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重奏
  • 点击:7867评论:92020/08/24 09:58

一、

“哎,清纯!你知道吗?陈志芬在家搬砖呢!”许久没联系的高虹打电话给我说。

“志芬,在家搬砖?高虹,你开什么玩笑呢?”我反问高虹,这不是微信群里,大伙儿喜欢调谑自己的搞笑图片:一民工状男,嘴叼一根烟,身后垒着一墙的砖,吐一烟圈,转身说,上班搬砖去!

“喂,高虹,你哪听来的?开什么玩笑啊,你!”

“我也不信啊,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头几天,我跟她联系上了,说她正在工地呢。他老公砌墙,她打下手帮递砖,上水泥灰,没空跟我聊。”

就是那个穿一步裙,曾经在办公室做文员的陈志芬,嫁了什么人啊,在工地搬砖?我一时无法完成两个角色之间的穿越。

说实话,这年头,常联系的人,除了有工作关系外的,及至亲。没有很关联的事,我基本上懒于联系朋友。虽然微信联系薄上几百号人。能隔三差五联系的,也就那么几个。扳着手指头一算,我有几年没联系陈志芬了。自从她回了老家,地理距离远了,相互交往的这根线就被时间这只苍老的手,越搓越细,这线经风沐雨,飘飘摇摇地渐行渐远了。

陈志芬是我在横岗维维印刷厂认识的一个江西女孩。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彼此才二十出头,她一米五八的个子,中等身材,在南方大多数女孩来说这个子既比矮个子显高,又比牛高马大的北方姑娘显得秀气。她喜欢上着件白衬衣,下套一步裙,整个人娉婷地站在那里。客家话本身语速慢,而她说话语气更慢,袅袅娜娜地细语着,你若不仔细听,都不知她说些什么。厂里的男同事却都很喜欢她这种斯斯文文的样子,对她的袅娜之语,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她的身边,从不缺少男孩子的奉承话。

跟她在一起,让我这个嗓门大,普通话像辣子一样毕哩剥啦地往外溅的湖南妹子,显得特别地不温柔,尤其是在男性面前。

志芬在生产部做跟单文员。她工作的老大是个广西男孩。叫曾火旺。人长得帅气,嘴巴能说会道,很得老板娘的欢心。刚开始,我以为陈志芬会跟曾火旺在一起。毕竟同部门吧,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陈志芬,稍稍踮踮脚,这块小鲜肉,她应当是能够得着的。

二零零五年的冬月,陈志芬邀我说,曾火旺结婚,你去不去?我说我去干嘛?我又没收到请柬?况且,我在人事部做个小文员,也求不着他什么,他也不求我什么的,他扔一个“红色炸弹”给我,我接了得平白无故地甩一百元出去,钱在我手上烫不成?我巴不得他不请我。说得难听一点,虽然到我结婚时,也可以扔回一个给他,但是,铁打的军营,流动的兵,说不定明天我就辞职离开这个厂,到时谁还会联系谁?

过了几天,同事给我看了曾火旺的结婚现场照片,及摄像。我一眼看到了化了妆穿着礼服的陈志芬,我吃一惊,莫非新娘子是陈志芬?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旁边同事捅了我一下,别那么兴奋,新娘子,不是你死党!是生产线上一个四川妹!再往下看,恍然,陈志芬只是做伴娘去的。

难怪,陈志芬邀我去参加婚礼。原来她是被人邀了做伴娘。我问志芬,新娘子是不是长得蛮漂亮的啊,言下之意,人家在生产线也搭上了你们老大,你这个天天在他身边晃的人,倒是没晃到他身上去。她听我这么一说,一脸通红:那肯定的。我讥笑她:你品德不错啊,甘当绿叶衬红花!

你再说这些,以后我不跟你来往了。陈志芬扭着一步裙,向我追过来,装着要打我的样子。我看她生气的样子,也就不敢再提这话了。

陈志芬性格沉静,字也如她人一样,显得灵秀。作为人事文员的我,羡慕她写得一手好字。因此,我喜欢跟她做朋友。同时,因为我自己的学历才高中,以后随着深圳的发展,我们这样的学历迟早都会被淘汰,我便邀同是高中毕业的志芬一起加入自考,正好有个伴,学习的过程相互鼓劲。哪知志芬摇头,说那太辛苦了,白天上班,晚上还得熬夜看书,我才不想折腾得那么累。

