宁珠珠”面前,小声请她帮忙。宁珠珠翻了一个白眼,扔给她一本说明书,让她“自己研究”。刘苏捧着说明书回自己办公室,听到宁珠珠在身后冷嘲热讽:“还一本呢!我说招个有工作经验的,偏招个啥也不会的花瓶……”

刘苏虽平常家庭出身,凭着长相与成绩,从小到大享受的也是“公主待遇”,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遭白眼。想着初来乍到,凡事多忍,便咬着嘴角装没听见。

宁珠珠偏偏不肯放过她。又是她,一个小时后在卫生间与刘苏同在洗手台前洗手。她白了镜中的刘苏一眼,扭扭身子问:“我漂亮吗?”刘苏很诧异,但还是低声回答“漂亮!”。在烘干机的哄哄声响中,听得还在揽镜自照的宁珠珠又问:“我年轻不?”刘苏头也不回地淡淡回答:“年轻”。其实,刘苏心底在嘟哝:“神经病,老孔雀!”

“小刘,以后别穿得这样正式,我们公司不兴。”走到门边时,又听到还在照镜的宁珠珠揶揄她。

刘苏今天特意模仿屏幕上的白领,化着精致的妆,穿白色长袖衬衫配黑色一步裙,踩着黑色高跟皮鞋。她早已发现公司从上到下都穿着随意,宁珠珠穿的就是一条一字肩的斜条纹深蓝色真丝长裙。宁珠珠的这句话,像一片芒刺撒在刘苏背上,又疼又痒。刘苏沿着走廊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以为宁珠珠一直盯着她后背,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其实,宁珠珠一直盯着镜子涂口红,鲜艳的大红,一层又一层,浓烈得透不过气来。

接下来,刘苏有些“怕”去卫生间,担心再与宁珠珠“狭路相逢”。下午,实在憋不住了才去。

卫生间很安静,刘苏紧绷的心放松下来。她想不通外表和善的宁珠珠为什么对自己心怀敌意,想起她上午在卫生间那莫名其妙的问话,刘苏揣测她可能是因为女人间的妒忌?站在洗手台前洗完手时,刘苏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一张有轮有廓的尖下颌脸,额头略鼓,五官俊秀,尤其是那双秋水明眸的大眼,简直灵气逼人。想起许多人都说她笑起来像个孩子,刘苏故意露齿一笑,镜中红艳艳粉嘟嘟的小嘴一咧,像一粒干净的小石子投入春日静湖,美丽的笑纹在脸上荡漾,整张脸立刻波光粼粼、春色烂漫……

“外面谁在?”又是宁珠珠,刘苏情不自禁一激灵。

“我”。刘苏声音都有点颤栗了。

“你是谁?”宁珠珠的声音娇滴滴的。

“刘苏。”

“撞到鬼了,今天怎么尽遇到你。”宁珠珠没好气地说。“不好意思,你那有卫生巾没有,借我个。”

“没有。”刘苏压住心头的火,淡淡地说。

“那去帮我借个来,麻烦了。”话虽客气,却是指派人的语气。

刘苏没好意思去找新同事“借个”,只好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回了一包。

当她气喘吁吁跑回卫生间时,宁珠珠又已经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了。

“有同事给了我。”看着刘苏手上的新买的一整包,她终于对刘苏露齿一笑。

刘苏没好气地扭头要走。

宁珠珠对着镜子自顾自说:“小刘,知道不,你能来这家公司,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你的美丽。不过,女人的美呢,永远是把双刃剑。”

“是吗?宁姐也是因为生得美才来这家公司的吧!”刘苏听出话里的诅咒意味,忍不住回敬她。

“在这家公司,不要随便打听别人的来历。”镜子中宁珠珠那张精描细画的脸又扳起来。

回到自己办公室,刘苏趴在一体机使用说明书上生闷气。不过,仔细想想,宁珠珠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刚大学毕业,没任何工作经验,到S市不满半月便能顺利进入这家正厅级的国有企业做总经理秘书,年轻与美丽的确是重要因素。如果她不美,管人事的老王就不会在上千份贴着近照的简历中挑中她来面试;如果不够美,第一轮面试后,一百个二十至二十五岁的求职者中,她便不会是那留下来的十分之一。复试时,是才艺展示环节,十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子,个个都聪明、活泼、能歌善舞,英语流利,计算机操作熟练……刘苏运气不错,工会主席现场考她诗词,她顺势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工会主席提到的诗词,每一句她都知道出处,还能一首首声情并茂地背诵。也许是这一点征服了在座的八位部门经理,她顺利晋级三强。三强都是985本科,貌美如花兼才华横溢,谁落选都有点冤。当时,三人坐在会议室中等了半晌,吴总才得闲走进来,随意问了几句话,眼光并不让人反感地在她们三人身上跳了几跳,可能,刘苏最合他眼缘,或者,她简历中的某项更打动他。总之,刚离开公司不到十分钟,老王便打电话通知她第二天正式上班。

