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田南修鞋记
  • 点击:22121评论:42019/07/09 10:43

在深圳的一些小街小巷、城中村的小胡同、墙旮旯、小店铺门口,你会时不时看见一些修鞋的或擦鞋的小摊。他们或坐在一把塑料椅子上,面前放一架黑不溜秋的补鞋机,补鞋机前面放两个塑料凳,凳子下面各放置一双拖鞋,补鞋机侧面放一只不大的木箱。木箱分上下两层,下层放的是各式各样各种尺码鞋跟、鞋帮、鞋底、鞋尖,有男式的,有女式的,全是新的,那是随时给人家破损的坏鞋换上的“零件” ,还有针头线脑,胶水,钳子,锉子等修鞋的工具;上面一层放置的是鞋油、鞋刷、脏兮兮的擦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擦鞋时插入人家鞋与脚之间,以免鞋油弄脏人家的脚或袜子) 等擦鞋的家什。这样的摊点,一般都提供修鞋,粘鞋,擦鞋等全套服务。也有的小摊点没有补鞋机,一只黑色的皮箱装满了乱七八糟的鞋的“零件” 和一些工具,这种摊点一般帮人家脱帮的鞋进行粘合或缝合,顺便也给人家擦鞋。还有一种小摊点,一张小塑料椅子,一个小木凳,两个简易踏脚架,旁边是一只脏不拉几的蛇皮袋或干脆一张桌面大的塑料布,里面放一些鞋油、鞋刷、擦鞋布、石腊、几片塑料或纸皮挡片等擦鞋的家什,简简单单,他们不修鞋,只提供擦鞋服务。

这些摊点的主人大都是来自内地农村的大叔或大妈,他们脸色赤红,布满皱纹,一看就知道历经风吹日晒,霜冻雨淋。他们穿着简朴,但还算干净,讲究一点的,两只手臂上套着粗布缝制的袖套,胸前围着乌黑的围裙;不那么讲究的,则只在两腿上铺一块油布或一件不知是他自己还是别人丢弃的旧衣服。年轻人,无论城市或内地农村的年轻人,绝对不会有人去做这种营生。

深圳人口密度大,上班簇人数众多,工作节奏快,生活压力大,无论男女,一般都不太愿意自己擦鞋,一是没时间,二是没那个闲心和耐心。鞋子穿脏了或要参加重要活重要聚会,急匆匆走去小街小巷,找到擦鞋摊,往小塑料凳或小木凳上一坐,两只脚朝简易踏脚架上一踏,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就按步就班在你的鞋上从从容容操作起来。不到10分钟,你的鞋便旧貌换新颜,油光锃亮,纤尘不染。你喜笑颜开按事先问好的擦鞋价目递上钱币,然后得意地场长而去。这时候,擦鞋的大叔或大妈则心花怒放,将手中的钱币小心翼翼地装进钱包,脸上荡漾着心满意足的笑容,两边眼角上,立马盛开两朵灿烂的菊花。然后,嘴里又吆喝起来,期盼下一个顾客。随着物价的上涨,擦鞋的价格也在上涨。前几年擦一双鞋2元,现在涨到了5元。尽管如此,擦鞋、修鞋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当然,他们的工作属于便民利民的服务工作,所以受到众多普通市民的欢迎和尊重。

我也属于那种不太喜欢也不太愿意自己擦鞋的人,常常到离住处一两公里处的街头巷尾,找到擦鞋摊点花几块钱把脏了的皮鞋擦擦干净。偶尔也会与擦鞋的大叔或大妈随意聊上几句。

我的两双鞋坏了,一双波鞋,鞋面前端的黑色橡胶贴面与鞋面脱胶,粘贴处形成了一道开口;一双皮鞋的鞋帮与鞋底脱胶,也形成了一道开口。虽不是什么名牌,但两双鞋的鞋面和鞋底都还挺好的,将脱胶处粘回去,再穿个一年半载绝对没问题。另外还有一双皮鞋穿脏了,家里又没有鞋油和鞋刷,想自己擦也擦不了。

