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净水已生萍
  • 点击:22517评论:112017/11/14 08:40

一.

她清楚地记得,初恋在十四岁秋日的那个傍晚,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年她十四周岁,九月刚上八年级。从她家到学校,是一条十八弯而又跌宕起伏的路,车子在半山腰绕,就像一只出生没几日的牛犊,走起路来歪歪斜斜。山脚下白色的小河湍流,翠竹欲滴,山腰绿树挨挨挤挤,密不透风,再往上看,山头一个套着一个,车子每一个转弯便是一个开始,仿佛树干长出的枝丫,让人油然而生探秘的新奇。要是遇到突如其来的山雨就更美妙了,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先是听到巴士前面挡风玻璃上啵啵啵的响声,然后才像恍然忆起某件学校发生的趣事,心中莫名激动起来:呀!下雨啦!然后忍不住地往外看,白花花的山雨把山下、山腰、山顶的景致都隐藏起来了,一派乳白,与车窗近在咫尺的桉树叶也不见了,吹进车窗的空气中有一丝丝水汽和凉沁沁的清新,等你记起来关窗,脸早已湿了。

不过这个时候心里除了欣喜,也有担心,真害怕发生泥石流呢。从她记事起,别说听来的,单是自己都经历过几次险遇。有次山雨刚停,青山仿佛微风拂开水面青萍似的露出明净的姿容,她渴求不魇地透过挡风玻璃看,前方正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就在她视线从它身上移开时,巴士来一个急刹车,她身体猛地往前磕去,等她抬起头,面包车已经滚下山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湿润的红色的新土。不过,纵使如此,她还是很享受这段约莫一个半小时的行程。除非后座有人做坐了,不然她都选择坐在后排,抓住扶手,为什么呢?因为后座是最能感受山路肌理的,就连一个不起眼的凹坑都能掀起千重浪,简直就像在坐过山车。

那天中秋节放假,她怀着青春少女才有的激动心情回家了。听说比她大五岁的堂姐此次过节带男朋友回来见伯父伯母,坐在巴士的后座上,想到这个事,心里竟忍不住窃笑。堂姐虽说大她五岁,但她们从小玩到大,她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不过每次春节回家,她们都在挤在一起睡觉,她给她讲工作的趣事,她跟她说学校发生的笑话,偶尔说到关于男孩子的事,她们都心照不宣打住,然后憋一口气,不约而同笑出来。此次带男朋友回来,堂姐应该不会还像当年那样与她无厘头般开暗笑了吧。后座的秘密就是她堂姐告诉她的。

回到家她才发现他们上午就到了。堂姐的家与她家隔两条巷子,少年的她觉得这是又长又大的路,每次都是奔跑,而现在,她闭着眼都能走出这段路了。她放下书包就去找堂姐,在忙着做菜的伯娘告诉她他们去石川了,应该差不多回来了。生了两片月牙眉的她还皱着眉叮嘱她晚饭记得过来吃。而她对她的话已经不再上心了。石川!石川!她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


二.

从伯娘家出来,她不由自主地出了巷子,来到外面的大路。西面的山一片深蓝,夕阳留下一抹的微红挂在东面的山尖,周围安静极了。大路右边斜坡下面是农田,乌青色狭小的农田的水稻收割了,黄色的稻茬还在。农田中间有一棵柿子树,树上柿子依稀可见,有些已经泛黄了。大路左边是茂盛的牛筋草,齐刷刷都伸出大路了,记得小时候还是黄泥路,村民下田把路踩得光溜溜,连路边的杂草都剪了,如今修了水泥路,却不见剪草的人。一株暗蓝色的南瓜藤肆无忌惮地爬遍了正面斜坡,黄色的花朵在一片细长的牛筋草中间别有风味。

她沿着大路走下斜坡,很快来到桥上。她到了桥中收住了脚步。前面一男一女正从桥对面的榕树下并列走来。女子正是堂姐。傍晚的山风从山上扫下来,把路边的芒草压折了。

堂姐,她说,他们还离她几步远。

春芹,你什么时候回家了?堂姐问,小步向她跑过来。

刚放下书包,去伯娘家找你,伯娘说你······你们去石川了。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未来姐夫,李程伟李先生。

她吊着眉头扫了一眼堂姐左手边的男子,肤色不白,理了个时兴的发型,畅直的鼻梁上搁着一副深蓝色眼镜,她看他时,他也看向她,镜片后面的小眼睛眨了一下。

你好,她羞涩地说,脸上热了一阵,马上转移了话题,石川现在人多不多?