接到消息后,她颇为开心,虽然总经理秘书不是理想岗位,但她首先需要一份工作让她在物价高昂的S市生存下来。

刘苏一直呆在单独小办公室中,与其他同事没接触,不知道整层楼下午四点后在传递一骇人的新闻:女卫生间一个蹲位一直被反锁,有同事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前台文员王棉绘声绘色向每一位找来听她讲故事的同事描述:我下午去卫生间,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在洗手台前洗手,水哗啦啦放着,等我上了厕所走到洗手台前,那女人还放着水冲手,那双手已经泡得苍白浮肿。长发掩脸,看不清长什么样。我没见到这个女人进公司,觉得奇怪,于是问:“你是谁?怎么洗这么久?”那个女人不理我,自言自语:“怎么回事,这双手总也洗不干净。”我吓得头皮发麻,赶紧溜之大吉,手都没洗……

女同事们都吓得不敢去卫生间了。

宁珠珠偏不信邪,纠集了几个女同事壮着胆一起去,在洗手台洗手的女人倒是没看见,但那个蹲位依旧被反锁着。宁珠珠逞能,大声说:“怕啥,大白天还会有鬼,我下午还蹲过这个位置。”她一边说,一边壮着胆子上前敲门:“喂,里面是谁?”

“我还没完。”一个陌生而怪异的女声答道。

闻听此语,宁珠珠一行吓得尖叫着跑出卫生间。数宁珠珠跑得最快。

有人去找保安,几个保安偏偏都有事走不开。宁珠珠又带着几个女同事去前台那里查监控,没发现问题。

宁珠珠再次询问王棉:“一天都没有陌生女人来公司?”

“反正我没看见。”王棉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努力回忆后肯定地告诉大家。

没女同事再敢去卫生间了,除了毫不知情的刘苏。

下班前,刘苏再一次走进卫生间。她寻思:这一次再撞见宁珠珠的话,她就信邪了。

宁珠珠当然不在,却有一个长发女人埋首在洗手台前洗手。水一直放着,女人一双手在水柱下绞来绞去。刘苏好奇地问:“手怎么了?”女人不答,却问:“怎么回事,总也洗不干净?”刘苏说:“有洗手露呀,试一试?”女人不答,继续用力搓手。刘苏想:“这什么鬼公司,这么多神经病。”她自顾自上完厕所,在洗手台前洗手时,那个女人还在洗。刘苏有点生气了,用责备的语气提醒她:“洗不干净回家洗,可以用松节油洗,用汽油洗……你染的是什么,上网搜一搜呀,看什么能洗掉。”女人不理,埋着头怪腔怪调地说:“女人的美丽呢,永远是把双刃剑,有一天,你会明白,美丽,既是优势,亦是祸根。”

  • 1
  • 2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女鬼职场小白惊悚悬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5000
  • 2018-08-2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部分细节,还有进一步推敲完善的余裕,比如安排一个场景,让古经理来传达那些高层人事震动,可能比目前这种新闻通报式的交代更自然些。不过整体上看,小说完成度很高。对结构的精心把控,换来了节奏分明的紧张感,贡献了足够的可读性。主人公刘苏的成长速度显得太快了些?不过对于她的基本价值观设定,我很喜欢,可能是年纪大了,偏保守的人生抉择,更让人安心。
  • 谢谢王老师的中肯意见,小说完成得有些仓促,我会抽时间再努力修改一下。感谢推荐!

    回复

  • 小说引起我的思考,严肃创作与类型也许没什么清晰界线,但作为“文学”的好坏应该会有一个衡量尺度。这篇小说,一是如何能把王棉独特的女人成功学树立起来,与当下类型文学如总裁、多角恋、办公室恋情等区别开来,如何一种城市的精神性拉开距离!值得探讨。二是结尾时王棉刘苏的释疑是否有必要?严肃文学更多指向是现代性的诘问,理论上有无限解释空间。故事会或侦探小说的事发、侦探、真相三段论也是可以,但要以前一为重中之重。
  • 谢谢老师的阅读及评论,这一篇小说于是我一次全新的尝试,我试着把写类型电影剧本的一些方法用到小说创作中。我写的是一幅国营企业群丑图为背景下,一个职场小白初涉职场的惊险经历。
  • 我创作了一个悬疑的钩子希望吸引读者一直往下阅读,而把人文诉求深埋在精彩故事之中。可能笔力有限,小说的故事、主题、以及文学性都不够,不过,我会在这一条路上继续努力。
  • 正如同我在电影剧本创作上的追求:好看的故事为外衣,深刻的人文为内涵。
  • 说实话,已经很不错了

    回复

  • 做女人难,做个女能人更难,做个女强人更是难上加难。时值中元节来临,带着惊悚感读《高楼有鬼》,仿佛鬼就在身边。其实,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鬼?即便有鬼也不可怕,怕的是人心。作者巧妙地写出珠、棉、芳三个女性在写字楼的生活,有的身不由己,有的故意为之,有的紧守底线。印象最深的还是棉,她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女人的优势,与多个男人有染,在写字楼里上演鬼戏。小说情节生动,宕荡起伏,环环相扣,我喜欢。
  • 谢谢关注与精彩评论!

    回复

  • 总算等到菡萏的新作了。搬个小板凳,慢慢读,看看鬼到底是啥样子
  • 感谢老友关注!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22 20:33:28
    • 分享到:
  • 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 谢谢阅读及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2钻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2
  • 27000
  • 31
  • 8080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