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评委王元涛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20/9/16 16:51:02|阅读91923次|作者:秘书处

张旭的诗

评委评语:过东门,抵沙湾,好像离深圳的最高峰梧桐山就不远了。张旭的这组诗,味道是清淡的,感触不容易捕捉。即使说《她仰面而眠》,生命的本原冲动也被稀释得如一摊透明的水。只能说,一款质地温软的生命,想赞美也捎带着犹疑,想批判也不肯撕破脸皮,所以,诗中的全部情怀,恐怕原本都打算自己收藏秘不示人的吧?但这样的态度,就是这样的你,即使不敢称唯一,也同样弥足珍贵。


匍匐大地

评委评语:读郁小尘《匍匐大地》,我们不可能不惊觉,母亲割麦植棉的那种生活方式,才是人与自然、人与生存的本真关系。这样想来,我们所寄身的城市简直就像怪兽,吞噬财富,霸占权力,轻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汗水。只不过,这种惊觉,恐怕也只能是瞬间的闪念,我们每日花大量的时间忙忙碌碌,然后再花大量的时间让自己相信,所有的努力都与创造相关。感谢作者,至少让我们不会忘记,匍匐大地不是田园牧歌,母亲因此永远是我们爱的起点和终点。


无处可逃

评委评语:尽管深圳没有那样一座雕像,上面刻写着“将你疲倦的,可怜的人,将那些无家可归的,被暴风雨吹打得东摇西晃的人,送给我吧”,但这座城,的确像小说《无处可逃》描摹的一样,是很多人遭遇人生重大变故后歇脚疗伤的首选之地。“去深圳!”有时就相当于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因此,小说主人公数次进出,几乎将深圳当成了一座爱的逃城。这就是深圳的包容特质,这就是深圳的内在荣耀。而且,小说大团圆式的结局,也是我中意且欣慰的。


那些花儿

评委评语:在深圳,看楼,看山,看街上车流人流,我们往往会忘记,在平静的生活背后,也是有着惊涛骇浪的。十十的小说质感十足,不疾不徐的叙述,却会给人带来充分的紧张感。就是说,不管是同住的高洁受到伤害,还是友好的阿叔意外过世,都达不到新闻级别,却令生活本身的张力绷紧了弓弦,也就足以让安小朵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生命获得成长的参照镜像了。只有一处,可能需要校正一下,深圳的市花,不是一般杜鹃,而是簕杜鹃。


人间

评委评语:刚进入阅读,心是揪着的。爱遇到钱的考验,这种境遇设定,太容易堆积狗血了。而且,无论过程如何龃龉,结局如何阴惨,我们都很难对当事角色做出安心的价值判断。因为事实上,我们领受道德相对主义的侵蚀已经太久了,对于是非界线,已部分丧失了判断标准。因此对于形形色色的自利选择,我们事先就会给出谅解。而丧失了批判的前提,感动怎么可能还保持应有的厚度与热度?《人间》这部作品的纯朴与干净,则给了我们十分意外的惊喜。


长岛冰茶

评委评语:先挑毛病。人物对话,冒号引号还是必要的,否则糊成一片,分不清个数,看着累。然后说一点不同意见。指出主人公“龙抬头”的“深二代”身份,当然可以,但过于强调,甚至把那种随性的性,直接归因于“深二代”这种身份,可能就不够逻辑严整了。事实上,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每一代人当中,都有这种性事“天才”,这才是生活的本相。也因此,这篇小说,完成了一种典型人物的塑造,且不乏鲜活灵动,自有趣味。


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

评委评语: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一所学校专门教人们如何当父母,也从来没有一场考试来审查人们是不是具备了当父母的资格。因此,年少的我们,总是很难理解,作为父母,他们首先是困在难测命运里的自己,然后才是父母。而我们,一旦用看父母的目光,看到了他们自己,痛苦就不可避免地滋生了。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总是从父母行为的反面来学习人生的,那么读到这一篇,就会获得一次小小的自我疗愈的机会。


深爱

评委评语:开头很显技巧,后头的叙述略欠弹性。但我肯定乐意把梦晴的这篇文章推荐给老家的朋友们,我会得意地告诉他们:看,在深圳,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群人当中!是啊,每次回内地,都会有朋友满眼同情地看着我,以为我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深圳节奏快,压力大,人们只爱钱,人际关系冷漠……来了就是深圳人,不是说你依然带着老习惯就可以当深圳人,而是你来了,将像深圳人一样生活。这就是梦晴此文的深意与价值所在。


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评委评语:很喜欢这一篇文字,写出了劳动本身的美。这种美,来自第一线的亲历亲为,来自肉体对机器的真心接纳和热爱。说起来,人与土地,已经有数千年的亲密关系,而大工业生产,顶多顶多也只有几百年的历史吧?因此,对于人机和谐,我们还依然还显得陌生。所以,李启远的表达,令人意外欣喜。只是,整篇看得不过瘾,这不是长短的问题,而是整体叙述还可以更从容些,把每一处细节写足写透。


姑娘,你回来了

评委评语:本来,这是一段很温暖走心的叙述;本来,我打算沿着惯常思路感叹几句深圳深处的人文热度。可是,作者在题外说:“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然后又说:“深圳对老年人不友好。”就是说,温暖背后,也是有苍凉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作者还有机会丰富这个故事呢?让尖锐的表达刺破薄薄的窗纸,那么穿堂而过的风,也许会更加温暖吧。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