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着你,直到天边
  • 点击:10340评论:72020/08/28 10:22

十几年了,四季在这轮椅的上空交错变换。钱国运照顾得帕金森病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日子有节奏而规律地延伸着。

早上六点钟,钱国运起床。做好早餐,给老伴穿好衣服,抱上轮椅,帮她洗漱好,推到桌前,一口口地喂。大约在七点到七点半之间,钱国运自己才能吃好,收拾完,推着老伴出门。赶上老伴的状态不好,至少要迟半个小时,甚至更久才能出门。

年纪大了,觉轻,往往醒来得早。可老伴常常把半边脸埋进枕头里,赖着。须钱国运唤着她的小名,燕子,燕子,轻轻地唤,她才肯别过脸来。钱国运用手探进她的脑背后,顺着颈背往下,将她的上身渐渐往上竖起。稍不留神,就会弄痛老伴,她会象小孩般喊叫,不管不顾。钱国运把她弄起后,一手扶着她的身子,一手把衣服套上她的胳臂,慢慢拉上她的身体。拉得不好,老伴瞪着双眼,愣愣地看着自己。碰上赶急,钱国运有点不耐烦,内心会有一股无名火往上窜,有时真想吼她一次。可遇上老伴的眼神,钱国运便气短,脑袋里会跳出老伴一汤一匙照顾自己手术后的场景。牵扯出心中厚厚的暖意,慢慢耐心起来,帮老伴的衣服重新拉好,小心地套上去。

谁还没有个犯急的时候呢?钱国运对自己说。每次沮丧、欲哭无泪的时候,他都劝解自己,要耐心,十几年都熬过来了,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他叮嘱自己:要好好珍惜,以后真的不能再有这样的时刻,相濡以沫的人生,要过好,不能再磕磕碰碰。

只要不下雨,钱国运便推着老伴陪自己一起去乐队排练,排练完后推着老伴去公园散散步,呼吸户外的新鲜空气,商场学校到处转悠。

下电梯出小区大门往右手拐个弯,再走前一点就是广场,乐队的人都在那等着。钱先生推着老伴,穿过绿树成荫的小巷,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如水,此刻,人心也被净化得格外美好。

记得初来深圳时,老伴未生病,他俩身体都很好,钱国运参与组建了景龙社区文艺演出队,担任乐队的队长,也加入过宝安区老干部艺术团。那时他领着队伍在深圳、东莞、惠州、珠海、中山等地巡演,获得过大大小小的奖,还上过深圳特区报、深圳新闻。自从老伴患上了帕金森,生活不能自理,钱国运到处寻医问药。老伴得病这十年,他辞了很多邀请。老伴被鉴定为一级肢体残疾,身边须臾离不开人,钱国运每天在家陪伴照顾。各种演出不能参加,只能在附近义务带领乐队排练。远远看到钱国运推着老伴过来,乐队有人赶紧从他手里接过轮椅,一边说笑逗老人开心,一边把老人家安顿在不远不近的树阴下。那人轻言细语,阿姨在这好好呆着,我们马上给您表演一个。回到乐队,钱国运已领着大伙,朝着老伴的方向,把乐曲奏得悠远绵长。老伴睁着双眼,仰慕地看着钱国运,隔着那么远的距离,钱国运还是那么英俊潇洒,仿佛那时正当年少,她也年轻美丽,他们紧紧地拥在一起,他们的精神融在了一起,全然不顾外面风起雨骤。

演奏完毕,钱国运总要问老伴,今天表现得怎么样。老伴呐,嘴里不停好、好,最后总不勉要半带怨气地嘟囔,穿红衣服那个老太婆怎么这么轻薄,老往你身上凑。还有那个穿蓝衣服的老太婆,看你的眼神,那个扣,让人揪心。她会把她看不惯的每个人,从头到尾品评一番,特别是那些往自己先生身边贴的人,不留任何情面。钱国运不言语,任由老伴说,他一边收拾好东西一边把老伴往市场推。这时钱国运的心思早不在老伴的絮絮叨叨上,他的心里开始盘算着,中午吃什么,下午吃什么,明天早餐吃什么,一整天的食物都要采买好。

