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梓的美好
2020/11/20 11:51:52|阅读4345次|作者:吴春丽

喜欢一个地方,自然有最打动自己的理由——城市的美好


城市里的“村庄”

比闹钟还要准时的,是自醒。每天,七点整,我都会准时到达那个熟悉的路口。路边有指示牌,写着清晰的字:同丰工业园。说是工业园,在我用时间去反复消化之后,我将这里理解为:城市的“村庄”。为啥是“村庄”,因为村口有我小时候就熟识的石榴树。它的身上挂着许多的瓶子,经过了解得知,那是营养液。不由得想到树的主人,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一个人对待一棵树都能如此用心,想必他对邻居会更注重情感。

这个村,我一走就是一年。已经非常清楚,这一步走下去将会接着哪一步。我最喜欢的是陡坡。仿佛登上一个隆重的台阶。在这里,会体验到人与人之间的礼遇。自行车,货车,私家车,行走的人,将清晨的陡坡塞得满满的。谦让体现在一秒或一步的距离。每次走到这里,我的脚步会放慢许多。听到身边的宝妈会叮嘱背着书包的孩子,慢一点慢一点。无论是车轮的驶过还是人为的行走,我在陡坡都听到了舒心的声音。我甚至愿意在这里停下,看人们在遵守秩序时还会挥发出怎样动人的火花。比起电视里的镜头,真实境况下的影像,我更愿意用时间去发现它们的美好。

陡坡再往前数十米,是一家湘菜馆。餐馆的门口,放着一堆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菜。大包在底,小包在上,层层叠叠。可以想象,这家餐馆的生意还不错。放眼看眼前的路,周边全是工业区。能支撑小店消费的人群,无疑就是周边的打工者。

多么美好的场面,工厂的活有人来干,餐馆有能消费的固定人群。

有人会趁着顺路,顺便顺走一包菜吗?当我在办公室办公时,突然蹦出这个无厘头的想法。时间指向早上的8点10分。我忍不住走向湘菜馆。菜还是那堆菜,丝毫未动。

多少年了,“有小偷”这句话已经销声匿迹。

我再次注视餐馆门前的那堆菜。从袋子的形状来猜,有鱼、肉、茄子、苦瓜、青菜、豆腐。

喜欢一个地方,自然得有一个最打动自己的理由。这条村庄,我最喜欢清晨已等待在湘菜馆的一堆菜。它们的样子很端正,如同这里路过的每一个行人。


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早上8:00,我给快递公司下单。

一分钟之后,手机里显示将要来收件者的名字,看到陈字开头的姓,至少有三秒钟,我呆住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又换人了。在坑梓数十年,旧面孔悄无声息地离开,新面孔突如其来地出现,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我早已习惯新旧的替换。

只是,当旧友离开,新人前来,我还是会呆住,虽然只是短暂的三秒。在那三秒钟里,对于熟悉的旧友,会有依依不舍和默默的致敬。

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早就熟悉不已的李姓快递员。也许是因为风吹日晒,快递员中很少见到有白肤白皙的。时间久了,我习惯将长相黝黑的他称为:小李子。每次看到他,我马上会想到故乡的三华李,成熟的三华李会发黑,这种黑跟小李子脸上的黑,有些神似——透露出成熟之美。

小李子告诉我,他在这个片区工作了整整五年。对每一条路都熟知,对他亲手给派发过快递的人都还记得甚至能喊得出对方的名字。我喜欢的是他工作的样子,看着他推开玻璃门走进来,走的每一步不急不躁,手上拿着标志性的工作所需品——打印机、空白信封、打印纸。看他低头打印快递单,在将物品放入信封时,仔细地核对收方名称,在那一刻,我猜他是故意放慢时间的,先仔细地看清收方的姓名,为了提醒自己,他甚至小声地读出收方的公司名称,他的眼睛转动着,将视线移至寄方的物品,将目光锁定在寄方物品上面写的字上面,再次小声地读出收方的公司名称,得到了一致的结果,他在确定后,快速地将物品入袋。之后的流程,他神速般地飞起来,快与慢的结合,经他的手,释放得淋漓尽致。

我还在回味小李子带给我的美好,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进来,我没接。他继续打,我只能接。他先说,我是收快递的,姓陈。之后,他问我,我的具体位置在哪,因为他找不到我的办公区。

我知道,我碰到了一个新手,我得协助他。我放下手中的活,全力配合他。通过交谈,我得知,他去了对面楼。为了给他清晰的指引,我站起来,走出办公室的玻璃门,我站在门口,反复地冲他招手,同时在手机里问他,是否看到了我?

