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满的石榴
  • 点击:26601评论:112017/12/07 13:53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之中


图谱,南方的影子在码头上缠斗

下午的阳光开始消减它多余的眉梢

我需要各种肖像来缅怀历史

思想像一把刀,可以在流亡中自卫

而曾在内心里默念过的东西

已无法再收回去


下午的人头攒动,如果都跑起来

就会像飘零的叶子一样暗淡,野玫瑰怒放

但每个秋季都不同,那个装运石灰的人

碾碎的石头中掺有他的骨折声

谁能接收一个乞讨的孤儿,他可从来不讲谢谢


我的生活如大部分人的生活

讲究速度,像一个忍者,当世界的大片寒意

穿过我的下颚,那些带有畏惧感的事物

就会被我分辨出来,火苗直立,风呼啸

在下午的各种肖像中,我寻找的彩色头颅

有着贵重,光泽的皮毛和沉重的呼吸



我的孤独美好如初


华灯初上,鸟雀们将重谱它们的歌

而时间在精细的磨盘中转动,像网一样交错

深夜,野兽已不肯过江东

疫苗和玉米在城市的疾控中心笔直

如苦难的停放处


壁炉中木头通红,寒冷之夜从没遇过敌人

那尚未诞生的胎儿

你听见飞蛾舔舐寂寞的声音吗?

