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野
  • 点击:9324评论:42019/06/05 13:34

天恐文章浑断绝,

再降贾岛在人间

—韩愈


1、孟郊祠


镭射影厅在深夜贩卖着港式娱乐

绿皮火车的汽笛,搬运着身体

他们连接着很多个城市,风物

和不为人知的习俗。九十年代

狂飙式的突进,为人们遗留了

一座祠堂。那时并没有如此多

老年人跳着广场舞。只有少数几个

在修练太极。这种古老的运动

和祠堂里的老人一样,被加入

怀旧情愫的色素。喂养着少年


衰老的故事正在上演。被镌刻的诗句

是东野先生传奇的终审判决书。人们

习惯于在温情的词句中剔除苦吟的喉结

给他加上感恩的外衣。让他在异地的墓穴中

不会因风霜而无法怀想英溪的清泉

让他通过弱水,泅渡回第一声啼哭

发生的地方。那被宿命论刺穿的悲凉

仍在为他陪葬。一座祠堂的竖起就能遮盖

生命的阴影么?它的雕塑以沉默的姿态

回应这种可能性。直到日暮仍无法解答


十年后,我曾想制造应景的新闻

在母亲节当天,让离别的母子重聚在祠堂

用这动人的场景。去捂热在时代中冷却的

母子情。而我将动用汉字的象形意义

制造在场的煽情。这究竟是为了唤醒

内心感恩的幼狮。还是让我成为

制造话题的猎犬?我终于割掉自己

敏锐的鼻子。不再为这捆绑的意义

送出无妄的助攻。当我停留在被荒废的

大殿之中。金色的光芒似在成为泥塑

新的法器:如果它仍未照亮母性的意义

我们将何以面对乡贤吟诵的深情?



2、长安


那日,在长安的帝国斜阳中你策马走过

被灯笼统治的夜幕。新晋的进士分布在

各个酒肆之中,享用着春风带来的蹄声

很少有你这样的年长者,仍在为功名书写

人生的楷体。用它的周正弥补偏离的仕途

总有风暴会带来新生的嫩芽。苍翠的敕令

将塑封怀才不遇的过往。翻新的朝服

将不再是母亲的手笔,御赐的恩典将废黜

先前的厄运。你将在飞抵武康的家书中

在韩昌黎贺信中,取出被喜悦熏染的词语


那是给母亲最好的祝福。让每一根针线

都能缝起赴考的意义。在京城的明月中

被风霜撑破的旧衣。仍在客栈中闪烁着

异色的光芒。被江南的春晖造就的织物

在贡院夜晚的倒春寒中,曾用暖流抵御

随西北风南下的病菌。在落花的阵仗中

它又将用一抹黯然。为彩色的世界注入

性冷淡的镇静剂。否则旋转的首都将

变成醉生梦死的勾栏。再没有清醒的时刻引领

你远离群氓,固然他们也来自于母亲的子宫


看榜的日子是浮生的眷顾。冷去的功名

在短暂的欢愉过后,仍将瘦弱地进入

编年史的旮旯。安史之乱曾在你的幼年

瓦解盛世的欢愉。悲剧性的关照

在大团圆的东方,用希腊式的元素

完成自己的实验。一朵溧阳的流萤

灿烂地捕捉周边的山水。在诗句中

未被完成的乡愁。将在阌乡划上

真正的休止符。那时候墓地上的草丛

将攀附上所有被照亮的人心。可怜此地

并没有读懂你的悲苦:高堂的白发

仍在烛照远游的路途。砥砺时刻

终究不过是昙花的睫毛,最终被

死亡剪去。化为被烟云吞没的气体



3、北京:周江林


在望京被夜色麻醉的酒吧。羊肉被

啤酒浸泡后变得疲倦,它不再执迷于

草原和牧场。此刻它只想快速地到达

食物终点站:在往生的道路上

它将再一次寻找故乡。而人类没有

这样的快意。在对面坐着的诗人

他的发际线已经溃败。迷人的江南

仍在他的唇齿间波动。像摊开的水墨画

而他舌苔的笔痕,在卖力地挥舞

尤其是八十年代,他和潘维共同经营的

液体江南。成为他意念的墨汁

在渲染中,他返青的发色在京城

化为及时雨。补充着缺水的人生


纵使声色的欢愉覆盖童年的阿娇

纵使犬马的劳顿囚禁少年的意志

他仍在抽取明月带来的喟叹。用夙夜的

酒席中残留的记忆,变成句子拯救

被推土机的酸性腐蚀的风貌。县城的搬迁

让这一过程变得迟滞。卡带般地保留着

那些日子。摆渡而来的诗友仍能在今日

再次看到旧居中他狂狷的手势。在比划中

一个久居外乡的人,为没有出走的诗友

保留原乡本真的特质。这一刻他带着

记忆的母性,为大家缝补缺失的黑白岁月

当他在暗房,漂染出底片上展示的过往

羞于启齿的部分往事。又成为想要PS的对象


那些印着单位名称的旧信纸,有着

粗粝的红条。那些被束之高阁的心事

在灰尘中被解救。当英雄牌钢笔炮制的汉字

又在阳光中展览。这也将成为一种三春晖么?

