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放路88号
  • 点击:38806评论:142022/08/28 08:09

凡事你需独立,别老烦我。你年纪也不小了,有老婆孩子了,想干什么就放手干吧,有了想法,有了规划,就大胆去做,别缩手缩脚的,没钱就找我。

父亲戴着口罩,打开后备箱,使劲拎出一大袋钥匙,一边交给我,一边对我说道。我哦了一声,感觉黑色行李袋里的钥匙太沉了,少说也有上千条吧。

冲我挤挤眼后,父亲拍拍我的左肩膀,然后拉开驾驶室的门,低头钻进了汽车,启动,加速,渐行渐远。他的劳斯莱斯本来是有专职司机的,但他今天没有带来,连保镖也没带。他一个人这样开车过来,像是一个平日坐惯轿子的老爷,忽然不坐轿了,变成了抬轿的了。

父亲的劳斯莱斯终于消失在解放路的尽头。羞愧之余,我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些让父亲另眼相看的事了,否则,永远无法证明自己。

当晚,我就约李东廷来赏月阁喝酒。这哥们是我读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当然够铁的。我读的中文系,他读的经济管理。当时我们在饭堂第一次见的面,彼此坐在靠窗的饭桌上,是我率先向他打的招呼,寒暄几句后,互通了姓名和班级,还握上了手,倒也觉得一见如故。窗外的桂花正开得盛,阵阵香气袭来,让人心醉神迷。我几乎是陶醉于花香之中了,突然他拍了拍我肩膀,手指饭堂东北角说道,老哥,敢去泡她吗?我扭头朝他指引的方向看过去,立即看见一个独自坐着的美人儿,正如窗外的桂花一样楚楚动人。我怦然心动。哼,哪有我不敢做的事?我当即站起身,朝她走过去。我就是这样跟杨桂花认识的,后来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再后来就成了我的妻子。当时李东廷并不知道我是富家子弟,他怂恿我去泡妞或许是想看我出洋相的,不料却弄巧成拙,成全了我。后来我也常和他开玩笑,把他当作我们的媒人。李东廷时常羡慕地说,有钱人胆子就是大。还说,有钱人办事就是快!我知道他是来自农村的穷小子,也知道他内心潜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但这并不妨碍我和他做朋友。相反,我是挺欣赏他的管理天赋的,他读经济管理,算是读对专业了。

由于我父亲举荐,李东廷一毕业就到某外贸公司做了经理助手,没几年就做了经理。他这天来见我还是穿那套蓝色西装,系着红领带,一进包间就取下口罩,露出让我熟悉的笑容,痴痴的,憨憨的,是让人放心的那种笑。我给他倒了一杯酒,叫他喝了。他也不客气,像是执行命令一样仰起脖子,咕噜一声喝尽。我开门见山说道,今天我叫你过来,是想告诉你我想开一个大超市。他听了并不显得惊讶,反倒平静地问,在哪开?我说就在我家开。他说,不错,那里位置不错,周围都是民居,而且就在路边,得天独厚。他说的没错,我家就在解放路88号,属于这个街道的中间地段,东面楼的门铺全敞对着解放路,假如按照我妻子之前的计划租出去的话,一年的收入也不会少。但我决定不出租了,想大干一场。李东廷给我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一杯,接着我们碰了杯,一饮而尽。李东廷哈了口气,问道,是想加盟还是自营?这真把我问住了,我不知道它们的区别,于是问,它们有什么不同?

