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深圳市“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
2020/11/2 9:45:30|阅读171101次|作者:秘书处

一、评奖说明

大赛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来评奖。评奖分三个阶段,海选、提名和终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为体现评选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大赛特别聘请邓一光、张黎明、刘西鸿、熊育群、黄灯为终评委,从决赛入围作品中,评选出深圳市共11篇获奖作品(年度大奖,即深圳“睦邻文学大奖”作品1篇;年度十佳,即深圳“睦邻文学奖”作品各10篇)。

所有参赛作品经工作人员海选,在海选入围作品的基础上,以“评委提名季”的形式,进行提名工作。今年提名评委一共15位:秦锦屏、文夕、胡野秋、费新乾、孙勇、王国华、王元涛、郭建勋、欧阳德彬、朱蔓菁、陈彻、钟芳、蔡德林、段作文、王顺健。每人独立推选10篇,彼此可重复提名。

所有决赛入围作品均呈送5位终评委,以免有遗珠之憾。终评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注重作品的“植根性”,所选作品比较接地气,能很好地结合深圳本地及社区,体现大赛“为社区立传,为民生著史”的主旨。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各终评委独立推选1篇年度大奖作品和10篇年度十佳作品,最后汇总统计。

年度大奖作品不评分,实行计票制,一位终审评委一票。年度十佳作品按三个等级打分:特优秀3分,很优秀2分,较优秀1分。终评委需写上每篇获奖作品的评语。

如年度大奖作品无法获得压倒性票数,出现平票的情况,计算其所有终评分;如终评分打平,计算其评委提名票;如评委提名票打平,计算其邻家币数量。落选的年度大奖作品,自动划入年度十佳作品之列。其它年度十佳作品按终评分统计,由高到低,足额产生。

(评委排名顺序不分先后,大赛组委会保留最终解释权)


二、获奖作品名单




三、获奖作品评语


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大奖


《一只哭泣着的鸟》 

诗歌从生活细小的地方开掘,每一个幻想都和现实相关,每一种眺望都有内容,正是深圳特色。以浅近、天然去雕饰的语言抵达幽深,在举重若轻地完成抒情的同时,思绪穿透现实。这样的诗歌写作提醒我们,诗歌可以不随时代的纷攘相俯仰,诗人可以做一只尘世之上的飞鸟。



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作者回忆了一群八十年代入职深圳某银行的年轻人与深圳同行三十多年的普通故事和感慨,有职场的暖意关系与友谊、劝进和启示,以及对这段经历的良善体认。这是一个行业年轻人的成长故事,也是一代深圳白领的“养成记”,还是一座城市的“成长史”。


《寻找我的太阳》 

这是生活于低处者的微弱独语,每天虽然都在变化,但绝大多数平凡人的每天却是重复着单一枯燥的生活,这是全世界小职员谋生的心理常态。深圳最大的群体正是这群年轻的普通人,他们面对现实,而心存希望。


《云中雀》 

小说通过描写一对普通男女简单的情感故事,力求刻画大都市两性关系的复杂状态,尽显其中若即若离的微妙情愫。作品显示出了少有的精细,且展现希有的思索、批判和创造力,使之有效地抵达都市人情感生活的核心和他们真正的人生困境。


《埋葬》

小说简单而又博杂,具有后现代主义气质。作品摆动的叙事展开都市动荡的生活如何让欲望滋长,让爱变得困难,让生变得恓惶,直抵现代都市人心荒凉的暗伤。显而易见的艺术创造抱负和探索,使它在现实生活与文学性的审美转换上走出了可贵的一步。


《匍匐大地》 

作者写出了一个传统却能与现代生活接轨的母亲。这一母亲形象是与特区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是一个正在远离现代化社会的人,她身上宝贵的品德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愈来愈稀缺的东西,支撑新深圳人的腰杆、精神和成就。就像大地一样,人类离不开这些优秀品德。


《我在缅甸挖金矿》 

作品提供了一种当代中国变革的景观,似一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的挖金版,对当代现实的记录详尽充足,呈现大社会小人物在变化、交接、完善中,法律人情、文明荒谬,人生各态。


《子由》 

讲述一个与深圳同岁的职场精英在金融传媒与风投行业中的辗转,难能可贵的是主人公坚持了人生的理想和原则,没有被现实的规则打倒。小说提出了“活得像个人,才是真正的问题。”这是现代人面临的普遍问题。


《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把深圳作为世界先进制造业工厂的一个场景、把一个非技术工人以深圳速度被培养成制造业骨干的故事,以简明手法描述得很主动,只有亲历过才能写出这种饱含情感的文字,为读者提供了一个直接观看深圳的窗口。


《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文章以质朴和诚实的文字记叙了“深飘一代”以“房事”串起来的杂沓往事,直抵社会的热点,搔到现代人生命的痛处和痒处,谱写出一代农民工在进入城市的共同命运,极富时代意义。


《粤海街道里的点滴邻里情》 

这是难得的新深圳生活篇什,作者有平实的叙事风格,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邻里情的温暖和鼓励,让人相信,创业打拼只是生活的基础,基础之上应当建筑起人与人的相互认同。更为重要的,深圳人生活的目的和价值得以在文学叙事中逐步厘清与完整建立。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