除了一道门被打开,墙上的工具正在哀悼

土地的伤残,我的力气正在衰退

温柔的斜坡,难以觉察的深渊

小酒馆在那里,被酒精毒死的人也在那里

中东的土壤嗜好烟火的味道


那些神志不清的中年人啊,你们逃离的光芒

都带着颤抖的死亡,我的祖国恰如我的孤独

但她是开放的,她有一篇致以空寂的祈文

她清晰的天空依靠着一座巨大的山峰

我美好如初,像一条警言



抵达深圳


当胖棕鸟的歌喉在中石化加油站

上方的屋顶歌唱,当模型技术在会展中心

高大的展台上瞬间变为了人

大鹏所城,那古老的石雕,遗憾自己不曾听过

草木之音,不曾有过儿女私情


谁来献词?羊台山让我得到了心中的慈悲

山顶上的鸟鸣,白云,我们最终

需要全然理解生活和命运

让一块染色的破布铺垫行走的悬空

雨滴敲打屋檐的声音如我的预言

深圳,不切实际的怀疑会增加疼痛


我不打算回答自己的反问,一种更好的生活

一只潜鸟的标本,一个女子远方的念情

都带着他们的体温

当我抵达深圳,低矮的独木舟在水面上滑了出去

修辞变得活跃起来,天空充满了禁忌

但云朵仍带着爱的柔性



城市,用噪音保持了平衡


几座相连的高楼,以某种倾斜的姿态

保持了向天空的伸展,可靠的事情

就是多种树,在公园里练习柔术

禁止喧哗的公共场所,喇叭划出一道笔直的刮痕

架设于人行道的广告相互隐瞒真相

餐厅,溢出的油烟味已获胜了骨头

在城市,让我们恰恰不舒服的地方

是它的合情合理,马赛克保持了内部的真身


打碎的玻璃努力举起它的匕首

是的,没有什么比一台切割机更理性

油漆露出了颜色的性情

在消弭的白色空气中,呈现一面墙

灰色的墙支撑着对立两面的水平状

那只踱在墙体上的鸟并没有死亡,它嘴巴里的牙齿

是有人性的,它的面孔是动物的面孔

就好比说,我活在城市,仍具有思乡的功能

市民们将在喧闹中赶走一群老鼠


而我在这种绝望中,听尖叫,听城市的噪音

努力接近一种废弃的象征



午夜奔跑的火焰


交出上半夜和下半夜的中点

蛇在深夜冠以帝王之名,放弃吧

爱是我们最后的幻想

今夜,让火苗去点燃一只饰金的水盆

那些萎谢的花朵会有它自信的语言


南方,奔跑的火焰会在你手中奔跑

随时可以静下之人才像冬眠之人

孩子们继续酣睡,发出均匀的呼吸

尽管某种东西在在我们身上悄悄伸展

像一面旗帜,或者绳子

但没有谁会去识破,或者写下它


火焰,正歌唱着我的南方

你必须跑开才不会被燃烧,在午夜的时间里

那奔跑的火焰携带着命的命名

我看到你的手掌,你的额头溢出水草

正是那些在午夜与火焰一起燃烧的事物

才带有不被吹灭的光芒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你知道,人类的窗子都朝外打开

但我认为如果朝内打开风雨会来得更快一些

那些被我们动过手脚的图片

已不存在修复的功能,大街上

美图让街景增添了无辜的妩媚

影子们深深地躺在地上,它们无罪


在人世,我们素有勾引的本能

红棉袄配上绿裤子,矫情的文字上

多情猫的乖巧如一个人的意念,我沉迷于多情

空房间里,曾经有过多次颤栗

从壁画上走下来的女人,与我亲吻


那些被人类分拣的旗帜飘拂在风中

高楼上的灯光从四面八方合拢,一个哭叫的婴儿

踢开了被子,我停留在靠近洱海的一条船上

那里风光旖旎,并有人们不停进出湖面

他们仿佛地球上刚出炉的墨汁

维持了我的新鲜感



一个人的皮影戏


剥开桔子,可见内部的肉身

跟人的皮肉一致,在冬季的河床上

那渐入佳境的时间有更多的空虚

来供我选择挣扎,没有什么能再让我哭泣了

父亲的年龄已过六十,他还硬朗着

像一个弹簧,宽广总献给松弛的人


内心不可描述的事物强大到失踪

谁能挽救必然的冬天所带来的消瘦

在羊的骨头上面,仍留有青草的味道

我咀嚼活着的过程,用一根棍子

支撑空寂的阴影,我将滞留在出发的旅馆

看天外的艳霞高过屋顶


扮演猎人和狗追逐动物,粉绿的嘴唇啊

一束光将我们送入到心灵最深的地方

今夜辽阔,漆黑的屏幕上,人的灵活双手

拉扯着多变的命运,一个人的皮影戏

将在明年试一试春天的深浅

并用无声的手影来辨识有声的方位



一对偎依的影子


堆满沙子的海岸是轻松的海岸

在两个相爱的影子之间,我不称作为距离

有时,深渊可以抵抗时间的变形

瞬间的黑影,在吵闹的人群中闪耀

一只手和另一只的温暖,会继续旅行


我将丧失在沉重中,爱的门缝

可以塞进去多少呼吸,海边涛声一阵紧似一阵

周游世界的海浪啊,你湿漉漉的身子

像一个写了很多情书的人

也像今夜的我们,制造了雷霆


向外凝视,海屿的顶部正抹去她白天的装饰

谁释放了今夜的火光,两个偎依的影子

真实得令人震惊,是爱,在喧闹的海滩上维持了秩序

是爱,隐入了他们完整的湮灭和前程


当一阵又一阵涛声在夜里来临

熟睡的我们,已一无所知

而安静的沙子从海滩上滑了出去



想写东西


下午,想写东西的冲动非常强烈

工作会议还没开完

我的心思已在构思一只鸟的飞翔

和一个人的出生

那个被人捅破的玻璃窗子刮进了疾风

一场雨在天空穷途末路的时候

就降了下来,远方的爱人,灵魂在打滚

她内心纠结如树根缠绕大地

回到家,陌生人站在我门口

在门上贴优美文字的性病广告,这让我难堪

所以打开电脑后,想写的东西荡然无存

看看远方,树影婆娑,突然想想

人生那么多事情,真不是一下子能写完的

又何必在此一时呢?