李东廷说,就好像理财,加盟就是买基金,省心,省事,风险小,但收益低。自营就是炒股,费力,风险大,但收获也更高。我听了毫不犹豫说,自营。李东廷举起大拇指夸道,有魄力!我又问,得办什么手续?李东廷说,得先去工商局申请《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确定超市名称。我说这个容易,我已经想好了,叫陶然自得。你为什么不用你的名字,或老婆的?李东廷问。我说,就这个好,低调点好。李东廷不吭声了,转而继续说道,还得办个健康证,然后去工商部门申请《食品经营许可证》。我说这个也没问题,简单容易。

如果销售烟草,还得带上《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的原件和复印件去当地烟草公司办理《烟草零售经营许可证》相关手续。李东廷又补充说道。我觉得这个得办理,不说别人,光说我父亲,他就是一烟鬼,如果我开的超市没有烟草,他知道了一定不喜欢。于是我说,这个也好办。

李东廷倒了一杯酒,又说,拿到《食品经营许可证》和《烟草零售经营许可证》后就开始办营业执照。

我说,有了营业执照就可以经营了。

李东廷说,可以了。

我拿起酒杯跟李东廷碰了一下,李东廷一饮而尽,我倒没喝,停杯说道,开个超市就像开个公司。

李东廷又哈了口酒气,笑着说,对啊。

我看看李东廷,一仰脖子,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解放路就是大动脉,不管日夜,车流不息,汽车的胎噪声好像潮水一样,一阵排着一阵。公路两旁的绿化带还不错,种植着一棵棵树,枝繁叶茂的,蓊蓊郁郁,给人一种幽深感。绿化带外就是人行道了,铺着青砖,有的还长着青苔,更让人觉得古幽。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像是走在一条清幽的古道上。杨桂花时常说,就缺鸟。对啊,从来没见过鸟的影子,多少是个遗憾。说明这里不是鸟喜欢来的地方,一切美好不过是一种错觉。

这天,杨桂花坐在十楼阳台色彩斑斓的软水果篮沙发上,一边品着茶,一边低头往下瞧,然后对我说,城市太有魔力了,把所有人都吸引进来。我坐到妻子身边,右手搭在她的右肩膀上,顺着她的眼光往下看,说道,几百年前,这里就是荒山野岭,说不准还是森林,后来迁徙的人多了,开荒砍树,就成了乡镇,再后来,乡镇不断扩大,成了城市。杨桂花不说话了,她似乎沉浸到了茶香之中。我又说,人多力量大,互通有无也快,于是生意也就红火起来。这可不得了,资本都是聪明的,都涌过来了,就越来越繁荣。杨桂花说,对,人多才好,有人才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繁荣。我拍拍她的肩膀,继续说道,穷乡僻壤说的不是环境差,说的是那里的人少,不成气候,否则什么大山也会挖平,然后建造一栋栋高楼大厦。

妻子扭头凝视着我,问道,你真的决定走经商这条路?

我点了点头。

也许是有感于城市没有飞鸟,杨桂花对我说想养几只鸟,问我养什么好。我想了想,建议她养鹦鹉。

第二天,她就交代保姆去花鸟市场买回来了两只鹦鹉,一只绿色,一只白色,嘴巴都勾勾的,眼睛有点大,透着神气,好像会说话一般。两个鹦鹉,各自有一个古铜色的鸟笼拎着,杨桂花又觉得不舒服了,她说,这样太可怜了,跟坐牢一样。我说,不这样,它们就会飞跑的。她盯着笼子里的鹦鹉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对我说,有了,我要给它们一个鸟屋。她说到还真做到了,干脆将隔离那套有着两百平方之大的房间让了出来,还不算,叫人搬来了几十盆花草,和一些树,郁郁葱葱的,推门进去,像是走进了一个小森林。鹦鹉们在花草树木之中追逐嬉闹着,可欢了。我想,真有趣,生活本该如此,不是没有吗,我就活生生把你造出来。

