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夜雨
  • 点击:20858评论:152018/03/21 01:37

在旅居新加坡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有假期,我都独自背着背包,混杂在那些行色匆匆的背包客里,在许多新加坡周边国家游荡,吉隆坡的KLCC,曼谷的考汕路,雅加达的贾克萨路,胡志市的范五老街等著名的国际背包客集散地都留下我风尘仆仆的脚印。这些国家都不富裕,路过的背包客,在年青人和小孩的眼光里,满是羡慕和崇拜。我曾在爪哇中部的古城日惹那拥挤的公交车上,碰到两个小学生,她们看到我上车,硬是我给这个大男人让座;在通往泗水的老式火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我睡着了,醒来时,一个男孩子跑过来,告诉我,他等我了两个小时,就想和我说说话;在马六甲,我请当地一个穆斯林小伙喝了一杯饮料,第二天,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车载着我逛遍了整个城市。这些国家,犹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那个时代,外国人在我们眼光,也像是天外来客,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后来,我又去了澳洲、迪拜、英国等发达国家,旅行中碰到许多有趣的人们,一直藏在记忆深处,不时从梦里跳出来,向你招手,把你带回过去的时光。


1. 洁兰

那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国,独自去了巴厘岛,住在库塔区坡辟斯街的巴林旅舍,那里是背包客的天堂。

巴林旅舍是一片很大的院落,房子都是一层楼高,围圃而建,中间一个小公园,葱葱郁郁,很有味道。大概是为了抗飓风海啸,房子都比较矮小,但房间很宽敞,我住的是一个二人间,二百千印尼盾一天。

库塔的勒甘路上,酒吧林立,人流如鲫。帕迪、波递、天空花园等巨无霸酒吧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欧美游客。这些巨无霸酒吧让我颠覆了对酒吧的认知,其规模能容纳数千人同时欢狂。

我白天睡觉,晚上在勒甘路上留连忘返。我到达库塔的第二天中午,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前台的侍者,领着一个清秀的中国女孩,侍者跟我礼貌地道歉,说他带客人来看看房间。他指着屋里的空床对女孩说,还剩下这一个床位,您看行不行?女孩拖着大行李箱,看看床,又打量了一下我,觉得我不像坏人,便点头同意。女孩把行李放置妥当后,伸出手,跟我说,你好,我叫洁兰。我说,我叫罗杰。握完手,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痛,看来并不是梦。

我们坐在床沿,互相做了简单的介绍,洁兰是江苏人,在新加坡国立医院做护士,住在金文泰,趁着假期出来旅游。印尼的治安口碑并不好,我问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大胆?她说,她已独自横穿爪哇岛,没碰到过坏人。我说,如果我是坏人呢? 她认真的打量了一个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不会看走眼的。她的话说得高明,我想使坏也不好意思了。

洁兰提议我们合租一部车,一起去玩,我求之不得。我们下午去了情人崖,海神庙,最后是金巴兰海滩,那里沙质细柔,浪涛阵阵,海天一色,当地人把餐桌放好餐具,铺上餐布,直接摆在海滩上,乐队、歌手和舞者在海滩上载歌载舞。踏沙逐浪,看落日、听音乐、吃海鲜,别有一番味道。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挎着一个小篓,篓里放着一支支的玫瑰花,在海滩兜售。走到我们在这桌,小女孩问我,先生,买支玫瑰花送小姐吧。小女孩错认为我们是情侣了,我有些难为情。买,怕被洁兰认为唐突;不买,又怕洁兰不高兴。我抬头看看洁兰,她双脸已绯红。小女孩锲而不舍,她说,就帮我买一支吧,我卖了花才有钱吃饭呢。我不得已,挑了一支颜色鲜艳的,递给洁兰,洁兰接过,放在餐桌边,脸颊更红了。

晚上九点半,我跟洁兰说起勒甘街夜场的盛况,邀她去天空花园。洁兰婉拒了,她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于勒甘街的人们来说,夜才刚刚开始,我不想浪费这样美好的夜晚,便独自去了天空花园,碰到一伙澳洲的年青人,说起我和澳洲的渊源,他们邀我一起喝酒,我和他们玩到凌晨才回。

