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魂记
  • 点击:27305评论:122017/11/06 12:03


一.

绿珠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何其趴在阳台上,看见她从一大片闹腾的霓虹灯海中飘移过来,幽魂般。

上周末,何其问绿珠,怎么挽回男人心?

绿珠说,这还不容易,我来教你点绝招。

何其与绿珠,并不算朋友,绿珠请求成为微信好友时的备注里说明: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得这样的人,当时刚刚和丈夫张枫离婚不久,没多想,就顺手添加了她。

门洞开的时候,绿珠并没有笑,微微有些吃惊地盯住何其,何其给她找了双拖鞋,礼貌地笑道,绿珠是吧?你跟相片上长得一样,我刚才看你在路上就认出了。其实她没说实话,绿珠比相片上还要好看,也不是脸好看,而是多一种味道,长卷发红长裙,尖尖的小脸,细挑的丹凤眼,像午夜现身的狐狸精。

狐狸精进了屋,继续打量,目光最终落在博物架那张结婚照上,郎才女貌啊。点点头,咧出个好看的笑。

遇上什么事了亲爱的?目光折回,绿珠一屁股蹾在皮沙发上,老熟人样开门见山。

何其泡了两杯玫瑰茶,绿珠没喝,何其吹吹茶水,自己喝了几口,盯着杯内泡得四仰八叉的玫瑰,微微叹口气,总觉得丈夫的心不在我这。

出,出轨了?绿珠眼皮跳得两下,打了个疙瘩。

不知道。何其仍低头盯着玫瑰,玫瑰被泡得泛白,黄白的细花瓣死尸般浮荡水面。

性关系和谐吗?何其还在发怔,绿珠又一个开门见山。

何其突然有点脸红。仿佛刚才喝下的红玫瑰花水洇上脸颊。

我没什么兴趣,他也好像挺累的。

什么叫没兴趣?累?绿珠哈哈笑道,亲爱的,你太傻了,男人才不会对这个说累呢,他累,只会证明他不喜欢你。

一记闷棒猛击何其,头又昏又痛。痛感轻一点后,她说,不是的,他是真的累,你不知道,他天天加班,动不动还要出差,国内国外到处跑。声声低低地。

既然我是来教你的,就不说费话了。绿珠挥挥手,你还是聪明的,找我问就对了,男人,就得想法拴住他,拴住他,就得多用技巧。

从一进屋,何其就注意到了,绿珠是个爽快的女人,说话做事单刀直入。也好,她现在,就需要这样手术刀般利落的治疗。和张枫离婚一年了。去年,为了买第三套房子,她和张枫办了离婚,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钻限购令的空子,有资格买第三套房。结婚时,她和张枫名下各有一套房子,面积也都挺大。积攒了一笔钱后,他们商量该做什么,可能和选择办法很多,比来比去,发现都不太保险也没多大意思,这笔钱渐渐就成了他们的心病,想起来就烦恼。时间却不会因为他们没想好而停止,时间自顾自地,风驰电掣地狂奔,扯拉着一大串东西,光影凌乱,听着那些东西刮地擦风的声音,就让他俩心慌肉跳,像是轰隆隆地响在身体内,扯拽他们的内脏。何其想,倒不如没有这笔钱还清净。终于,张枫提出了假离婚买房,他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然而,何其怀疑他早就想熟了,做为金融师,他应该早就推算衡量好了。何其犹豫了很久。一个月里,张枫天天唠起这事,像在念咒,又像在给何其做思想工作,最后,他忍不住了,何其,你快决定吧,再不决定,我们的钱就只够买之前的一间厕所了,还不买,到头就只剩一堆轻飘飘的纸,你也别多心,就是假离婚,假离婚的人现在海了去,都为了房子,等买上了,我们就复婚。听他口气,明显带着怨恨了。要是何其不同意离婚,想必过得也不愉快,说不定还成了罪人。第二天,他们就去了民政局。

不过一张纸。但现在想来,何其觉得那是一张比千均还重比城墙还厚的纸。她跟张枫提复婚,张枫总是忙,有时说烦了,干脆回一句,不就是张纸吗?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有什么不一样啊,将来找个好天气,去把那张纸补回来就行了。

将来?何其不知道这个将来是什么时候,近来她总有种预感,它不会来了。她不敢跟张枫表达这个想法,不敢跟任何人说,好像说出来真会成真。但她必须找个人说说,要不,这事会成为她心里的癌细胞,越长越大,直至侵蚀她全身。翻遍了手机通讯录,来来回回,手指停在这个叫绿珠的人身上,她朋友圈经常转发些情感贴,有时何其也会点开看看,觉得挺有意思。记起是那个两性专家情感顾问,何其跟她聊天,去枝删叶,惟留精光光的主干。绿珠说,挽回男人心的重点在于性,男人跟女人不同,他们离不开这个,我来教教你。

