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燃灯索
  • 点击:20917评论:342018/03/27 12:01

望着湍急的河水,你眉头紧蹙着。那浑浊的河水自西向东流,上面漂浮着枯枝、被遗弃的塑料玩具、垃圾袋、不明动物尸体。一阵风从北边吹来,就像恶心的河水一样,令人作呕。你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你名字,“老赶,老赶。”

“老赶,安排你去银川驻场一个月。”小你近二十岁的行政语调阴阳怪气,“本来安排龙少去的,他说要休假,只好再劳驾你了。”

“这次就不去了吧,我女儿上幼儿园了,要人接送。”你撒了个谎,但说得并不决绝,只是以商量的口吻跟行政说。你最终将最后几个字吞了下去。

“我不管,你找老板谈去。”对方扔下这句话,走了。

这发生在半年前,刚过立夏,天气渐热。你忽然心生悲凉,内心阵阵寒意。这样的岁数,还像陀螺一样被人任意抽打,你想到的一个词是“活该”。进入车公庙这家文化传媒公司也快一年了,始终得不到老板信任。你一直没有怨言,每每坚持不住时,你都会告诉自己,还有女儿呢。是的,女儿才两岁,放弃的念头就像浮冰一样瞬息在脑海里融化。一年来,加班熬夜就成了常态。那些棘手项目,偏僻地区项目,大家不愿意出长差的项目,都像会识人的箭头一样,非常精准地朝你的靶心飞去,常常一箭中的。久而久之,那些弓箭手们,为了省事,最后都懒得拉弓,直接让你这个靶子,自个朝箭头飞过去。

你也曾抗议过,比如上次被安排去佳木斯出差半个月,本来是另一个同事TOMMY去的。TOMMY说要回香港和女友结婚,并以辞职作威胁,老板不得已只好安排你去,因为老板知道你不会辞职。你需要钱,需要为你早产的女儿积攒随时可能住院而瞬间爆发的巨额医药费和营养费。

老板面无表情,请你喝茶,自然是装模作样安慰一番。“本来我是坚决不让你去的。我知道你女儿还小。但TOMMY这小子居然偷偷结婚了,没跟我讲。现在年轻人呀,未婚生子真受不了。还是你本分,老实。”这个貌似怀孕七月的中年男人呷了一口茶,乜斜了你一眼,“你女儿马上要上幼儿园了,现在一年大概费用多少?”

“一万四。”你不自信地回答。

“听CATTY说,你还供了一套房子,每月有三千多房贷吧。”老板翘起二郎腿,悠悠点了一根烟。“抽根烟先?”

你接过烟,老板将火机扔了过来,“下次我一定不让你出远差,这次你就当帮下TOMMY,等他回来,让他请你吃饭。”

你不是傻子,不会听不出弦外之音。你没再辩驳,低下头退了出来,TOMMY正巧进去交请假单,你们互望一下,彼此无言。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还有隐约的微弱说话声,“什么玩意,跟我讨价还价,不做就滚蛋。”

一年多来,这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窘境。你似乎也习以为常,也似乎麻木了,这种感觉需要自己独自咀嚼。但三年前,你是那样意气风发。至少,你觉得人生的美妙逐渐打开,甚至笑称自己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彼时,你也开了家房地产广告公司,还算做得风生水起。在那个年代,捞个业务还是比较容易的,至少你的方案总能打动开发商。你的天性就像抹了凡士林,平滑适度,开发商那班策划和销售经理都满信任你。更重要的是,你手下有一些务实的员工,像你一样低调,且才华横溢。譬如提完一个案子,或者结束一个项目,除了公司聚餐外,你还能抽空去市青年合唱团练声,参加歌剧或诗剧场排演。你们合唱团排演的《大漠之夜》,曾斩获过广东某合唱比赛大奖。当年,你是高声部领唱。你的年龄刚好算得上是青年人。

年会,你会穿燕尾服给员工表演《军中女郎》或《图兰朵》唱段,尽兴时,也会唱一首戏歌。你的声音高亢圆润,很多人误以为你是科班出身,大家觉得你入错行,如果进入歌唱界,或许已经有了赫赫声名。但你知道,这是调剂。声乐界远非那么容易混,随便一个科班出身的籍籍无名歌手,都能瞬息让你无地自容。这是需要时间沉淀的,正如你中文系科班毕业,做这个广告行业非常合适。