鹦鹉的喂养有点小麻烦,杨桂花还不喜欢保姆代劳,她说她要亲自服侍。我给远在昆明的朋友凌之鹤打电话,请教养鹦鹉的经验。凌之鹤是个诗人,热爱五柳先生,生性洒脱,爱喝酒,也喜欢养鸟,他接了电话非常热心,一股脑向我传授许多秘诀。杨桂花就按他说的办,给鹦鹉们吃燕麦、葵花籽、小米等混合食品,还给它们喝矿泉水,此外,还训练它们做一些简单的游戏,比如取纸币、翻身打滚、钻圈、打秋千等等。当然,打扫卫生的事情,是交给保姆了。而且杨桂花规定,每天一小扫,三天一大扫,不能有卫生死角。保姆说,杨桂花养鸟跟养孩子一样。我觉得也是。小嘟嘟跟他妈妈去鸟屋玩的时候,我总觉得蹦蹦跳跳的小嘟嘟变成了小鹦鹉,在这个虚拟的天地中自由飞翔。我知道杨桂花心里只有自由,这鹦鹉就是自由的化身,小嘟嘟也是。

李东廷打电话问我关于超市装修风格的问题,我说不懂,由你说了算。李东廷说他也不懂,他是交给他一个朋友干的,他朋友问的。我说就由你朋友定夺。李东廷说明白了就挂了电话。

两个小时后,一辆有蓬大卡车由一辆皮卡车领导着,开到解放路88号,在过道边的空地上停放好。李东廷和他的朋友从皮卡车上跳下来,然后拿手机拨打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我看见有蓬大卡车上接连跳下十几个年轻人,个个身手敏捷,像是一群猴子。他们跳下卡车的时候,两手也没空着,拿着各种工具,或材料。

我接了电话。李东廷说到了。我说我在阳台上看见了。李东廷于是拿着手机后退几步,仰头朝我挥手致意,同时叫我下楼。我说你们忙吧,一楼的门是敞开着的,我有空再下去。李东廷说,好的。说罢他就拿下手机,挥挥手,招呼大伙干活。

各种刺耳的机器声冲天而起。我们住在十楼,感觉那声音就是朝着脚底涌上来的,或者是沿着墙壁爬上来的。小嘟嘟不知道什么事,吓得赶紧跑进了杨桂花的怀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兽,眼神恐惧,可怜极了。杨桂花一边抚摸孩子的脑袋,一边安慰道,小嘟嘟别怕,那是叔叔们在一楼干活呢。小嘟嘟没问干什么活,反倒关心鹦鹉来了,叫嚷道,鹦鹉!

我和杨桂花对视一下,赶紧走过去看鹦鹉。鹦鹉们果然像小嘟嘟说的,吓得东藏西躲,惊慌乱叫,好像是世界末日。要知道,平时它们的叫声就宛如一支支悠扬婉转的牧笛,现在,一楼装修的嘈杂声惊扰到它们了,让它们圆睁着惊恐的眼睛。

小嘟嘟见状比自己受罪还难受,叫我赶紧赶走一楼的坏蛋。我哭笑不得,对他说,他们是爸爸请来干活的。小嘟嘟是个乖孩子,听了我的话也不吵闹了,就对鹦鹉们说,大武小武,你们不要害怕,没事的。我听了有点惊讶,没想到小嘟嘟竟然这么懂事了。杨桂花听了也笑了起来,还朝我做了一个鬼脸,看吧,我们的孩子不简单。

我下去看装修进度的时候,工程已经接近尾声。保镖在我身后跟着,像是我的尾巴,不近不远的。小伙子一米八个头,身体彪悍,精力充沛,两眼像个鹰眼。这是我爸花了不少钱跟某个保安公司合作,请过来的,已经服务我三年多了。凡是外出,我必须捎上他,有时我觉得他就是父亲安插的眼线。李东廷见我下来了,就跑过来给我一个熊抱,说一些祝贺的话。对于我和李东廷的亲昵,保镖是没有警惕的,因为他认识李东廷。但当李东廷的朋友也就是那个装修公司的工头带着两个工仔迎上来的时候,保镖就像进入了临战状态,跟紧了我,并且侧身而出,似乎做好了为我挨刀子的准备。

