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塔者说
  • 点击:2728评论:252019/08/31 10:46

午后,我和爸爸光头走在烈日下。他带我去访几个老战友,人都不在,爸爸突然说:“上个星期你文叔叔去了,半夜躺着人就没了。”我顿了顿,悠悠吐出个“哦。”爸爸没回头,也没接我话,继续走着。阳光泼辣,爸爸在前,我在后,他走得慢,上半身努力往前挣,步子却像被地面粘住,我看着他的背影,明显,比年轻时矮了,腰身粗圆了两圈,尤其下半身,原本两条直长的腿,现在肥大的布裤也遮不住它们的弯粗。

第一次在深圳见到爸爸,总错觉在工地上。

东门晒布路,妈妈带我去她上班的饼干厂玩,中午我们去找附近工地的爸爸。

我们如何上到正建的楼顶呢?恍惚是坐吊车。爸爸全身只一条长军裤,晒成黄铜色的身上油汗滚滚,他笑嘻嘻地抹几把脸上身上的汗冲我们喊:“来晒晒太阳嘛,深圳的太阳好得很。”几个正在干活同样打扮的战友就笑着打趣:“老游,教你女儿打水泥。”爸爸骂了他们几句,领着我和妈妈踩着钢筋水泥砖头四处看,手臂挥得又长又远,说着那边这边香港商业区大厦工业区大楼,小小的我哪听得懂,不明白眼前这片几乎光秃秃的地方有什么好看,太阳还那么大,快要把我晒化了。

爸爸却说,八五年的深圳,已经比八二年他来深圳时好看多了。

一列长长的闷罐火车头顶拖着浓烟停在1982年12月的罗湖火车站,爸爸背着行李和战友们跳下车,他们终于看清了这个叫深圳的远方,火车从辽宁鞍山出发,这几天几夜中,他们都在讨论想象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遥远临海特区,现在,它就活生生地在眼前:荒凉。比他们奋斗过十几年的东北荒凉多了,几乎没有房屋,更不见人,惟一条新推平的黄泥土路显示这儿是个老县城,冷风肆无忌惮地在望不到边的刚刚推平的光秃黄土地上来回撒野,这片展展无边的仿佛等待种子的黄土地,无奈地任凭冷风欺凌,那冷风,偶尔会遇上两个未被推平的土堡,这才打个嗝,翻个白眼从侧边绕过去。行军口哨吹响,他们收起空荡荡的目光,步行到一个更荒凉的地方------蔡围屋,在这儿,他们建起了来这片土地后的第一座房子“竹叶宾馆”,用竹子搭建的临时栖身窝棚。

许多年中,爸爸都会说起这些,我半听不听,偶尔几句入耳,权当故事,许多年中,我都以为当年爸爸来深圳,是被流放的,仿若古代那些犯过错误的臣民,拖带不多的家当,流放到南方蛮荒之地,受尽折磨郁闷,在痛苦中了断余生。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当年要裁军百万,四十二万干部及志愿兵中,挑了两万人奔赴深圳建特区,又只在两万人中,特批七千户农转非。

我和妈妈,就是这七千户中的幸运儿。

八月的重庆仍是火炉,爸爸突然从部队回来了!许多亲戚涌进爷爷家,脸上都带着笑,他们开玩笑说我要做城里人了,让我给他们寄糖回家吃。我不晓事,看他们围着爸爸,我却躲得远远的,打小,我的世界里,仿佛只有爷爷和妈妈,爸爸很少回来探亲,每次来去匆匆,我连他的模样也记不住,只记得他总穿一身绿军装,爸爸从人缝中看到我,过来蹲下抱住我:“利华,我带你去看车车,楼房,那个地方将来好得很。”

于是,爸爸带着我们住进了另一处窝棚。

几年后,这片单位窝棚区改名叫红岗西村,当然,几年后,它真的,也成了爸爸许诺过的模样,那已是后话了。

我总记得最初的光。阳光、月光,甚至风、雨、雷、电。如此清晰。

我家的窝棚,搭在大食堂边,后面,是开水房和公厕。大食堂和开水房公厕,其实都是临时建筑,铁皮房。每天天一亮,它们就热闹起来,顶上冒出热腾腾的气,尤其大食堂,单位里半多人在这儿吃早餐午餐晚餐,有家属,更有家属还暂时未迁过来的单身汉。每天,我都能看见那些仍穿着军装的叔叔,笑嘻嘻地拿着塘瓷大碗过来打饭,也是在大食堂,我认识了几乎爸爸单位所有的战友,他们亲切地给我取各种小名,骗我叫别人的花名,我听话地跟着叫,他们笑得差点喷饭,一张张原本英气的脸,顿时孩子似地。

