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踪
  • 点击:5042评论:82019/08/31 22:50

(1)

坐落于石岩大道边上的“静园玫瑰屋”,是李园园开的一家花店,十来年了,目前由弟弟李天和母亲王晓丽经营着。父亲李钢平时也在店里,但因年纪大、身体差,基本都是躺着,从事不了体力劳动。去年,楼上的盲人按摩店关闭后不久,东北老板老K就租了进来,说是搞网络工程服务的。老K待人非常热情,高高大大,开着一辆宝马X5,常常因为没有停车位,打着“临时停一下”的名义,进到花店各种好话说尽。王晓丽人心软,每次都说“好,没事”,但老K的“临时”往往就是半天甚至一天。车子堵在花店门口,多少会影响生意。久而久之,王晓丽就有些意见了,叫老K以后不要把车停花店门口了。

可是没过几天,老K又把车停在门口了。“老板娘今天穿得真漂亮!这裙子显身材啊, 看起来像个小姑娘。”他这么一说,王晓丽都不好意思了,“就停15分钟哈,我上楼打印份文件取点东西……”话还没说完,他就呲溜转身上楼去了。

近年来实体花店越来越多,加上网络平台的冲击,在腾笼换鸟政策和水环境综合治理之下,大量基础制造业破产、外迁,各种原因交织,生意越来越难做,闲时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交店租。迫于生计,王晓丽想让李天另外找一份工作,花店她一个人经营着,节日忙的时候再请假回来帮帮忙。李天之前也尝试过多份工作,到工厂当普工、送外卖、卖保险……没有一份工作干超过三个月。

那次,老K在花店里跟王晓丽聊天,听说李天想找工作后,立即眉飞色舞地说,“老板娘,你就叫李天来我公司里干,工资月结,一个月轻轻松松都有万把块钱。”李天平时做临时工才两三千元一个月,还经常因突然失踪,一分钱没领就自动离职了。听说一个月有一万块,王晓丽羡慕不已,兴高采烈地去跟儿子商量。

“好,我看看吧。”李天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头也不抬一下。他对任何事情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别人跟他说什么,他都说“好”,到最后发现不适合自己的时候,便气鼓鼓地埋怨、愤怒,甚至是自暴自弃。

“你永远都是这副德性!真是没出息,啥也干不好!”王晓丽看李天又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气上心头,恨铁不成钢,趴在收银台上呜呜呜就哭了起来,直喊自己命苦。李钢得了几十年肺病,成了陈旧性肺结核,医生说他肺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是好的了。此刻,他正躺在花店后屋的沙发床上。听见老婆王晓丽的哭声,瘦骨嶙峋的他艰难地爬了起来,一只手猛地拽掉鼻子上的氧气管,满头青筋暴突。

“我真是造了孽了!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败家子!咳咳咳……整天就知道气你妈,气我,恨不得我马上死了!你放心,我死了有侄子埋我。我三个侄子,个个都比你强,比你有出息!咳咳咳……三十多岁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是抱不到孙子了,也从来不指望你给我传宗接代!咳咳咳……我三个侄子都有出息了,都有老婆孩子了。你爷爷奶奶死得早,我8岁就一手把两个弟弟拉扯大,给他们盖房子、娶媳妇,还给他们带孩子。我四十岁才娶了你妈,生了你们姐弟俩,你给我干的啥?咳咳咳……我这辈子活够本了,也不怕死了没人给我摔火盆了。最苦的是你妈呀!18岁就嫁给我,跟着我颠沛流离。她还这么年轻,我死了她怎么办呀!咳咳咳……你姐嫁出去了,也就是别人家的人了。造孽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总有一天你妈没人管,饿死在家里。不行就让她改嫁吧!咳咳咳……”直到实在喘不过气了,李钢才不得已停下,慌忙摸起制氧机的管子往鼻子上塞,趴在那里,艰难地呼吸着。

王晓丽听到“没人管,饿死在家里”这一句时,哭声突然提高了一倍。

李天依然一声不吭,在狂风暴雨面前岿然不动,埋头玩着手机。这样的情景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李天都已经麻木了。以往的对抗和争吵,每次都以他的失败而告终。他想,与其做无用功,不如默默忍受。李天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次经历。父亲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他因为见面后嫌对方脸上有雀斑不同意,被父亲一脚从楼梯转台处踹了下来,连滚十个台阶,门牙都磕松了,脸上沾满了带血的泥灰。李天爬起来后,两眼冒火地瞪着他父亲。“瞪什瞪!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啥模样,还敢嫌弃人家。想打我是不是?来呀!大家都来看看,儿子要打老子了!”父亲站在楼梯转台处,居高临下,胜券在握。那一刻,李天实在忍无可忍了,他真想一脚将这个老弱病残的父亲从楼上踢下去,但看着他那张因常年吃药打针、情绪失控而青筋暴突、凹陷变形的脸,一言不发,气鼓鼓地掉头就走了。