洁兰起床早,洗漱过后就来叫我,让我和她一起去乌布,我实在起不来,让她自己一个人去了。洁兰回来又很晚,看起来很累,我打消了拉她去天空花园的念头。洁兰只想多走些景点,多拍好好的照片做纪念。而我只想多认识些来自己世界各地的朋友,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故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都没有为对方让步,直到洁兰把巴厘岛的角角落落都走遍了,无处可走了,我才跟洁兰说,今天我也不去酒吧了,我们去库塔海滩晒太阳吧。那是我们计划在库塔的最后一天,我们俩在库塔海滩租了两个帐篷,戴着墨镜,躺在沙滩椅中,一边喝着新鲜的椰汁,一边享受印尼人的足部按摩,我幻想着让这样的时光一直持续下去。

天有不测风云,半夜时,洁兰老是翻来复去,浑身不舒服,我感觉不对,用手一摸她的额头,很烫手,原来洁兰发高烧了。我赶紧找到前台,前台说,要登巴萨才有二十四小时的医院,他从旅舍的备用药箱里找出一盒药和一支温度计递给我,让我不要担心,先吃药看看病情发展再说。我一看是退烧药,赶紧拿回房间,扶着洁兰吃下去。又量了体温,三十九度。我又用毛巾浸了冷水,敷在她额头上,我不敢入睡,半个小时给她换一次毛巾。过了几个小时,体温降到三十八度比较稳定了,我才昏昏入睡。

我睡到中午才醒来,洁兰也醒了,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说麻烦你了。我说换成了我生病你也会这样做的。我又给她量了体温,还是三十八度,没有再往下降。我有些担心,建议一起把返程日期推后,等康愈再回去。洁兰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各自打电话给单位请了假后,我便带洁兰去了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我们吓了一跳:伊蚊感染,登革热。医生给我们开了药,让我给房间驱蚊,尽量不要出去,不要刷牙,不要刮伤,定期吃药,三五天就会退烧。我知道洁兰是护士,问她为什么不能刷牙,洁兰说,刷牙刷破牙唇就可能血流不止。她反问我,你不怕传染吗?我说我不怕,如果被传染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多待一周,让她来照顾我。洁兰举起她那虚弱的手来捶我,我跳开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到旅舍,第一件事便是驱蚊,然后紧闭门窗。没有蚊子,确保洁兰不出血,便传染不到了。从医院回来不到二小时,政府的卫生部门官员也登门造访,察看了一下环境,叮嘱洁兰不要出门。他们走后,我跟躺在床上的洁兰开玩笑,说肯定是在乌布山村里传染的,听说那里的蚊子又大又肥,专咬外国人。洁兰没心情附和我的玩笑,她说,还好没有回新加坡,不然要被强制隔离。

洁兰的低烧一直持续了四天才消退,她说,这已算是快的了,有的人要六七天。烧是退了,只是食欲不振,病怏怏的样子,不过行动已无碍。我问她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她说,还不行,还得要等一周病毒清除了才行,不然回新加坡一样要被隔离。

我们在巴厘又待了一周,朝夕相处。我尽心尽力地照顾洁兰直到她康复,我们改签了到同一个航班回到新加坡,我送她到家楼下,坚持要送她上楼,她坚持不让。但我临走时,她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

我们一直都保持着朋友关系,后来洁兰回了国,又辗转去了美国波士顿,嫁了当地一个华侨,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她去了美国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相信,那段巴厘情缘,我们都不会忘却。


2.凯特

新加坡地方很小,开车绕城一圈,一个半小时可以完成,待得久了,很无聊。我决心攻读硕士。我报读的南十字星大学主校区在新南威尔士洲的利斯莫市,新加坡有分校,有些课程需要在主校区完成。利斯莫距昆士兰洲的黄金海岸不远,不到二百公里,黄金海岸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我计划十一月去那里旅行。

十一月底的某一天,下午二点半,我抵达澳洲的黄金海岸,恰值春夏之交,外面下着小雨,风很大,我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有些冷。我坐直达巴士到了市区,但没有提前订房,我认为如果一切都是提前做好安排,那旅行就失去了一种对未知的期待。

