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中雀
  • 点击:8014评论:202020/08/19 10:53

1

所有人的后背都是湿的,只有她的干燥透顶,在装满十二颗心脏的电梯里,我和她的略熟一点。

正是炎热的夏季,电梯里,人的肉身所涌动出的热浪在相互交叠,大家屏住各自的呼吸,担忧自身的热浪会像海滩上的泡沫一样推进对方的嘴唇。略显拥挤的电梯里,她的后颈恰好立在我的鼻尖处。在排风口的吹拂下,她的脖子静静地向前微倾着,仿佛在刻意回避陌生人身上推来的侵蚀。一件白色的衬衫上,散落着她黝黑的一头卷发,直达腰部,似排浪。一种均匀的女性所特有地呼吸在那茬排浪中形成有规则地上下起伏,律动完全不变,我敢断定,她正在听的绝对是来自于欧美区域的某种曲调。果然,一出电梯,她便拔掉了耳塞的连接线,一阵熟悉的乐曲从她的手机里滑进大厅,并不高扬,却足以令人胆寒。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Gloomy Sundy 》的原版。前奏在大厅里响起时,她摘下耳机的手还悬在半空。这真是荒谬,当她摘下那两只白色的耳塞时,好像摘下的是我那两枚作废已久的蛋。我跟在她身后,随着那前奏紧了紧浑身的肌肤。

她搬来我的隔壁已一年有余,我偶尔会遇见她,像是认识,又像是不认识,这种可笑的模糊的界线完全取决于她出现礼貌一笑的某个时刻。如果她笑了,我也跟着笑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如果她低着头,或者面露警惕之色,我便假装自己很忙而且并没有一丝一毫的闲暇时光来留意她以及四周一切活物的存在。只是她的笑有些与众不同,一张大嘴上堆砌起来的任何一条纹路都是那么强硬而冷漠,这多少激起了我的失败感。至少我和她还算是有过交际,甚至直到此时,我都在处心积虑地想要在我受控的范围之内频频与她偶遇。可惜,我没有得逞。

其实,我们是认识的。在一次特殊的相亲派对上,我们分别向中介机构缴纳了一笔可观的费用,然后在干燥而闷热的苏门答腊岛上我发现了她。她在人群里若隐若现,在一个又一个绿色的敞篷帆布冷宴上,装扮成一只横斑翠鸟,而且是雄性,张着两只盈肥的翅膀穿梭在一堆单身男女中。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她的装扮,而是她的背影。她有一个弧线奇特的后背,由于肩胛骨过窄,使得她的后背和后颈窝连成了一条绵绵不绝的直线。她喜欢歪着脸庞左顾右盼,因此当她转动脸颊时,后颈的犹豫不决会频繁地拉动着那条直线上下沉浮从而形成一块突出的四方形。在那个派对上,那块显眼的四方形常常显得心灰意冷,生不逢时。我的手掌盖上去应该刚刚好。我想。

当我靠近她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在她宽阔的棱角飘逸的唇边,画着一只单翅的工笔蝴蝶。那是一只Papiliomemnon的雌性蓝凤蝶,翅膀里隐藏着一个朱红色的斑纹。当抽签者无意决定让我和她并排站在一起时,我们又鬼使神差地并排站在主席台上最耀眼的C位,那一刻,所有的镁光灯都聚焦在我们身上。

我偏过头问她,为什么你嘴巴上的蝴蝶只有一只翅膀?

另外一只画的太黑了,不容易看见。她悄悄解释道。

这时候,主持人命令我介绍一下自己,我顺口来了那么一下,我,李荻,意思就是如果我爱上了,那么我就是“你的”。台下笑成一片,气氛很热烈。

怎么才算是爱上了呢?主持人开始就着哄笑瞎扯。

“被你黑”的时候。我顺口又来了一句。这时台下的人笑得更加开心了,可我的腹部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痉挛,她的面部形象在我脑海里一闪,好像我就是那黑不见底的另外一只翅膀。

有智慧的男生,主持人总结道,希望今晚“你被黑”的时候频繁出现,这样,你就成为我们此次相亲活动中的“黑马王子”了。听到这里,她偷偷地笑了起来,是那种压抑地,忽然联想到某种动物的冷笑。

我没有移开自己的眼光,而是仔细地窥探着她唇边的那星朱红色斑纹,这才发现,那并不是简单的工笔画里的一点,而是用朱红色的颜料轻轻地嵌在一颗水粉色的小痣上。这确实令人震慑。当她咀嚼空气,或者奇怪地冷笑时,那颗水粉色的小痣会在朱红色的斑纹颜料里相互转换,形成一个渐变色的句号。