在春节短暂的晾晒,是它们一年中的例外

和鹊桥有着同样的功效。在此之后

它又将被一张车票打包进钢铁的坐骑

千年后的都城,已东迁至遥远的燕赵大地

盛唐的花钿,重新爬上岁月的额头

而在他望京的家中。已对家乡关闭了

辨识的软件。液体江南并没有被快递进京



4、深圳:赵俊


如果是唐代,移居深圳的我必须

称之为谪居。瘴气弥漫的南国

将会荼毒我的一生。如果在那时

带着母亲踏上路途,不孝的污名

将变成箭矢,射穿我人生的盾牌

可在当代,鹏城已成为弄潮的名词

青年们让它成为铠甲。对抗着离乡

衍生的孤独。当我走在深南中路

成片的芒果树突出着自己的南国身份

和江南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在汉语里

它们一直和地理学一样,保持着

偏居一隅的习性。在典籍中它们偶尔

出现在流放者的诗篇。瞬间又在

死亡或回京的喜悦泡沫中消弭


在深圳,经常有朗诵者动用真气

去演绎东野先生的诗篇。而每次我都要

向他们贩卖他的生平。他是如何地在

人生三大悲的泥沼中走出。穿越汉诗

幽暗的森林,变成你们眼中的原木

搭建乡愁的宫殿。我必须将丝绸的荣耀

复制在此地的寻常街巷。纺织虫豸的温暖

度过此地少有的冬夜。那些女红的技艺

已年久失修。一双封建的手已不能左右

现代白领们敲击键盘的频率。在此地

人们成长为母亲,将他们的孩子送往

全球的任何角落。除了携带宋朝

才出现的交子。再不需要一件母亲

缝制的衣衫,去对抗寒流和异乡的孤独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指挥着他们的乡愁

我并不知道,自己永恒的孤独中就镶嵌着

故乡缺席的那一部分。在我更小的时候

母亲曾在缝纫机上,续写过唐诗的传奇

而在少年后,她将一切交给裁缝领养

这并不能阻止在夜深时,她对冬夜的想念

冒着风雪而来的水乡女人,是她的母亲

她会在双宫茧布下的白色迷幻阵中,找到

正确的纹理。那时候她只是离家几公里

就酿造了乡愁的原浆。而此地远去千山

她的梦是否会和我发生重叠。在对家园

永恒的叙说中,她是否也曾想到

我们从莫干山搬出后租住的房屋

就在孟郊祠的隔壁,这是否预示了

别离的发生,在大殿中的眼睛曾

向我们投来一瞥,以神力让我们也尝试

背离家乡的滋味,只是他并不不知道

我有异样的决心,即使离乡也要母子同往



5、普罗维登斯:王华儿


像剪刀手爱德华一样,你开始修剪

别墅花园中的杂草。忍冬花仍在

招惹着面临绝路的蜜蜂。除了肤色

你像个普通的社区公民,在这里打理着

生活的一切,成为合众国的一片枝叶

如果再生长出去,你就能看见东海岸的阳光

穿过花园的地心,就能到达武康河滨公园

那里站立着东野的雕塑。他的诗句

一直是灯塔,引领着你归航的船队

有一次你穿越地表覆盖的水,进行

环球旅行。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回到

母亲的皱纹中。像东野先生一样

仔细端详那双平原的女性之手


也许这是个隐喻。用水流走向终端的方式

你完成去国还乡的转身。并没有人要求你

交出地图和指南针。断送再次远行的桅杆

在遥远的国度,唐诗被封存在母语的密室

封条中贴满遗忘大师书写的符咒。电话里

母亲的乡音变成霓裳。将故乡的消息运往

唐代诗句从未征服的地方。你时常迷恋

庞德和斯奈德的改写,他们在英语的汤匙中

加添着汉语的蔗糖。在咖啡的基础味道中

增添了调配者自己的表达。在游子的精神脾胃

这是意外的惊喜。像那包带来的泥土同时

养活了两地的植物。让你得以饱足


而这一次,母亲的讯息将从地域的限制

变成生死的相隔。女性的双手已化为

被木头囚禁的粉末。故乡的意义在那一刻

变得轻盈。脐带和母乳建立的秩序

已随着死亡通知书而部分瓦解,你站在

北美的花园里怀念母亲,和站在江南

某座空房并无本质区别。逝去的风景

可以在照片中找回。而现实的地理学

正在被人类的双手所改写。当你再一次

回到母亲的墓前。一束鲜花就是永恒的祝福

仅仅是祝福,并不能像母亲的手艺一般

为游子抵抗寒风,虽然她并不知道

那些季候风从何而来,也许仅仅是

一片树叶的颤动,或是海怪的咆哮

而此时,你只能借助于异国的壁炉



6、母性归来


我曾编辑过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校刊

在校歌的吟唱中。你的诗句又一次

展览给众多的耳膜,却未必能进入

每个人灵魂的沟壑。拯救人们

被浮华猎杀的生活。被误读的你