在市中心,到处能看到年轻的面孔和人流,他们充斥着大街小巷。一路都有迎面而来的男孩或女孩,不时伸出一只手,微笑着和你击掌,这样的场景让我兴奋,我喜欢年轻人的世界。

我喜欢这个城市,在街头溜达了好一会,才开始寻找住处。可所有的酒店和旅舍都告诉我:毕业季,成人礼,无房。这个季节,黄金海岸已被这些刚成年的年轻人们占据,他们用各种派对赤裸裸地表达需求,表达他们对生活,美酒和异性的欲望。

下午六时,我又冷又饿,精心准备的攻略也弄丢了,内心开始焦虑惶恐,不过我得打起精神,继续寻找住处,不然只能睡大街。天无绝人之路,半小时后,我找到了一家叫ISLANDER的背包客旅舍,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背包客旅舍,共用二百多间房,一千多个床位。旅舍是一幢十层楼高的大楼,有停车场,独立的院子,宽敞的大堂,餐厅和酒吧。它有大酒店的配置和规模,只是没有设独立的单间,房间分为四人间和八人间,四人间三十澳元,八人间二十澳元,都是男女混合宿舍,整幢楼住的全都是背包客。这样的地方让我莫名兴奋,当旅舍前台确认他们还有少数床位时,我很庆幸。

我要了个四人间的床位,一楼二号房,室友为二男一女,长得高大帅气的男孩叫麦特,他戴着一个棕色的牛仔帽,嘴角一扬,有种坏男孩的味道,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西部牛仔。清秀的男孩子是杰米,刚满十八岁,来自英国,总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女孩是亚欧混血,名叫凯特,她身材匀称,脸蛋娇美,很漂亮,她的床位在我对面下铺,来自加拿大。凯特和杰米拿的是一年期的打工度假签证,可以边打工边旅行,麦特和我一样,短期游客,他一周后返回美国。我第一次听到打工度假签证,便向凯特打听,凯特说,这是澳洲政府面向全球青年推行的一项政策,三十岁以下都能申请,期限最长为一年,可以合法打工不用交税,但每个岗位不能超过六个月。难怪有这么多背包客聚集,我恍然大悟,澳洲地广人稀,却是背包客的天堂。我们随意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乱七八糟的见闻,大家都友善而热情,随后我们一起走上街头,一起探索这座城市的各种风情。

晚上,我们去了大堂左侧一家叫维加斯的清吧,各自买了自己的酒,喝了二三轮,那些坐在吧台上三三两两的男人们,看到凯特,都过来搭汕。凯特跟大家介绍我们是她的室友,这个称呼让我些尴尬,慢慢也就习惯了。男人们知道凯特单身,多了些放肆,我拉了拉凯特表示了我的担心。凯特说,你没看出他们都喜欢我吗?而且你也会保护我的,是吗?她用了保护这个词,我看看她身边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手臂都比我的大腿还粗。但我还是说,我会让你安全回房间的。尽管我和她也是刚认识,但她始终没有戒备我,这点让我认识到了“室友”这两个字的份量。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背包客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谈一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3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18-03-26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1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组充满诗意的随笔,读完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它们似乎是人生路上的一个个青春驿站。在这些驿站里演绎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只是,光阴流逝了,留下的是那些或深或浅的记忆。无论是在马来西亚遇到的中国女孩洁兰、还是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遇到的美国女孩凯特、亦或是在深圳遇到的英国女孩维姬、英国遇见的土耳其女孩艾玛,都曾在作者的心里荡起过涟漪。这些涟漪,也自然留在了读者的心里:美好、温暖……
  • 谢谢点评单身,年轻,则处处有涟漪

    回复

  • 必须说,标题,个人不喜欢,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阴谋与自伤的故事。实际上,作品整体基调阳光,堪称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作者视野开阔,有一种“临大洋而天下小”的气度。一群年轻人,来自世界多国,对爱与哀愁的理解与表达,初看浅白,实则不失原则。在有礼貌的滥情与试探之下,有一颗颗渴望接纳的小心脏在怦怦跳动。如果说存在一种情感的全球化,那么他们,就是第一批勇敢的尝试者。当然,如果情绪表达能再深沉一些,就更完美了。
  • 谢谢点评!标题的确让人越看越别扭

