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文学梦
  • 点击:25930评论:32017/12/18 21:19


一个人在家,甚觉无聊,便想做点事,但思来想去,到底没什么事做,“那就写点什么吧?”脑海里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当下净手、取笔、纸,端坐桌前,握笔在手,竟抖个不停,只想龙飞凤舞大写一番,但到底写什么呢?脑海里一团乱,理不出半点头绪!      

记得读书的时候,我写的作文,老是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念;每写出一点东西,就会被好读的同学争相传阅,——更为“厉害”的是:读初三的时候,学写武侠小说,没来得及写多长,便被同学们争相传阅,还传到了别班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了回来。没想因此而一跃成为了班上的一个“人物”,被同学们选为了班干部。那时的自己,的确是有些臭美的。

后来,辍学在家,竟异想天开地想写出个未来,农闲之余,便闭门造车,天天写、夜夜写,不知道有多少个半夜,是被双亲喝令睡的。

第二天一早,又得去干农活。  

村里人见我拿农具走得平静,如看怪物,说:“怎么不出去打工?”

双亲就赔笑,说:“暂时没门路,您有门路没?有就带上他吧。”

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但我又能说些什么?农村平日里很难看到小伙子、大姑娘的。用老人们的话说:“若不是老了,出去做事没人要,谁会呆在家里?”

——我们老家所指的“门路”,是指有人带着出去挣钱。那时确实没有人带我出去。而跟我一起辍学的,十之八九都被人带出去了。

由于在家没什么经济收入,连买笔、纸都渐渐困难起来了,又不好意思向父母要,只得想方设法地挣钱。

我为此捡过蝉壳,捕过鱼、蛙等。

至于写作,效率是极其低下的:先用笔纸打出个草稿,修改满意后,用钢笔、方格纸一笔一划的誊出来,后拿去小镇上邮寄。

因为老是寄稿超重,怕途中有失,还得挂号,老是会忍不住问:“要多久能到?”老是得到邮局工作人员的回答“最多一个礼拜吧”。

然后便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着回复。

在等待中,日子就显得格外漫长!

每投出一篇“作品”半个月左右后,我便会火烧火燎地往村里唯一的小商店冲(本村人的一般邮寄品都会往那里送),无数次地都是失望而返。因为,很多稿件投出去后便如石沉大海了!

一次次的踌躇满志,一次次的失望而返,让我不得不思索人生之路到底在哪里?或许真的在外面吧?

想得多了,便想出去了。

跟父母说起,其实父母见我弄文学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又徒劳无功,他们的心里比我更难受哩!就说:“出去闯世面是好事,见多识广之后,写的东西一定会更好哩!只不过,暂时没门路……”

我说:“那我就自己出去。”

父母硬是不允,那时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          

一天,有感而发,一口气写下了一篇心情文字,没做任何修改,就投给了一家杂志社举办的征文大赛。

没想半月左右后,收到了回信,里面有一本特约通讯员证、一张决赛通知书,上面说我的作品被评为了优秀作品,有资格参加特、一、二、三等奖的决赛,跟其它的优秀作品结集出版,为此要付多少参赛费等云云。

有人说:“这是骗子的把戏。”

我不管不顾,当天就汇去了参赛费(记得是45元)。

征文比赛结果还没出来,我已随着堂叔等乡亲去桂林做起了工地上的小工来,这是一种挺累的工作:和水泥、提水泥、用翻斗车装水等等,无一不是重力活,还得风吹日晒雨淋,伙食还可,住宿就十分恶劣了:用一大花沥青纸往地上一铺,七八个人的行李往上面一丢,或当枕头,或占床位,睡觉就拥挤、直挺挺地躺着,活像一具具僵尸!

工余,工友们便聚在一起玩牌(小赌),或结伴逛街游玩。我很少参与其中,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铺上读、写东西。

除了堂叔不笑话我,还说我将来会有出息外,其他的人,是每见一次就冷嘲热讽一次的:“你一农民,再折腾,又能整出个什么来?”

刚开始,我会很窝火,会多多少少的生他们的气,渐渐地便处之泰然了。           一直做了三个月左右,临近中秋,便回老家过节,想起了征文比赛的事,问母亲,我出去后,可收得了我的信;或其它什么邮寄品没?