市场里人多,来来往往很嘈杂。钱国运推得慢,深怕撞上人家。遇上老伴爱吃的,他停下来,总是把轮椅往里拐,一边挑着菜,一边护着老伴。钱先生在那里慢慢地挑,老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仿佛时光只停留在他们的身上,与旁边熙熙攘攘的人流毫无半点关系。钱国运学会了上网,他不停地在各大网站查询老伴的病情如何治疗,还从上面查询哪些食物对老伴的身体有益,哪些食物不适合老伴吃。那些有益的食物,往往买得很多。老伴有时反对,身体动不了,只好气呼呼地盯着他。钱国运先是装作没看见,到最后还是会弯下身子,象哄小孩般耐心地说服老伴。

庚子年,一场全球性的新冠病毒肺炎袭击了人类。

外面的空气自年三十后变得凝重起来,钱国运照顾老伴的日子变得沉闷而有难度了。

好些日子,钱国运对老伴说外面凉,对身体不利,不便出门,陪着老伴在家呆着。偶尔,才会出去买些生活必须品,匆匆而去,匆匆而回。老伴常常坐在轮椅上,盯着窗外的树叶。说,你那穿红衣服老太婆呢,不叫唤你哪,那穿蓝衣服的老太婆呢,不想跟你眉来眼去了,没你,乐队怎么演奏。钱先生会把她推到梳妆台的镜子前,拿起梳子,慢慢地梳着老伴剩下不多的白发。没了我地球照样转,你放心,没了你我该怎么办。他本想夸夸老伴,给她一些心理安慰。从嘴里蹦出这莫名其妙的一句,钱先生立在那,孩子般的局促无措。

景龙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上门探视,发慰问品,送口罩,宣传抗疫知识,老伴才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本来就不怎么明亮的眼睛瞬间黯淡。她不再盯着窗外的树叶,也不再问钱国运红衣服蓝衣服老太婆的事,更不关心乐队有钱国运没钱国运行不行,她一天比一天沉默,一天比一天病情加重,常常盯着一个地方,一盯一整天,任由钱国运叫唤,她不理不睬。

钱国运偶尔出趟门采购,老伴会贴在门后,寂寞地听他的脚后跟踏着地面的声音。她会跟着这声音走出大门,行走在人行道上,然后一直随他走进市场,钱国运与商贩讨价还价她似乎也听得见。差不多时候,她想,该回家了。她仿佛瞧见钱国运双手提满几天的食材,从男男女女中挤出来,往家赶。她伸长脖子,脸慢慢移过去,贴上门把手,那上面还留有钱国运的手温,她紧紧贴着钱国运的温度迷迷糊糊睡了。钱国运开门时,觉得不对劲,轻轻把门一点一点往后推,直到整个身子能挤进去。他赶紧把手上的大包小包往门后一放,轻轻把老伴的头扶离门把手,移正。不能出门,老伴的状态越来越差,动不动就呆在自己的情绪里不出来。钱国运深怕这一点,他更怕一不小心老伴又对他不理不睬陷入可怕的沉默。伸了手正要把老伴抱上床,她忽然睁大双眼,定定地盯着钱国运,那眼神里有深不可测的恐惧与孤寂,似乎要把他们拉往一个无名的深渊。钱国运心一紧,他没心思再管别的,他要想办法把她往上拉,拉回人世间光明所在,他顾不上自己满身的疲累。

钱国运拿出孩子们儿时的照片,给老伴讲他们年轻时的事,讲孩子们淘气时的趣事。老伴呆呆地听着,没有任何反应。钱国运当年在部队受过四年无线电通讯特种兵训练,部队锻炼了他的意志和体魄。退伍回到故乡武汉,跟老伴结婚生子,以为从此过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安稳日子。女儿出生不到两岁,党和毛主席发出备战备荒支援山区建设的国防战略号召,经过艰难抉择,万般不舍离开家乡。拖家带口举家从武汉奔赴恩施山区。山区条件极其艰苦,家具,钱国运买回木材自己起早贪黑的做。衣服,老伴买回粗布自己一针一线的熬夜缝制。劳累加上对环境的不适应,他们的身体都出了状况,钱国运动了一次大手术,老伴不离不弃地照顾,尽心尽力养育一对子女,从不在钱先生面前叫一声苦。那段凄风苦雨、贫病交加的日子,他们相互扶持着走了出来。风雨同舟五十二载了,时间早已把他俩揉进彼此的骨血里。

