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台之上
  • 点击:47375评论:592015/06/24 23:30
摘要:天台之上


那之前,只要天不下雨,一入夜,天台上便铺满了席子。

席子横七竖八,很不规整,有的躺着一个男人,有的躺着一个女人,有的躺着一男一女,但大部分仍空着,因为这时夜色尚不够深,十一点未到,工业区里很多车间依然灯火通明,大部分工人还在加班。

李小龙溜出宿舍,来到天台上,在靠近水池的一张空席子上坐下,抬头数星星。

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云朵,一边亮花花的,一边灰蒙蒙的。亮花花的那边是机场,他去过,跟刘大庆一起去的,走路,走了两个多小时,飞机没看到,倒回来满脚都是血泡泡,之后,就再也不想去了。灰蒙蒙的这边是山。山外仍是山。山黑压压的,起起伏伏,工业区就座落在山脚下。李小龙记得,右侧最高的那座山叫铁仔山,他也去过。一同去的不再是刘大庆,是个女人。那时,女人也在启明鞋厂上班,姓吴,是个哑巴。山顶上有块巨石,吴哑巴坐石头上,头一直勾着,泪水从眼眶里滚下来,溅在石头上,虫不像虫花不像花,七零八落的。李小龙站女人对面,左手叉腰,右手死死捏着一把瓜子,呆呆地望着她。天色渐暗。他再次把右手伸向女人。吴哑巴还是不接,仍旧呜呜地哭。李小龙剥出一粒瓜籽仁,放自己嘴里,边抿边说,香,香,好香好香。吴哑巴听不见,李小龙又剥出一粒瓜籽仁,喂她,哑巴就不哭了,咬住指头不松口,咬了好一阵,才伸出舌头舔,蛇一样。李小龙不觉得疼,只觉得痒,麻酥酥的,怪痒。那舌信子虫一样从指尖往里钻,先是钻进了腋窝,接着往上钻,从脖子到头顶,忽又下蹿,从心窝到脚板,最后钻进了裆里……李小龙突然想抱紧女人,可女人坐石头上仍比自己高,他没抱着腰杆,圈住了一条腿。女人摆摆腿,见李小龙不肯松手,又挣扎了一会儿……

  • 1
  • 2
  • 3
  • 4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民工俱乐部 天台 新感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白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7-15
  • lili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7-09
  • 隆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6-26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6-26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6-26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06-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贴个短点的,读起来没那辛苦。天这么热,读小说真不是什么享受,当然,写小说更不是享受。感谢每一位点开的读者,向每一位打开电脑的作者致敬,当然,也包括自己。离上床休息的时间已超过五分钟,明天还得早起,买菜做饭上班。写作不仅仅是生活的调味剂,更多的是一种麻醉和解脱。写出来,生活也许不是这个样子,不写,可能生活又是另一个样子。写不写,都还得在这个城市里活下来,当然,也不仅仅为自己。
  • 回复
  • 谢谢老享打赏!
  • 作文小弟好歹还留在深圳,我正考虑去北京,朋友邀请多次,而北京最适合文学爱好者。
  • 你要考虑周到!

    回复

  • 今天接到通知,工厂即将解散。看了你的评论,内心愈发难以平静。就是这么样一群人,这样的生存环境,我环顾车间,有人木然,有人眼含泪花。明天将去往何处,不止是我一个人的迷茫。环境越来越差,仿佛涛声依旧。
  • 这条是回红雨的,一激动,发评论里了,哎。顺便打个广告,哪位邻友能帮忙找个工作呀!
  • 天无绝人之路!上帝祝福你!
  • 其实我要找个糊口的工作不难。之所以感叹,是目睹了工友们的无奈。平时,大家很讨厌工作,巴望着离开,可一旦突然摆在眼前,各人的情况不同,内心的感受也不同。扯远了,这似乎与本文无关!上帝会保佑所有人。
  • 工廠即將解散,但生活還在繼續。換一個環境,也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祝福你!
    • 白木2015/06/26 10:24:13
    • 分享到:
  • 换一种生活环境,也不一定会更坏
  • 昨天交了辞工书,已决定留在宝安,至于能否找到相对满意的工作,能否适应新环境,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月底辞工到期,日子一天天逼近,内心五味杂陈。
  • @段作文,你一向出色;加油,祝你好运!
  • 谢谢!

