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来客栈
  • 点击:19883评论:42019/08/31 16:04

从派出所出来,白小素双掌朝天,摇摇头,扭扭屁股,做完三个深呼吸,发觉天快亮了。

派出所位于107国道西侧,去年一场强台风,道路两旁的大树就被腰斩了。那些树有的是被风摧毁的,有的是后来被人砍掉的。路灯尚未熄灭,几颗星星散落天际,若有若无的样子。白小素又看了看天,是的,快亮了,连清洁工和洒水车都忙开了。前夫罗艺平出事前,白小素就习惯了早醒。每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租屋外便有了“哗哗”的扫地声。她躺在床上听一会儿,起来去趟洗手间,还会睡个回笼觉。天亮后再次醒来,也没具体的事情可做,有时去市场买几个鸡蛋一把青菜就把一天打发了,有时去朋友的茶行或酒庄坐坐又是一天。云来客栈关门后,她从拉萨返回深圳的这几年就这么耗着。

她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逸风茶行,因为老板米靓也离婚好些年了,不同的是她养着一个念初中的女儿。前不久,米靓想把茶行盘出去干点别的,让她支个招。白小素说:“我还有啥招?快四十岁了,能干的干过了,不能干的也试过了。我呀,欠一屁股账,不英年早逝就阿弥陀佛了。”“那你到底欠多少?”白小素笑笑,叹一口气说:“没多少,大几十万,就是逼得紧,有一次急了,我还傻乎乎打电话问罗艺平能不能借个三五万缓一口气。其实也没啥,躲得过初一就是初二,贱命一条,要杀要剐,随便。”

但谁也没想到,倒是那罗艺平昨天晚上被后妻给砍了。在派出所做完笔录,白小素提了一个请求:想去看看罗艺平和他的妻子。警察说罗艺平仍在抢救中,凶多吉少,你的事还没完暂时得回避,他妻子嘛,开庭那天自然就能见到了。白小素说那去看看我儿子总可以吧?警察说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们管不了。

儿子离开七年了,七年来白小素只见过三次,最后一次就是罗艺平出事的那天下午。那是五月的最后一天,天终于晴了,接连几场大雨让她租住的城中村变得异常干净。上午,她被米靓叫去社区公园替一帮孩子表演古筝,说是活动结束后主办方会给五百元劳务费。现场来了好多孩子和家长。孩子有大有小,穿着白衬衣戴着红领巾,除了看节目有的还会上台表演。

白小素上台之前,是笛子独奏。据主持人讲,表演嘉宾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曾在区民乐大赛上拿过二等奖。白小素在后台交待工作人员讨论古筝怎么放,听到男孩名字时她心里一怔。罗小敏?我儿子也来了?

五年不见,小敏长高了,脸蛋越来越像自己。白小素赶紧让工作人员把自己的节目朝后调,她要好好看看儿子的表演。

现场不时有孩子走动,很吵,白小素无法静心听儿子演奏。她给罗艺平打电话,希望活动结束后吃个饭,顺便见见他后妻,大家难得碰个面。罗艺平说妻子没来现场,她旁边的商场正在搞玩具促销,还等着小敏去吹笛子呢。白小素说好吧,那我也跟着你们去商场,六一到了,想给敏敏买件衣服。罗艺平说孩子不缺衣服,也不缺观众,你真的爱他就离他远点儿。白小素越听越不对劲儿,就吼了起来:“罗艺平你啥意思啊?”她的吼声打断了罗小敏的笛声。罗小敏朝台下看看,继续吹笛子,却怎么也找不回调调了。白小素冲到台上紧紧搂着儿子说:“我是妈妈,敏子叫妈妈呀,我是你妈妈。”罗艺平站在台下,双手一摊。主持人似乎认识白小素,她说白小姐你这样会吓着孩子的请先回到观众席。

从台上下来,白小素来到社区公园门口又给罗艺平打电话。罗艺平说你有完没完啊?小敏跟你没任何关系了,如果你觉得有,就是还欠他五万块抚养费,你这么想和他在一起把抚养费拿来呀!罗艺平说完就把手机关了。