附近村子好多青年男子去了,那里新开了一家农家乐,还有一个农场,鸡鸭牛羊满山坡跑。堂姐连珠炮似的地说,我们原本想等你回来一起去的,可是他非要出去走走,你伯娘也说太晚去,回来就看不见路了。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吧,反正这次回来也不急着走。

这次回来住几天?

七天。

你们去了石川多久?

半个小时左右,没什么好看的,其实就几块石头和一潭水,一群赤条条的男子在里面下饺子。自从开了农家乐和农场,水就没原来那么清了。这次回来感觉好多地方都变了。你还记得那棵榕树吗,小学放学,我们都是按年级排队,有次队伍刚走到那,有个男生摔进坑里爬不起来,当时笑死我了。小时候觉得坑那么深,现在都不过膝盖了。堂姐笑着说。

李先生苦笑一下,却看了看她。

她怎么能说自己那时候还没学会记事呢,只好不说了。

堂姐大概一米五三的个头,刚触到李先生的肩膀,而她眼睛快与她头顶齐平了。令她惊奇的是,她与生俱来的可爱非但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弱减,反而与日而增。她右边嘴角有点往里歪,可无意间成就了她最动人之处,一笑起来就像自然上扬,小巧的鼻梁清风起微波似的浮起几道细痕,配上那双略大而黑白分明的眼眸,着实吸引人。堂姐从小到大身边都不缺恶作剧的男孩,奇怪的是她好像很早熟,从不以此自傲。也许这才保持持久的魅力吧。而身边这个李先生是恶作剧的男孩吗?她在心里暗想,如此斯文应该不是吧。不过人不可貌相,不然也不会有人心隔肚皮的说法了。李先生自然地望着远处穿过农田的电线杆,他突然伸出手,打断她们说:“五线谱!”她们跟着李先生视线望过去,只见一溜燕子站在电线上,足足有十几只,傍晚中,它们仿佛一个个黑点,快与电线合为一体了。她心里默念:真是永恒的五线谱啊。暮色四合,他们三个站在桥上,望着桥下从山上哗哗流下的溪水,这股溪水就是流往石川的。水边有一些垃圾袋和塑料品。蝉声在农田、草丛间此起彼伏,凉气不期然由四面合围而来,芒草硕大的穗子迎风拜舞,实在袅娜可爱。

我小时候从桥上跳下去过。堂姐说。

你是说你从这里跳下去?下面可是小水沟,不是水池。李先生说。

哎呀以前还是木桥,没这么高,可能到桥墩那里吧,堂姐说,把头伸出去,指着桥墩。

春芹也跳过吗?李先生冷不丁地问。

我?我······记不起来了。

春芹可是乖乖女,她才不会这样。堂姐说,递给她一个眼色。

可是看得出,看得出,李先生笑了。

你看得出什么了?堂姐仰起脸问,做出娇嗔姿态。

李先生沉默不语,把脸别过去。

他们三个往回走,她和堂姐在前,李先生在后。抬头一望,村子背后的扇面似的大山不知何时浮上了淡薄的雾气,在岭南,只有山中才有些许初秋的味道。北面密林之中闪过几下摩托车灯,隔了一会才听到仿佛从岁月深处传来的引擎声。她在很小就听说,北面大山的后面还有两个村子,走路进去要一个小时。

在上坡时发现,右手边的南瓜花有些凋谢了。


三.

回来那天,凌晨时分,她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瀑布的声音。为什么会听到瀑布的声音?真是让人费解。隔壁的北市镇听说有个风景区,景区里就有个小瀑布,可是从这里到北市镇至少要两个小时呢!她躺在床上,想起了傍晚桥边的事。

在回来的路上,堂姐又说起刚才石川的事时,李先生有些埋怨地说,我还以为可以钓鱼呢?

我们这的鱼可不是用来钓的。

那是怎么捉的?

电鱼。

真残忍,那些小鱼小虾都难逃厄运。我还是喜欢钓鱼。

我也喜欢钓鱼。她插了一句。

钓鱼得钓多久啊,而且山上的水潭很小,钓竿都没地方放。堂姐说。

我们钓的是心情,李先生笑着说。

她不再接话了。

他们刚走到地坛,看到两个青少年在投篮。

你可以去跟他们玩啊,堂姐对李先生说。

这多不好意思,李先生说,我那么老,人家那么小。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不会吃了你。堂姐说。

李先生把脸转向扇面大山,慨叹地说,这山真大啊。比大理的山都高。

我都跟你说了,我们的车在半山腰行驶,你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堂姐说。

信了,简直就像坐过山车。回来时遇到下雨,雨水白花花的,好像浪花,真美。不过也很担心泥石流,回你家一趟就像探险。李先生笑呵呵地说。

拐着弯说我家山。有个女孩带男朋友回来见家长,男朋友被吓得半路回去了。堂姐说。

结果呢?李先生问。

分了。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就杀了你。堂姐抿紧嘴说,握住小拳头举在他们眼前。

你是说电鱼是在山上?李先生问。

是啊。

山上还会有水潭?