一天下午午休起来后,便用塑料袋装着两双要修的鞋,脚上穿着一双要擦的鞋急匆匆朝福田南社区大街小巷走去。可是,当我来到以前擦过鞋的地方,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修鞋或擦鞋的小摊。我以为他们怕热,有可能躲到小巷深处或墙旮旯处或小店门口找清凉去了,便自以为是在那附近的几条更小的小巷里,逐条小巷去寻找,找了半个多小时,走得我汗流夹背,头晕眼花,腰酸腿疼,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这些修鞋擦鞋的大叔大妈都去了别处摆摊?抑或改行了?抑或回老家了?我是打道回府改天再来还是继续寻找?我思量着,犹豫着,我又无意中来到了以前擦过几次鞋的那个路口。我心里暗暗思忖,就在这条小巷再找一次,找不到就回去算了。走了10来米,突然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在朝路口的一位年轻女子招手,年轻女子走到她面前后,中年妇女说你跟我来,你要买的东西我到里面去拿给你。我眼前一亮,情急之下上前唐突地问道,你是不是修鞋的?中年妇女楞了一下,有点不高兴地说,我不是修鞋的,我是卖水果的!

我立即感觉到自己太冒味了。嘴里尴尬地小声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脸顿时火辣起来。当我正要转身开溜时,中年妇女双眼盯着我手中的塑料袋突然问道:先生你是不是想修鞋?为缓解尴尬,我赶忙对她说,是啊,我想修鞋,但我找了半天没有看见修鞋的。我以前在这个路口看见过修鞋的和擦鞋的,今天怎么一个都不见了呢。中年妇女微笑着说,修鞋的到前面的路口去了。你从这里出去然后左转,走几十米就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坐在路口,她就是修鞋的。说完,她带着年轻女子朝小巷深处走去。

我按中年妇女说的路线走了10来步。只听中年妇女对年轻女子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带那位先生去找修鞋的,我怕她找不到。话声刚落,便“咚咚咚” 一阵小跑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追上我后,中年妇女对我说,走,先生,我带你去。中年妇女和我并排一边走,一边小声说:先生你不知道啊,刚才来了一帮城管,把我们这些路边摆摊的赶得鸡飞狗跳!我说为什么呀?中年妇女说,听城管说,这几天上面来了人在搞文明卫生城检查。我问那修鞋的是你家亲戚吗?她说,不是,我们都不是一个省的。我有点疑惑甚至有点愚蠢地又问一句: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热心带我去找呢?中年妇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答道:咳,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平时有什么事,互相都会照应一下。哦,到了。只见她对一位坐在小巷口的大妈小声说,大妈,这位先生要修鞋。又对我招呼一声,你跟这位大妈去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哈!说完,屁股一扭一扭地原路返回走了。

望着这位我不知姓名的摆水果摊的中年妇女远去的背影,我被她的热心感动得双眼有些潮潮的。我有点后悔和自责,我连“谢谢” 都没有跟人家说一声!

修鞋大妈约摸五十岁上下,大面大目,短发齐肩,上身穿一件红底白色碎花衬衫,下身穿一条牛仔裤。说一声走吧,便在前面领着我朝小巷里面走去,大约走了20来步,便来到了一条与小巷形成丁字型小巷。大妈警惕地朝胡同两边瞅了瞅,似乎放下了心,在丁字路相交的左侧向前走了5、6步,指着地下两张塑料椅子示意我坐下,自己在我对面一米五左右的一张木板凳上坐下,然后侧过身子伸出右手,从墙根下拖出一只黑乎乎的皮箱,拉开拉链,打开箱盖,从皮箱里拿出一块柔软的皮质垫子,利索地铺在屈起的双腿上。说吧,你的鞋哪里坏了?大妈微笑着问起了我。我从塑料袋中取出两双鞋,指着鞋子坏了的地方对她说哪里坏了,又告诉她两双皮鞋需要擦一擦。大妈爽快地说,好嘞,很快就可以弄好。

我半嗔半怨地说,下午找你们修鞋的找得我好苦哇!

大妈微笑着说,别说了别说了。说着扭过头去前后看看,接着小声说,下午城管来了,我们都不敢摆了。

大妈话音刚落,在我身后响起了一串女中音,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话没说完便坐到了我左边一张空着的塑料椅上,原来是一位擦鞋的大嫂,我觉得有点面熟,似乎找她擦过几次皮鞋。

这时,大妈乐呵呵地接过话茬,我才吓死了哩,要不是我手长脚快,三下两下把摆在地上的东西胡乱塞进皮箱里,那都还有一瓶粘鞋的胶水来不及捡起,拎起皮箱就跑,皮箱差一点点就被城管拿走了!