我母亲的母亲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南方的风有一阵清凉

母亲的喉咙似乎卡住了什么

别了,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一条让我得以出生的古老的骨头隧道

我将永远再见不到你了


六岁那年,你弯着腰,带着我在山上看牛

健壮的水牛一溜烟跑到了另外一个山头

你背着我狂奔,散乱的头发,激怒的目光

我触碰到你的背部,成串的汗珠,气喘

使命成为一种追逐


前年,八十岁,你拔掉了二颗牙齿

烈日下行走十公里来到我的家

牵着母亲的手,把你积攒下来的核桃

一颗颗从口袋里掏出来

上面有你曾经咬过的痕迹

深夜,你的儿女们发现了你

你在通往另一个尘世的路上紧握着双手


母亲的母亲,我的外祖母

你就是迷途的羔羊,在人世间最后的光阴里

克服了死亡的恐惧,在一种缓慢的退却中

坚硬,如你生下的儿女



秋天河流


秋天的河流干净了很多,河水不紧不慢

光着身子从高处向低处流动

鱼群肥美,低洼处的水草像认出了我们

摇着头,但并不想跟着我走

我知道它们有自己的归宿,腐烂于河流

或者被风带走


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一条横在内心的河流

细小的沙子,隐蔽的翅膀

雨水在它的面上翻滚,光芒在河里盘旋

有汹涌的波涛,有前行的渴望

河流所经过的地方,都留下水的巢穴

我从桥上可以看见大片的鱼群争吵

露出一排排牙齿


秋风拂过,那曾经火焰般绽放的花儿

堆积在季节的伤口,河流,不息的悲哀

我们被画在这料峭的河岸

听秋季后的河流刺耳的冰的手鼓

我向一条水的裂缝靠近,那里有曾经溺死的人

被水偷运到了另一个尘世



沉默,向上挥动着孤独


我愿意挥动手臂,向一个陌生人招手

向一栋高楼的情人致敬,时间那流动的斑点

让一个沉默者更具有魅力

云,滑过太阳的轮盘,孤独者的天堂

抛弃了他唯一可以驾驭的空寂

水上幽暗的图画,被点开


进出于同一个人行通道,到处旅行的人

是在旅行中蹲伏什么,我时刻准备好游戏

随灯盏在人群中狂欢或者颤抖

那让我紧紧抓住的,仍然是不可信的

身体的自由和精神的迷宫


现在薄暮来临,这一年,里程碑浓缩成

冰冷的文字,被群众遗弃的大厅

仿佛有人在敲击舞台的铁钉,我不张扬

在来来往往的爱恨之间,保持着沉默

看壁虎伪装心跳,看太阳下的飞机一刹那的急射

人生没有前哨,只有向上的孤独



虫,爬过了古墓


灵魂,在地底下辛勤地工作

腐烂的尸体啊,从宋朝开始挣扎

今天还带着伤痕,虫,真实的尾随者

饥饿的嘴唇像铁格的窗子

它已陶醉于腐肉的味道


所有的鸟来自于西部的山林

高空被风腐蚀,被楼刺穿,云暗淡

夕阳可以是每个人的旗帜

但黑夜掌握了它,每一个古墓里

死者有比活着时更拥挤地生活


小屋亮起了灯盏,被命运驱赶的人

被疾病缠身的人,我们现在哭泣和倾听

是因为死后能分辨出更清晰的死亡

人,不死,什么也不是

虫子也不是虫子



观澜街道的夏天


暧昧的光线在街道的人群中消失后

观澜街道的夏天开始慢慢变热

我们在黑暗的房间里相互抚摸

讨厌的蚊子飞来飞去

手掌是被支配的另一种情感动物


电梯,在花园小区的升降中

感到了孤独和害怕,但电并没有放过它

在街上,撇清跟其他人的关系

我可以安心选择更多的食物

这个夏天,卖弄身材的人很多

我没有仔细欣赏小腿以上的部位,怕滋扰民众


喧闹后,更多新鲜的东西均有磨损

雨忽然停止,风腐蚀了门窗和花粉

在观澜,如果要询问清楚生活和来路

必须在微暗的灯火中重新梳理一次这里的秩序

这里曾经的爱,恨以及那些摆件的位置

还要观察那些生意惨淡的门面

挣扎,消失,又接着回归,亮起灯



地下铜


暗中的事物,离我有一段骨骼的距离

花白颜色的乳房上罩着铁的布衣

我抚摸隔壁的洒水瓶,声音穿透墙壁

地下,铜开始发情,生出绿来


我没有情敌,所以一直珍藏着这样美好的岁月

河流在暗道里自由涌动,一颗心

挂在悬壁上,是一种更深且外在的东西

让我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对于铜

对于深埋于地下的铜


深入,在五百米的故乡

岩石的躯体横在截面上,那清澈的沉重

彷如铜的再一次起身,在地下,我与绿搏斗

在地表,已看不到我的光荣



在宽阔之地


在宽阔之地,野火自由燃烧

水流向它的腹地,一种药草替大地疗伤

而狮子在它的尖爪上摆弄带血的骨头

风不断地擦掉天空的内景,一片乌云

在宽阔之地,它黑暗的嘴里含着巨大的谎言


如果远行,我将赋予某种人的特征

光已经来临,它一定会照射什么

轻柔的锤子敲击,那个平静中观望世界的人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肖像深圳石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仁智山水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18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12-11