母亲说:“没有。”

我的心一凉,抢到小商店。

当时,店内围着两桌人在玩扑克。

我问老板有没有我的邮寄品?他指着一张桌子,说:“所有的邮寄品,都在那上面,自己找吧。”

我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不甘心,更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还是不甘心……一连找了好几遍后,到底是没有。

有那么一刹那,精气神都离我而去了,整个人忽的瘫了下去。

慌得人们忙问:“怎么了?”

回家的路上,我在心里说:“去TMD文学!”

但在每次收拾行李的时候,还是依依不舍地将那本通讯员证带着,无所事事的时候,仔细地看、仔细的摸,然后看书。

我先后在本省(我是广西人),做过室内装修工、批发部送货员、厨师学徒、厨师等等工作,甚至还摆过地摊,终究一事无成。

老是听人说:“要想发财去广东。”终于决定去深圳。

到了深圳后,看着繁华的高楼大厦、活力四射的俊男美女,阴霾之气立时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很快爱上了这个城市,并暗暗发誓:“一定要闯出个名堂来!”

我听从了好友的建议,进了工厂做普工。

之后,每天的生活都很开心:那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个个友善、玩得来,更有亲密无间的老乡。

每天都感觉日子过得很快,文学于我只有一点点地位了:我只是依然持续着睡前必看书的习惯, 在那一段思想最平静的时光里,无数次的脑海里闪过一丝丝灵光,手指也无数次的痒痒,只想握笔龙飞凤舞一番,但想起以前的劳而无功,终于罢了。但心里到底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一年多后,有好些老乡都辞职了,整个工厂的老员工也走的七七八八了。

我想:“我也该走了。”黯然辞了工。  

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期间进了一个美资厂做早点厨工,这份工作挺累的:每天半夜三点就得上班,发现同事们老是埋怨没有夜班津贴,但又无计可施。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写了一篇建议给做早点的人夜班津贴的文稿投进了总经理信箱,几天后,总经理竟然亲临厨房,集合人众,宣布同意了我的想法,还说我的文字能力不错,得到了众人的刮目相看。当时,几年前的那种“臭美”感觉一下子冒了出来。

每晚临睡前,我还是必看书的,但还是感觉空虚,那是属于真正灵魂深处的空虚:很想找个人倾诉什么,但不知该找谁?又如何倾诉?或许只能对自己倾诉吧?所以只有写作,才是最好的倾诉吧?

但笔一入手,记忆条件反射般地回到了以前的劳而无功,想:“写出东西来,又会有什么用?”但不写吧,也确实憋得难受。

纠结了好久后,终于决定操笔:“就算发表不了,写给自己看,也不错啊。”

我把操笔安排在晚上,一天规定两个小时。

一天得悉《江门文艺》文学培训班招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有作品,便投过去;再有闲暇,便读文学名著。

虽然到现在,都没能发表过太多文章,但内心平静、充实。我想,这比稿费更重要。

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中了文学的“毒”了。

回头看几年前唯一赏识我的稿子的征文大赛,发现,那家杂志社在同行中已是小有名气,方知当年并没有“上当受骗”。

至于当年为何“杳无音讯”?可能是因为父母及乡亲们“善意的”谎言跟谎举——扣住了那家杂志社给我的邮寄品,也隐瞒了我事实。他们可能当时想:“既然绞尽脑汁,忙活N久,才出这么点‘成绩’,可见文学是如何的高不可攀!不如让他死心,转移心神,涉足其它事情!”这个推测简直是一定的!这么一想,不禁微微有气,因为在他们眼里,那结果微不足道,但于我却很重要!然而又能怪谁呢?毕竟,那时的自己,已对文学颇有些心灰意冷了。

往事已成过眼云烟,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当下和未来;

无论做什么事,心态永远都是最重要的。现在与未来,还是得将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生存与事业上,文学,就当做一件平静浮躁的心的“雅事”来做:在为世俗的事劳累过后,能抽出时间闲情逸致一下,多美!

