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用来感知的(10首)
  • 点击:19152评论:02018/02/09 10:13


想象的雪

——致太阿


深圳24摄氏度,安徽蚌埠正暴雪。

一天几个小会后,我坐在灰暗中

并努力让自己明亮如灯管。

太阿路过蚌埠高铁站,雪让他

凝视窗外。为了看雪

乐宝下台阶时

摔倒在视频里。

他哇哇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这之间可能有某种关系,只是

我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写作。


写作写的就是隐情。

无需追问。

雪穿越般划过窗外,虚无的她

穿着新衣服新鞋在一个购物中心

吃锡纸花甲,她的四周金碧辉煌

我的四周是水泥制造出来的空荡荡。


她边吃花甲边发微信说,十三年了。

他想起她说这话的心情,和心事

他雪人一样固定在大地上。

他难过,他说再坚持一两年。

夜色深沉,这是中国的冬天,也是两个人的冬天。


朋友圈不断有人在发下雪的照片、视频。

太阿离开蚌埠,继续北上,我坐在走廊想象着

雪被高铁击中后瞬间碎裂的情景。

下雪,真好,即使看不见

也是好的。雪正用它的白掩埋

这座城市的“赤橙黄绿青蓝紫”。

这绝对的想象也是好的

像模仿乐宝说话那样写作一样好。


2018


冬日絮语

——致臧棣


时至今日,我终于知道你

为什么要去写作以及在短句中

布置小钢炮似的词语,502胶水般黏合。

还有,吃羊肉粉时

为什么流下男人

五十四岁年龄的泪。

这看似难以理解,一个中年

男人在一个青年男人面前。

但我就懂了。不止于此,还有

你为什么写那么多还那么好。

还有什么比写诗更合适比写

好诗更绝爽,作为叛逃的精神仪式。

这个高大的男人,和我父亲同龄

他忘了年龄,或年龄是种虚构。

他将忧伤献给同道中人,而父亲

将它献给了谁。我祝愿

有另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工人

也叫他父亲,并让他放松。除了语言,

一个男人很难对另一个比他

高大的男人解开父子的传统。这就像

我和父亲,那么多年,那么多次

一前一后走在田埂上,皲裂的人工池塘燃烧着

附近几个村子的垃圾。霜冻的麦子

和非洲肌肉男似的白杨,各自承受我们的衰老。

他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回馈;

他没给你的,想必你无法埋怨。

所以相对是一个伟大的词,它让我们

有理由相信“情感是相通的,

与直写主义无关”。像喜鹊窝借助一棵树,

向整个田野行注目礼般

轻易暴露了所有鸟类的鸣叫。


2018


恋曲2018


是感激也是残忍,年末

我们总结,这过去

的得失,悲喜。年龄

让语言羞涩,而所谓“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成为虚空的一炮。

几杯酒下肚,且听老诗人交谈

性,死亡与生命的意义。

微信里我说霸气外露,实际上

是要说”弥漫着观感,支撑着丰满”。

乳房多美好,描写乳房的语言

性感得可以舔舐。

当距离伸缩因为感性,我们微笑不语

气温继续回升,谈话变得细碎和敏感。

待众人散去,天台开放成欧美的酒吧。

你我都是来自乡村的善男信女,看

月光光在头顶上,耳朵叛逆了我们

犬吠犹在周围。这都不是我想说的

也不是你想听的,但你想听的和我想

说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吧台的姑娘送来

几杯伏特加,这俄罗斯的异域酒让我们

感到来自另一个半球的温度。如果说

存在是一种互补,最好的时刻莫过于

我们十指间的距离。少一根手指

和多一根手指都不行,你颔首示意。

风吹拂,然后风景跟着我们的双腿

晃荡。这经改造的旧工厂

还要在历史中持续下去,这月朗星稀的屋顶

让词语羞于表达,让我羞于抚摸你的脸,让你嗔怒

可这些句子是属于你的,我必须还给你。

我的手放置的地方是我们必须潜泳的公海。


2018


睡 眠


邻居们都走了,院子空荡荡。

他坐在椅子里,并深陷其中。

日光沉没在尖顶大厦,离开的人

奔向一座城市的各个洞穴。


一天又没了,谈何悲观;