白小素打不通罗艺平的电话,只好回到现场看罗小敏吹笛子。罗小敏像是受到了惊吓,始终找不回状态,最后被跑上台的罗艺平拉着他出了社区公园。

白小素一边朝公园门口跑一边给米靓打电话。她说今天的节目取消了,得去跟罗艺平谈谈。她见父子俩上了车,便叫了的士跟在后面。

罗艺平的车在沃尔玛商场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女人把罗小敏接走了,但她不是罗艺平的后妻。白小素曾在罗艺平的朋友圈见过他的后妻。那时她正带着儿子住在四川老家,她以为罗艺平会去老家找他们,结果不理不问,还高调晒出了比自己年轻十来岁的小情人。她得承认,这小女人并不比自己十七八岁时漂亮多少,但年轻就是资本,怎么看都有讨人喜欢的地方。半年后,白小素带着儿子从老家回到深圳,决定甩掉所有包袱,开启新的生活,并承诺每个月给罗小敏一千元生活费。七年来,她几乎从未管过罗小敏,所以罗艺平说她欠五万元抚养费并不多。想到这里,白小素又觉得自己真他妈无趣,大老远打个车来就为了看人家三口子欢欢喜喜迎六一吗?她从车上下来,坐在红绿灯路口的一个石凳上,眼睁睁看着罗艺平的白色宝马驶进停车场。这宝马车是离婚后罗艺平自己买的。刚离婚时,他们正还着房贷,上下班都挤公交转地铁。这几年里,罗艺平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滋润,据说那女人沃尔玛旁边开了一家美容院,两口子正供着三套房子。而自己呢?欠一屁股债,日子越过越好笑,想起来全是泪。

路口的绿灯亮了,白小素仍未起身过马路。她看了看天,乌云正朝头顶涌来,似乎一场大雨在所难免。端午将近,龙舟水下个不停,一场场大雨比特朗普的贸易战更具威力,它直接让苹果超过了猪肉的价格。而事实上猪肉也在疯涨,好一点的五花肉都卖到十六元一斤了。房租就更不必说了,房东给足了面子,她说我也不涨你租金,你想办法把这三个月的租金交了搬走就是。白小素不想搬走。她来深圳后大部分时间都住在107国道西侧的这个城中村里,无论城市如何变化生活多么不堪,无论她从遥远的西藏还是尼泊尔归来,她都觉得这村子是这么的熟悉与亲切。她不想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除了房东,她不欠这个村子里其他人的钱。他们见到她仍会友好地打着招呼,实在没办法了她还可以去米靓的茶行或者哪个酒馆吃上两天,就算哪天突然死掉了,24小时内也会有人因电话无人接听而找上门来。如果去了别的地方,你死了身上长蛆了恐怕鬼都懒得理你。想到这里,白小素禁不住朝头上的乌云笑了笑。

绿灯再次亮起时,一个男人快步朝她走来。没错,是罗艺平,他正面无表情地朝她走来。她站起来,双手揣怀里,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

罗艺平来到跟前,先开了口,他说:“去名典咖啡,咱们谈谈。”

白小素站在国道边的站台上,见天已大亮,便决定再去名典咖啡坐坐。

去的路上,白小素给米靓打电话,说太阳出来了,来名典喝早茶呗。米靓说昨晚布置舞台搞到半夜,下午还有庆六一的活动,困死了不来了。白小素说不来可以呀,发个红包我,就当请我喝咖啡咯。米靓没再说话,发完红包也没说话。

平时,名典咖啡没这么早开门,或许因为六一吧,名典的大门是早早开了,里面却无客人。白小素在那个靠窗的角落坐了下来。这位置正好是昨天中午罗艺平坐过的。当时,白小素就坐在罗艺平对面,背靠着窗子。罗艺平呷了一口咖啡,突然笑了笑。他说:“你一把年纪了,到底还欠人家多少钱?”

白小素也笑了笑。“欠多少怎么了?难道你想帮我?”

“我凭什么帮你?我只担心你欠多了人家会找我麻烦,”罗艺平说,“前两天,也不晓得谁找到了我电话,说我老婆欠他的钱,吓我一大跳,一问,说是前妻。前妻欠钱管我鸟事啊?”罗艺平话音刚落,白小素便站起来“啪”一耳光扇了过去。罗艺平怔怔地看着她,抹了抹嘴角的血,居然又笑了笑。笑完,他叫来服务员埋单,然后对白小素说:“素素,我知道你快疯了。其实,我之间已经了断了。我这次来,是想帮你,哦不,是想好好谈谈。房间我订好了,就在楼上。敏敏的生活费以后你就别操心了,欠下的也一笔勾销。另外,如果你上去,我还可以给你两万块。但是,你得保证再也别缠着我们了。”