我想黑你一下。我试探道。

你试试看。她回击了一下,接着又出现了一轮新的冷笑。可见以她这几分姿色,大概经常受到不同程度的试探。

在一个猜谜的游戏环节中,我笃定地握住了她的手,这是游戏开始前的要求。左右两侧都有女生出现时,必须快速牵住其中一个。我选择了她的手。结果她手上暴露无遗的青筋当场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仿佛我握着的是冷却了的一条条血管,血管纵横交错,犹如提前织好的一张生死网。

你是几零后?我握住她的手,往我身边捞了捞,想要探个底。

放心,不是奶奶辈。她又开始冷笑,感觉到我的某种尬尴后,她才真的开始发笑,请记住,不是笑,是发笑,是“某个假想恰好落在某个抵制不了的笑点上”的可笑,从而引起了当事者真笑的连锁反应。

那是我们初识的第一夜。在苏门答腊岛上,她的青筋被人工编织的腚蓝色羽毛包围在喇叭状的袖口里。天晓得我是中了什么邪,握住这样一只女人的老手,那些被我睡过和即将被我所睡的女人们瞬间变得寡淡起来,好像握住一只平滑娇嫩骨关节弱小并且也没有什么人生故事可挖掘的手,多少会觉得自己活的很无知。

那个晚上,我过分地热情令她成了热门。她被我和排在我身后的诸多男性轮番追逐着,每当有人试图过来请她参与舞会或者是无聊的充斥着某种性暗示的游戏时,我总是听见她低声在异性那里咕噜着,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的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嘴唇旁边的蓝凤蝶已经开始快速下沉,朱红色的斑纹上笼罩着一种紧张而躲闪的烦躁,这时候,我便冲过去,再次拉着她的手,用拇指挨着那些狂暴的青筋。心想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来都来了,又何必这么横呢。

返回市里时,我们被安排在同一辆车上。坐在后排。中间留着一个空位,无人,则更显暧昧。前面坐着中介机构组织方的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用微信语音向上司汇报着一夜的战况,并不时地回头看看我们,好像参加完这次特殊的相亲大会,我和她这样并排坐在一起,暧昧便成了必须“成交那个事情”的前奏。

车子驶入帕岸小区后,小姑娘偷偷向我丢过来一个媚眼,意思已经非常明确,希望我和身边之人可以“修成正果”以便提高她此次出差的“项目业绩”。我看看身边之人,见她一脸正气,也就不好再拉手。

两人进了电梯间,我摁过二十一楼后,她的手一直放在口袋里,我猜,她应该在二十一楼以上吧?结果,电梯停下来后,她和我同时步出了电梯。原来她也住在二十一楼,而且与我门挨着门。这让我有那么一点窃喜。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管它半月还是圆月,只要是个月,总比没有要强一点吧。

要不,过来坐坐吧?我说的极其诚恳,比我做项目的时候态度要端正的多。

她转过目光,与我的目光拉成一条斜线,亮闪闪的眼球里毫不犹豫地抽过来一个响马鞭,我的后腰一闪,感觉这是革命的一鞭,光荣的一鞭,它不是抽在我假装诚恳的视线里,而是抽在我的肋骨上,我的身子一斜,厚着脸皮坚持不懈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不客气。她回敬了我一句,开始低头输入防盗门的密码。

在打开房门的时候,我的右肩膀突然一震,那是她同时打开门锁的一刹那,那一刹那,她像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头也不抬地进入了她的防盗门,仿佛她从未与我同时出现在苏门答腊岛海域,她也从未扮演过一只腚蓝色的横斑翠鸟,她手上的青筋和清瘦的冷漠从未向我显露半分。这个唇边带痣的女人,那一刻我差点没有忍住去敲门的冲动,她的冷淡和疏离令我无法理解,一个看上去已经完全过气的大龄剩女能有什么来路漠视我一个深圳黄金男的存在。

仔细回味一下,刚才在电梯里,她就站在我的鼻尖下。退去了蓝色羽毛斗篷、齐耳短发、尖头铆钉软靴和Papiliomemnon长翅蓝凤蝶的点缀后,她的后颈窝里躺着一层幼稚的绒毛,这种幼稚的模样和我曾经握过的赤手青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同时结识了这个女人的母亲和女儿。在一个寸方之地同时结识某个异性的三代人,这在我是一种触电的感觉。我将身体定了定,以示我内心的波澜不惊。大概是我压抑的气息推动了她后颈窝里半是昏暗半是明亮的一层绒毛,她忽然在我的气息里侧了侧身体,将那层绒毛倒竖起来,充满警惕地将自己贴在了电梯门上。

女人到底是个什么动物呢?耳朵里听着音乐,身体晃动着隐匿的节拍,在同一个拥挤而闷热的空间里还要想着防备一个接近于熟悉的陌生人。真是好笑。我跟在她身后,想着她嘴唇上的那颗痣,默默地与她一前一后经过了两排对称的凤凰木。