一直在敲击着阅读者。你被铭记的

是被脸谱化的温情。那些吟诵者们

根本无暇复述你的厄运。韩昌黎为你

写下的墓志铭。成为你入殓的通行证

这像你身后的江山:由盛唐的暖色调

转为阴郁。富庶的江南在横征暴敛中

被酷吏的犬齿咬出鲜血。洗濯着夜色  


《织妇辞》连接的是,身后无数个

可能成为你母亲的人。很少有人读出

你曾想化身为所有人的儿子。为她们在

被亏欠的世代命名,为她们的怨恨加入

你行军令一般准确的词语。在每个

痛哭流涕的夜晚。年少丧父的你授予

每个女性无上的权柄。他们一边读着你

写给母亲的诗感动莫名,一边又在加害

同样的女性。就算你寄情于溧阳的山水

你依然用冷色的诗句,在为薄情的时代

加添自己的诅咒。你的咬合力并不是

立竿见影。却持续地拖曳着被伤害的山水


很多人将忘记你暴毙的夜晚。你成为

那个时代露阴癖的佐证:无人知晓

叹息的灵魂被召唤。一具皮囊成了

客居地的累赘。多年后人们保留你

故乡的枯井,像是地方考古学的神龛

又被加添了香火。而当时你的尸骨

冷却在异乡,作为野地磷火的楔子

将照耀那些离开家乡的学子。直到

母性的光芒烛照在新世纪的祭坛

再没有人喝令别人的母亲,只要她

愿意用织物为孩子驱赶素色的山水

手中的针线,将化为飞向孤独的暗器

  • 1
  • 关键词:故乡、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4
  • 刘洪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刘洪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由历史的虚无走向当下的现实,追溯源头连接现在,交错的时空牵引出乡愁的线头,思绪跳跃性强,却有主杆为中心向外扩射,诗意的叙述放在历史的背景里,纹理质感因而增加了它的厚度。这组诗有诗人直接的陈述与抒情,蒙太奇镜头转换的景与人交织出现,通过客观形象和意象的呈现,画面感时空感深邃悠远,有着现代诗歌的暗示性,含蓄深沉。
  • 回复
  • 每一首诗既独立存在,有可以连缀成一个开放的大的文本去看待,因为相同的意象在每首诗中重复出现。诗歌表面写游子乡愁,深层意蕴是在追溯历史,讽喻当下,历史元素的加入,使得现代诗歌极具时空的纵深感,又增强了反思当下的深刻性。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5 17:38:14
    • 分享到:
  • 前几天在一个诗歌朗诵会临时朗诵了赵俊一首诗,发现他的诗歌很适合用那种起承转合的情绪来朗读。他的诗歌不是平面的,也不是完全跳跃的,失去逻辑的。他是一个阔大的平面体。东野作为一个“线索”,串联起所有篇章,而每篇似乎又像一步步微小说,或者微故事,这些微故事,与作者息息相关,甚至紧密相连。这样,所有文字就成了某种佐证:关于人生、命运、生存或死亡的探讨成了顺其自然的可能。
  • 特别喜欢最后一首,某种麾之不去的情绪在文字里,是缅怀,是喟叹,是伤感,兼而有之。正是这种发自内里的情绪流动,让文字熠熠生辉。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52100
  • 3
  • 450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当初来深第一站是布吉,这是读书时长辈们说起我以为不会到达的地方。当时对布吉的印象除了客家人多就是环境差,远比不上福田南山,渐渐明白了关内关外的区别。久而久之,我却习惯了这种环境,某天下班居然可以凭着身体记忆走到租房楼下,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把布吉当成半个家了。现在布吉也在做城市美化,我能见证它的成长,真好。

    嘲讽到坂田去

    2019/10/12 11:46:33
  • 小时候火车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长大后见识了高铁和飞机才发现火车是最慢的交通工具。即时如此,绿皮火车仍是承载许多人的梦和岁月。或是第一次南下,第一次败北,或喜或悲。日新月异,再方便的交通工具也取代不了火车在人们心中的位置。

    嘲讽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10/11 15:23:39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