一生都没了,尘世还那么新鲜。

长毛狗走丢了,卷毛狗睡在椅子边。

他走进起居室,失去的日子,被折叠在诗里。


他开始清空。清空欲望,清空人民币

清空这些年在生命中停留的感情的房客。

他打开相册,一页一页翻阅,这是家人,这是朋友

这是恋人,这是合作伙伴。夜晚寒冷


他开始哭泣。更多埋藏在心里的名字,他没能够

说出口,更悲戚的是,他慢慢忘了他们的名字。

他毕竟是一位老人,最后他说出的那个名字

是第二天人们将它在刻墓碑上的名字。

也是后人在舌头上睡眠的名字。


2018


你和它


小时候家里穷,可能

现在也不富裕。

钱挣得越来越多,

日子仍不宽裕。

这是父辈的埋怨。

下雪了,我们还会说

“冬天麦盖三层被,

来年枕着馒头睡”。

但更年轻的你们

已理解不了。

那些经过1958年的老人

为什么总是告诉我们

珍惜每一粒粮食。

村子要重建,

根基要转移到别处。

机场这个曾遥远的物象

让大家背井离乡。

对于更年轻的你们

也不理解:

“那些瓦房怎抵得上小区房?”

小时候,家里穷

馒头是饭,辣椒面是菜。

雪下在屋顶上,

第二天滴落成冰锥

透亮,吃一口爽过冰镇雪糕。

起夜时,屁股在北风中

像两个皮球左右摇晃。

而半夜倚窗,听

巨大的树枝被雪压着发出

鬼魅的呼啸,同时擦枪似的

擦拭着墙壁。

更年轻的你们

已多年不回老家

不见雪

不知冰锥为何物。

更何况穿着胶鞋

哧溜好几米远的结冰的河面。


2018


爱是用来感知的


在拥抱中确定我们

和在接吻中确定,

哪一种更准确。


阴暗的夜晚,

你将我从电梯里

拉出来,并质疑


“你现在不爱我了,

因为你好久没吻我

吻也不会好久。”