“你这死妮子,肯定是思春了!想找个人谈恋爱就明说!做了一天伴娘,就梦想着当新娘子了”。我取笑志芬。

女孩子到这个时候,想结婚嫁人是天经地义的事。在我们家乡,女孩子一过二十,就得相对象嫁人了。

“看你不着急嫁人,还考什么大专,马上二十五岁了,到那时好人家也嫌你呢!你不信,等着瞧,那个天天在门卫室等你的,不知他的耐心有几年?”志芬反击我说。


二、

志芬比我大三岁,也二十八岁了。的确是应当考虑找婆家的事了。况且志芬,也比不得我,因为我有一个天天傍晚在门卫室等我的男朋友。而她呢,据我所知,应当是没有。因为厂子就这么大,办公室的男孩子,也就那么几个,能跟他成事的,早就成了。没成事的,也不可能混得这般熟了,还入不了戏。生产线的工人,我想她应当是看不上的。

有一天,我接了保安室的电话,说生产部办公室的一个老乡找我,我没反应过来,生产部办公室哪有我什么老乡?一听声音,才知道是陈志芬。她说:“清纯,你在人事部,跟这些保安熟。帮我跟他们说声,让我男朋友进来。”见我半天没答应,她又娇声说:“算我求你了!”

“你哪来的男朋友,藏得够深的啊,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奸情’藏不住了,才跟我说,我才不理你!”我故意逗一下陈志芬。我边说边想,其实要是我答应她,我心里很为难,厂里明文规定,不准带外人进来。因为我管厂里的饭票发放,这些保安个儿大,上夜班时都饿得慌,所以经常向我讨点生产线夜班人员的夜宵票,他们对我还算看情面。再加上,保安跟人事是同一个部门,工作上都有相互帮衬的地方,求下他们,照理也能给些便利。

“看在你平时还乖巧的份上,就算我成全你好啦。”我对电话那头,苦苦求我的陈志芬松了口。并叫志芬把电话给保安,我对保安说:“老哥,这是我真宗的老乡,人家刚从家里来看女朋友一眼,通融下进去宿舍坐会儿,我以我的人格担保他不会惹事。”

保安老付说:“清纯娅子,谁不知道你是湖南妹子,哪来的江西老乡。算了吧,看在你的情份上,我放他进去。”

“若有什么事,有你跟我担着呢。”老付那头跟我打着哈哈,算是领情了。

这陈志芬够低调的啊。深圳工厂多,且都是年轻人。像她这样的女孩,还守着家里的男朋友,还真少有。

傍晚下了班,我去志芬宿舍。看她正趴在床头柜上伏着睡,床边放着一双男人的鞋子,我知道她把男朋友带到宿舍来了。我正要说话,志芬竖起指头“嘘”了一声,示意不要声张。然后她小声地跟我嘀咕说,他从老家坐了一晚上的夜车,正躺下,补一下觉。吃过晚饭后,打算赶龙岗到广州的班车。

我跟志芬小声地我问一句,她答一句,我才得知她男朋友是在老家教书,比她大七、八岁。在江西停薪留职出来,准备去读广州暨南大学的研究生。顺道来看陈志芬。

我们小声地说了一阵,我怕在门卫室准时守候的我男朋友,等久了,在工厂来来往往的同事面前“现眼”,我跟志芬交代了几句:晚上一定要他走人!不能到宿舍过夜的!否则晚上保安查房,发现他是外人,你我脱不了关系。然后我就走了。再回过来头看那床头的一双鞋,估计她男朋友身高有一米七八。

我吃了晚饭出门时,路过门卫室,保安老付说陈志芬的男朋友,已出去了。我才放心。老付说,她那男朋友长得高大英俊,还戴个眼镜,一表人才哩!

我想,难怪志芬放着眼前的曾火旺不动心,原来是心里早有白马王子进驻了。

到了年底,我忙着跟男朋友回家去办结婚手续。过了年后,回厂上班。陈志芬竟说她打算辞职不干了。我问她为何?她说那男的考上研究生了,打算在广州读研究生,叫她不要等他了。

这狼心狗肺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志芬说,你别骂了。我都没骂他呢。他往高处去,扔掉我也是正常的。况且,他比我大那么多,以前我小,揣不到他的心思。现在,我还是揣不到他的心思,这样散了也好!

陈志芬,你倒大方哟,你这样无端端地被他耽搁到现在,还大人有大量!真有你的。我嘴里虽然嗔志芬,但心里也真为她的大度,感到钦佩。

也许暗地里志芬独自饮吞了多少分手的苦水,我是不知道的。

志芬说她心里没办法在深圳待了。打算收拾被衭,回家相亲去。我说,你这时候回去相亲,是借相亲刮骨疗伤,前疾未痊,疤痕尚湿,你能找到的,不是狗皮膏药,就是跌打水药,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志芬说,不管什么药,这都得去找一副了。在深圳是没办法待下去了。其实我知道她说归说,到底还是喜欢待在深圳,比起老家深圳毕竟春有繁花,冬天暖和呀,最实际的是还有工可做。