早晨的阳光,清亮如新银,镀亮每个人;正午的阳光,灼烈如赤金,能将大地点燃;午后的阳光,有了睡意却肚腹饱胀,做一个静谥的短梦;黄昏的阳光,才是我最喜欢的,蜜糖色、粘稠,伸出舌头舔舔,有隐隐的甜。

黄昏,爸爸和妈妈下班回来了。我也从学校回来。爸爸骑着他的蓝色二六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一袋菜,他腿一骗溜到窝棚前,停好车,猫进屋就系围裙拧开水龙头洗碗洗菜。独自在外当了十几年兵,家庭生活,于他,是新鲜的,他喜欢这些,腿步轻快,支开妈妈让她去打毛线或者织台布。

我呢,我本来要去屋后打开水,提着两只热水瓶,捏着两分饭票,转角处有只小手朝我招招,我将开水瓶搁在一户人家前就跟她走了。七八岁的我最爱疯玩。除了一堆新交的小伙伴,我最喜欢跟君姐姐玩,她的爸爸,我叫邓叔叔,是爸爸的同区战友,还有个黄叔叔,也是同区战友,黄叔叔的女儿杨杨,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三个战友一同在东北当了十几年兵,又同一批来深圳,我们三个,也私下结为姐妹,深圳没有树爬,也没有燕子窝掏,我们在红岗西村玩跳绳捉迷藏,去爸爸们工地捡些废弃材料,搭作房子,爬进里面玩过家家。

杨杨家其实住隔条街的红岗东村,我就常去君姐家。君姐姐家刚搬进楼房,单位自建的,一幢幢朴实得就像爸爸他们的模样。我总要玩到太阳开始落山,邓叔叔和朱阿姨回来。邓叔叔比爸爸胖些,脸也圆,一副弥勒佛的样儿,见我在,他进屋就逗道:“利华,你知道你爸爸的外号叫什么,牛仔裤,哈哈。”朱阿姨从厨房出来:“莫听你叔叔乱说。”转身又对邓叔叔说:“去去,快点冲个凉,你看你这一身脏得。”邓叔叔偏不急,换上汗背心坐在客厅吹风扇,挽起长裤脚,又开始逗我:“利华,你想不知道你爸爸怎么干活的?”我乖乖地坐过来睁大眼,他已经笑得双眼眯成线:“他抱起搅动棒,像这样,这样。”邓叔叔双手虚抱,下巴扬起,学着爸爸的样儿,仿佛怀里真有条粗粗的搅动棒,恶龙般,拽得他忽左抱右,逗得我和君姐姐都笑作一团。

但我又是如此敏感的孩子,打小,就比别人忧伤。

除了光,记忆中,常常暴雨倾盆。

上学的地方,距离家并不算太远,爸爸退休后,有时会去那买菜,但儿时,我觉得它如此远,要穿过三条马路,绕过一大片仓库区,沿着铁轨走一段,路上,到处是工地,那些工地上,不知有没有爸爸,或是他的战友,爸爸说,他们建了红岭大厦、统建大楼、电子大厦,还有好几条大马路,都在附近。工地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一身臭汗,他们蜘蛛般黏爬在脚手架间,工地边,有几间小屋,也可以说,那完全不是屋,只是几块硬纸板搭起的狭窄床架,挂着旧黄的蚊帐,床脚堆着捡来的废铜烂铁。我怕那小屋,每次走过,又总忍不住看它,不知睡在里面的人可是爸爸那样的建筑工,因为偶尔地,爸爸也会住在工地上。

这么多年过去,那小屋,仍刻在我脑海,有几次,放学突下暴雨,我浑身湿得走不动,路过那小屋,发现它也被浇得水淋淋地,浇软的硬纸板可怜兮兮地皱缩在雨中。暴雨中,我努力睁开眼,抹着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的水流,一遍遍地骂着爸爸不来给我送伞。