    回复

    • 白木4举人2015/07/14 17:57:44
    • 分享到:
  • 天台之上好纳凉,山是灰沉沉的,还有亮花花的飞机场,可能偶尔会吹来一阵凉风。天台之下是新感觉,花花世界里红尘万丈,吸引着贪婪的目光。天台之上既疲劳又无力,可生活总要继续。几粒花生豆,几瓶老金威真能聊以自慰吗?饮食男女,不管高尚和卑微,免不了吃喝拉撒睡,在暧昧的夜里,这感觉会让人分不清是醒还是醉。生活是打不烂的樊篱,是无形的大网,是蜘蛛口里正在往外吐的丝,它包裹我,也包裹你。
  •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天台成了工友们的乐园。工业区里人渐稀少,天台已归于寂寞。偶尔,我还上去吹吹风。半月后,即将告别这熟悉的一切。一些人一些事,如站台外的风景,终将飘散。
    • 白木2015/07/14 18:19:06
    • 分享到:
  • 再破的地方生活久了也会有感情,祝作文兄往后的路更顺利。
  • 回复

    • lili4举人2015/07/08 16:53:55
    • 分享到:
  • 断断续续的看了几篇作文的小说。都是关于底层打工者的生活,作文兄写此类题材小说,非常深刻,也能找到感觉,这就是生活赋于他的灵感,无论作文兄赋于了小说何种结局,都看得我心里难受。我内心是个理想完美主义者,亦知生活不是如此,就像我自己写的东西一样,也不够完美,加上自身的一些经历,更是深知生活的不易和艰难,天台之上,很深刻的描述了底层在深务工人员的生活。小说虽是虚构,但人物的心绪却是真实且深刻的。
    • lili2015/07/08 16:57:05
    • 分享到:
  • 作文兄,你的小说写得很好,一直未曾在你的小说里留下评语,深感歉意。
  • 能够多一位工友读到自己的作品,是我最大的安慰。每个人的精力有限,都有比阅读更打紧的事儿。即将离开工厂生活,不管未来怎样,如果写下去,工场生活仍是重要题材,它与我血肉相连,命运相依。
    • lili2015/07/08 18:20:12
    • 分享到:
    • lili2015/07/08 18:46:58
    • 分享到:
  • 不知作文兄有无手袋或是箱包行业的工作经验?
  • 如果有的话,就要把作文哥招到泽荣去吗?
  • 貌似作文哥以前做的是服装厂。
  • 皮鞋表带厂,会仓管,开料,算料,铲皮,会修平车,会电脑车打版。如果再进厂,明年要是进厂,去你们板组学学行不?以后回家开个纯手 工皮具作坊应该不错。
  • 皮革,不是皮鞋。我把qq留你私信,你查收一下
  • 邻家私信发了,还要扣币。那你把qq发我信箱吧,duanzuowen73@126.com
  • 邻家私信发不了。
    • lili2015/07/08 20:15:44
    • 分享到:
  • 春丽姐,不是进泽荣厂;今日在深圳工作的同事叫我帮他找一位车间厂长,手袋或箱包行业,待遇优厚.今日才知作文辞工;因此才有一问
    • lili2015/07/08 20:19:49
    • 分享到:
  • 两位,喝茶!作文;明日复你邮件
    • lili2015/07/09 08:32:15
    • 分享到:
  • 邮件已复,请查收。
  • 多谢!
    • lili2015/07/09 16:37:06
    • 分享到:
  • 回复

    • 隆焱5进士2015/06/25 20:40:40
    • 分享到:
  • 作文笔下的主人公,大多寻觅在喧嚣的都市的边缘,常年生活在枯燥无味的工厂里,每每都是人多时候最寂寞,难以避免地要以他们认为适当的方式来打发空虚和无聊,苦闷和失落。作文一直坚持写他熟知的工厂生活,是他的文字为他筑起了快乐的围城,是他的情趣和志向构成了他生命的品质。可是,就在今天下午他已经得到了工厂即将解散的消息,对于一个在工厂打拼了多年的资深员工来说,无论结果怎样都是不好的。作文,生活还在继续,祝福你
  • 其实我早已厌倦这份工作,工厂也只是搬到房租人工相对便宜的地方,于我的生活影响并不太大,但毕竟在这里生活多年,熟悉的场景,融洽的氛围,平静的日子,此刻显得分外重要!大部分人选择不去,有太多的不舍与无奈。