写到此,才发现,已到黄昏时,不禁感叹:当真是光阴似箭!大半天,这么一坐,就过来了,要是不写作,可就闲得难过了……



  • 1
  • 2
  • 关键词:文学梦·旧作·整理·唐献明·文学·写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一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1-02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1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7/12/21 08:49:54
    • 分享到:
  • 很多人在年少求学时,都曾做过文学梦,但随着对物质主动或被动渴求的日增,这场梦亦渐渐醒来,甚至是破碎!也许这就是所谓“时代发展所带来的难以避免的阵痛”。幸运的是,我们在不经意间闯入了“邻家文学社区”这块能重温旧梦、能重拾纸笔的场所。它在一定程度上令我们的业余时间有所消遣、不断充实!
    • 献明2017/12/27 05:48:22
    • 分享到:
  • 文学梦,是一个非常美丽、美好的梦,诚如黄先生所言:很多人,在青春年少的时候,都曾经做过文学梦,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生存、生活的压力逐渐增大,很多人,便再没有精力、没有时间、甚至是都没有心思,面对文学梦了,也就是梦醒了。这无疑就是一种阵痛,幸好,有了邻家社区,让我们,有了重温文学梦的这么一个美好的平台。真是对邻家,感恩无限。因为,邻家对于爱好文学的,芸芸普通众生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天堂”。

    回复

  • 其实当作家,实现文学梦想,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不必过度的去自责和刻意去为之。作家和清洁工的工作都是一个样,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我们必须面对,加强自身修养,完成文学梦想。有的穷其一生,也没有实现梦想,这个急不来的,需要坚持,坚持也不一定能成功,所以量力而行,感悟生活,从细微中做起,观察生活的方方面面,才是真实的,最直接的路径,我们不去奢望什么文学大家,只要生活愉快,身心健康,就是最好的,有梦想没错。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0钻
  • 本人简介:献明,男性一枚;酷爱读书与写作
  • 本人简介:献明,男性一枚;酷爱读书与写作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7700
  • 20
  • 4910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父爱如山,确实一句千古流传。父对自己的家那分责任与爱,显得沉沉的,自己小时不觉得,自己的父亲经常带你去玩,给我们买好吃滴。当自己成为父亲的时候,才知道父亲的爱,是如何的深,深似大海。作者写家乡的老槐树和老爸的自行车,睹物思人,一种对家乡浓浓的思念,对自己逝去的亲人无比的缅怀。

    父爱如山(组诗)

    2019/12/18 8:03:51
  • 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牌,说得真好。邻家社区文学在深圳就是很好的文化品牌。来了就是深圳人,已经表明城市的包容性与人文情怀。包容性是让“游子”有归宿感。开放性给城市带来发展方向、速度与潜力。交通的便利与生态的文明,让人们感受城市的健康与城市绿意。而邻家社区文学成功举办第七届,全民写作已经成为深圳的文学风气。而田地、黄东和、费新乾等一大批邻家社区文学的“拓荒牛”为游子们提供了很好的写作平台与精神家园。

    春风妙语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19/12/16 11:34:27
  • 夜上阑珊是写小说的,而且是玄幻小说,她曾经说自己“不会写诗”。这两首短诗,与她的玄幻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格。诗句很平实,似乎很难定位是爱情还是亲情,抑或是其它。或许只是瞬间的情感流露,作者更多的是在记录当时的心境。这倒是符合女性诗人,特别是她这种自认为“不会写诗”的女性作者的真情实感。少了些娇饰和所谓的技巧,有的是一份真实。期望夜上阑珊能够一直保持她的一颗诗心,相信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墨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13 16:27:55
  • 大芬油画村,是深圳艺术界的一张名片,跟着飞泉的诗,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冬日的里午后,我神游油画村,徜徉在“梵高的海”和“蒙娜丽莎在秋光中”,见识了香格里拉的金秋,迷醉在勒杜鹃和凤凰木的最美妆容里,就好像喝了秋天寄来的酒……多美丽的意景呀,令我也要“多想用故乡来定义你” 这组诗除了描写油画村的美,也抒发了对油画村的热爱之情:我的心轻盈得像一朵洁白的云 化作一只心形气球,朝向你的南风。

    梦晴阳光打在油画村墙上(组诗)

    2019/12/10 17:54:32
  • 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每位老人所盼望的。可现实生活中,子女为了生活外出打拼,不能时刻陪在父母跟前孝顺,这也成了父母的遗憾和子女对父母的愧疚。就如文中的老人,孤独的晚年虽令人怜悯,但每晚都要子女轮流陪夜的方法,实在不妥。兄弟姐妹可协商沟通,每人轮流半年或者一年照顾老人,会方便很多。留守老人的话题永远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祝愿全天下的老人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红月亮孝心

    2019/12/10 14:49:57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