也是自那以后,我开始不愿和人谈到爸爸,不仅仅是一场场暴雨将我淋得感冒。

自那天中午后,我没再去过爸爸的工地,不知道他是如何干活的,只知道这座海边的小县城,已经变得越来越繁忙,人口也越来越多,各种高层矮层从光秃的大地上笋起,马路一条比一条宽阔,路两边,种满勒杜鹃,还植了遮阴的树木。它已经,由小小渔村小县城,悄悄蜕变作一座小城市了。

爸爸也没怎么说起过他的工作,我和妈妈迁来深圳,他跟我们的话反而比以前在信里说的少了,原本他是个爱笑爱说的人,现在却一天天脸都阴着,有时,眉心还锁出个小疙瘩,尤其八六年。

春节刚过不久的一天,爸爸突然把我拉到一边,问我的压岁钱还剩多少?我既疑惑又惧怕地看着他,说还有九元多。疑惑是因为他从不问我的零花钱的,惧怕是因为担心他没收,大人们总那么不讲道理。爸爸哦地点点头。晚上,妈妈从仓库收工回来,未开口先笑了,轻声细语地:“利华,把你的压岁钱借给家里用用。”我嘟着嘴,将脸扭到一边。妈妈知道我不乐意,马上补充道:“你爸爸说一个月就还,还你个整数,十元。”那时候的十元可是个大数字,一角钱能买一大把糖了,猪肉也够一斤了。我嘟了会儿嘴,小脑瓜转了几转,才磨磨蹭蹭从三角柜内找出零钱盒交给她。

当天晚上,爸爸就用这些钱去小区里的菜场买了肉菜,还有一大袋米。

过得几天,有叔叔来送工资表,我探过脑袋,看见条上写着工资一百五。叔叔嘿嘿:“老游,快点签字,下个月怕这个数都没有了。”爸爸无奈地笑笑。签完字,他竟然没去上班,而是去收拾房顶。听说台风要来,他往房顶压了几块大石头,又梭下来,往窗户上钉了两块硬纸板。后来他和我聊天,我才知道这段时间单位没活干,八三年部队转业,爸爸他们脱下军装,成了普通国企职工,可他们这些当了半辈子兵的人,哪懂什么市场经济,只能眼睁睁看着深圳越来越多进驻的外地企业,抢走他们的饭碗。

单位里人心似草,风来,草倒。

台风终究来了,这座海边小城的台风,可怕程度远超过我的想象。早早地,人们就把自己关进了屋,台风疯狂咆哮着,撕扯摧推一切,它还带着它的帮手------暴雨,一夜不休,我们如躲进诺亚方舟内,祈求着默念着,听着屋顶窗户被扯得痛苦嗷叫。晨光终于降临,风雨暂息,人走出门,方发现这世界已变了样,小区里像发了洪水,泥黄的洪水中,漂着不知何处吹刮来的垃圾物件,甚至死猫,不少人家的房顶被吹跑了,大食堂的铁皮都被吹掉了,更不用说树,无论大树小树,不是连根拔起,就是折服于地。

大人们忙着收拾着台风残局,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才姗姗从云层后露个小脸。

邓叔叔就是踩着一丝微弱的阳光走进我家的。他笑眯眯地:“老游,晚上去我家吃饭,老朱饭都做好了。”