  • 暁霞囡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0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12-0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12-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范明评委2018/09/03 17:15:12
    • 分享到:
  • 也许是评了那么多诗歌,我觉得一个写诗的人读另一个诗人的作品,有时只是内心的一种感应,而非话语能表达。这组诗是娴熟的,意象繁复,有着现实性和现代感,也有诗人对生活在“讲究速度”的深圳的自我调整以及对写作的思考,诗人仍喜欢孤独如初,这也是进入写作的最佳状态。也许诗人将自己喻为“丰满的石榴”,“已否认曾经获得的所有荣誉”,“但剥开的时候/掉落的籽粒会在地面上肆意地翻滚”,难得的一份清醒与自信。
  • 回复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 回复
  • 这是一张色彩极浓的现代诗的组合柜,透亮又暗红的错落层级中遗有典型的海子诗歌体格。其间各种意象层出,像用蘸满翰墨的丹笔提起兔子耳朵时,雄兔前脚扑朔和雌兔媚眼迷离,或置于地上后,双双跳跃,难辨雌雄。 用石榴总装有关无关的万象事物,用石榴籽打包千变人性、万化人脸、多样人生及其异质画皮,幻魅了灯影。 让看得懂、阅不明者都有一种爱读深入的情欲和奇妙青涩的探寻冲动。 而作者身披厚厚社会迷彩保护色,恣意穿行在字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7/12/07 14:27:37
    • 分享到: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 感谢兄弟的深读,如有时间加我微信 13691936348 ,详聊。
  • 回复

  • (续)里行间,让情绪表达在文字蒙皮下,如同水在沼泽草甸底悄悄流淌,意境深厚幽远。
  • 回复
  • 祝贺志武!2013年志武一帮深圳文坛湘军来邻家聚会,记忆犹新。
  • 感谢黄兄长,以后多带动,深谢。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7/12/07 18:27:13
    • 分享到:
  • 有点长,先马着。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7/12/07 17:43:19
    • 分享到:
  •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大概就是表述作者这种类型。看到了字里行间的情绪,却看不穿作者的心思。ennnnn,待我喝口茶再细细品味。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用文字记录社区,有记录,才会偶存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69039
  • 3
  • 720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先佑这篇基建工程兵的采写并不容易,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它不能投机取巧,也不能胡编乱造。这是特殊题材的桎梏,要写好一个人的传记是非常具有难度的事情。基建工程老兵彭叔代表的是大多数,即在深圳定居下来,也算安稳知足,但没有大富大贵起来的那部分。的确,有少数成为既得利益者,但大多数没有。好在,很多像彭叔这样的城市基石,刚硬、质朴、坚挺,他们支撑着这座城市的框架和脊梁。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更让我们尊敬。

    江飞泉深圳之上,高楼之下

    2019/9/27 12:00:32
  • 满屏的粥香,满腔的暖意。我庆幸没有在凌晨四点抵达沈阳时看到这篇文章,不然定会饥肠辘辘。其实,真正养人的一日三餐,并非一定要珍贵的食材,而是满满的用心。印象中的粥,无非就是少米多水煮到软。当我尝过粤港地区那熬到绵糯回香的粥时,才知道为什么有“粥粉面”中粥排第一位的座次。世间事,都怕用心。而这样的用心,有时候会被误会为“傻”,而往往是傻傻的用心会有大大的福报。这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另一种解释吧。

    雪候鸟凌晨煮粥

    2019/9/26 12:36:11
  • 构思精妙,思想深邃,语言充满金属与花卉混合的质感。天鹅是现代诗里出镜率很高的禽鸟。经过诗歌与思想的装扮,天鹅已经不仅仅是天鹅了。在这组诗中,天鹅具备了宏大的象征意义:它优雅、高洁、独立、凛然不可侵犯,带盐了诗人心中的美与理想。这座白色城堡,容纳了世间所有的柔弱与美好,“没有一片沼泽与黑暗能扣留它们。/死亡也不能。”“远方的天空和星群折射的光芒是/它们寻找归宿的理由。/它们在寻找。”早一点贴出多好!

    笑笑书生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9/25 18:59: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