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评委郭建勋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19/9/25 11:26:10|阅读4694次|作者:秘书处

《深圳, 深圳》 唐诗

双手可以掸掉世上的尘土,但掸不掉内心的记忆。几乎每个来深圳的人都有点初来时难以释怀的记忆,那点记忆贯穿整个深圳行程,如童年阴影,融进性格。背着这点记忆,求索、打拼、前进、蜕变,活成想要的那个样子。唐诗活成了,在她的文学楼里,像诗一样工作。我还没有,但也想着。


《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梦晴

不云淡风轻地讲了一段家庭史,其实是波澜壮阔的深圳史。偌大的深圳故事就是由这么些个偌小的或笑或哭或悲或喜的个体故事构成的,那点笑哭悲喜构成了讲述的意义,也构成了文学的意义。城市宣传片让我们慨然神往怦然心动,而文学有时候会让我们黯然神伤潸然泪下。我们需要慨然和怦然,它像滚烫的鸡汤固元补气,像战士那样战斗,但同样也需要黯然和潸然,午夜梦回,像战士抚摸伤口。记录伤口的文字有时候比记录功劳的文字更恒久。


《行走在深圳(宝安篇)》方华吉

方华吉兄带我们在故垒上走了一大圈,开车走过107,再看两边的幕墙森林,就生出了对宝安的轻视,一个大农村。懂点历史有时候如喝碗鸡汤,让卑者尊,傲者倨。我说过,有两种人不大可能自大狂,一是历史学家,二是天文学家。在无远弗界的时空延伸里,会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如烟轻如尘,至于能写几篇破小说发几首烂诗,更在烟尘渺轻之外。抱着这点警醒,走出书斋,学老方,像匹石驴子,作一次颓垣坏壁的穿行,日子就敞亮得多。


《入深记——我的二十六个地理图鉴》 江飞泉

费了很大的劲,我估计,把26个字母都整全了。是行吟的足迹,亦是深圳行走的路线图。不管怎么说,这是诗歌日常性的一次体验,尽管这种体验未必发乎心,或有凑乎数之嫌。我特别钦敬俯身于地而抬头看天的写作者,依我看,江飞泉兄俯身于地是做到了的,这是笨功夫。写作这点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至少,不下点笨功夫是难窥堂奥的。邻家写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鼓励和倡扬“俯身于地”的写作。


《深圳有条茅洲河》 胡笑兰

好的散文的标准很多,但个人以为至少得有一条,形在文辞之中,意在文辞之外。对,散文得有点小文辞,但仅有文辞则又不够——所有的文章均如此,其实——,得还有那点儿文辞之外的小意思。鄙意觉得该篇的“意”尚有开凿的空间。不能说没“意”,是这点“意”较小,较大路。一味地讨好似的夸饰不是好文章,吾人志于写作,若仅在“讨好似的夸饰”上作文章,终非大计。共勉。


《失踪》黄国焕

第一次看国焕的小说。不错。一个被新闻耽误了的好作家。把乱嗡嗡一群人、一堆事有条不紊地整出来,需要蛮大的功夫。经验类写作就是把生活中的乱七八糟的事弄得有叙事的链条,最后还能深个小刻。显然,这篇做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还设法走进该少年的心理动了点小手术,是社会问题小说的类型。于此 ,又足见该篇比棱棱落落的那些只讲个故事的强。但严格意义上说,这似乎仅是个开头,结束在近乎新闻的铺展里。小说才刚刚开始。


《看不见的深圳人》 王国华

好些年前,“口述实录”作为一种新的文体大行其道,某述某录,披上真实的铠甲,指哪打哪。后来有“非虚构”,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其影响。这不是个好事。“口述实录”本来是史学,充其是新闻那个筐里的,不能挤在文学的队伍。我觉得厘定“口述实录”和“散文”的区别至少有一个标准,前者是没文学性的,顶多是文学的雏形,而后者是。国华的散文是货真价实的散文,而且极具文学性,有观察、有思辨、有义理、有文辞,所谓文质彬彬也。


《新村旧梦记》段福平

很多年前,第一次全国打工文学论坛,何西来用“元气淋漓”来形容所谓的打工文学。一些年,我以为然。在某些语境里,真实是有力量的,哪怕披着真实的外衣,都像文学的圣斗士。写的人固然像找到了文学的钥匙,看的人也像找到了文学的真谛。但事实证明,光写得真远远不能代表文学,甚至连文学的边也挨不上。这当然是打工文学之所以最后不待见的原因之一,因为它除了真,别无所长。我以这个话来评价此篇,我固誉其真,又憾其实。共勉。


《深圳卷帘人》水去先生

深圳这么一个愣头青的城市,一路狂奔在主流媒体、政府工作报告的宏大叙事里,你摸不到它,像梦露的大腿。你说它没文化,它说有,因为它有钱。这是个很容易把有钱当成有文化的时代。在这样的语境下,我们的细细书写几乎是没意义的。但总得有人做些没意义的事,比如作家。《深圳卷帘人》在给我们摸一些摸得着的东西,避开宏大,回到细部,带有温度带有呼吸的细部。几年前,我说过水草淤泥的话,夸奖邻家文字的粘度和养份。至今仍是。


《沉浮》乘风无痕

很扎实的写法。林黛玉叫香菱写诗,雕新不如叙旧。小说搞法很多,以争奇斗妍为能事。但大多也就图个奇妍、凑个热闹,先锋文学最终仍是回到老老实实的叙个小事、现个小实,回到“叙旧”的路子上了。我这是夸《沉浮》。很少读这样近乎白描的小说了——当然,这不过是我阅读浅陋而已——,读乘风兄此篇,有眼前一热之感,如人海之中邂逅睽违久矣的旧女友,温存不在而温暖依然。好的小说,当如旧女友。奇妍之作红唇烈焰而已,过不得夜。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