    回复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 回复
  •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6 15:06:41
    • 分享到:
  • 旅行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不仅开拓视野,还能体验生活,感受平时感受不到的乐趣。遇到的人物,发生的故事,还是人物背后的故事,都是值得收藏的回忆。旅行本身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和未知,值得作者去探索也值得读者去品味。
  • 谢谢,正是那种无限未知和可能才是旅行的魅力,可惜绝大部分人都受生活牵绊太多。包括我自己^_^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8/03/22 05:40:08
    • 分享到:
  • 佳作不容错过,向老师学习!
  • 谢谢互相学习^_^

    回复

    • 三玲1布衣2018/03/21 09:15:45
    • 分享到:
  • 有的文字简洁,但是让人舒服,并且能铺展开画面。蛮好
  • 谢谢^_^我喜欢简单。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3/21 09:08:14
    • 分享到:
  • 像是欣赏完了一幅异域女子图
  • 好男人要懂得怎样去书写女人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85307
  • 17
  • 1580
  • 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从离婚到再婚,又离婚。男人该怎样反省?女人该怎样抓住幸福?文末没有交代,留给读者思考。相恋容易相处难,从小我到融入一个家庭,需要忍让,包容,谅解。男人一巴掌扇走了女人,女人一走了之。这样的婚姻见过不少,当婚姻中开始拳打脚踢,婚姻本身就已经遍体鳞伤,谁能解救围城中的自己?智慧对待感情与婚姻,才能幸福久久。

    梦蝶女人和男人(小小说)

    2019/8/23 9:58:15
  • 奔波忙碌的生活,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某些诗歌,单看题目就已诗意尽显。极少看电视,对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是没看过的。写诗是一个不断超越的过程,而不断超越对任何创造都是件艰难的事,写诗更是如此。诗歌将人的生活分成现实和想象,智性的几个层面,诗人诗中有穿越时空的描述,而此前诗作现实的描述更贴近生活。

    梦蝶​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9:33:24
  • 俗语有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三指人生,开始工作就不如意,是生活的考验,是人生的考验。三指又如何?不屈服,不颓废,上天关上了一扇门,又开了另一扇窗。断指,三指人生从开始另一段新征程,努力,上进,不放弃。岁月悠悠,人心难测,比如李婷,人心向善,比如成燕,比如三指。期待重新创业的三指凤凰涅槃,成就另一个惊喜的自己。另,文中有的语句不通顺,还有一些错字出现。

    梦蝶三指人生

    2019/8/23 8:56:27
  • 一天十二时辰,作者都是在思索,有人说诗歌是最朴素最纯真滴,容不得半点虚假,我喜欢写诗而且是新诗,作者体裁新颖而且感情丰富,特别是那句一只手提着啤酒瓶,一只拉着树枝,醉了醉了,醉了整个觉得整个城市都是您的;一天到了亥时总该休息了,呵呵没有“干这行,那有固定的下班时间”。确实在深圳高节奏的城市里,有那么一群人废寝忘食的工作,亦许是为了生活……

    ​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6:59:15
  • 欢迎新手到来,此篇文章描写生活艰难,打工不易,从题材来讲,像散文,不是小说。或许初写文章,故事情节较好,但叙述急躁,短短的文章,一件事没说完又转入另一情节,缺乏细节描述。比如:男主角成为三指后他痛苦的心情,三指给生活带来的不方便等等,如果把人物的性格刻画细一些,成燕与李婷在主角之间的关系铺垫仔细些,读来更有味道。可喜的是作者敢写,我相信你经常写,总会有写好的那一天,你要加油哟。

    春风妙语三指人生

    2019/8/23 1:45:16
  • “我”与美玉来深圳打工住丹坑村。堂哥堂嫂爱看书,引响着“我”。丹坑村是状元村,影响着“我”,便有写作冲动。村里住着朴实的清洁工和善良的发廊兄妹。“我”喜欢福民市场旧书摊。去洁具𠂆上班后,在《观澜河》杂志发表文章。从那时至今,用文学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从通讯员、记者成长为编辑记者,发表作品共计80万字,后来加入市作协,成省网络作家高研班学员。堂哥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也实现文学梦想。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3 1:03:04
  • 一杯拿铁的咖啡就算如何去加糖和奶都是掩盖不住它的苦,最后亦成了深漂,刚开始一门心思的去工作,创出一番事业,不经意见自己亦成了大龄剩女,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自己最后相中了妇产科的医生,本以为可以坐下来慢慢地品尝一杯甜奶,然而给她的是一杯苦咖啡,丈夫的出轨,儿子一个人的抚养,生活的苦贯穿一生。但是为了这个家,她艰辛地支撑下去,这个现象亦是在社会很普遍滴。