于是,就有了今晚的约会。  

趁何其去厨房拿东西,绿珠的目光粘着她。

她比她想象的还要不好看点,要瘦,精瘦的长身体隐在宽大的白色休闲裙内,像根木棒。要是够力气,举起这根木棒,大约可以做良好的兵器。绿珠眼珠轮转,将屋内格局装修又看了看。并没有过于奢华的东西,实用简洁,客厅侧边就是主卧,半翕的门后,横张大床。绿珠禁不住想像床上的人,男人女人,眼珠重新转回客厅,这回她仔细观察了,发现墙纸居然是淡粉色,沙发也是淡粉,便又开始想像,男人和自己,被一屋的淡粉包围,相拥着看家庭连续剧。

发现什么了?有个声音打断了绿珠的想像。

绿珠猛一扭头,扯得脖子抽筋。何其坐回了她旁边,瘦得略微凹陷的脸在灯光下恍如骷颅。

挺好。绿珠说。对了,你家那位快回来了吧,我们就长话短说。

哦。何其梦呓般,他不在家,出差去了。她今天从外地工作回来,发现张枫的行李箱不见了,猜想他应该出差了。

出差?出差容易出事故啊。绿珠坏坏地笑,实话说,你有几个男人?

有什么关系吗?何其愣愣地。

绿珠挪挪屁股,翘起二朗腿,右手托腮撑在腿上,身子前探。有啊,我猜你一定没尝过那种滋味吧,我说的是尽情享受的滋味,销魂极了。

何其哑然。绿珠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眼睛微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没尝过那种滋味,这辈子白活了。

她确实没尝过。两个?一个?一个。那个不算,她连他长什么样儿都没看清楚。那时她刚毕业来这座城市,周末无聊,报了个短途驴友团。团队内都是年轻男女,有个男的不停对她献殷勤,晚上露天晚会,他们都喝多了,吵着要看星星,男的带她去山顶,半夜,他突然蛇样缠住她。后来,就没后来了,她愈发对男女之事没兴致,爱穿黑色衣服,拉长一张素得连油盐都缺少的脸,衬得身旁姑娘们更是鲜艳明媚,没什么人追求她,连晕话也没什么人跟她说,她也没空,天天加班,还要出差。三十岁后,她基本在这城市里安定下来,方恍然过来还是要结婚,周末得空,会去相亲,见各种各样的人,然后有的会聊几句,有的直接相忘于江湖,能相互聊几句的都没几个,其中有个挺能聊的男孩,比她小十岁,见面第二天问她,能不能搬到她家里住。跟张枫结婚时,她三十五岁,他四十岁。婚恋网站根据资料觉得他俩非常合适,何其记得第一次见张枫,他穿了件条纹衬衫,她也穿了件条纹衬衫,更奇的是,都是蓝色系。

你应该多尝试些男人,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味道,就跟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这也是一种人生财富。绿珠说。

尝试多了,你自然经验也足了。又是坏坏地笑。一笑,丹凤眼上挑得厉害,脸更尖小,几只小钩子,任你铁铸石塑,也能钩得痒痒。

四十岁的男人,绝对尝试过了,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何其又陷入心事。张枫不怎么说以前的事,当然,感情上的。何其倒是跟他说过,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俩人没什么话说,特别是张枫,像是坐错了地方,寡张长脸东张西望。这么大了没恋爱过,奇怪吧。何其哼笑。张枫并没有笑,瞪圆了眼,眼珠亮亮地,将她上上下下扫了两遍,像检验产品,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男朋友?何其扶着杯果汁,手指上下刮杯壁,点头。

他不主动,你就主动点,多点花样,尽量让过程更美妙,时间更长。绿珠将她从回忆中硬拽出来。

哦。何其想,没什么花样,一直如此,除了第一晚。他俩见过面后很快就结婚了,完全出乎何其意料!那件事,新婚当夜才发生,不过,就算张枫之前想要,何其想必也不会反对,她直觉张枫是可以做丈夫的人。花样说来也不冗长的,洗刷干净后,张枫说要先喝点红酒,灌一大口,然后将酒喷在她腹部腿根部,俯下身,认真地将那些血点似的酒渍一点点舔干。

要是寻求刺激,还可以换换地方,客厅啊厕所什么的。绿珠扬扬眉头说。

绿珠记得那天晚上,就是在客厅。角落有块花地毯,毛又软又密。现在地毯还在那,开着大朵大朵的红花,上面一定还残留着她和他的气息。绿珠不禁嘴唇微启。那天晚上,张枫通过微信摇到她,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话,他们就见面了,绿珠还以为他是单身男人,临走,瞥见酒柜上的结婚照。第二天晚上,他又约了她。绿珠随便问道,你不怕有人突然闯进来吗?张枫嘿嘿,你是说我老婆吗?她出差了。

你们平时就这事交流吗?他喜欢什么?