出于礼貌,在李东廷的介绍下,我跟工头握了握手。他是一个皮肤黝黑,比较精瘦的男人,看样子年龄要比我们大一些,像是李东廷的老大哥。李东廷多次在我面前提起过他,估计他们的关系也比较铁。握手过后,工头叫我过去看看,如有不满意的地方,就立刻整改。

我抬头看见了门头上的招牌,硕大的“陶然自得”这几个鎏金大字闪闪发亮,像是夜空中三颗明亮的星星。对此我比较满意,伸出大拇指夸了夸。更让我满意的是,我发现匾额边沿竟然装饰着菊花图纹,一瓣瓣菊花像是迎风涌动的波浪,很有韵味,动感十足。重要的是,这菊花暗合我的心意,好像这设计师就是我的知己,知道我喜欢陶渊明一般。陶渊明有诗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跟我的“陶然自得”相得益彰的。我脱口赞道,太有意思了!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创业自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9-01
  • 谢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9-01
  • 楊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2-08-30
  • 楊剛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29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2-08-29
  • 陈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29
  • 冯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2-08-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真的感觉是在发梦天,说梦话,太虚构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这个题材的小说写成这样,相信作者尽力了。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老段鼓励!
  • 显然,作者有一种独特的“桃花源情结”,不是在阅读桃花源,就是在寻找桃花源,或者在重建桃花源——如这篇小说。小说完全是在虚构,想象力勃发,那些鸟房、超市、健身房、游泳池、游乐园、医院,在他的白纸上绘图、着色、呈现,是疫情期间的一场白日梦,也是文学创作的一次奇幻之旅。桃源无梦著书闲,这种情节注定只能出现在想象里,无梦之梦,无境之境,无可云证——是方干净。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知我者,书生也!我觉得写小说,一扯到桃花源,就写得特顺
  • 不是桃花源,是红楼遗梦——不是梦遗哦。
    • 楊剛3秀才2022/08/29 21:41:45
    • 分享到:
  • 全文读完,虽然心里有点戚戚然,是种一辈子也赚不到别人零头的不平,作者也太能想了,土豪无比的父亲,能干无比的朋友,美貌贤惠的妻子,想干什么都能成的事业,开大超市,健身房,游泳池,游乐园,开医院……这得多少楼、多少钱的人家才有的呀,总感觉作者这样写有深意。但又说不出什么。对平民说超级富豪的畅快,太残忍了吧。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兄点评!
    • 陈彻4举人2022/08/29 11:52:36
    • 分享到:
  • 兄弟,你这篇小说结尾要是“我一个激灵梦醒了,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工头踹我肚子的脚刚抬起来不到一尺。我抬头跟工头冷冷的眼神对上,他又说了一句:醒醒,该上工了。”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够狠。
  • 写的不是梦,是现实
    • 莫莫达1布衣2022/08/29 00:25:14
    • 分享到:
  • “小伙子一米八个头,身体彪悍,精力充沛,两眼像个鹰眼。这是我爸花了不少钱跟某个保安公司合作,请过来的,已经服务我三年多了。凡是外出,我必须捎上他,有时我觉得他就是父亲安插的眼线。”看到这想起黄景瑜、王丽坤主演的《三生有幸遇上你》电视剧中坤姐给瑜少爷做保镖的情节。经历过富,去俯瞰贫穷,会有更多悲悯和语言。但如果一直在生活的低处,要去仰看或想象富,是很难形容的,试想曹公未经历人生大沉浮?作者勇气可嘉。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谢谢兄弟肯定,多多指教!
    • 尹高洁2童生2022/08/28 15:02:38
    • 分享到:
  • 满足了全天下的屌丝对一夜暴富之后的所有完美的想象!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兄一语道破天机了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0
  • 8
  • 1090
  • 这篇文章说是小说,看起来更像散文,情节跳跃,语言流畅。用诗的语言描写了三代女人。“这三个女人,既想成为和自己母亲一样的人,又拼命挣脱上一代的束缚,想做完全相反的人,她们是那样的不同又是那样的相似,”最后“她们又都变成了一株植物……”三位母亲人生完全不同,第一位母亲生了生育过度,劳累不堪。第二位母亲被计划生育,守着女儿过着没有男人的生活。到了第三位母亲没有婚育,领养了“我”,人口终于负增长了……