当然有,我们后天装“神仙水”也是在山上水潭装啊。

什么是“神仙水”?

就是中秋节这天晚上到山上那口泉装的水,这是我们这的习俗,喝了“神仙水”可以祛除百病,也用来洗澡,对皮肤好。不信你问春芹,她也知道。

李先生把脸转向她,她说,我听大人也是这样说的,不过我没去装过。

哪里来的涛声?李先生问。

你是幻听吧。堂姐说。

那是一棵松树吧?李先生指着地坛边老人健身器材旁的树干弯曲的树说。

是松树。她说。

松涛松涛,我听到涛声也不奇怪啊。李先生辩白说,你回来之前还说带我去看瀑布呢!

在北市。堂姐说。

远吗?李先生问。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

这么远!我不去看了。

她隐隐觉得在李先生和堂姐中间横着一帘瀑布。

凌晨窗外的冷空气丝丝缕缕钻进房间,月色皎洁,透过玻璃,在地上盈了一片炼乳的白色,夜色清幽,房间狭窄,好像与外面无异,山间寂静之音通达,阵阵袭进脑间。她再也睡不着了,也许让她牵挂的不是桥边之事,也不是那阵松涛吧。想起松涛,房间似乎就回荡着这个阴柔而令人陷入虚幻的声音。那么说该是秋游那件事了。

那是七年级时的十月底,学校组织去秋游。他们去隔壁县的一处闻名省内外的风景圣地。景区以漂流著称。学校为了安全起见,不给他们玩漂流,只是到处看。她和班上同学来到一处漂流前面,站在木桥上,看着碎玻璃珠的流水从山下飞流下来,晶莹剔透。其中有个八年级女生引起她的注意,她看着击碎的流水,脸色却平静地出奇,又好像要把脸贴上去,让纯净的流水冲刷。她被她的如无风的湖面的表情深深吸引了,于是悄悄站在她身边。没想到隔了一会,她扭过头对她说,从上面冲下来一定会死去了吧?眼神储湛着恳切的期待。她说,怎么可能,他们都坐在充气橡皮筏上呢,很安全的。她继续说,要是没有充气橡皮筏呢?她说,没有充气橡皮筏怎么可以呢,很危险的啊。她淡淡地说,一定会死去的。她被她这番话震惊到了,腾起的水珠偶尔打在脖颈上,有股透心凉。她离开木桥不远就听到后面有人惊呼:有人跳水啦!有人跳水啦!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初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22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2-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1-23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17-11-20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11-1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1-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篇散文化的小说,没有过多的故事,却有浓酽得排解不开的愁肠。作者对14岁少女春芹初恋的心理描写十分细腻纤毫,就像有一根肉眼难以看见的丝线,在情感深处更深处轻挠,让人深陷其中,以自己的初恋去陪春芹一起萌动初开。那些个阳光灿烂多梦易感懵懂生涩好奇渴望,都化作点点轻泪,在起风下雨潮湿雾霭长着蒲公英牛膝草的乡村,消融。
  • 回复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 一叶2018/02/08 17:12:42
    • 分享到:
  • 谢谢德彬兄的点评!大家共努力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2/07 00:53:25
    • 分享到: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 一叶2018/02/08 17:15:21
    • 分享到:
  • 谢谢陈彻的精彩点评

    回复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 一叶2017/11/21 20:24:43
    • 分享到:
  • 谢谢笑笑书生的点评。

