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梦
  • 点击:30662评论:42017/10/18 12:28

1  四月

七月的一天,张潮从同学那儿听说陈晓尘回了丹城,说是到学校办点事。六月开始,她就一直屏蔽他的电话,短信也不回。他着了魔一样每天拨打她的电话,听到语音提示说对方已停机,他还给她充了话费,照样没有回应。他意识到她已经彻底离开自己了,失落在深深的受挫感中,同时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他在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前整理了一下头发和着装,兴致勃勃地奔向学校,期待在一起流连过的地方找到她。

丹城的七月炎热而干燥,头顶散发着毛发烧焦的味道。挤公交车加上奔跑,张潮已浑身汗湿,短袖黏糊糊地贴在后背上,像是一块巨大的膏药。不过这膏药,医治不了他的心灵创伤。跨河大桥上的阳光令他头昏目眩。身边的行人隐隐绰绰,像是河里的倒影。他感觉自己也一点不了解大学女友陈晓尘,她怎么可以一毕业就跟老家的高中同学订婚了呢。他没想到韩剧中常有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潮先回了趟家换了身干净衣服。他的家是租来的农民拆迁安置房中的一间。四月的时候,他和陈晓尘还有说有笑地在公用厨房里一起练习煮面条,浪漫的两人世界俨然已经拉开序幕。就在那个逼仄的房间,年轻的他们初尝禁果,她坐在他的膝头看电影《泰坦尼克号》感动得泪流满面。这些温馨的场面还近在眼前,散发着余温,只是已然逝去。

一只白色的泰迪熊毛绒公仔蹲坐在床头,大睁着一双忧伤的玻璃珠眼睛。他盯了一会公仔,随后绝望地栽倒在床上。过了一会,他开始挥拳捶打床铺,感觉自己的生活真是一团糟,简直一败涂地。大学女友一毕业就走了,自己在一家小型培训机构干着一份没有前途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的财产不超过一千块钱。

张潮决定去河边的杨柳树荫下走走,以免继续沉沦在悲伤中。这时候,他收到陈晓尘的短信。短信寥寥几个字,说她要来他这儿一趟。这是最近两个月来第一次收到她的信息。他的心跳声盖过了窗外的蝉鸣。

过了一会,陈晓尘果然来了,抱走了那只毛绒公仔,逗留时间不超过两分钟。他想象中的牵手拥抱接吻做爱重归于好一样都没有实现。

“嘿,你还好吗?我来拿小白。”陈晓尘微笑着,忽闪着长长的睫毛。那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比普通同学还疏远。

“你觉得我还好吗?自己在这座城市。”张潮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使他声音沙哑哽咽。

“我订婚了,以后不来丹城了。”陈晓尘平静地说。

张潮想问她作为大学男友,自己算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他感觉自己已经死掉了,在拼尽最后一口气勉强站在那儿。

“我走了。”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门去,甩给他一个穿着绿罩衫的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张潮沉浸在痛苦和虚无中,忘记了说再见。难道在她眼里,大学时代的恋爱与同居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四月是他们感情最好的月份,那时候毕业论文已经忙完,他们手牵手流连在河畔公园盛开的牡丹花丛中。他一直保存着一张用手机自拍的照片,他们并排躺在河沿上,一脸欢笑。牡丹花、长河,那是他们的青春。

四月的一天,一个电闪雷鸣之夜。他们逃离校园,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附近的城中村小旅馆中欢度良宵。

“就今晚吧。”张潮在床边拥着她,试探性地问。从前一起过夜只是相拥而眠,还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进入真正情侣的阶段。

“好。不过得先喝点酒。我醉了,随你折腾。”陈晓尘说。

张潮撑了雨伞出门,从小卖部提了瓶白酒回来,还有一袋酒鬼牌花生米。

“这酒不错,鹿邑大曲,我家乡的酒。”陈晓尘握着酒瓶盯着上面的贴纸。

“几块钱一瓶,不是啥好酒,凑活着喝吧。”张潮歉意地说。

张潮把酒倒进一次性纸杯中,递给陈晓尘,自己打算就着瓶子喝。小卖部老板太抠门,只愿意给他一个纸杯。

陈晓尘却握起酒瓶,碰了一下纸杯,说了句“为了青春的疯狂”就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连花生米也不吃,似乎喝的是一瓶矿泉水。她喝酒的架势惊呆了他。

“青春就要燃烧,我疯故我在……告诉你个秘密,我没心没肺……”过了一刻钟,陈晓尘开始胡言乱语。

还有正事要干,张潮喝酒有所保留,一纸杯白酒只喝了一小半。

陈晓尘确实喝醉了,面色苍白意识不清,时不时脸朝着床边的那块地板一阵狂吐。满屋子胃酸的味道。预谋中的好事泡汤了。整个晚上,张潮都没有睡觉,给她找白开水,担心她酒精中毒。第二天早上,她重新变得活蹦乱跳风风火火,提着个红色的塑料桶,要到河边捉泥鳅。


2 风筝

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张潮离开了那座毫无希望的北方城市,候鸟一样到南方的鸟城逐梦。时光似乎按下了快进键,一晃毕业已十年。十年内,他又经历了几个女人,大都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有的甚至算不上是女友。在孤身一人的漫漫长夜,他无数次梦见初恋女友陈晓尘归来了。梦中,她的出场方式每次都不同,有次竟然双手各牵着一个孩子。梦中醒来,意识到那不过是青春恋情的残影,但初恋毕竟是初恋,留下的印象自然深一些。

这次陈晓尘真的归来了,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不过跟梦中的每个场景都不同,她正跟老公闹离婚,请他帮她找房子。一毕业就玩失踪,十年之后突然冒出来要求见面,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看到有人从坟墓里钻了出来。

一个多年失联的人,突然冒出来,竟然同处一城。这算什么事?