白小素觉得眼前这男人真他妈搞笑。可转念又想,再搞笑也是自己喜欢过的男人啊。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是狗就改不了吃屎,对什么事情都一根筋,自以为是。他是一根筋想过安稳日子,而自己呢?一根筋想挣大钱。或许吧,一开始就不应该把小敏生下来。但话又说回来,生活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其实有没有小敏并无多大关系。很多时候,小敏只是她失败的一个借口。好吧,如果离婚证对原配间的性行为真具有法律效力,老娘就跟你上一次楼,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白小素独自坐咖啡厅里,面朝窗外,想起昨天下午的事情仍觉得不可思议,与原配做爱,居然成了一笔交易。那两万块钱,罗艺平真给了,现金,当然,白小素也毫不含糊地收了。在楼上完事后,罗艺平靠在床头,一边数钱一边把指头放嘴里粘口水。他数了一遍又一遍,数来数去还是多了一张。白小素本来窝着一肚子火才把事情勉强做完,见他把多出的一百钱抽出来,便彻底爆发了。她抢过钱塞进包里,把包一扔便扑了去。她个子高瘦,那一刻却浑身是劲儿。她死死地骑在罗艺平身上,双手不停抓他的脸。

白小素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昨天晚上罗艺平出事,是因为他女人发现了脸上的伤痕还是别的原因?回到家里,他们之间的争斗是如何开始的?过程到底怎样?罗艺平已无法开口说话了,后妻也进去了,这一切或许只能交给警察去还原现场了。喝完咖啡,白小素摸出罗艺平给的两万块钱,又数了起来,数着数着她就笑了。笑完,她并未用这钱埋单。她觉得这两万块钱有着特别的意义,得花在该花的地方。

她用米靓的红包结完帐,来到咖啡馆门口,感觉不那么困乏了。警察通宵盘问,能交待的事情她全交待了。当然,有些事情她还是隐瞒了,比如事发之前,他们上过床,有过真金白银的交易。和前夫上床本来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如果警察问起,或许她就说出去了。但警察没问,说明暂时还没人往这方面想。她相信罗艺平死也不会说他脸上的伤是我白小素抓的,更不会提到钱。至于他妻子为什么对他下了毒手而他又没还手,估计只能等到开庭时才清楚了。警察说罗艺平的女人吵着吵着就从背后动了手,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尚不能证明你与此案有直接关联,严格说来,这属于他们因家庭纠纷而引起的意外伤害,如果有新的问题,我们会再与你联系。警察这么一说,白小素便觉得自己并不会多大麻烦。能有多大麻烦呢?我一没动手二没在现场,三又不是主谋,就算把我关几年,倒也图个清静。只是,那个罗小敏该怎么办?罗小敏十岁了,个头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看上去,他这些年的成长并未父亲的婚姻变故而受到多大影响。昨天上午白小素冲上舞台前,尽管台下闹哄哄的,但他仍专心致志地吹着笛子。他对生活和学习的热爱,看上去要比自己想像的好得多。但他的父亲危在旦夕,继母已被警察带走,爷爷已不在人世,奶奶据说前年中风后就再也没来过深圳了。那现在谁管他呢?她试着打了罗艺平先前的电话,结果还有人接了。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云来客栈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的核心工作,当然是写人物。至于讲故事,讲好故事,是为塑造人服务的。很可能,许多作家已经忘掉了这一伟大的传统。《云来客栈》正是一部写人的作品,你可以不喜欢主人公白小素,甚至都可以说,白小素所奉行的人生准则政治不正确,但作为人物,白小素是活着的,是立得住的,作为一种类型,她首先让时代无可奈何,其次会让我们投射性地去身边寻找与她相似的人,然后确认,自己的活法与她们有什么异同。创造坐标,小说就成功了。
    • 米欣2019/09/09 15:36:51
    • 分享到:
  • 政治正确的小说不是好诗歌王老师
    • 米欣2019/09/09 16:21:46
    • 分享到:
  • 第一个表情点错了不管小说好不好,有些句子还是很有点意思,值得大家读读,谢谢王老师选了这一篇。

    回复

  • 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迷失生活的人。抛夫弃子,远离这个世界之外�自私地立于世间。小说表现的是一个只为自已毫无担当之人。结尾不错,使人物立体化了,值得一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542
  • 5
  • 65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