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套
  • 点击:4960评论:22020/08/23 20:38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我心不在焉地随全班同学读着一句索然无味的经典句子。此时教室后方的大时钟已经成了一双双小眼睛的聚焦点。滴……答……滴……答……分针一圈又一圈地划过白花花的表盘。终于……

叮,叮,叮……听见下课铃声的那一刻,同学们都好像听到了人间最美妙的声音,嘴角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快乐、自由的微笑。刚刚还端坐在教室的这群小天使们就如一群被释放的野马立刻飞奔回家,瞬间无影无踪。

我的大名叫江燕(同学们都叫我“燕子”,大概是我平时走路快步如飞的缘故吧)。我每天上学往返的路上要经过一座天桥。这座天桥,是人们横跨马路的要道,更是一些小商贩摆地摊的好地方。每天横穿天桥的人流量非常大,这就吸引了许多小商贩来天桥上摆卖各式各样的物品,比如:五颜六色的水彩笔、大小不一的发圈、令人如痴如醉的小人书等,应有尽有。整座天桥两边都挤满了小商贩的地摊,熙熙攘攘的,只留下中间一条窄小的通道。每到傍晚时分和周末,这里都充满着商贩们叫卖的声音,十分热闹。

那天,我又飞奔上了那座熟悉的天桥,但是我可没有要在这里停留半秒的欲望。前几天,寒潮突然降临鹏城,天气格外寒冷。我被冻得瑟瑟发抖,呼出的一口口热气瞬间变成一团团洁白的小云,凝结在空气中。我本能地将身体缩成一团,眉头紧锁,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家!北风继续呼呼地刮着,戏弄般地撩起我的头发,刺骨寒风渗透了我的手指关节,我的指尖也有些泛白。

忽然,我踩到了什么,感觉脚下一滑,身体开始向后倾倒,要不是我迅速张开双臂,估计早就如乌龟一样四脚朝天躺在地板上了。我心里愤怒的火焰吐起了星儿,扭过头去看是谁那么缺德。这一扭头看到的景象令我惊讶不已,原来这个地摊的主人是新来的,竟然是位老奶奶。

老奶奶赶紧起身要过来扶我,急切地问:“你没事吧,小姑娘?对不起,你看我这个破毯子,差点绊倒你了。”

我摇了摇头,示意她坐下。但我还是有些不平。一开始她看起来有些不放心,不过最终还是坐下了。她又伸出一根枯瘦的食指,指了指旁边的小塑料凳子,我犹豫了几秒,便假装客气地坐下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她。

老奶奶头披银丝,脸上布满皱纹。假如把她的脸比作一个湖,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就是镶嵌在湖底的两块黑曜石,而她那曲曲折折的皱纹就是闪闪发光的湖面上一圈又一圈的波纹,她的满头白发则是湖边沾着雪花随风摇摆的芦苇。

老奶奶慈祥宁静的面容,让我无法再生气。我静静地坐在小椅子上看老奶奶的活计。只见老奶奶坐在小椅子上,膝盖并拢,左手托着半只手套,右手两根细长的指头则捏着一根钩针,在手套两边穿来穿去。老奶奶的穿针极其熟练,如一条小鱼穿梭在自己熟悉的水域里。在老奶奶穿着布鞋的双脚旁边有一团粗粗的大红羊毛线。随着老奶奶针头的穿梭,那团线也在地上来回滚动。

老奶奶座位前面摆了一张破旧且带洞的毯子,上面摆着十几双五花八门的手套:有纯黑,朴素的;也有卡通,可爱的;有五个手指头形状的,也有手掌手指一体的。

“这些都是您自己做的吗?”我好奇地问。

“是啊,毯子上摆的都是我亲手做的呢!”,老奶奶自豪地说,眼里闪着亮光。

我又细细端详着那一副副制作精细的手套,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看看自己裂开的,欲出血的双手,又将它们悄悄伸进裤袋里,摩挲着里面仅有的二十块钱,有些心动。

“老奶奶”,我又问道:“您这一副手套怎么卖?”