一个高鼻梁的女人

站在你面前,周身散发着

金桂花香。


爱是用来感知的。

没有花枝招展,

依然是有香味的桂树。


2018


目 睹


冬日凌晨,倚窗望。

对面的楼梯是裸露出来的楼梯。

一只黑猫从六楼跑下来,

它衰老得很慢,无声无息。


楼下叉车装满白纸,

轰鸣刺过视觉里的听觉。

气温骤降下来我感到冷得突然。

外套搭在绿植上,

呈现出另一种褶皱。


人该怎么才叫活,才是活得好。

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还在想这个。


新年来了,

我住的房子换了新房东。

那一栋栋立方体的房间

像巨畜的心脏。

灯光如畜眼,

凝视着路人的行走,和榕树叶的脱落。


明天将有一个高大男人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女模特从里面出来。

将有一个卷发孩子

和一只宠物狗从里面出来。


这不是我的房子,

我本不该为这短暂的停留充满留恋。

所有与我同在的人和事物都在消耗我。


我高举双臂,伸出窗户。

别无选择,活得像

大马哈鱼的一生。

出生在淡水中,

却在海水中长大。


2018


直的,弯曲的


昨晚写一首诗,

没写完,

今晚继续。

这是另一首诗。


恋爱的女人,

没爱够,

领证结婚。

这是另一个女人。


诸如此类的事

很多。

很难罗列在一首诗里,

毕竟诗不能太长。


为此我希望是一名小说家(长篇),

象征派画家。

或一个渔民,

渔民总要有网吧,那么多孔。


但我偏偏是诗人。

这是我一直困惑的身份。

我累了,我想放弃。

如这诗之寂静,有点不容易被接受。


2018


有 感


看完一部纳粹屠戮犹太人的电影

我悲伤,安静,满足。

虽然夜晚无所事事,我置身

流动的空气里。冰箱有过期的水果

6盏灯,小阳台花草几株

很少打理,任它们自然干枯。


生命的意义不应该用来这般比对。

所有的灯光于我都是多余的。

我很不习惯在明亮的环境写作

我又喜欢写作。

还要持续多久。


这些年我虽未度过几个风雨飘摇的日子

我也花很多时间用来回忆

那些记得清的过去。现在

我哪也不想去,事实上

关上窗户,房子也没让我感到更安全。


没有风,哪有风景。

夜晚再次展开魅惑之术。

俊男靓女,猎人般出洞。在音乐中,在酒精下

敲打着一个国家哗啦啦的身体。

爱国者静静站立。坐轮椅的犹太人被推出窗外。

拄双拐的男人和妇女跳舞。在泥泞中,在监视下。


在很多个这样情绪喧哗的时刻

我就用类似这样的影视场景让自己

灰暗下去。越灰暗越心安。

我赞美灯光通明的家庭。

他在满是弹孔的房里弹钢琴,月光四面八方射进来。


2018


乌鸦协奏曲(3首)


1


火车的声音从身后飞过。

我回到家里,卸妆,去衣,瘫沙发。

妻儿早已入睡,冰箱嗡嗡响,内部似有

蜜蜂在叛逆它的同类。再熟悉不过的房间

日复一日紧促,而不曾有一些倾斜。

好像时空是假的,像《楚门的世界》

主人公Truman Burbank

在一个宁静和谐的小岛生活。

他的朋友、邻居,甚至是妻子

都不过是演员而已。他生活的社区

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如果事实如此

我反倒安慰了。我点起一根韩国牌的薄荷烟

猛抽一大口,烟细长,在燃烧中慢慢流失。

我想象着自己是一位神,手指足够灵敏

光滑,有力。耳朵如嚎叫

足够听得更远。眼睛如海湾,

足够看得更多。不像

坐在这里,火车还在别处轰鸣

直觉上我如同乘客遗留下的

可被随意丢到窗外的乌鸦的一两下叫声。


2


餐饮店关上了一天的记忆。

最后一位

顾客,老板和女招待

向我投来空洞的一瞥。在下一个路口

拐弯处,更多酒吧

裸露肌肉,大排档

和夜晚出没的乌鸦,在嘶鸣中厮磨。

这并不值得记录,和特别说明。

在今天。或今天以前,明天以后。

我走在城中村的喧闹和废弃物混合散发出的

弯曲的气味霉菌中,气味是我最具体的感官。

每个年代都需要赞美,埋怨,沉默。

一种妥协在我身上滋长,灵性的敏感

毕业生的理想主义,冗杂的日子

碎裂的玻璃,喋喋不休,你用粘稠

将年月日分裂成可供消化的时分秒

再黏贴在一起制造出来的恍惚感。

有些人多庆幸啊,他们可以清醒的满足于平庸

却将更多的疲倦感留给我,无外乎另一种乌鸦。


3


若非突然寒冷,衣柜的棉衣

不会加身。它们葆有白棉分叉的乳白

和一年150天以上

的光合作用,所以那么温暖。

寒冷好,让我们想到不少被遗忘的

物件,被流放到记忆盲区的朋友

和永久离开的亲人

慢慢消耗你的心灵。一些人走了

生命的列车并没因此减轻,下一站还有

新游客挤上来。我们需要游客的心态。

如果有一天没事可做,退休工人的那种无所事事

在道德感上我必将是空虚的乌鸦。在乡下

乌鸦是忌讳的黑鸟。这是深圳。深夜

模仿乌鸦,分不清乌鸦和乌黑。这微小的呼喊

和感性的触摸,让周遭清晰如腰肌劳损。

生活中,我被看作圆滑的老司机,好好先生。

“你是故意的嘛?”

“你猜。 ”这种游戏

让我轻松,他们都是冲我来的

解放者,国王,土豪。假如我

是固态乌鸦我宁愿被吃掉。

食用前,我在溶化中重新长满翅膀。

咀嚼后,我在移动中保持乌鸦的完整。


2018


  • 1
  • 关键词:飞地书局福田八卦岭生活工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2-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诗让我们更亲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6
  • 21400
  • 49
  • 497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