    回复

  • 只有文字,美丽跳动的方块精灵,在作者纯洁光滑的笔端,打捞了她以及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悄悄的收藏。 情节过度有点含糊,还需再梳理打磨,结尾也收得快了点。
    • 一叶2018/02/22 13:51:18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点评和指导。我再仔细看看。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7/11/22 08:53:21
    • 分享到:
  • 十四岁的春芹在中秋节放假期间,遇到了从深圳归来探亲的堂姐及其男友李程伟,在短短的一、两天的交往中,对未来堂姐夫产生了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并在多年后将之称为“一去不复返的初恋”。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这是“初恋”,倒不如说是未成年的留守儿童在长期缺少关爱的情形下,对比她大不了多少、又给她以缕缕关爱的略微有些熟悉的人的“依恋”。
    • 一叶2017/11/22 09:54:22
    • 分享到:
  • 谢谢黄元罗先生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3423
  • 16
  • 5710
  • 阅读李老师的母亲,六种类型的母亲,我一直感动着,在深圳有着无数的母亲,撑起这座大爱之城。生活的一面是艰难的,母亲是辛苦的,母爱是伟大的,对深圳母亲包含深情的致谢。我在深圳漂泊,母亲放弃了乡下的安逸生活,在深圳为我而漂泊。每当晚上加班后,我踩着疲惫回到城中村的出租屋,夜色已深,母亲依然在忙碌,等待我的归来。我时常感动着,母亲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受李老师的启迪,我也想写写母亲这些年在深圳的故事。

    阮声母亲在深圳

    2019/8/24 23:55:37
  • 海水咸,漂泊的岁月,一波三折的生活,底层人生的艰辛。轻描淡写,饱含深情,透视着人性的痛。细细品读,感人至深,同是天涯打工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一样的伤,一样的痛。作者坦诚地面对人生的坎坷,坚强地生活,没有向命运低头,脚踏实地,心怀梦想,以书谋生,以书为乐,以文会友,做文化事,做文化人,入深记,不忘初心,奋斗的青春最美,在深圳奋斗的日子,值得回味,忆苦思甜。海水咸过之后,就是一种苦尽甘来的甜。

    阮声入深记——海水咸,海水甜

    2019/8/24 23:07:42
  • 故事的开头很吸引。但是通读全文,会发现故事的结构有些零散,情节也并不紧凑。对于一部短篇小说而言,时间拉得太长,细节做得也不够,这样大胆尝试创作,并不是聪明的做法。但是,文章里偶尔闪出的哲思是很吸引人,譬如断桥的引用和阑尾的寓意。仔细读来,很有趣。整个故事,文字的趣味性大于故事性,哲思大于情节,社会矛盾大于个人命运。尤其是结尾,让整个故事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思考。

    touming木子的心事

    2019/8/24 22:33:03
  • 那个唱着我的未来不是梦的青年、 天姿厂的倩容、“兄妹发屋”的兄妹俩、“我”的堂哥、小姑娘阿满,他们乐观向上,积极进取,为梦想而努力奋斗。深圳是一个梦想之都,无数人怀揣梦想在这里打拼,不信命,不服输,努力过,拼搏过,最终梦想成真。作者是一位工厂基层员工,业余时间用文字记录生活,讲述身边的优秀员工事迹,发现生活中的善善美,着实难能可贵。行文流畅,表达清晰,为作者点赞,为所有在深圳打拼的人点赞!

    韦一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4 21:29:28
  • 前几个月我遇到一位阿姨,她是山东青岛,她来深之前是韶关兵工厂滴,最早来到深圳宝安区支援建设,她说具体位置亦就是海雅百货那一块。那个时候,深圳很多地方都是土坡坡,自己家里都是住的是青瓦房,来这里六七人挤在的铁皮房,条件艰苦,而且经常停水,每天未等太阳下山,就要去好远的地方排队打水。有的坚持不住了,回老家了。现在深圳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现在感到自豪,自己亦成了家,带着自己的孙女去找寻曾经留下的足迹。

    “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4 20:26:36
  • 题目吸睛,引人入胜,开头让人忍俊不禁,读来轻松愉快。涛哥怀揣梦想、带着好奇,长途跋涉,幸好有堂哥关照有了落脚点,大海的美丽化去了他一身的疲劳,对深圳的向往全是美好。事实上万事开头难, 涛哥的经历相信打工一族深有体会,查暂住证、当街看到有抢劫、难找工作等,回家再出来,再历尽坎坷,多年后终闯出一片天地,在深圳站稳了脚。这些励志故事告诉我们,有志者事竟成!涛哥在文友中口碑甚好,低调随和,多才多艺,好人!