爸爸在擦他的自行车,先用棉纱,再用抹布,要擦几遍:“什么好事?”他歪着头。

“我调单位了,走,走,洗个手跟我走。”邓叔叔也来拉我。

那个晚上,爸爸和邓叔叔吃了两大盘肉,还喝了不少白酒。妈妈则和朱阿姨嘀咕了半夜悄悄话。

吃过那餐饭后没几天,邓叔叔请来搬家公司,一辆中型货车,拉着他们的家俱,还拉着叔叔阿姨君姐姐,去了新家。

其实那天晚上吃饭我并没多少心思和君姐姐疯玩。我看得出,爸爸有心事。平时不喝酒的他,竟一次次地跟邓叔叔碰杯。我装做没吃饱,赖在饭厅不走。邓叔叔滋地茗下一口酒,说:“老游,你跟我去那边单位吧,人家需要人呢,工资还可以,住房条件也比这市一建好。”爸爸给他满上酒,笑道:“那你好好在那边干。”妈妈正好给他添饭,白了他一眼。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人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520周冠打赏25000,共计25000
  • 2019-09-02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游利华的作品常能在无声处惊人,她的语言充满了古典诗歌的从容与雅致。一篇作品的好坏除了思想境界的差别,往往就取决于作者对细节的处理功力。《造塔者说》中便处处能看到精彩细节的呈现。在这篇作品中,游利华以生活中的几个切面来呈现更加宏大的叙事格局,她描绘了这座城市最初的建设者群体,在这个过程中,城市的逐步成长和建设者的随年衰老形成一个具有冲击力的对比。
  • 谢谢铁军的谬赞,革命仍需继续努力

    回复

  • 写工程兵题材,是个讨巧的选择,写及格不难,但要写得精彩且有新意,却很不容易。游利华的这篇作品精彩与新意兼备。文笔从容、老到、精细:把“我的父亲”这个工程兵主角写得很立体很丰满,配角们也写得出彩;包括父亲的自行车在内的一些物件,也被赋予了神韵,充满生活的味道。视野宽广,格局大:将深圳的变迁放在城乡互动和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打量,入深圳又出深圳。题目也取得好,立意高远,与作品内容浑然天成。
  • 感谢孙老师的阅读评论及打赏,辛苦啦。

    回复

  • 父辈是这个城市的拓荒者,作者也亲历这个城市的变迁,以女儿的角度侧面抒写这段历史,写来挥洒自如温情脉脉,艰辛往事叙述平缓中透着克制,实则暗流涌动,仿若平地惊雷的穿透力,一事一物一人连缀起峥嵘岁月,这座城市的繁荣是拓荒者用一砖一瓦浇铸血汗建造出来的,应当铭记他们艰苦卓绝的贡献。游游生动的文字,令人感觉那个时代尘土飞扬的气息扑面而来,当生活的洪流渐渐淹没这群默默无闻的建设者,幸好有真情文字留下这些印痕。
  • 感谢安安的阅读与评论打赏。也感谢邻家,让我有机会再一次细细打望从前,并且记录下它们。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2:12:24
    • 分享到:
  • 很幸运打开了这篇每个字都仿佛纯铜制成、铭刻在青铜上的作品。作者用她冷静节制、激情却暗暗涌动的叙述,塑造出一个深圳早期建设者的一生,以及他周围的同行者曾经辉煌终归平淡的历程。造塔造的也许是巴别塔,但“来了就是深圳人”给这座塔盖上了值得历史铭刻的印章。我一直想探访这一批默默无闻、至今也隐没在普通深圳市民中的伟大建设者,但我找不到他们,直到游利华给他们竖起了这座高入云霄的塔。
  • 我得告诉我爸你的表扬,他听了肯定欣慰