(2)

“李天呢?怎么没看见他?”母亲节的前一天,恰逢周末,李园园和丈夫赵卓到花店里帮忙。刚下车走进花店,看到母亲一个人在忙,李园园便问道。

“不知道他死哪儿去了,已经失踪五天了,你妈也找不着他。嘿,他就是爱偷懒,不想干活,每次都在重要节日来的时候失踪,想累死你妈。”母亲还没回复,父亲就抢了话。天气晴好,李钢的病有所好转。他坐在花店里屋那张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藤椅上,用手机津津有味地看着《梨园春》。目不识丁的他,平日里惟一的爱好就是听豫剧。

“你们是不是又说他什么了?怎么好好的又失踪了?”根据以往情况,李园园猜测父亲或母亲肯定又在李天面前“说事”了。

“谁说他什么了!没人说他!以后都不会再理他了!”父亲应道。

母亲站在收银台旁包花,一声不吭,手里不停地摆弄着水晶草、百合、玫瑰和栀子叶。李园园走近母亲问道:“妈,是不是爸又说李天什么了?”“也没说啥,就那天唠叨了他几句,他每天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母亲的语速拖得很慢。

李园园这下明白了,一定是父亲冗长的“唠叨”又触碰了李天最脆弱的那一根神经,他肯定又倒下了。

这些年,李天曾多次突然病倒或失踪,而且往往是在生意最忙的节点或者跟父母矛盾爆发后。8年前,在李园园的帮助下,李天离开工厂流水线,在光明塘尾的工业区里开了一家“静园玫瑰屋”分店,自己一个人经营。那些年的深圳,很多事物都还处于大变动之前,尤其是工业区,劳动密集型企业处于最后的繁荣之中,熙熙攘攘,人流非常密集,小生意还有很多机会。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孩子,为了追女孩,买花的时候根本不讲价,几百一束地买。李天独自经营花店的前两三年,在大好形势下挣了一些钱。每逢中西方情人节、教师节、母亲节等节日,父母也会过去帮一下,一家人互相照应。

有了一些积蓄,生意步入正轨,李天的婚事便成了父母的心头大事。在河南老家,像李天这样二十五岁的男生,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很多男孩子在十七八岁甚至更早,父母就开始张罗婚事了。二十四五岁的人 ,孩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在老家亲戚的介绍下,一对双胞胎姑娘从老家河南空降了过来。王晓丽和李钢自然十分开心,一家人和双胞胎姐妹及媒人一起吃了一顿饭。酒足饭饱,媒人开口说话,“李天呀,你真是好福气,爸妈都这么替你操心。这对水灵灵的姐妹,都是咱们老家的人,勤劳善良,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父母下田干活了。你看她们的肤色,多健康,多壮实。人家父母说了,两个任你挑!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你们先处着,尽快给我回个话。”双胞胎姐妹听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娇羞 ,依然低头不语。那顿饭吃得异常丰盛,王晓丽和李钢更是笑得合不拢嘴,饭桌上不断地给媒人夹菜、端茶、倒酒、递烟,感激不尽。媒人红着脸,醉醺醺地起身,将鼓鼓的大红包往裤兜里一塞,晃晃荡荡地走了。

就这样,双胞胎姐妹在李天的租房里住了下来。双胞胎姐妹住一个房间,李天自己住一个房间。平日里,他们一起打理花店。双胞胎姐妹很勤快,每天早上七八点钟就去花店开门了,给鲜花换水,给需要浇水的小盆景喷水,将两棵发财树和一些小盆绿萝拖到门外摆好。虽然还不会插花、包花,但姐妹俩脑瓜子灵,李天只示范了两下,稍微叮嘱两句,她们就会给玫瑰打刺了,店里的货物价格也记得一清二楚。