陈晓尘发信息说已经十年没见了,想想就激动,抽空见见吧。张潮犹豫了半天,决定见她。他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分手后不是互相拉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保留电话号码却从不联系,就像一篇流布甚广的网文里写的那样“当初可以进入身体的人,现在连朋友圈也进不去了”。她可不一样,她说分手了也是亲人,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见或不见,张潮纠结了很久,想象着见面时的场景。十年过去了,会不会彼此较劲,看谁比谁过得好?会不会一见面就指责对方当年的不好,发泄一通当时未来得及发泄的怨气?难道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旧情复燃,重归于好。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她已经结婚,他也有了女友。

张潮买了两杯混合果汁,递给陈晓尘一杯,顺着步行梯上了书城的天台,朝风筝广场走去。夜幕已经拉下,市中心地标性建筑的霓虹眩人眼目,繁华若曼哈顿。他偶尔刷刷朋友圈,也看到过其他女同学的照片,大都有了孩子,度过短暂而迷人的少妇期,阔步迈向大妈行列。可陈晓尘是个奇怪的女人,巫女一样躲过了时光的刻刀,身材没变,性格还是那样风风火火。

坐在风筝广场的草地上,陈晓尘坦言自己十年前离开张潮是因为看不到生活的希望,那时候的他大专毕业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没有什么上进心,整天摆弄那几本地摊上买来的烂书。

张潮仰望着广场上那只周身彩灯的大风筝,那华美的造物飘到几公里远的高空,拖着条闪着霓虹的长尾巴。放风筝的是位矮胖的中年男人,踮着脚尖奋力摇着脸盆大的绕线盘,似乎那风筝随时会带他飞升天际。陈晓尘把手机横在眼前,拍摄正滚动播放核心价值观的金融大厦。价值观太多了,大厦楼身的显示屏一帧画面只能显示两个词语,不知道陈晓尘抓拍到的是哪一条,诚信富强抑或自由民主?

张潮曾经无数次想过陈晓尘离开的原因,今天算是盖棺定论了。二十岁出头的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殊不知同龄的女人比男人现实得多。他开始害怕同龄女人,才千方百计寻找比自己年纪小的女人,不全是因为老牛贪吃嫩草。  

“在鸟城生活久了,去哪里都不习惯了。”张潮不想陷入那些令人不快的回忆,便把话题转移到现在。

“是啊,比丹城繁华得多。”陈晓尘感叹道。

“你终于找到归属感了。”陈晓尘抿抿嘴说。月光下的她依然算得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可在张潮眼里,她只是鸟城大型百货商场无数逛街的女人中的一个,已没有什么辨识度,也唤不起他的欲望。

“最近辞了工作,正忙着搬家,搬到山脚下去住。”张潮找了个话题。

“我正打算从关外搬到关内来,离你近一些。对了,你住在哪个小区?我也干脆到那里租房子算了。”陈晓尘说。

“翠竹地铁站附近。”张潮不想让她进入自己的生活圈子,便回答了一个泛泛的地名。  

“你能帮我找房子吗?”陈晓尘问。

“我恐怕没时间,天天瞎忙,挣钱养家。”张潮勾勾嘴角,朝她狡黠一笑。

“养着你的小女友吧,那个比你小十岁的小姑娘,估计没什么思想吧。那样的女人最好相处,有钱花就行。”

“她在我没钱的时候也会抱怨,至少没有离开我,不像你,突然玩失踪,连个像样的告别也没有。你现在一声不响地搬到别处去,躲开你老公,跟十年前离开我一个套路。”张潮平静地说,就像茶后谈论别人的故事。十年的时光把一切都稀释了,包括感情和怨恨,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你不懂,那家伙竟然带我住又脏又臭的城中村,窗边连点阳光都没有,我就要搬到他找不到的舒适地方。住那么个鬼地方,还说是为了存钱买房子。理科男就是不懂得享受生活。”陈晓尘抱怨道。