小区里,正是凤凰木开花的时节,一路的红色落英坠落在酢浆草里,红色的落英与草丛里的紫色野花交相辉映,看上去令人心情愉快。她的脚步果断清脆地敲击着翡翠红大理石路面,使这种愉快的情绪带着一种清新的节奏。在她的身体左侧,每隔三棵凤凰木便出现一个汉代孔雀的巨大石雕,孔雀头上顶着一个纯白色的欧式花岗岩花冠,花冠里一丛又一丛的爆仗竹散开肢体,从铃铛似的嘴唇里吐出一束束红艳艳的四片花瓣。她经过时,那些小而火红的铃铛小嘴在风中摇晃,与她的裙摆形成互动,令人产生过目不忘的街拍效果。

苍天有眼,但愿发生点什么小事,好让我们可以独处。我像个烧香拜佛之人对着热烘烘的空气许了个心愿。

哎,苍天果然是有眼的,就在那些火红的铃铛小嘴即将远离她的背影时,她脚上穿着的一双白色凉鞋卡进了路面的防护井盖里,那是一个中式巴柳木隐形装置的下水井盖,她的五寸鞋跟刚好卡进井盖的一个洞眼里,大小合适,她拔了几次也没有任何松动。

我看着前方的她,一团桔色加黑色圆点的印花长裙从她的腰部泼洒开来,堆在地上,她的清瘦嵌入那堆华丽的印花裙子里,用手拔着鞋子的蠢笨倒让我觉得有点可爱。我快步跑上前去,拎起那一堆清瘦,冷不丁地笑出声。

又卡了。我扶住左右摇摆的她,这一次,我用的是熟人的语调,并且消除了故作诚恳的姿态。

她哼呲着一张大嘴,端详着鞋子的后跟,顾不上理我。那个时候我更关注的不是她的淡漠,而是她蹲在地上后,领口露出的一小圈腚蓝色,那是一圈隐忍的胎记,经过岁月的侵蚀和她持久的护理后,那种蓝色具备了一种招魂似的宁静和落寞。

记忆中,她被身外之物卡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相亲大会结束后,她一直在刻意回避与我的结识。这个老女人,有时候,她在隔壁的厨房里切菜时,舞刀弄棒,声声铿锵,我若是躺在客房的落地窗前,斗胆从推出去的某扇窗玻璃里观察她的倩影时,心里会有一种被鱼肉的遐想,因为她的剁姿既娴熟,又无聊;既利落,又颓废。我对住在隔壁的这个女人又产生了新的好奇。可惜,偶尔在楼道大厅保安厅公交站地铁口遇见时,她总是低着头,显得心事重重,与世隔绝的沉浸在她的自我世界里。有几回我与她擦肩而过时好想强行打个招呼,嗨,又见面了。未等我设计好反转的力度,她的表情已经从陌生的吆喝着让她坐“摩的”的那些载客仔身上飘移过来,留下完全陌生的一瞥后就匆匆忙忙地远去了。那一瞥,还让我怎么与她打招呼嘛,她的眼里分明飘过来三个字:“真流氓”。

  • 1
  • 2
  • 3
  • 4
1/17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生存饱以爱情更多的阻力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1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10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7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4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2
  • 西西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1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3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1
  • 胭脂扣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六七万字需要耐心,特别是这么精细的作品。作者擅长处理男女之间微妙的情感关系,对心理描写近乎“显微镜”,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不放过。作者在很小的空间里做足文章,在牛角尖里安放道场,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却能写摇曳、复杂与戏剧性,一波末平,一波又起。对人物的塑造,对语言的驾驭能力,对细节的把握与精雕,使文章经得起细读和推敲。除了过于繁复和密集的描写,这篇文章无论从体量还是质量上,都是无法忽视和绕过去的。
    • 陈末2020/09/11 12:49:08
    • 分享到:
  • 多谢费主编的阅读体验,我在克服困难地朝前走着,也在您的评价中受益良多,真的非常感谢透过文学汇集的力量,使我们更加珍惜这座城市。谢谢您的评价。

    回复

  • 陈末是邻家的新作者,更是深圳的老作家,技术很顺溜,故事也倍儿好看,打个比方,像桌名厨弄出来的好菜,凉八样,热八样,不凉不热又八样。我这样说的意思是,读完这个小说,我很难受,吃了个大餐,唯恨自个儿写不出。以我这几年在邻家忝作评委有限的阅读,现在的陈末,原来的张夏,是邻家作家群的顶尖角色。邻家能吸引和涵养一些像陈末、张夏这样的“真正”作家,而不仅仅是一群文学发烧友的嘉年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成功的。
  • 订正一个字:“难受”应为“享受”。其实,想想,也必要订正的,一个小说,能够让人难受,即为享受。
    • 陈末2020/09/10 14:11:08
    • 分享到:
  • 客气话不说了,与建勋老师谈文学,谈电影🎬,谈人生,谈茶道🍵,谈七七八八,就差没有谈恋爱,在深圳宝安有这样一些可谈之人是我的福气!感谢打赏,感谢留言!
  • 回复