你那时是那样富有魅力,大家都围着你,喊你“赶总”。你其实姓阚,很多人不知如何读“阚”字,常常把它读成“赶”,于是叫顺了,你就成了“赶总”。

不知是年纪越来越大,你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近年来,地产广告业务逐渐萎缩,偶尔有新项目进来也是折腾人的主,回扣高不说,还得赔笑脸,配时间,这不是你所长。好在老客户关系维护还算不错,但费用越来越低,几乎只能抵扣人员工资。

“赶总,现在一个普通文案居然要价一万,才工作一年。文案写得像一坨屎。”负责人事的同事跟你说。

“这坨屎也太金贵了吧?”但你知道水平高的,远非这个薪水了。而且你的公司毕竟不是知名公司,也吸引不了那些厉害角色。你越发头疼,一度接不到项目,员工工资有时都成了问题。你在那时,开始失眠了。

有些老同事拗不过压力,委婉提出辞职。他们知道你的不易,你也不能自私到强求他们,毕竟当其他公司以多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吸纳他们时,你是无能为力的。

当同事只剩下一半时,你感觉压力巨大。项目也时断时续,服务费甚至出现了拖欠,这是以往没有出现过的。开发商销售经理也是一口一声赶总诉苦,说他们的工资都快发不出,还有那么多供应商,什么工程、装修、活动、礼仪、影视,催款的排成长队,你念在多年情谊的情况下,也就默许了拖欠。这一拖欠,越来越严重,最终影响到团队运营。

就在这样的形势下,一个开发商朋友撮合你说,可以尝试下代理,如果一个项目成功,也是不错的转型就会。对方说是撮合,不过是拉皮条,那人需要高额提成。在他天花乱坠的语言攻势下,你感觉做代理倒是个机会。你想试下水,总比在广告泥淖里挣扎好吧。

三年前的那个秋天,经那朋友推介,你在某北方某三线城市下属县接了一个尾盘代理项目,“阳光天地”。你本来不是很感兴趣,毕竟项目所在地过于逼仄,而且项目本身也是问题巨大,像一个长相有着巨大缺陷的人,再怎么包装也无法卖个好价钱。但你做的方案,对方老板很满意。这种认可让你感动一阵,仿佛遇到知音。

“赶总,阳光天地项目我们希望你来做,不过丑话说前头,有些事必须跟你说,我们也没钱了,前期需要垫资。”对方总经理老赵是个爽利山东人,诚恳地对你说,“这个不强求,你可考虑下。我不能保证能赚多少,听老汪说,你公司现在也在谋求转型,这个项目对你们来说是个机会。”

“那要垫多少?”

“前期五十万,二期三十万左右,一共不会超过一百万。”对方说得坦率,“你慎重考虑下,毕竟要垫这么多钱,不容易。”

你征求了老汪的意见,他觉得也可以做,这个项目一旦启动,他每月有10%的提成,老汪也是殷勤撮合,还拍胸脯说赵总是他铁哥们。你也暗自盘了下,也觉得是可以做的。你打电话给财务,问账户上有多少流动资金,你被告知账面上还有一百多万,另有二十万应收款。财务颇为谨慎地告诉你,这种项目不能垫太多资金。你也有过犹豫,毕竟这一百多万,即便关了公司,也能让你及家人过得不错。你肯定不甘心,再说不做广告,还能做什么呢?你也没有其他投资渠道,现在的深圳中心区已经飙到十万一平,连龙岗都五万多了。

你想了想,觉得无论如何是个转型机会,退一步说,如果做不起来,至少可以保本,毕竟对方给的销售提点还比较可观,这也是吸引力之一。与其半死不活地做房地产广告业务,还不如借此机会让公司杀出一条血路。

“我做。”你爽快地答应了他们。

合同很快就签了。你立马回深圳组建了营销团队,彼时,要找到愿意去驻场的人不容易,去那个旮旯角的更少,不是嫌这个就是嫌那个,必须高于市场价30%薪水才能找到人。不仅高薪,还要承诺包吃住,往返机票,出差补贴。这不由得你想太多,你果断从深圳英联地产挖来一个营销总监,对方索要月工资三万二,你倒吸一口凉气。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二万八成交,对方说只在那待三个月。