陈姓快递员看到我了,他慢慢地向我走近,直到我看清他的脸,跟小李子一个样,皮肤也是黑的。但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是青涩,他距离成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我在心里给陈姓快递员起了一个外号:小陈子。

看着桌面上要寄的十几个快递,我开始发愁。很快,我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小陈子还没学会打印快递单,我这里将是他学习的起点。看着他笨笨的开始:一边在研究如何下手,一边给我陪着笑脸。

我鼓励他,说别着急,慢慢来。

他摸索着,额头上的汗在微微地渗出,我能想像出他的心里有多紧张。

我给他搬来一张板凳,叫他坐下。

他不肯坐,坚持站着。确切地说,他是弯着腰的,他对着打印机在寻找方法,他巴不得跳进去,把答案给挖出来。我突然想到故乡的稻谷,成熟的稻谷是弯着腰的,沉甸甸的谷粒将它的腰压得弯弯的。

我为自己这个想象轻轻一笑,就在刚才不久,我还在心里说小陈子是青涩的,转眼间,我又将他设想为成熟的稻谷。这不矛盾吗?

不矛盾。青涩与成熟的过渡,也许就是一夜之间,或许就是一念之间。从他弯下腰,肯去钻研的那一刻开始,我觉得,他将脱去青涩之皮,渐而,迈入要成熟的路上。

好不容易打印出来,却不知道为何格式不对,一张纸成了废纸。此前,小李子在我眼中所展示的技术娴熟,这一刻,在小陈子的手中成了一塌糊涂。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可还是压住了内心的小火,将声音放低并且放柔,叫他打电话问一下他的同事。

小陈子听从了我的建议。一番通话下来,他如释放重。

他似乎开窍了。当第一个单顺利地打印出来,他的快递工作似乎开挂了。当打印机打至第十个单时,打单竟成了行云流水般的演示。

我在心里惊叹他的快速成长。

这就是深圳。只要有机会,只要被推动着,就有可能从零开始走向成长。我喜欢小李子技艺娴熟的每一步,也喜欢小陈子慢慢在成长的每一步。

时光,会让今天的小陈子成为昨天的小李子。小李子身上的成熟,会以薪火相传的方式,降落在小陈子的身上。我还觉得,生活中本来没有那么多的智多星,是一道又一道的难题迫在眉睫,让我们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把自己或把身边人培养成又一个崭新的智多星。

不管是小李子还是小陈子,我都喜欢他们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两车之间的谦让

城市的巨无霸公交车,如同一道流动的风景线。我喜欢观察它。

城市的垃圾车,更是一道日常的风景线。我喜欢关注它。

我真没想到巨无霸公交车与垃圾车之间,竟然也会有如此美好的火花。

那是一个美好的清晨,我们相遇在一个路口。这里没有斑马线。当一辆巨无霸公交车驶入这里,一部垃圾车同时出现了。后者是一部人力车。

人力车想要过马路,巨无霸公交车如果很赶时间,不主动停下,似乎也是可以的。但当这辆公交车行到这里,它稳稳地停下,司机打开车窗,连连挥手,示意垃圾车的主人先行通过。

也许是本着一种谦让的原则吧,垃圾车的主人竟然喊出:你先过。

他们互让着。

但总有一方要先行的。

公交车的后面,是一辆又一辆的私家车。公交车司机急了,大声地喊:美容师,你快过!

我听到垃圾车车主连声说谢谢,并快速地通过。

同样是车夫,大车懂得谦让小车,让我感动。每次在路上遇到这么美好的画面,我都会停顿下来。我更喜欢记录,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这座城市,原来有过那么美好的真人真事。

我忍不住快速地看上一眼他们,都是很平常的男人,无非就是高个子或矮个子的区别。因为时间的关系,公交车司机快速离开,我甚至还无法看清他的脸,可他在到达这一刻发生的美好传递,却让我牢牢地记住了。

我还欣赏垃圾车的车主,当他快速通过之后,他立定,站得笔直,目送公交车远去。作为城市的美容师,他的心灵是美的。可以想象经他掌管的一条街道,绝对是:干净而美好的!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