  • 世界上有没有一件衣服是一刀不裁就上身的,所有的东西都有裂缝,这本身就是时尚.读到这句话,我就可以提名了,本来不想扎堆,但三个提名也正常。我们都在寻找年度大奖的得主,生怕漏网,就会自我怀疑,像姑娘都是好姑娘,但是,,,这在小说中段出现的一句话,不正是我近来思考的话题吗,漏掉了金主不紧要,紧要的是共鸣共震共情了,紧要的是致敬了向着生活袒露的真诚,这比讲究的修辞、夸张的情节、种种技巧与套路紧要。
    • 陈末2020/09/04 08:11:33
    • 分享到:
  • 感谢健字号老师的评论!是的,我讲的不是故事小说,我讲的是一种看似平凡然而却消耗了我们所有力气和思考的日常生活,我们和周围的人不就是这么活着的吗?不想当猪猪,就想当自己,哪怕是偶遇或者遭遇。

    回复

  • 这篇小说写得很讲究。有几个特点:叙事的时空不是线性的,而是多维交织,时空宛若魔方任意组合却自有机理;写景状物描人形貌,用笔精到,常迷恋某个细节,有欧美小说的风味;擅长写心理活动;语言有点酷。小说中的爱情有一股形而上的骚味,还有一股形而下的尿味,两者混杂着;母性与女性的气息合成一蛊,让一个男人中招,成全了一个不好说最终结果的爱情故事。作者是聪明的,安排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将难题甩给读者。
    • 陈末2020/09/04 08:07:52
    • 分享到:
  • 是一种带着骚味的形而上的爱情,是一种带着尿味的形而下的爱情,这是尖锐却又充满陌生化的评论语言,我收着,再继续努力前行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感谢孙行者老师点评。谢谢您。

    回复

  • 从昨天傍晚断断续续读到今日凌晨三点。这是一篇让人读了就停不下来的小说,并不复杂的情节中,却有着数不清的可能。其文笔,在本年度我看到的参赛作品中数一数二。叙述节奏控制得非常好,不多的景物描述常常适时地给即将紧张起来的氛围按个暂停键,使得长达六七万字的作品读起来不累。偶尔出现的蒙太奇表现形式又使得小说摆脱了传统桎梏,维持着相当的新鲜度。其他,心思之细腻、情节之跳跃、语言之流畅(陌生感),都堪称范本。
    • 陈末2020/08/21 23:10:18
    • 分享到:
  • 感谢您的支持和阅读,小说遇见了知音是小说的福气。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8/20 16:02:03
    • 分享到:
  • 小说语言诙谐,生动,有很接地气那种烟火味。一个女子用一个三十六岁的男人口吻来叙述这些暧昧的情感,实属不易。实话说,难度很大,我不知道那些男人怎么看。他们是否也有同感?不得而知。小文很长,但读起来不觉乏味,反而觉得可乐。不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大龄剩男的无奈和惆怅,而且在揣摩事态发展的同时,读到心思缜密的描写,言行举止也极为生动有趣。故事极具这个城市底色的味道,开放式的结局也不错。
  • 好长文有时也吃亏,有文友盯了两天还没看完。
    • 陈末2020/08/21 23:11:39
    • 分享到:
  • 你咋那么懂我腻,我心里可不就是住着一个汉子腻,且正在住着……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感谢🙏。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9/25 16:25:07
    • 分享到:
  • 不知作者是不是受到一些外国书籍的影响,我发现用国外电影配音的感觉去读,很符合。哦,我的上帝,真是该死,我发誓我不想这么做的,既然已经发生,那么我真的很抱歉,亲爱的,请相信我!
    • 陈末2020/10/09 19:52:35
    • 分享到:
  • 现当代小说文体不是中国的传统创作模式,就像中国的散文创作独属于中国创造一样,中国的现当代小说创作主要还是从西方文学世界里吸取营养并发扬起来的,但根还是在中国本土。感谢您的留言。
  • 回复

  • 谢长文
    • 陈末2020/08/21 23:12:39
    • 分享到:
  • 尊敬的深圳老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中国作协会员,诗人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2届作家班学员。出版小说《布衣玫瑰》等。获西部文学奖、张家界国际诗歌评论奖等。
  • 中国作协会员,诗人作家,鲁迅文学院第32届作家班学员。出版小说《布衣玫瑰》等。获西部文学奖、张家界国际诗歌评论奖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2600
  • 2
  • 54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