策划经理和销售经理是个难题,这类专业人才多半不愿意去偏远地区。你咬咬牙,找了之前一个业务一般的下属,情商可以,肥头大耳,颇能说会道。只是他历来做事不很靠谱,时常留下烂摊子让别人收拾——但他愿意去现场,薪水要求也不高,一万二。对方没多少料道,你也想过,可是一时找不到人,先死马当活马医吧。

对方老总对你们的团队非常满意。尤其你主笔的方案让人耳目一新,无论是营销策略还是策划方案都预计能在当地引起轰动。对方预付了二十万启动资金。之后的费用完全靠你们自己,满打满算,五十万必须扔进去。光销售物料印刷费用和人工工资就要三十多万。对方除了配一个现场销售总监,其余的销售人员都得由你们招聘、发工资、自主安排。

大老板姓白,高大的东北汉子,身体微胖,面黑却也器宇轩昂。他一口纯正东北腔,跟你们称兄道弟时,满脸真诚。营销总监姓陈,一个30多岁的黑瘦男人,精明能干。加上那个山东总经理老赵,这个团队看上去挺让你放心。

你一上任就三把火,立规矩,定法则。原来公司的销售人员坐不住了,屡屡到总经理那里告状,一天他们联合罢工不上班,你想了想直接将其中的带头人开了。那个女的可不是吃素的,在营销中心大吵大闹,佯称要去劳动局告你们。你也觉得事情闹大了,让赵总来息事宁人。你得到一个令人惊讶且确凿的消息,那个女的是白总的金丝雀。你掐了自己的手,怎么这么冒失呢?

好在赵总将事情摆平了,你非常感激他,专门让你妻子从香港带了一只香奈儿手包送给赵总的女儿。赵总笑说客气了,不过也让他以后多注意那些无所事事的人。赵总也是职业经理人,某种意义上,他也在提防那些人,弄不好,什么时候就被摆一道。

他吸了一口凉气,觉得里面的水并非那么浅。但好在前期的方案和团队气象都焕然一新,让你心中多少攒了些底气。

“阳光天地”项目坐落在这个小县城的半山腰,背靠本地最高山马鞍山,这是当地一个知名风景区,远远看去,真像一只马鞍横亘在天地之间。山下有一条河,叫流沙河。这个名字听着就阴郁。据当地人说,每每发大水,三分之一县城都会被淹。这个半山腰是无论如何都淹不到的。

“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这是你们团队提出的概念,开发商很满意,觉得这能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这个创意一下子将其他项目置于不利地位。新广告牌刚挂上去没两天,开发商就被投诉了,说这样的广告是恶意竞争,凭什么说自己就是唯一,意思是其他楼盘都会被淹了。围墙也被撕掉一角。设立于县城中心的外展点在半夜被砸掉。你们当然知道这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报复,苦于没有证据,即使报警,也不会有合理的解决方案。很快,当地论坛爆出你们项目存在工程质量问题,害得开发商赵总在周一股东会上黑着脸一言不发。赵总团队被白总狠批一顿,又被规划局的人约谈,心情自然不好。更让他糟心的,是其他股东的意见。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老赶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1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4-09
  • 520周冠打赏35000,共计35000
  • 2018-04-02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9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3-2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3-27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3-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是一个具有探索精神的作者,无论是他的小说还是诗歌,都能体现不一样的新意。单是《燃灯索》这个题目,就有意蕴。但这篇小说采用第二人称的叙述形式,让人读起来有一种“陌生感”或“隔膜感”。 文字里所隐藏的沧桑和悲凉,也给人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在深圳这座大都市里,我们身边有许多“老赶”这样的人物,他们生存的这样艰难,就没有一种退路了吗?就这篇而言,在情节的发展和人物的塑造上可以绵密一点。厚重一点。
  • 谢谢唐老师精彩点评,本来是按中篇构筑的,但写了发现“枯竭”了,不过正在逐渐补充,丰满,李炯那条副线,也会发展起来。不过很多人一旦倒下,真的就会因为疾病,年龄或性格,而从此一蹶不振的。