    文夕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2 21:44:59
  • 《断尾》这个名字很哲学!断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生存的本能,对人来说却是智慧。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需要做出断尾的抉择,尽管疼得生不如死,但是生存更重要,只有生存才有希望,对能实现理想。铅山的壁虎两耳是贯穿的,从这个耳孔望进去,可以看那只耳孔外的世界,这是一个隐喻,两耳的两边也许是两个世界,从此生望去,看到壁虎耳外的前生或者来世,公公从断尾铅山壁虎的一只耳孔看到另一只耳孔外更大的世界。他激动得大喊

    文夕断尾

    2023/10/12 20:28:35
  • “舞蹈还能这样跳,你的白腿,旋转的裙摆,实在是太漂亮了,活力四射,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呀。你就像一个五彩陀螺,在我的心头转,转来转去,就带走了我的心。”江新爱她真的成了陀螺,为了生活了为工作不停地旋转,这篇小说短而精,在小小的篇幅里道同事业、生活、爱情之中种种微妙的链接,很耐读而又给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陀螺

    2023/10/12 13:55:24
  • 龙华四季,基实就是写她自己人生的几个阶段,成长中的快乐与哀愁,总之作者算是苦尽甘来,过的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作者又是勤奋的,打过工,又经营着自己的店,看完了写的冬,总之也让我感觉了: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生命生活就是这样,需要反反复复地创造,反反经受考验......

    理红龙华四季

    2023/10/12 10:58:31
  • 深圳四十多年沧海桑田,荣哥的事件已没法复制,但荣哥这种精神值得讴歌赞美,这种蛮干苦苦用心的劲儿也可用在现代科技的研发上。作者的文字有力量、有嚼劲,构思缜密,一点一滴地叙述着荣哥为了求生存求发展,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写得滴水不漏,文风四平八稳,干净而有利索!

    理红荔香夜话

    2023/10/12 10:46:13
  • “三个女人的植物诗”,人非草木。但人就如草木一样,而又比草木生得活沉重,作者在舒缓的述说着如弹奏起一曲曲悲凉的曲子,一个时代同另一个时代还是有所不同,女人过得好与否,同社会的文明、时代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总之第三代女人所处的社会的进步还是超越前面的,虽然在作者笔下的文没有一一叙述,但还是读得懂的。我来读了一遍,不留句言,好像心里不踏实......

    红红的雨三个女人的植物诗

    2023/10/11 21:53:39
  • 写出了中英街的现状和历史,通过老人映照历史,通过导游写了为了追求想要的生活,而做出的不懈努力,通过水客,写了中英街的暗潮涌动,求生之艰辛。其中种种,只有海浪知道。

    昆阳森林三汲浪

    2023/10/11 17:28:42
  • 飞泉的诗一如既往的好!有力度、有高度、有气势!血脉里都流淌着对诗歌的热爱,所以他笔耕不辍。生命里不能没有光,在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亮光,生活里便有了希望。各种光充斥在飞泉的诗里,只愿飞泉拾到适合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不再如:你对我说,孩子,暴雨终将过去 “太阳还会绽放,像你的笑容” ......之后又 落在一片片乌黯的云层之后 那是我凋落的心.....

    红红的雨拾光者

    2023/10/11 16:26:45
  • 这篇能吸引我读下去,特别是写深圳家长的卷,写得轻松自如,也令人读来轻松活泼,不像有些人写的那些,自认为硬是道理。其实嘛,像深圳中学,那么几十个人能上清北,整人数一千七八,盲目跟风卷,还不是傻丢钱。我是看原籍是四川人的作者来认真读的,当年我伯父57年毕业于北大然后去四川教大学。 作者的文笔原浆味,不僵硬,很潇洒自如,故事与故事交织在一起,也不零乱,很干爽!