    红月亮入深记——海水咸,海水甜

    2019/8/24 19:33:41
  • 捡拾生活的碎片,串联起时光中的故事。每个片段都有一些闪光的句子。生活就是这样,展现出自己喜欢的东西。通过一些片段,抚摸自己的内心深处,沉思,打量身边的琐屑事物。用时光变换来舒展情绪。整篇描述都是一些熟悉的生活场景,更容易让人身临其境,也体会到在这个城市的喧闹与生存的不易。

    涸辙之鱼​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4 15:32:20
  • 开大转盘六路机的是一个广东青年,姓张,20岁左右,个头不高,衣着讲究,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如果走在大街上,没有人会认为他是机加工人。他上班时,喜欢边开机边用粤语大声唱歌,唱《光辉岁月》,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唱得跟录音机里的一样好听,让机器隆隆的车间充满生机。我问他:张师傅,工厂环境这般嘈杂,工作又脏又累,您为何能这般快乐?他笑着对我说:心存梦想,你就不会觉得苦。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4 15:16:20
  • 爱情,可以风花雪月,但婚姻,终逃不过菜米油盐姜醋茶的细节问题。何况再婚,更需要更多的包容与忍耐。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男人需要女人的体贴。再婚家庭的教育,怎样展开,是忍让,是以爱换爱,还是任由孩子任性不听话?孩子的泼皮无赖离不开原生家庭的耳濡目染,叔可忍,孰(婶)不可忍也。底线有限,忍让换不来和平,一走了之又换不来幸福,这段半路夫妻该何去何从?看着让人揪心。文末留白意味深长。

    涸辙之鱼女人和男人(小小说)

    2019/8/24 15:13:07
  • 语言如春风,妙语连珠,亦许就是荣老师的“春风妙语”网名。荣老师这篇文章包含43个精华帖,由此可见她在领家付出了许多,收获颇多。涉及了小说,诗歌,非虚构,散文等等,面面俱到啊!其中有句“人是要有一点精神,活起来才开心自在”。是的人一旦失去了精神,就如同行尸走肉,没有了追求,没有了梦想,那何谈成功人生,所以我们活在当下要活得有精神,虽然荣老师退休了,但她还在不懈地追求自己的梦想,这点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4 14:23:32
  • 作者非常勤奋,发了很多组诗歌和散文。这一组从题材和架构上都算比较突出新颖,通过西藏风情题材的文字传达一种空灵、纯洁和诗意的陌生感,并将这种诗意提升到仓央嘉措式的的情绪中去,全诗中用的意象也颇让人耳目一新,散文诗式的句子如仙女的项链的裙裾般在西藏的风中飘逸。读完这组诗,仿佛听到仓央在冥冥中吟唱:转山转水转佛塔呀,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世我转山转水,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江飞泉来世新娘

    2019/8/24 11:58:59
  • 这篇比木子更好读,也更加饱满,虽然只是截取人生的片段,婚礼来蔓延开写,但其间穿插的父母那一代人似是而非的感情,暗线中蕾丝边情感以及未婚夫的身世简历,似乎勾勒出了迟楠可以看到的悲情的一生。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为了父母的旨意,这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普遍现象,也是两性关系中的灰天鹅。这样的婚姻能够幸福?这样的感情能够稳固?这样的人生能够圆满?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迟楠之所以会有这种性格,很可能与父亲的缺位有关。

    江飞泉池楠的婚礼

    2019/8/24 11:48:30
  • 很久没来邻家了,但它永远心系于我心,包括在邻家结识的友人。荣姐便是其中一个,她让我最为欣赏的品质是执着,谦虚和真诚。她的真诚在此文可见一斑。说实话虽然她的评论不一定有十分的“中的”,确有着十二分的“中肯”,细读她的每一篇评论,我的脑海里就会不禁浮动出一句话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但做人如此,作文亦然。真诚的东西才有生命力,古今之名篇名著,哪个不是如此呢?愿这份真诚在邻家蔚然成风。

    天涯流云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4 11:48:15
  • 穿过这些评论,我似乎看到午夜一点,甚至更晚,作者摸索着哄睡身边的小外孙子,悄悄起床,打开电脑……她的时间很多,给了家庭,给了外孙,给了交际,还有一些挤来的时间,给了邻家好文字。她的热情与青春活力,与年龄无关,与她的坚持努力和付出有关。从这些评论可以看出,她关注的不只是邻家的老朋友,还关注鼓励新人。在邻家这片沃土,郑荣是一堆肥料的存在,她的关怀,滋养了很多文字爱好者的心灵。包括我。感谢!

    小宇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4 11:38:49
  • 非常喜欢这组诗歌,也许是因为它押着宽韵,读起来,朗朗上口,韵味十足。细品之下,这其中的爱情也动人心魄。爱情是很神秘的东西,有着雪域高原莲花一般清纯干净的向往,也有着凡间世俗的柴米油盐。作者由远及近,从天上写到人间,从往世写到今生,既悲情又激情。“用诗意的深情款款诠释着梦里那份喃喃的葱茏”这是诗人内心里对爱情的向往和歌唱。

    小宇来世新娘

    2019/8/24 11:33: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