    木子的心事

    2019/8/22 20:49:55
  • 我曾经在观澜居住过多年,在第一工业区的一个电子厂待过,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文章很有代入感,随着作者深情的文字叙述,我好像回到十多年前的观澜:第一工业区、福民市场、新安商场以及丹坑村,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我眼前一一闪现,带我回到那个年代,重温那段苦乐并存、悲喜交加的打工生活。

    凤玲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2 20:05:11
  • 荣姐辛苦了!写评不容易,写精彩评论更不容易。要有时间和精力去认真仔细阅读作品,然后写下读后感。之前和荣姐都是邻家的铁杆粉丝,每天必来邻家读写评,和荣姐相比,汗颜,她退而不休的精神和对文友们的热情洋溢之心,令人赞叹!好久没来邻家了,很惭愧,工作调换和年龄的增长,眼睛受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也常常牵挂着邻家,也很想念邻家的师友们,也会在微信群关注邻家帮的动态。真心祝邻家越办越好,文友们妙笔生花!

    红月亮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2 19:49:03
  •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作者这组作品,完全是通过细节检索生活的悲欢离合,人生的喜怒哀乐,流浪汉、螺丝钉、玻璃杯、油锅里的螃蟹,都是微不足道的事物,对于这种,作者蕴藏的是内心的怜惜,悲悯情怀跃然纸上。对一些细节采用白描的手法构筑,已达到和主题吻合的意象输出。在不断进退取舍之间,达到诗意的平衡。诗句并不复杂,但呈现的空间感还是比较充分的,在句子和句子之间铺排出一种作者独特的情感:

    江飞泉你是谁(外五首)

    2019/8/22 19:19:20
  • 这组文字,量大质优,值得静心细读。散文诗不好写,少一分就成了诗,多一分就成了散文,必须浓淡适宜,修短合度——而这度里还有不少的活动空间。作者的文字,纯粹,干净,舒缓,表面美感之下,藏着浓郁的情思与丰富的思想。他用这种独特的文学形式建立了和自然、和城市、和万事万物甚至和自己之间的联系。无疑,作者是幸福的,他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用以装点生命,润泽自我。祝愿作者多写佳作,在邻家找到更都知音。

    笑笑书生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2 19:17:56
  • 四个人:男主、代驾、妻子、猫猫,还有个未出现的逃跑的局长,似乎是个多余的人。三个地点:美国、新加坡、西藏,还有一个女配口中的台湾。几段支离破碎的感情,几个灰暗糟糕的人物,构筑了一个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太诗意了。老段从不写童话,从欧洲来电,补爷,夜壶,都是刺痛人心的现实。或者说世间本没有童话,为了对抗糟糕的肮脏的现实,创造了童话。所谓情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任何人的切入如同进入后花园般自由。

    江飞泉空中花园

    2019/8/22 18:45:32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江飞泉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2 18:16:56
  • 看了这个题目,我不禁会心笑了。作为房地产广告的资深创意人,长安十二时辰出来后,一批地产项目立马跟上,自然也没有太多让人惊喜的地方。不过就诗歌而言,借用这个壳,有双刃剑效果。好的一面是紧跟时事,试图营造一天二十小时的全时态的生活场景或片段,利用蒙太奇剪切的形式将熟悉的生活细节通联贯穿,有其新鲜的一面;风险在于,这组诗有点过度渲染的嫌疑,广告化有些重,更像推介深圳二十小时生活圈的广告文案,尽管也有诗意

    江飞泉​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2 17:54:41
  • 有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就是选对一位合适的妻子,当然选对一位是何其难,现时生活中日子过得久了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再也没有仿如初见的热恋。诚然这里选都是我自己所愿的,爱情是說不清道不明,就如空中花园,美丽但是虚幻飘渺。当碰到了真爱时有从指间流走转瞬即逝,为她吃素,为她伤心一辈子;而自己的老婆没有感情,虽生活同一屋檐下,生了小孩,但总是怀疑自己的小孩不是自己所生,这样搭起来的空中花园随时都会崩塌

    空中花园

    2019/8/22 12:00: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