    红红的雨福田南,石厦北,石厦南

    2023/10/11 15:55:01
  • 很纯粹的思绪,诗意随诗人所描述的花朵、燕子、海鸥飞扬。诗歌有无数的表现形式,这样的唯美诗句令多数人开心,因为读来轻松,忘却了一切,没有现实的了磕绊。诗人是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的,所以能把日常琐碎写入诗中,并且是在开怀时写的,不信你去读“宠物狗的耳语”,写得可爱极了!哈哈......

    红红的雨日落时分的吟唱

    2023/10/11 15:41:08
  • 作者打工多年,写诗多年。她的诗来自生活,也高于了生活。工作、生活,是有点像苦瓜的滋味,但尝过苦味之后,又滋养了身心。正像苦瓜可以选择结果不结果的事,工作会苦,但可以选择乐观对待,它就变味了,平淡甚至清甜了。女诗人因为月光,便有了深度的思考,生命的节律也因为月的亏盈而潮起潮落,因月亏而心生诗,月圆梦也圆了。作者的诗越写越好。赞

    红红的雨月光里的我们

    2023/10/11 15:20:30
  • 文字如饭菜,厨师好,材料好,味道好,“三好”才算好。这篇小文有此三好。真没想到,六六作者的文字的语感——味道这么好——轻、松、醇、纯、新、鲜、透。虽不长情节,但生活、情感、品格、精神等的功夫已内涵在长长短短的句子和温情从容的对话里了。文学是人学,不光是写“人”,最重要是“人”写,“人”的精神与“写”的劳动最好是自然、和谐、统一,那么他一落笔,便有了个人的味道。文如其人是此理,六六找到了文学的钥匙。

    廖令鹏太阳下山有月光

    2023/10/11 11:23:25
  • 这是一篇很有涵养的散文佳作。其涵养,不仅体现在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不俗的艺术造诣与丰富的知识储备上,更体现在作者见天地、见苍生的通达境界中。作者文笔雅致、从容、大气,于云淡风轻、静水流深的叙述中,将自己的艺术史、心灵史、家族史与地方志乃至中国当代史融汇起来,让我读得心潮澎湃。这篇散文值得再三品读。我的10个提名指标已经用完,读到此文,忍不住赘评几句,以此表达对此文以及此文作者的敬意。

    孙行者墨点无多泪点多

    2023/10/10 23:48:04
  • 这应该算一片非虚构小说吧,报告文学似的笔调,熟悉的场景,很像是讲述的真人真事。时代背景是大家共同经历过的,主角的南漂经历,也容易让人感同身受。题材和角度虽然有点旧,但这种孜孜不倦的书写,也是值得铭记、关注和尊重的,就如同社会不能遗忘个体在时代潮流中的命运沉浮,这座城市不能忽略每个人微小的内心世界。只是小说开头入戏有点慢了,人物形象不是很立体,这可能跟笑兰写惯了散文有关,节奏感方面建议再润色一下。

    张夏远方以远

    2023/10/10 23:40:55
  • 谢龙的小说,笔调轻快、跳跃,年轻态。但又带着生活的肌理和质感,夹叙夹议转换自然。心理描写深刻而简洁,自然流露,就像不时迸出的小火花,有点个性。抑郁症能通过这种偶尔自我放逐,文艺的漂泊,在山水间行走呼吸而痊愈吗?当重新面对生活本身时,那种曾被唤醒的孤独只会更清晰,被现实的泥泞重新碾压时只会更疼痛。文学难以拯救生活,但或许可以拯救心灵。靠近,治愈不了社会人生赋予的隐疾,但或许可以解释它。

    张夏​靠近

    2023/10/10 23:18: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