“鸟城的房租很贵,你的负担会很重。”张潮说。

“我才不管,反正花他的钱。他的工资卡在我这儿!什么都得听我的!”陈晓尘得意地说。

此刻,张潮庆幸着十年前她的离去,他早就无法忍受大事小事都要管的女人,藤蔓一样,早晚把男人缠死。

“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总觉得你做事全凭心血来潮。”张潮说。

“你养着小女友不累吗?我可不需要男人养,我能自食其力。”陈晓尘说。

“累啊。就拿昨晚说吧。我加班到九点才回去,她吵着要吃红肉柚子,非永旺卖的不吃。我拉着个大妈拉的两轮小车步行到永旺,回来已是十点多。她又要用投影仪看电影。我摆弄半天才把投影仪调试好。她边看电影边向我伸着一只手,手掌朝上,等着我把剥好的柚子果肉放到掌心,然后直接塞进嘴里。如果我放她手里一坨狗屎,她也会看都不看直接塞进嘴里。还有她选的那剧情狗血的国产爱情电影,做作得不行,恶心得我要死,人家边看边感动得稀里哗啦……”想起现在的女友,张潮就说个没完,有意炫耀着什么。

“你这一边当男友一边当干爹真是累。不想轻松一点吗?”陈晓尘语气温柔地问。

“是累,但也快乐。”张潮得意地说。三十岁的他,已经懂得享受女人,也懂得给女人享受。再说了,身边有一个小姑娘,极大地满足了这个乡下人根深蒂固的虚荣心。要知道,在从前的乡下,只有地主乡绅才有资格娶上一房小老婆。  

“你就是犯贱。受虐狂!死变态!”陈晓尘笑着打趣道。

“你还别说。我那方面还真有点不正常,喜欢时不时玩点花样。”张潮死皮赖脸地说。

“别嘚瑟了!其实你想想,如果不是我当初离开你,你也不会有今天。如果我们一起留在丹城,说不定一天吵三场呢。”陈晓尘说。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青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5
  • 芜薇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10-23
  • 姚志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0-23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7-10-23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0-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黑雪2童生2017/11/02 17:18:44
    • 分享到:
  • 很少如此细致而认真地阅读小说了,大概是自己的胃口太过挑剔。这次,竟然一字一句,一口气读完这篇《春梦》。忍不住和自己写的《抛物线》对比了一下,有太多地方向你学习,比如那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再比如:空气的味道、灯光、街道,还有逼仄的巷子……很微妙,也很走心。这样的文字实在让人嫉妒。我知道:这属于天赋范畴。它们选择你,并渗入你的血液,自然而然地从你心底里、从脑回中,流淌到纸面上。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7/10/24 11:52:1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初恋,但不是每一位都能有幸与初恋的对象成婚。初恋是春天的梦想,也是人们永远的回忆。或甜、或苦、或思。小说以一对初恋情人的离合和重逢,反映时下年轻人生活中的无奈和思考。从青春的懵懂到渐渐三观的形成,无不提醒人们善待爱情、善待生活、善待事业,以及善待你过往的每一位朋友。欧阳老师以细腻生动的描写表达了这一主题。赞、赞、赞!
  •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7/10/19 15:52:09
    • 分享到:
  • 青春是我们回不去的记忆,也是一场春天里的梦,这个梦从春暖花开,到夏日炎炎,转而秋叶凋零,终至寒冬。没有像通俗小说一样刻意去拿捏一个故事,围绕着一段失去的恋情,截取片断,在岁月中煎煮,找寻,相遇,纠缠,对比,抉择,种种冲突,让小说一步步走入佳境,终于释然。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0/19 14:03:31
    • 分享到:
  • 原本以为初恋的风筝永远地飘落在北方的丹城,可谁知,十年后,在南方的鸟城竟然会再一次遇到牵线人陈晓尘,她仍如昔日般美丽、任性,然,张潮却已从年轻的“春梦”中醒来,成长为理性的顾家男人,他在与初恋女友的你来我往中,始终恪守着道德的底线。这也使小说的后半部分跳出了一般人所想象的狗血情节,得到了升华!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81700
  • 32
  • 4030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父爱如山,确实一句千古流传。父对自己的家那分责任与爱,显得沉沉的,自己小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经常带你去玩,给我们买好吃滴。当自己成为父亲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的爱,是如何的深,深似大海。作者写家乡的老槐树和老爸的自行车,睹物思人,一种对家乡浓浓的思念,对自己逝去的亲人无比的缅怀。

    父爱如山(组诗)

    2019/12/18 8:03:51
  • 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牌,说得真好。邻家社区文学在深圳就是很好的文化品牌。来了就是深圳人,已经表明城市的包容性与人文情怀。包容性是让“游子”有归宿感。开放性给城市带来发展方向、速度与潜力。交通的便利与生态的文明,让人们感受城市的健康与城市绿意。而邻家社区文学成功举办第七届,全民写作已经成为深圳的文学风气。而田地、黄东和、费新乾等一大批邻家社区文学的“拓荒牛”为游子们提供了很好的写作平台与精神家园。

    春风妙语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19/12/16 11:34:27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每位老人所盼望的。可现实生活中,子女为了生活外出打拼,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跟前孝顺,这也成了父母的遗憾和子女对父母的愧疚。就如文中的老人,孤独的晚年虽令人怜悯,但每晚都要子女轮流陪夜的方法,实在不妥。兄弟姐妹可协商沟通,每人轮流半年或者一年照顾老人,会方便很多。留守老人的话题永远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祝愿全天下的老人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红月亮孝心

    2019/12/10 14:49:57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