老奶奶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脸上浮出一丝微笑,说:“不用钱,小姑娘。我这些手套,没有一副要钱的。我在家闲着无聊,就来这里摆个摊,织几副手套。路过的人要是手冻了,就可以来我这里拿一副手套取暖。我从不收他们钱,收来也没用。我享受织手套的乐趣。小姑娘,你如果喜欢上哪副,就拿去吧。不要不好意思,就当是我送你的。”

“那好吧!”我应答着。我又开始观察起老奶奶灵活的双手,却猛地发现它们没有戴手套。那百经岁月磨砺的双手,如枯树枝包裹着一层炸裂的外衣,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些许血丝。我知道戴手套会不利于针线活,但是……我的脸火辣辣的,内心泛起些许羞愧。

我望了望满毯子摆得整整齐齐的手套,选择了一双绣着粉红色小花的蓝色手套。它们做工精致,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正如初春的柳絮。

我向老奶奶道了谢,也告了辞。老奶奶还沉迷于她的编织世界中,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副织到一半的大红手套,只是轻声“嗯”了一下,算是回应了我。

我快步走下天桥,才下到一半的时候,我便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把手套掏出来,那是一双五指分开的手套。不一会儿,我的十根手指就钻到了它们温暖的“家”中。不知怎地,我戴上手套以后,北风的威力似乎减少了一半,我的心也温暖了许多。

之后,我每天放学都到老奶奶的地摊上逛,我喜欢看她干着如鱼得水的针线活。有时,她会面对我,微笑着给我讲一个个我闻所未闻的传奇故事。然而,我注意到,在此期间那一根钩针从来没有停歇过。我和她渐渐熟络起来,这让一些路人误以为我们是亲戚呢。

来光顾老奶奶地摊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她可以一次送出十几双手套。每送出一副手套,她的脸上就会绽出灿烂的笑容,长久地露着自己仅有的一颗门牙。

我光顾老奶奶的铺子多了,便学会了她大部分的针线活儿。有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去附近的杂货店里买了一卷粗粗的香橙毛线来练练手。起初,我还搞不清楚,整团毛线被我搞得像个鸟巢。经过老奶奶的指点后,我总算织出了一双像模像样的手套来了。它虽然有些粗糙,却十分保暖。我的好朋友——陈飞,周六生日,我打算在那天,把我自己亲手织的这副手套送给她。

一眨眼就到了陈飞的生日,我一大早就出发了。街道上寒风瑟瑟,好像全世界最冷的天气都聚集到了一起,肆意地向路上的行人发起进攻。寒风钻进了我们的袖子和裤子里,在我们的衣服内外来回扫荡,还时不时举起一把寒冷长矛向我们的骨头刺去。

陈飞的家在学校附近,我不得不经过那座熟悉的天桥。天桥上只有几个匆匆忙忙的行人,他们都缩着身子,身上裹着几层厚衣服,围着围巾,戴着帽子,就像装在套子里的人迎风艰难地前行。此时的天桥冷冷清清,没了昔日的热闹,两旁没有一个摆地摊的商贩,除了嚎叫的风,隐约能听见远处传来的歌声。

等我走到天桥的中央时,才分辨出歌声的源头。原来有一个小女孩站在天桥中央右边靠近桥栏的地方,婉转地歌唱着。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她的歌声如一股温暖的灵泉悄然流进我的耳朵。她的歌声是那样动听,却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去欣赏。我心里充满了奇怪:这么冷的天,谁还有这闲心来唱歌?小女孩旁边放着一个卡通小杯子,我远远地向里望去,杯子里面空空的。我忽然想起来了,她之前似乎来过天桥。我向前走了几步端详她,她穿着用两块薄薄的大麻布缝起来的的衣服,虽然可以看出衣服被缝补过多次,但上面还是破了几个显眼的大洞。还有她穿的“鞋”——那分明只是一双用绳子绑在脚上的鞋垫。她穿得如此单薄,是如何耐住今天这样无情的寒冷?想到这,我有些心酸。她和我的年纪相仿,境遇却又有如此大的差异。此时的我被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她却要忍着寒冷在北风中高歌。我又悄悄地把目光移到她的身上,她的嘴唇已经有些发紫,双手冻得开裂,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分明闪着泪花。她也似乎注意到了我,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起初,我想如其他行人一样,匆匆地离开,对此不理不睬。但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推动着我,走到她面前。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强烈的力量。