“叔叔阿姨,我们想回去了。我们跟李天相处不来。”没到两个月,双胞胎姐妹一大早从光明塘尾跑到石岩来。李天父母问咋回事,她们支支吾吾。“你们大胆说,不要怕,有什么就说出来,看我怎么收拾李天!”李钢满脸通红,突然提高了声调。良久,双胞胎姐姐终于道出了原委,李天经常睡到很晚才起来。有客人来买现包花束的时候,她们打电话叫李天,李天要么磨磨蹭蹭半天,客人都走了;要么挂点电话,继续睡到中午。在这期间,李天还犯过一次病,躺床上迷迷糊糊一个星期,也不肯去看医生,瘦得只剩皮包骨。双胞胎姐妹确实很勤奋,很想在花店里做点事情,只是每次都被李天的行为深深打击,实在看不到希望,只能放弃。听了双胞胎姐妹的一番话,李天父母也深知自己儿子的底细,再三挽留之下,看他们姐妹去意已决,便买好汽车票送她们回去了。


(3)

李天的失踪,发生在父亲将他从楼梯转台处踢下去的第二天。

这已经不是李天第一次失踪了,因此他父母并不特别当回事。按照往常,过几天他自然会回来。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踪影。李钢常年病恹恹的,李天不在的时候,就王晓丽一个人操持着,忙前忙后,一个星期眨眼间就过去了。那天中午,王晓丽实在不放心,便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去李天住的官田社区,看看到底咋回事。李天搬到官田社区才不到半年,在这之前跟父母一起住。令王晓丽吃惊的是,李天住处房门紧锁,怎么也敲不开。问房东,才知道李天六天前就搬走了。“没吭一声就搬走了?”王晓丽心里突然有点忐忑起来,急忙问房东知不知道李天搬到哪里去了。房东哪里会知道。

也许,没有一个朋友的李天,搬家就是他对抗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

在返回花店的路上,王晓丽心不在焉,梦游似的。她一次次地拨打李天手机,传来的依旧是无人接听的提示。李天每次失踪后,手机就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甭管谁打,都不接,短信、微信也不回。走在石岩大道上,王晓丽几次在斑马线处和汽车擦肩而过,司机狂按喇叭。石岩大道这条路有些奇怪,作为街道的主干道,好几个十字路口居然都没有设置交通信号灯,车流高峰期交通秩序很混乱,险象丛生。

“老头,李天搬地方了,没找着!”王晓丽一踏入花店大门,就急忙慌乱地朝躺在沙发床上插着氧气机艰难呼吸的丈夫喊道。“啥?搬地方了?咋不吭声就搬了呢?”“都怪我呀,这么久了才去看他。万一像之前那样病倒了,没人给他买药,没人带他去打吊瓶,可怎么办呀?”“去球!不要理他!咳咳咳……”李钢每次一气急,肺就肿痛,呼吸困难。这些年来,每次发病,他都无法躺着睡觉,需趴着才能勉强入眠,有点像重度尘肺病人。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失踪恋爱抑郁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第一次看国焕的小说。不错。一个被新闻耽误了的好作家。把乱嗡嗡一群人、一堆事有条不紊地整出来,需要蛮大的功夫。经验类写作就是把生活中的乱七八糟的事弄得有叙事的链条,最后还能深个小刻。显然,这篇做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还设法走进该少年的心理动了点小手术,是社会问题小说的类型。于此 ,又足见该篇比棱棱落落的那些只讲个故事的强。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似乎仅是个开头,结束在近乎新闻的铺展里。小说才刚刚开始。
  • 感谢郭老师提名和鼓励。“小说才刚刚开始”,只能后续再修改打磨了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2:23:52
    • 分享到:
  • 怎么搞的?整篇都非常通顺,故事、人物都很饱满,到结尾怎么烂尾了?是不是少传了一页?
  • 全部上传了,没时间打磨,掐时间发上来,仓促结尾了

    回复

  • 谁失踪了?带着这个凝问,我点开了这篇小说。这是一个有病的家庭,是社会的缩影。李天原本有自己的事做,每天开花店。因为到了结婚年龄,没谈对象,再加之李天的懒,惹得母亲和父亲成天唠叨。父亲患肺病,成天精神不佳,儿子的不争气,经常急得他上气不接下气。小说中有几个情结让读者捧腹。我想是否生活的原型就在作者身边。敢于尝试真不错,作者写惯新闻再写小说,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小说开始很好结尾太快,我写小说也是这样。
  • 小说以《失踪》为主线,讲述了现代社会恋爱问题,生活的压力,情绪的低迷,抑郁症在我们身边非常多。社会的关注,家人的关心,才能有效在减轻抑郁,
  • 主要是写文学作品少,权当练笔,哈哈。敢于亮剑

    回复

    • 张屯2童生2019/09/24 21:36:24
    • 分享到:
  • 黄哥,对于看你的文,我更想看你的人,祝福,小徐。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对不可言说之物保持沉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24900
  • 7
  • 269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