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评委王顺健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20/9/11 14:24:47|阅读4880次|作者:秘书处

三重奏

评委评语:年纪大了,越发怀旧,这篇2005年前后的爱情故事,文中有一句话,一个男人,对你的眼神就饱含了一切。志芬单纯,解读不了眼神,我也解读不了,多年后遇上它,一个药引子,成了我怀旧的抓手。我的心读软了,是清纯第一次到婆家的不堪、认命与奋发。是志芬对何军的不舍,耗费了几年的青春。是高虹理性与坚定,走出了宿命的牢笼,我跪拜成人之美的心,向青春致敬。


岁月如歌

评委评语:写的是上一代人的爱情与成才的故事,题材少见,如数家珍,难能可贵。单说那个曹老师,让人感怀。爱在心头,自然是天天巴巴地盼着想着,一回不成,有了高就,还寄来最后的邀请,是几十页写不完的痴情,得到回绝,多年后,仍痴心来访,对方已为人妻,那一拳打在她丈夫身上,真是了不起,是一种叮嘱,也是爱的升华,没有这一拳,情感的力量少了一半,感动的泪水流不下来,曹老师的情义,妈妈的抉择,是家珍,足够两代人怀想的。


粤北散记

评委评语:一篇粤北游记,写得余音绕梁。感叹一个女孩心里放下的一个“盛大的衰败”,还夸“挺好的”,是为了换那个应许之地吧,挺好,我当提名。想起自己有个千县之旅计划,不知何日成行,看了此篇,就当走了一个大县,在这位女县长的引导下,我没去登顶,因为上面有军训,挺好的。赏玩着幽涧的露珠,想它们甘心守着的秘密,挺好的。又跳进古龙峡,尝到了“天绿香。人生的妙意不过如此,容得下衰败,才能闻得到丝丝心香,扯平了就是真水无香。


一江春水向南流

评委评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女人是花,你看这世界高高低低开得艳,你看那叶脉,密密地收集着阳光和雨露,小说虽短,纹理毕现,作者把复杂的人物关系安置在打工女孩身上,却是轻盈的,像叶脉一样自然。作者把多个人物召集在一个突发事件里,信手拈来,也像叶脉一样自然。再看春水的语言,她的一颦一笑,准确,传神,这是小说的语言,也是小说的要求,塑造人物不二的利器,语言像叶脉承载着性格,完成过渡,为命运的转折输送能量。


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评委评语:诗歌是各领风骚三两年,到现在的三两月吧,少数人是一本书写作,多数人厚积薄发后,就是瓶颈。原因很多。飞泉的诗似在转型,一会沃尔科特,一个阿多尼斯什么的,每首诗的结尾几乎都有个“最后,终于”,是在告别也像在致敬与突围,又似被现代主义或者别的再次纠缠上。好在退缩与示弱的日常中,鲜嫩的触角仍饱含生命的汁液。


秋天的石芽岭

评委评语:一读是好,再读还是好,怎么说呢,这是一组安静之诗,也是一组心灵之诗,相对于现实生活或者现代性的逼迫,人们选择激进选择攻城掠地,精神出现了断裂,在表达上扭曲、变形、撕裂、直到幻听幻视,可以说这是一组治愈之诗,它发现了少女之美,世界重建时才美。它发现了女人的好,好在那携手走过的数百米都是心灵的。诗里有一个老人大巴上口若悬河火星语,诗人听得安静。诗里有一个公园活着,轻言细语,诗里有一个教堂,愿与你我共赏。


云中雀

评委评语:世界上有没有一件衣服是一刀不裁就上身的,所有的东西都有裂缝,这本身就是时尚.读到这句话,我就可以提名了,本来不想扎堆,但三个提名也正常。我们都在寻找年度大奖的得主,生怕漏网,就会自我怀疑,像姑娘都是好姑娘,但是,,,这在小说中段出现的一句话,不正是我近来思考的话题吗,漏掉了金主不紧要,紧要的是共鸣共震共情了,紧要的是致敬了向着生活袒露的真诚,这比讲究的修辞、夸张的情节、种种技巧与套路紧要。


人间

评委评语:西北人的纯朴和真挚跃然纸上。人物真实丰满,带着地域的土腥与羊膻味。这还不是散文,是小说,小说有小说的任务,又不能完全服从任务,要有具体的人,事,具体的矛盾冲突,最后要有一个好的结尾,不是非要大团圆式的,这篇的结尾体现出了生活的无限生机,隐而不发的母亲终于在所有的铺排完成后出现,她却不在高光区,她是一种统照,让我们看到了比母爱更可敬更亲切的人间风景,一片片默默的羊群,像白云在西北大地聚来散去,神往!


口罩江湖之弄巧成拙

评委评语:口罩救了人,口罩也害了人。身在美国,防疫之初,七十美元买五十个口罩不新鲜,口罩如同是纸币做的,换一个口罩就是丢一美元纸币呢。作者牢牢抓住这次疫情的核心点,以自己做口罩外贸的切身经历,为我们描述出外商,外贸公司以及生产广家、货运快速在网络时代的层层关联与种种尴尬,读来身临其境。联想起国内朋友让我帮他找口罩销路,已经是一天一个降价位,所幸我们点到为止。作者控制着表述的激情,是对读者的尊重,大巧若拙。


老板:疫情之下,多保重

评委评语:一篇非虚构的诚意之作,也是篇疫情之下的仁义之书,出于一个年轻的写手,我的老乡,来自徐淮大地,高祖之邦。按说一切困难都可推给疫情,但文中的我,选择了担当,选择了扛起,拿出自己的钱发给员工,是解决人的生计,出入法庭、调解室,是感恩老板昔日的提携。第二号主角是老板,着墨不多,却非常生动,这是作者写作的高明之处,铺垫时让人窒息,展露时异彩纷呈。人物真实可信,情节跌宕,情感节制,慰藉人心,我有幸首个提名它了。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