钱国运不断地给老伴讲过去,不管她在听不在听。他感觉老伴眼里的光在一点一点地回来。钱国运一边回忆他们的青春,重温他们的故事,一边推着老伴,从客厅到卧室,从卧室到客房,从客房到厨房,从厨房到阳台。就象推着她从家里到广场,从广场到公园,从公园到菜市场,从菜市场到家里。钱国运给老伴讲沿途看到的点点滴滴,讲老的树叶开始脱落,新的树叶即将冒芽。

钱国运喜欢推着老伴站在阳台上,俯首小区的大门,大大的不锈钢栅栏门已紧紧关闭。偶尔有人进出,走侧边的小门,还需要量体温,出示出入卡。钱国运不提这些,他跟老伴讲楼下街道办的工作人员正在走访有困难的家庭,给他们送口罩、送慰问品。他告诉老伴不要怕,再难有政府撑着。老伴不说话,只是双眼定定地盯着他,让钱国运觉得安慰的是,老伴眼里那深不见底的恐惧与孤寂在慢慢远去。他继续每天这么推着,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给老伴讲着沿途的点点滴滴,疫情的阴影在逐渐消散。

下午五点,太阳还在西边悬着,钱国运开始做晚餐。阳光照进厨房,洒在厨具上,闪出金色的光芒。钱国运拿出碗碟,一个个整齐摆好。碗碟碰着大理石板灶台,发出清脆的响声,象竖琴,敲在钱先生的心坎上。他把各种蔬菜洗好、摘好、切好,整整齐齐地码在碟子里。红的、黄的、绿的,搭配着煞是好看。不到半个小时,一荤一素一汤就端上了桌。

钱先生转头进卧室,燕子,燕子,他轻轻地唤。阳光已往西,剩下一方粉蓝的天,映着老伴头部的剪影。老伴从落地窗前的轮椅上转过脸来,舒展的脸上微红中竟带有几分羞涩。

嗯,吃饭啰。几个月以来,沉寂了这么久的老伴终于发出了第一声。

钱国运惊喜地张开双臂迎上去,仿佛他们头一回见面般腼腆。

  • 1
  • 2
  • 3
  • 4
  • 关键词:最长情的告白是最长久的陪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1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30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相对简单,但情感真挚,细节描写下了一定功夫。“穿红衣服那个老太婆怎么这么轻薄,老往你身上凑。还有那个穿蓝衣服的老太婆,看你的眼神,那个扣,让人揪心”,老伴的小心眼,两人偶尔的拌嘴,反而让人物更可亲、可信。写人物,忌脸谱化、平面化,有时通过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将一个人物写活。短篇无法面面俱到,在这么短的篇幅,能将人物写好、写活,就很不简单了。
  •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20/08/29 15:52:56
    • 分享到:
  • 短短三千来字,含量却非常丰富。作者构思巧妙,从主人公钱国运服侍患有严重帕金森病的老妻切入,间以插叙和回忆,写出了一对患难与共的夫妻大半生的生活。重病折磨人,给生活带来种种不便。作者没有美化这种艰难处境,而是做原汁原味地呈现。好在,灰暗只是一时,积极的心态一直都在。如此一来,纵使祸不单行,新冠疫情来袭,在自身积极防护和社区关爱下,两夫妇依然能平安度过。阴云消散,阳光重现,令人欣慰。
  • 感谢打赏及评论

    回复

    • 小宇5进士2020/08/29 10:54:38
    • 分享到:
  • 俗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人到暮年,行动和思维都变得迟缓了。好在经历了多年朝夕共处的生活,一对懵懂的夫妻从少年走到了白头,即使对方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钱国运仍不离不弃,甚至说出很多年轻人都意识不到的失去后才会明白的痛——地球没了我,照样转,乐队没了我,照样演,可是我,没了你,该怎么办?这是世上最甜蜜的情话了吧?这只是一对暮年的老人的一天,或者只是他们生活的一个片段,一生,有此爱,足矣。
  • 谢谢小宇的精彩点评

    回复

  • 看完凤香老师这篇文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患难见真情!夫妻要做老来伴,才能体会到两人个,从爱情到亲情的真谛。不要什么山盟海誓,不要说什么爱你一万年,只有不离不弃,只有陪伴,才能证明我爱你有多深。正好新冠疫情肆虐,主人公的行为和表现更加诠释相濡以沫的艰难处境,但只要有爱存在,有积极健康的心态,就能挺过一切,哪怕生活设立障碍,老夫妻也能平安度过,让读者感到光明而温暖,不但为故事主人公欣慰,也为作者欣慰。
  • 谢谢望月鸿羽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2100
  • 1
  • 37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