    回复

  • 写身边的人写身边的事,看老乡写小说很轻松,又出新作。生活在最低层的打工者很辛苦,上班时间又长,下了班也没什么文娱活动。打纸牌,搓小麻将,喝酒,吃烟都得用钱。很多的打工者,孩子与老婆都不在身边,想出去轻松一下,一要钱,二还会惹一身病。能在天台上喝点小酒,骂点人,聊下天已经是不错的了。可打工的人儿,人累心更累,得不倒开解,得不倒倾诉,唯有喝几瓶酒麻醉自己,小说的结尾让人嘘唏,醉意中将酒瓶扔到天去台下。
  • 接上:打死了人,自己也蒙胧地从天台往下跳。生活的艰难与力,让工人无法承受。领了工资,钱要寄回老家养儿育女,孝敬父母。如今物价房价什么都涨,只有工资不涨。
  • 老乡写工厂类的小说很耐读,语言风趣,只是两个人都从天台上去了,无法让人接受。5瓶啤酒醉得那样,5瓶啤酒能醉成那样吗?
  • 失业了!即将失业了,面对这份讨厌了十多年的工作,看着工友们的种种无奈,我内心却莫名的忧伤!桌上有罐啤酒,却没喝下,我怕一喝下就醉了!小说是虚构的,生活是具体的!我也希望他们清醒着。
  • 谢谢老乡关注。
  • 嗯,再找工作?

    回复

  • 作文是勤奋的,深更半夜还在写作,但愿写作于你是解脱和收获。这小说结果还是个悲剧,人性的悲哀,人的盲目便是人的巨大无知,谁不知道把东西砟下去会死人呢。何小龙他们活着得承受苦难和一些自找的折磨,想得到的得不到,用啤酒来麻醉自己,这不还害人害己。其实不止打工的活得最辛苦,前不久我读了《活着之上》,知识分子也活得苦逼、无奈和堕落,但有良知的人活着,总是有希望。
    • 白木2015/06/26 10:23:30
    • 分享到:
  • 回复

  • 小说写得很不错,是我喜欢的文本,找时间一篇一篇的细读。
  • 欢迎。多评,多提意见。

    回复

  • 你交辞工书是否考虑周到,已没关系,但是我想告诉你,做了就不要后悔,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 破罐破摔。
  • 作文兄是奋进的人,邻家文友这么多,分落在各个公司或厂间,工作不难。
  • 是的。下一站可能离石兄不远,已有邻家网友帮忙打理这事儿了。近段时间得恶补功课,可能来邻家时间有限。

    回复

  • 同人不同命,让人总是困惑不已。何小龙单纯,善良,对父母孝顺、对弟弟关心,在外工作肯吃苦卖力,他希望有爱,有女人,有老婆,可是命运之神似乎不眷顾他,就连他同情的哑巴竟然把他骗了。刘大庆对账,让我们看到了物价飞涨,把这些失落的人更是往死角里逼。通过碰到妹夫在外不忠,为了一张红票子当没有看见和喝了啤酒瓶往楼下扔两个故事的描写,又折射了他们潦倒失败的本质是无知、无勇,无智。想要改变命运,就得先拯救自己。
  • 回复

  • 服装厂大把,你有闭着眼睛能做好衣服的技术,不愁找工作。去龙华大浪服装基地,也可以去松岗。房租也比西乡便宜。若为写作,还是找保安,可以构思你的小说,工作肯定拿不到五六千,也就三千多点。
  • 值得考虑。
  • 大信家换个地方又有新的灵感,到时你还得感谢老板,感谢生活。
  • 大作家换个地方又有新的灵感,到时你还得感谢老板,感谢生活
    • 白木2015/06/26 10:22:58
    • 分享到:
  • 荣姐看到了阳光的一面儿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6871
  • 103
  • 2103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