坐我左侧的擦鞋大嫂紧跟着说,我还不是一样,我捡起自己的东西拔腿就往小巷子里跑,擦鞋的脚镫都来不仅收起被落下了,吓得我现在心都还在扑通扑通跳。听说要检查一个星期,要是一个星期都不能摆出来,叫我怎么生活?咳!

大妈一边在用胶水帮我粘鞋,一边咳了一声,尔后笑嬉嬉地说,天无绝人之路,不让在街面上摆,我们可以在小巷里摆。政府要搞检查,我们当然得配合,但我们也得吃饭呀不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聊,大妈则一边帮我修鞋、擦鞋,大概二十来分钟,该修的鞋修好了,该擦的鞋也擦好了。

大妈把两双鞋装进塑料袋,正当我付过修鞋和擦鞋的钱,要起身告辞的时候,擦鞋大妈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脸上死白死白。坐在左边的大嫂也一动不动僵住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紫,嘴嚅动着,想说什么,但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

我疑惑地手提装着刚修好鞋的塑料袋站起,转过身,发现身后原来站着两个头戴大盖帽的城管队员,一个手上提着一只铁制脚镫,另一个手上拿着一支粘鞋的胶水。拿着胶水的城管队员说,大妈,这个胶水是不是你的?然后又转过脸问左边的大嫂,这个鞋镫是你的吧?

大妈和大嫂语无伦次地齐声答道,不是,不是,不是我们的!说着,大妈弯下腰三下两下把修鞋和擦鞋的家什装入皮箱。大嫂则站起身准备离开。

城管队员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紧接着说道,大妈、大嫂,看把你们吓的!你们放心,我们不是来没收你们的擦鞋摊点的,也不是来罚你的款的!我们除了把你们落下的东西送还给你们,同时告诉你们,我们区城管专门划出几条小巷给你们集中起来摆摊点,修鞋擦鞋的一条小巷,卖水果的一条小巷,修单车修电器的一条小巷,这样便于管理,客户也容易找到你们。

那要不要摊位费或其他什么费?大妈问道。

不用。另一位城管队员把鞋镫递给大嫂后答道,这是政府专门划定的,不需要任何费用!

那是那条小巷?大嫂红着脸问一句。

走,我们带你们去!说着,先前拿胶水的城管队员把胶水给大妈之后,一把提起大妈的皮箱,说道,我来帮你提吧。

修鞋大妈和擦鞋大嫂跟在两个戴着大盖帽的城管队员后面,有说有笑,渐渐地远去、远去……

  • 1
  • 2
  • 3
  • 4
  • 关键词:修鞋大妈、擦鞋大嫂、城管队员、有说有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宁愿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年纪大了,珍惜温情。小摊小贩与大盖帽城管,永远是一对矛盾,其间的平衡,既需要小摊主有拿纸巾擦拭当街污渍的自觉,也需要城管战士有“枪口抬高一寸”的本心。深圳街头的各种大盖帽,不像老家的那么穷凶极恶,这可能正是很多人爱深圳的原因。当然,结尾,也可以换一种手法,比如,两名城管,是出于个人恻隐,来给两位修鞋大妈送还工具的,其温意,可能会更浓些。文学真实,当然不必过于拘泥生活真实。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7 11:50:31
    • 分享到:
  • 原来六约一棵榕树下有位大叔修鞋兼修雨伞,后来,不见了。说是被城管驱逐。说实话,对城管一向有着难以名状的厌恶,这个词已经因某些原因发臭了。但对集体失望不排除个体的光芒闪耀,深圳确实有这个土壤。当年柏林墙翻越中,那些将枪口抬高一寸的士兵让人肃然起敬。而这种良善的特质在深圳应该是有的,至少我见过。也有穷凶极恶的毫无人性的行为和个体,在对街边小贩的追逐中,那些出手买下货物的良善姑娘小伙,让我看到人性的光辉
  • 而相信这个社会还不至于无可救药。而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为这些底层群体提供经营场所,也是检验权力阶层的良知的方式。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09:08:18
    • 分享到:
  • 生活不易啊。点个赞。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314
  • 2
  • 34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