    回复

  • 记忆中作者只要一出手,便会获奖。本文描写了深圳第一代建设者的艰辛与劳苦。“我”与父亲还有亲戚们在深圳立下汗马功劳。利华很在优势,自己与父亲跟父亲的战友,是深圳的拓荒牛。经过打拼,从简易房也住进了商品房。因为利华用四川话来写文章,对于我来说,读起有亲切感。利华那么小就跟随父母来深圳,父亲忙工作,自己几天也见不到父亲。虽然同在深圳,但父亲在关外忙碌着,为了这个小家打拼着,也为深圳的建设出立下战功。
  • 文章中有许多的细节温暖而感人,我还在想,父亲的青光眼又是咋好的?父母退休了,父亲以做家务为荣,母亲打打小麻将怡情。四川的退休生活真让人怀念。
  • 这次回四川,好好地陪母亲打了几场麻将,我没陪她打时,社区的居民上午十点钟电话就约了,12点半,母亲已经坐在了麻将桌上。母亲今年86岁,精神不错。不知我86岁去修地球没有?
  • 谢谢春风妙语的阅读和点评。来深圳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创业史,都是让我佩服的人。放心吧,你86岁了打麻将没人赢得过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2:28:34
    • 分享到:
  • 但最令我感动的,是她与父亲的关系夹杂着某种失望、埋怨、理解、感动与微微的自责,这种源自时代和人物个性的人生之路,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最真实的,而这种真实恰好像不被诱惑侵扰的洁净账本,记录的是人生的无悔、担当、付出与喟叹。说实话,深圳的确发展很好,但几年前对外地人的刻薄也是出名的。这几年好一些,或许这是大都会的通病,也是历史洪流的必然。
  • 而父亲,这位铮铮铁骨的造塔者,依然无法冲破历史发展的规律,最终呈献的是默默无闻的一生。在基建工程兵中如父亲一样的还有无数,毕竟出头者只是其中部分。但这不妨碍他们成为这座城市的功臣
  • 而这座高高耸立的塔也终将成为记录他们丰功伟绩的勋章与纪念碑。感谢游利华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感人至深的文本,让我们记住一句,有些事情不需经常提起,因为我们从没忘记。
  • 感谢飞泉每次的认真阅读及长评。辛苦。我现在觉得,认识理解父辈,其实是一生的事,认识他们,其实就是认识我们自身的命运。所以,我在几个小说散文里都写到了父亲和他们那一辈的人,说到底,我是在写自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2:27:30
    • 分享到:
  • 无论作为朋友还是读者,游利华的作品是必读的,今年她贴出的《巴比伦之脸》《杀鱼》包括去年《应许之地》都是佳作,读起来让人欲罢不能,她的文字里有种独特的迷人气息。而这篇《造塔者说》,是一篇妥妥的非虚构作品,讲述了作为基建工程兵的父辈那一代的故事,似乎与《应许之地》有呼应。通篇看下来,我不时在小群里发一些感想——如王景春《地久天长》里的朋友情谊,如任达华《岁月神偷》里的伤感叙事调调,游利华太克制了
  • 这种非常容易煽情且容易成为飙泪美文的素材被叙述得如涓流细细,微风轻拂,但内在的情感波澜与对过往的某种依恋追忆依然布满通篇。我非常喜欢里面记录的和黄叔叔邓叔叔两家的情谊,让同为外乡人的他们成为一生挚友。

    回复

  • 赛事最后一天,都使出了大招、绝招。游利华这篇非虚构,着眼于深圳早期建设者,为他们记录工作与日常、嘹亮激情与葳蕤内心。她出身于这样的家庭,可以就地取材,羡煞旁人。文中写了两代人,老与少,前与后,不同的年龄、使命与视野,发生交集与碰撞,使这个文本自具深度与诚意,读来格外动人。游利华的文笔之佳是公认的,就像一座玲珑的高塔,塔身耸峙,与白云和星辰为伍,塔基却深入大地,稳稳实实,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合而为一,
  • 高高在上与低低在下奇妙相融,难为她怎么做到的!哦,对了,这既是说她的文笔,也是说深圳的第一代建设者。
  • “游利华的文笔之佳是公认的,就像一座玲珑的高塔,塔身耸峙,与白云和星辰为伍,塔基却深入大地,稳稳实实,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合而为一” 这评论文笔多好啊,我要背下来。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31 13:18:34
    • 分享到:
  • 游仙女果然是取名字的高手
  • 其实开始就想用这名
  • 加个引子、楔子什么的,会不会更方便普通读者理解?若通俗一点,叫《拓荒者说》也是蛮好的。
  • 《拓荒者说》这个名字有点大众了。加个引子副标题什么的挺好的。比如基建工程兵游代富小传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89934
  • 13
  • 1630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老先生是我认识多年却为谋面的朋友,此次在邻家相逢,颇为惊喜。这篇短文内容上是可以深入挖掘和生发的,可能是精力有限,未能将细节描绘,如果能将细节补充完整,是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俗话说,人生无常,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反之亦然。且不论周某的妇道伦理,比她更出格的大有人在,只是那两个小孩能成才且能接受这种基因带来的困惑,多半成长路上嚼舌根的人已经将真相传递给他们了。

    江飞泉当代武大郎的故事

    2019/9/17 9:41:39
  • 尽管这首短诗在诗意和结构上都有不少问题,但还是围绕着意愿这个主题抒发感情,这是值得认可的。自古以来,中国人都会借助传统节日如中秋、端午、清明,祭奠祖先,祈福祝顺,求得护佑锦囊,以保全家老小太平安康。如果说,我们无法伸张宏愿,祝福国家太平,民众如意,但至少可以祈福护佑亲人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爱人。这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最质朴的内心诉求,也是最亘古愿景传达,难怪那些寺庙常年烟火不息,佛灯不灭。