我努力寻找可以帮助小姑娘的东西,最终,我的目光落到了我准备送给陈飞的手套上。我将手套紧紧地抱在怀中,有些踌躇,有些恋恋不舍。毕竟这是我亲手做的第一副手套,也是我准备送给好朋友的生日礼物。眼前小女孩的境遇,让我觉得比起陈飞,她更需要这副手套。看着她那因寒冷而皮肤多处裂开的双手,我慢慢地走向她站立的地方,面带微笑地打招呼:“早啊!”

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直瞪着我:“你……你好!”

我为了营造气氛,说道:“你唱歌挺好的,但是今天这么冷,你为什么还要在天桥上演唱呢?”

她的脸色顿时红了,勉强地笑了笑,小声地说:“谢谢!我演唱是为了进鹏城的一所小学,就在天桥对面!但是我的户口在老家,得交一笔借读费。我想用自己的才艺来赚点钱。但是……”,她环顾四周,“估计这学期插班又成泡影了......”,她边说边垂下头。

她的一番话重重撞击了我的心,我第一次知道同龄人有这样的际遇!而且那么碰巧,我正是那所小学的学生!

我笑了笑,心里有些苦涩,并向她伸出右手,“好巧,我也是一名小学生”。她刚想走上前来和我握手,突然低头看到自己满是裂痕的手,又连忙退开了。

我见此状,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快速地塞到她的手里。

她显得更不好意思了,双脚不安地相互摩擦着。她低头看了一眼那包纸巾,抽出一张来,攥在手心。

我的双手早已抓紧了那副橙色手套。直到最后一刻,我的心还在翻来覆去地扭曲、纠结。我咬了咬牙,趁她还没有抬起头来,我迅速地把手套塞到她的怀中。她猛地抬起头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不知所措。“不……”,她边说边把手套往我这儿递。

“你拿着吧”,我有些着急,打断了她,“这是我自己做的,有些粗糙,但很保暖。我还有些事,再见了!”。为保证她收下手套,我只好快步地离开。我在下天桥时悄悄地转过身来看她一眼,她已经戴上了手套,正呆呆地望着我。

一周后,轮到我们班的同学在国旗下演讲,主题是乐于助人。班主任选择了我。我站在升旗台上的麦克风前,望向台下的师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像极了那位天桥上的小女孩。我定了定神,脑海里浮现出天桥上的老奶奶为路人送手套的情景,隐约听见小女孩婉转的歌声……

  • 1
  • 2
  • 3
  • 4
  • 关键词:校园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实话说,有点夹生,说小说吧,似乎太真了,说散文吧,又似乎太假。不过,这年头也不分这个了。散文当小说看,小说当散文看,还美其名曰“跨文体”。这种说法好,为文学的堕落找到了支撑,我是赞成的。我之所以提名这篇,乃是它提供了一个新话题,关乎学校的,关乎插班生的,关乎现代圣都圣洁校园里的一点“非圣性”观察。以小孩的视角在打量深圳打量人世,不像绝大多数的其他篇什,成人的谎话,要么他们很成功,要么他们很悲苦。
  • 回复
  • 手套的意象贯穿全篇,是一条若隐若现的线索。天桥上的老奶奶赠送路人手套,“插班生”小女孩为了挣“插班费”天桥卖唱,“我”作为一名小学生让出原本打算送朋友的手套。多种精神与情怀,不同阶层的人物,并置于鹏城的一座天桥上,彰显出绮丽多彩的人文景观。在技法上,懂得含而不露,机锋收敛,感情内藏。综合考量,这篇算是中小学生作品里的佳作。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我是一名七年级中学生,热爱阅读,喜好文学,喜欢将日常所见、所想及感悟化为文字,记录在纸上。
  • 我是一名七年级中学生,热爱阅读,喜好文学,喜欢将日常所见、所想及感悟化为文字,记录在纸上。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600
  • 1
  • 30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