不交流。何其冷冷地,我老公不爱说话。

是吗?绿珠疑惑地皱皱眉。

还是要多交流,特别是这种事,关乎双方,直通身心的,你看过电影色戒没?那个女主角和男主角……她不依不饶地唠叨。

哪有时间看。何其打断她。

那你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家事?工作?还是别的?绿珠想了解更多,一时间没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离婚了!何其扔出五个字,像扔出五块刚从火炉里掏出的火红铁饼,嗵嗵嗵嗵嗵。

啊!

暂时的,你知道的,买房子假离婚,很快会复婚的。见绿珠怔诧,何其马上解释。说完又后悔,她对别人都没说过,为什么要跟这个陌生的女人说这些,这不属于今晚要讨论的范畴。

离婚了?!你是说你跟张枫离婚了?!绿珠又没能控制住自己,叫出了名字。

过于惊讶,震得吊灯都颤,余摆悠悠,墙上的灯影也悠悠,左,右,左,右,左。

你说什么?好像吃饭嚼着了石子,何其突然被硌了下,眉头挑得高高地。

啊,啊,我说你们怎么离婚了!看相片还以为新婚呢。绿珠意识到不对,拿手掩口。

何其高挑的眉头在额头皱作波纹,眼皮跟着撩起,露出两颗放射冷光的眼珠,但很快,眼皮搭盖下来。

没什么,我们感情还在的。何其昂起头,盯着左右晃悠的灯影。

那,那-----是。绿珠舌头发僵。刚才好像叫了某个名字,该死!她咬咬唇,小心放下翘起的腿,身子也随之后缩。

你这么好的女人,那是。她又添了句,觉得自己有点画蛇添足,连忙住了口,端起面前的花茶。

当然是好女人,不像有的女人,追着个男人就上床,真怀疑她们连公猪也不会介意。何其飞快掷回一句,向来斯文的她,竟然爆出句粗口。

已经泡成汤水的玫瑰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释放迷醉人的浓郁香气。绿珠抽抽鼻子,装做闻花香,嗯嗯。

这茶真香。她故意转移话题。

何其没答,脸阴着。

等吊灯完全安静下来,她欠起身,你先坐会儿,无聊可以开电视看。揉揉太阳穴,躲过灯光,踅进客厅后的走廊。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0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7-11-13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08
  • 黑雪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7/11/06 17:13:43
    • 分享到: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 而男人,像张枫这种男人,对狐狸精般的女人显然更加偏好,这为结尾三人居然能和睦相处(何其被蒙在鼓里)的惊诧结局扫平障碍,让三人感情变得明朗起来。
  • 这种湿漉漉的情感,有多种发展可能性,文字指向性也变得情色迷离起来。游游不动声色中,将我们绕晕了,但她又成功了。好期待后续。
  • 飞泉读得认真,评得也认真,还一而再再而三条评,谢谢。三个人,各有各无奈,各有各挣扎吧,现实只会加深我们的孤独与迷茫无助。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7/11/06 16:55:11
    • 分享到:
  • 《迷魂记》是一篇很有意思的都市小说。故事情节生动,每个人物也刻画得有血有肉。最有趣的莫过于人物关系的设计,矛盾冲突中凸显着都市人生活中的小刺挠和小乏味。
  • 嗯。谢谢阅读。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08 08:47:24
    • 分享到:
  • 我在两女一男的狗血情节中嗅出了浓浓的“宫心计”的味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暗战”自始至终真的没有硝烟。原配何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呆呆傻傻的家庭主妇,还是大智若愚的精明者?张枫到底爱谁?还是谁都不爱?意犹未尽的结局并未给出答案,但这样的结尾设计又比给出答案要精彩百倍,读罢不得不大赞一番!
  • 多谢元罗的解读。也赞你。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1/07 14:35:40
    • 分享到:
  • 如此认真的看下来,居然没有结局?后续还会更新吗?
  • 没有后续了。
  • 看的正起劲就跟我说没了,感觉很受伤。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0
  • 9234
  • 13
  • 1630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