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保安
  • 点击:37338评论:22018/08/23 12:01

暴雨突如其来,霹雳就响在额头前面一点点,吓死个人。暴雨来时,风也大得出奇,把那些香蕉树吹得都飞起来了,硕大的叶片啪啪作响,我以为是台风来了,其实并没有。就像很多时候,你以为天要塌下来了,其实并没有。

疾风骤雨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老迈的身影,他穿着红雨衣,抱着一块石头,顶着风雨,艰难地向前挪移。风太大了雨太大了,我感觉大风就快把他吹跑了!他一个趔趄滑到在风雨里,我的心猛地一紧。

他是社区的前保安,大家都叫他老保安。老伴是社区的清洁工,常年捡拾社区的废品。窗后是一片空地,角上有一间小小的破屋子,老两口就把捡来的废品堆在里面,堆不下了就放在外头,用塑料布盖起来。最讨厌的,是他时不时地会把捡来的废铁器拿出来,在我窗下敲敲打打,拆卸来卖。刚租住进来,我就不胜其烦。

我是个能在噪音里写作的人,譬如摇晃的公交车上,嘈杂的咖啡馆里,但是,我写作时最受不了三件事:一个是孩子哭或尖叫,二个是摩托车上迅速移动着的小喇叭:“修理彩电,冰箱,洗衣机……”第三个,就是没完没了的敲敲打打。所以,我打电话向社区投诉。投诉很见效,老人再不拿那些破铜烂铁出来敲敲打打了。

但房东小吴却找到了我,一脸惊讶的样子:“怎么,大哥,你还投诉啦?”我说是啊,咱这是文明社区,怎么可以摆破烂呢?这一天到晚敲敲打打的,你们受得了?小吴笑笑说,“都这么大年纪了,我们都相处几十年了,老两口也给社区做出了贡献,儿女们又远……这社区的环境,可多亏了他们呀!不就平常捡点破烂了——那也都是分类的垃圾,我们用不着,他捡了卖点钱,也是可以理解的嘛……你刚来,还不了解他们——老两口人特好,我们都把他俩当家人看……”小吴的一席话,倒搞得我内疚起来。

黄昏时暴雨突来,我正在窗前热饭,疾风骤雨就打了进来。我端了锅往后撤。这时我看见窗外大雨里,老保安披着红雨衣,艰难地,抢救他那些好不容易捡来,还没来得及卖掉的废品——他想压住被大风刮起来的塑料布,他用石头压住这头,那头又被鼓开了,那些硬纸壳和捡来的废锅盖,在大风大雨里野狼一样四散。他就追呀追,他老迈的单薄的身子,在大风大雨里,像一片轻飘飘的落叶……

我的心被他年迈的、单薄的身影揪起来;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他的好——

那天下午突然下大雨,我还没下班,我急忙给房东太太小葛打电话,我说我一早洗的床单被罩还晾在外面,麻烦你帮我收一收。小葛说抱歉啊,大哥,我在外面,小吴也不在家,回去也晚了。我沮丧地想,由它去吧,就当再洗一回喽。

下班刚进门,就见门前板凳上放着我的床单和被罩,小葛笑吟吟地说:“幸亏捡得及时,一点没湿呢!”我说谢谢你,小葛!小葛连连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说那是谁呀?“保安!以前那个老保安——就是你投诉的那个……”我的脸一下子烧起来。

上周收到一张稿费单——我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过稿费单了,不是没有稿费了,而是报刊杂志一般会直接把稿费打进作者银行卡里。这家杂志却依然走着以前的路线。来深圳一年多,这还是第一次收到稿费单。我看了看邮戳,建设路?建设路在哪儿啊?

老保安正好拉着清洁车走过来,我嗫嚅着喊了声大哥——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投诉他的时候,我也是称他老保安。老保安停下来,满脸堆笑:“今天没去上班啊?”我说还没去呢,大哥,建设路在哪儿啊?怎么走啊?

老保安接过我的稿费单,看了看,微笑着说:“建设路,建设路在东门那边啊,离这儿蛮远的……”我说远点不怕,我正好锻炼身体了。老保安说,“那你就从这儿走——”他指了指院外。我是个一到城里就不知东西南北的人,见我一脸茫然,老保安说,“这样吧,你跟我来,我画给你。”

云淡风轻,天蓝得像海,艳阳从高高的菠萝蜜树上照下来,留一地好看的影子。踩着艳阳,穿过美丽的幽深的社区,跟在老保安的身后走,望着他的满头白发,恍惚间,我像是跟着自己的老父亲……

——那一刻,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我冲着窗外喊:“用帮忙吗?”

老保安在风雨里转过脸,满脸的雨水像晶莹的泪花,他喜悦地微笑着喊:“不用!不用!”

我才不信。我没有雨衣,我把衣裤脱下来,换上大裤衩,冲进风雨里……

2018.8.22.午夜,深圳,暴雨

  • 1
  • 2
  • 关键词:保安人间温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章并不是以长短论,而是以质量论,所以我要表达出我对此文的喜欢。尽管我已读过许多有关雨的描写,但作者笔下的暴雨却有着独特的性格,它和我在书上见到过的许多暴雨都不一样,而暴雨中的这位老保安,更是与我见到过的许多老保安都不一样,他善良、坚韧。文章场景集中,人物鲜活,极具画面感,从温馨的画面中传达出的人间温情,就像涓涓的溪流,缓缓地流淌在我们的心田。此文虽短,却颇见功力。写作不追求数量的堆积,殊为难得。
    • 鲁克2018/08/27 15:34:12
    • 分享到:
  • 生来乍到,十分感谢您的认可!素不相识,您的评论让我觉得好温暖。隔着屏幕握个手!!

    回复

  • 最近来访
  • 鲁克
  • (文坛多面手)
  • 1布衣
  • 4星
  • 2钻
  • 鲁克,本名鲁文咏,著名诗人,曾参加第24届青春诗会,多次获全国奖。现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深港分会文化艺术中心研究员。
  • 鲁克,本名鲁文咏,著名诗人,曾参加第24届青春诗会,多次获全国奖。现为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深港分会文化艺术中心研究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4600
  • 4
  • 76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