    回复

  • 商场如战场,还是商场如赌场?至少从这部作品来看,二者似乎是一回事。创业小有成就,却在一次冒险失利中一夜被打回解放前,主人公再也无法重新投入用汗珠换取温饱的生活之中。这种经历,在深圳有一定的典型性,相信可以唤起很多人的同感与共鸣。亲情是压力,同时也是后盾,这种真挚表达,相当宝贵。但是,个人不喜欢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因为总感觉第二人称不自然,影响阅读时的代入感。这一点,谨仅作者参考。
  • 很喜欢元涛老师的精彩点评。人生如戏,商场亦如此。第二人称是一个尝试之作,好像是劝慰朋友,实则为主人公痛惜不已。也许取材于熟悉的人事之故。谢谢老师建议。

    回复

  • 其实深圳就是一个生态系统,有成功者的光华,也有失败者的黯然,都是不可或缺的。深圳是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是包容失败,鼓励冒险的城市,因此跌倒并不可怕,只要不丢失为人之诚信,不泯灭坚毅之精神,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灯灭了,可以再点;油尽了,可以再添。眼下,你(老赶,李炯)虽然贫困,但只要灯索在,就有亮起来的希望。超级喜欢这个题目,但内容有点儿单薄,联系补充,完善,让作品更丰满些,按中篇构置最好。
  • 多谢指点,细节上是可以再丰满补充。其实这类题材写得很累。