我说志芬:哪里啊,工厂一大把男孩子,生产线上的铁拐李,张飞跑,华千仞都有啊,你只是心里过不了这坎而已。

印刷厂男孩子多,开印刷机的机长,经常来办公室拿人事资料什么的,我们办公室人员都依据他们的个性,取了这些浑号按在他们头上。他们的工资蛮高,一个月五六千,有的还上万,只是上班一身油墨,弄得污油垢面的。

我刚开始,以为志芬没男朋友,还把铁拐李介绍给她,哪知志芬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暗地里问她,嫌人家什么?她说那人长得丑。我说不丑啊,他工资那么高。

志芬说,那是因为他天天请你们吃零食,给糊了眼。

我知道她没那意思,只好作罢。哪知,志芬辞职走后,铁拐李从老家带来一个,看起来既温柔又漂亮的姑娘。那是后话,此处不表。

再来说说我刘清纯吧。我呢,相貌普通。但是有一颗不服气的心。你知道吧,在深圳有一颗不服气的心,是很重要的。重要到我坚决要在深圳留下来,无论是刮八级台风,还是下九级暴雨。或者是天上下刀子,我都要留在深圳。

深圳是多么地自由自在,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你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无论是露屁股的超短裤,还是裹着两腿走不动的包臀裙。

当然,就更不要说谈恋爱的自由了。你想在老家汨罗市的那个小城镇,我哪敢天天跟男朋友勾肩搭背走在街上,被七大姑八大姨看见,传话到我爸妈耳里,不被他们骂死才怪。

我男朋友,姚正是一次我在传销会上认识的广东茂名人。那次差点我就交钱买产品了。是他用眼神暗示我这其中有诈。传销会散了以后,我走在路上,他才跑过来偷偷地告诉我说这是传销。要不是他好意提醒,我肯定会拿出伍佰大洋去,买那套传销产品,半个月工资也就成了传销链中的炮灰。

通过这件事,我觉得姚正是个很实在的人。有着广东人的务实及老道。虽然他只比我大半岁,但是在许多方面,我还耽于幻想,他却能一语就地道破实质。

就连谈恋爱,他也是稳打稳扎,跟我确定关系后,就天天守在门卫室候着我,让别的男孩没法钻我的空子。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女子婚姻打工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谢龙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9-22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8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2000
  • 2020-09-07
  • 谢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因为阴错阳差,我又得到一个提名名额,忘不了这篇读了两遍的小说。年纪大了,越发怀旧,这篇2005年前后的爱情故事,文中有一句话,一个男人,对你的眼神就饱含了一切。志芬单纯,解读不了眼神,我也解读不了,多年后遇上它,一个药引子,成了我怀旧的抓手。我的心读软了,是清纯第一次到婆家的不堪、认命与奋发。是志芬对何军的不舍,耗费了几年的青春。是高虹理性与坚定,走出了宿命的牢笼,我跪拜成人之美的心,向青春致敬
    • 叶紫2020/09/08 13:47:37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老师,您的提名对我是莫大的鼓励!

    回复

    • 文夕评委2020/09/08 19:58:20
    • 分享到:
  • 三个性格不同的女人,婚姻也各不相同,性格决定命运。
    • 叶紫2020/09/09 09:25:27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用心阅读,问好!

    回复

    • 谢龙1布衣2020/09/02 17:19:53
    • 分享到:
  • 一直对深圳打工青年心怀敬佩,他们是追梦人,在梦想和现实的境遇里浮沉。我来深圳初期,姨丈曾经写信托我,希望我帮小表妹找工作,来深圳打工。当时我自己每天疲于奔命,自顾不暇,此事就搁下了。一直因为没有帮上表妹而心怀内疚。去年和母亲去湖南为姨妈祝寿,见到小表妹一家生活幸福,欣慰之余,也感慨如果当年她来深圳打工会是什么样呢?我们都不知道。
    • 叶紫2020/09/03 15:43:37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点评

    回复

  • 不知怎么转的,就转到这里来了,胡乱看了几眼,被故事吸引了,不应该呀,都这个年龄了,还有什么能让我触动呢?
    • 叶紫2020/09/07 09:46:28
    • 分享到:
  • 哈哈,谢谢您的阅读,能被无意中吸引,说明还是没浪费我码字的精神。

    回复

    • 叶紫4举人2020/08/24 11:03:21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三个打工女孩在深圳打工恋爱成长的故事。因为各自的理念与经营方式不一样,各自收获的婚姻结局也不一样。文中描摹的三个普通打工女青年的工作恋爱婚姻生活的画卷,我想多少有点代表性:陈志芬思想保守,刘清纯刻苦进取,高虹审时度势,刘清纯跟高虹都较好地握住了自己命运的牌数,可以说她俩是在深圳算是较成功的中底层打工女性。至于陈志芬呢,就留待读者评价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0
  • 20635
  • 56
  • 960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