    江飞泉千万年的愿

    2019/9/17 9:29:58
  • 通读这一篇,带着四川方言的极接地气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小说触及了一个极好的小说的“点”,通俗的说法叫“梗”,我喜欢把它叫做小说的灵魂,在现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在深圳这个大都市中,该如何养老,这值得每一个人思考。作者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社区式的养老院,有人照顾,有人说话,以房养老。故事中涉及了阿秀一家的故事,还有刘作家的黄昏恋,何大爷的寂寞,陈东的创业,缺憾是结构上出现了问题,没有把这些揉在一起。

    云裳(安小橙)养老

    2019/9/16 19:23:07
  • 来深圳后,去过好几次大鹏所城,虽然知道所城的故事,却没有感悟那么深。作者用笔锋把大鹏所城六百多年的功绩和风光用寥寥一百一十四字的古体词彰显出来,结合这首词再行回味,确实能感受到所城的无穷魅力。读过作者的《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相比之下这一首更加有感觉。可见作者是有很棒的诗词功底,在年轻一代作者中已是难能可贵。 一口气下来酣畅淋漓。当然,在气势上还有加强的可能。希望今后能读到您更多的好作品,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大鹏所城

    2019/9/16 18:22:53
  • 文学赛事,总是众口难调、众说纷纭的,因为大家都是写作爱好者,习惯用笔“说话”,天然地喜欢表达意见,不说憋得慌——尽管说了也不值几毛钱,对社会、对世界,更是。对于睦邻文学奖来说,它原本就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赛事,这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局限,深圳写作者、或者说与深圳有关的写作者数量毕竟有限,如果特别把历届获奖者排除在外,恐怕过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人参赛了。就赛事主旨而言,无论获过奖的旧人,还是

    笑笑书生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5:01:03
  • 邻家的魅力势不可挡,邻家的发展有目共睹,邻家的盛宴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才子佳人,群英荟萃,无比璀璨。各类赛事源源不断,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读写评其乐融融,受益匪浅!更实惠的是邻家币,真的是天道酬勤。邻家的大赛,一直在举办,参赛作品质量上乘者居多,看的人眼花缭乱,真正辛苦的是评委老师们,牺牲宝贵的时间对作品精挑细选,认真写评,向评委老师致敬!参赛者,获奖的再接再厉,落选者也不要气馁!加油!

    红月亮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38:25
  • 关于圈子,我想说,不必避讳。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形成一个文学生态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把酒话深圳,把酒论诗文,这样的圈子太稀少、太难得了,所以我们用了七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来打造他。但是这个圈子是开放的,是希望新人也能介入互动的。有些作者不喜欢交流,扔一篇作品就走,不评别人,也不对别人的评论作回应,这固然不错,但是也显得孤傲,不说是自私,至少关怀和提携他人不够。如果他的作品少人点赞、少人点评,应合情理。

    深圳老亨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00:04
  • 飞泉兄弟是邻家最为勤力的作家!其诗歌大气磅礴,海阔天空,意 像频出,让人常常有目不暇接之感,这种激情四射的诗情能保持至今,的确难能可贵!其小说也能从细微细节处打动读者的心灵,其散文笔法老练,在形散神不散之后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能在诗歌散文小说三栖发展,实属不易,如今的飞泉兄已进阶省作协,这是飞泉兄弟跨出的一大步,向飞泉兄弟学习并致可喜可贺!!也为邻家这个贴心的平台举起大拇指点赞!!

    方华吉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6 11:18:23
  • 读完邬霞这篇有点长的文字,我也差点泪流满面了。我自信是不容易流泪的人。这应该是邬霞的自传,对一段生活书写。于是我想到文学怎样打动人的事。有人很善于用技巧,但技巧怎么也拼不过真情实感。我们为什么要文学,就是因为情感。作者的故事以前多少知道一点,虽然很少聊天,但心里一直怀着敬意。写这几句短评也是表达致敬。问好!

    茨平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6 11:18:22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