    回复

  • “你”以文案自负,却写出了最遭人恨的广告语,犯了商界大忌。对照“人人二手车,销售量遥遥领先”,差距在哪就看出来了。“鸾城唯一不被淹的楼盘”如果改为“鸾城高高在上的楼盘”,或“力争上游,住XX楼盘”,可能就更符合现实商业的公序良俗了。其次,“你”对闲言碎语及上司心理揣摩过度,过于敏感,玻璃心,动不动就辞职,完全没有勾兑能力,不像是已经当过广告公司老板的人。飞泉写得好,我没话找话评几句,凑凑热闹。
  • 亨总评得好。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大体如此吧。老赶其实不是老板的料,骨子里是文青。内心太脆弱,性格太懦弱,或许还自负,所以结果是预定的。这个你让人心疼。
  • 燃灯索,好名字,这至少是个中篇的名字
    • 默然2018/03/28 14:12:34
    • 分享到:
  • 高!高家庄的高,高见的高,高招的高
  • 我要写成系列的,哈哈。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8/03/30 11:01:37
    • 分享到:
  • 第二人称写作,好大的挑战,飞泉兄厉害了!
  • 敢于尝试,勇于创新。看来职业病犯了。谢谢芜薇姐来读。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8 18:13:51
    • 分享到:
  • 《燃灯索》能引起大家争鸣,倒有点意外,本来以为是很“普通”的作品。老亨总说应该像中篇,果真够毒的,如果时间允许,我是打算写成中篇,至少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那种。里面很多细节还可以打开,比如“你”的性格养成,如何从顺应趋势的广告公司老板到忤逆趋势的失业中年,如何从幸福(?)的三口之家到妻离子散的孑然一身。性格决定命运呀。因为自负,所以想出排异性极强的广告语,最终被别人排斥;
  • 因为懦弱,所以无法调和家人与妻子的关系,导致两边不讨好,也无法在面临利益威胁时,选择反击;因为没经过前面的风浪,所以在中年时面对现实不堪一击。“你”其实很让人心疼,有时我们会说“可怜人必有可恨处”
  • 但有时感同身受,内心是悲凉的。喜欢歌剧或许是人内心的最后保留,就像我们很多喜欢文学的人一样,是自尊心的最后围墙。而文青之心是否真的无法成为商业之龙,也是值得大家探讨的话题。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8 14:30:04
    • 分享到:
  • 一部作品,捧进邻家,千言万语,万情千愫,毕竟满腔热忱一管沸腾的热血。不同的读者,不同的经历不同的阅历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思维,读出不同一感觉不同的情怀,不同的观感不同的的感受,或有不同的透析,或欣赏或满足或感同身受,或失落或遗憾或有些许缺欠,或以为有待扩充拓实有待提升完善,大千世界,色彩斑斓,不谋一致,五彩缤纷,见仁见智总是有的,不同的领略或许更丰富更灿烂。
  • 谢谢宋老师再度置评。可能很多人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或者是自己,或者是亲人,朋友,非常多好的建议,也许在以后修改时,可用。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3/28 08:06:42
    • 分享到:
  • 飞泉兄这“粪”扒得也忒狠了些,连大肠都给你拽出来了!“深商”不仅仅包括中国平安、比亚迪、华为这类燃亮深圳新时代的灯索,还有文章中“老赶”“李炯”等在商海中扑腾时,一不小心自燃的灯索。历史是由若干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组成的,我们在回顾深商发展史时,应尽可能多的将关注的焦点投射在苦苦挣扎在商业链底层的那些群体身上。
  • 虽然比喻的形容用得有点“恶心”,但我喜欢。事实上,算不上是深商的主题,更解读为职场对部分人群的剿灭,非常残酷,但无比真实。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3/27 16:45:51
    • 分享到:
  • 故事很丧,不过以第二人称来讲,倒是规避了不少负面因素。在人生绝境时,是否会触底反弹,虐盘重生?最后的3000元是否会成为故事翻转的关键?或许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不是主角有多惨,而是经历过低谷仍对生活充满希望和斗志。
  • 看过《海边的曼彻斯特》,即便丧到令人心碎的卡西阿弗莱克,也让人看到人生的微光。正如你说的,沉陷低谷后,即便不触底反弹,也要充满斗志与希望。开头暗示了不好的可能,结尾却很开放。
    • 嘲讽2018/03/27 16:52:47
    • 分享到:
  • 就是要反转才能感受到作品的特别。
    • 嘲讽2018/03/27 16:54:26
    • 分享到:
  • 结尾的拉三有振奋人心的力量,这是一个伏笔。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3/27 16:24:10
    • 分享到:
  • 以第二人称叙述一个创业者失败的事业,失败的婚姻及失败的人生,一副旁观者的语气给故事定义。少了第一人称的幽怨萎靡,换个角度品鉴这个故事,倒也不错。
  • 因为用第一人称,我不忍心。旁观者,也是不错的。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3/27 16:22:09
    • 分享到:
  • 用第二人称挑战这部挺虐心的短篇《燃灯索》,写完我大呼一口气,连同近日累积的阴霾。主人公甚至就在我们身边,非常熟悉,那些故事也几乎有源头。更让人无奈且压抑的是,主人公的命运似乎就是一部分我的同行的命运,甚至包括我自己。行业的衰颓与人性的角力,都让人精疲力竭。油尽灯枯的一天就是生命完结的一天。但只要燃灯索还在,就有最后的机会,哪怕油尽,燃灯索也会如春蚕,如蜡炬,燃尽最后的一寸能量。
  • 燃灯索的意义在于它不仅能照亮身边的亲人,也能照拂内心的理想,驱赶黑暗,完成涅槃重生。所以我不愿看到大家如燃灯索那样燃尽自己,但愿意看到大家都能成为自己的光。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3/27 15:07:25
    • 分享到:
  • 燃灯索,选择第二人称视角,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恰似一曲与心灵对话的心歌。第二人称着墨的文笔,没有第三人称神视角一览无余的支撑,也没有第一人称的酣畅淋漓优越,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文笔的挑战。所以,第二人称文笔不常见。第二人称的《燃灯索》,或得益于作者江飞泉先生的诗人浪漫才气,洋洋洒洒自如,纵横捭阖娴熟,人物血肉丰满,情丝通透敞亮,宽度深度皆有,伏笔与留白适度。拜读学习了,谢过分享。
  • 多谢如此高赞,是想尝试下新风格。久违的小说能得到你喜欢,很荣幸。

    回复

    • 默然4举人2018/03/27 14:45:51
    • 分享到:
  • 欣悦拜读燃灯索,犹如聆听点燃自己照耀他人的悲壮颂歌,且知创业之艰辛之不易。在深圳这片天地里,有灯红酒绿,有莺歌燕舞,有歌舞升平,更有忍辱负重、不屈不挠、自强不息。或许,人前的光艳辉煌,都由人后的默默付出、打拚挣扎、眼泪和汗水为支撑为铺垫为代价。不经心血汗水的洗礼,没有燃烧自己的坚贞不屈,成功是很难想像的。燃灯索,聚焦命理不济却有奋斗不息的创业者,远比跪拜成功者深刻。喜欢点赞。
  • 谢谢宋叔精彩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141371
  • 118
  • 2939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