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城记
  • 点击:42427评论:62018/08/19 13:43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的车,惠州开往深圳东。一班比较准点;一班经常没来由晚点,有时甚至离谱到取消班次。罗永明闲时买彩票都是奉献爱心的多,这回好事就摊在了罗永明身上。那天吃了晚饭,哄过孩子,罗永明依依不舍跟妻子告别,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到了火车站,却被告知火车晚点,晚多少,火车站工作人员也是三缄其口,问急了,干脆顾左右而言他。

人群没有以往的骚动,人们埋头刷着手机。罗永明从背包里掏出一本诗集来,顾不上四周人们异样的眼光,从容地读了起来。他读的是雪莱的诗,是大学时最爱的诗集,还为此模仿写过几首,发在了校刊上,引起了女生的尖叫,女友便是其中一名女粉丝。

罗永明看完了整本诗集,火车依然没有进站。电子屏幕上写着晚点半个小时,请旅客耐心等候。罗永明收起诗集,彻底没了脾气。旁边的孕妇轻声道:“什么破火车,就没准点过!”他老公安慰她:“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不值得!”这句话让罗永明注意起他来。跟他年纪差不多,将军肚,人高马大却十分细腻,这样的差异让他感觉好笑。

等人群涌动起来,罗永明才发觉自己居然睡着了。他赶紧去站台,火车趴在轨道上气喘吁吁,惶惶如丧家之犬。罗永明在第十八车厢对号入座,居然靠窗。中间是位妙龄少妇,过道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农民工。对面便是一家三口,夫妻操着陕西口音,女孩七岁左右,说话带着甜糯的味道。

整个车厢的人几乎都在闭目养神。罗永明上车前眯过一小会儿,这时全然没在睡意。邻座少妇挑着红指甲,专注地刷淘宝。车灯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坤包倒是轻巧,标志有些眼熟,罗永明认出是在罗湖一家大型商超卖的A货。当时他陪妻子挑生日礼物,曾经在柜台上浏览过。

正要休息,少妇幽幽道:“帅哥,请问你有充电宝吗?”罗永明刚好带了,手机电力十足,所以就借给她了,少妇灿然一笑。

火车在黑夜里飞奔,罗永明慢慢睡着了。

从火车站出来,罗永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再转公交车到公司宿舍,十二点。一想到马上就到宿舍,罗永明反倒不着急走路,慢悠悠地散起步来。这地方他住了三四年,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很熟。沿途的路面,每天起的楼房,他都能叫得出名字来。可熟归熟,好像并不属于他,就像他本不属于这里。

罗永明双休,通常一到周五下午,便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朝深圳东火车站奔去。他是全公司第一个打卡下班的人,却是平时加班最多的人。旁人怀着不解的目光,可他不在乎。他只想快点离开公司,取票,入站,坐车,落座,心才落了地。否则,人便没着没落,浑身不舒服。

这周因公加班,罗永明没有回去。在凌晨六点前敲完方案的最后一个字,他才离开办公室。此时的鹏城飞起了花,细看却是细白的木棉,如漫天飞雪,覆盖了大半条深南大道。罗永明孤单地走在街头,此时的他毫无心绪欣赏棉絮所引发的景致。他漫无目的闲逛,路遇的陌生人,跟他一样像一滴水消融于人海,悄无声息。

罗永明记得初来深圳时是七月,刚大学毕业,怀里揣着父亲给的八百元钱,拖着一个灰黑色的半旧的行李箱就来了。那行李箱还是大学时父亲特意带他去超市买的。罗永明用物极其俭省,本科四年读下来,皮箱居然完好无损,连同学们都佩服罗永明的朴素功夫。当然,这个朴素是带引号的,至少他们班的女生会这么以为。结果很简单,跟他交往四年的女友,在毕业当天就跟他各奔东西了。罗永明的记忆力很好,有次坐巴士,女友指着两旁的高楼问他:“你说我们会不会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罗永明拥着她说:“当然了,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女友听了幸福极了,依偎着他直到终点。但是罗永明不知道的是,毕业前夕,他女友父母给女儿许了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家。当初的诺言无法兑现,罗永明的下场可以知道。等罗永明明白过来,已经是明日黄花。奇怪的是,种种细节交织成的画面,并未令罗永明泛起太多感伤,后来他偶尔想起来,不是因为不难过,而是现实容不得他纠结于小情绪。

散步之后,罗永明回到单位公寓,从包里拿出钥匙,捅了一下铁门,咣当一声,旋开了。屋里灯居然亮着。

上午临出门忘关了。他摸了摸后脑勺,真是该死,白白浪费一天电费。

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当企划总监。老板四川人,做生意相当精明。听说三四套房,三部豪车,每天开来上班的是保时捷。

罗永明是对方邀请来面试的,从市区过来太远,但是刚好是求职空档期,反正没事可做,就准备跑一趟。

罗永明是坐地铁去的,那地方有点偏僻,如果不是说在深圳,罗永明断然不会跑那么远。到了终点站,路不熟悉,这时响起了公司人事部小姐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罗永明说快了,微信上叫了部滴滴,直奔目的地。

公司倒也气派,门口两三面彩旗,一对石狮子威严地蹲在那里,喷泉出来雪白的水花,倒带来了夏日清凉。

人事小姐引罗永明入老板办公室面谈。罗永明整理心情,拾步而上。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老板埋头于电脑间处理公务,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来了,请坐。”

罗永明轻微起身,说了句谢谢。老板姓马,他此时手里翻着罗永明的简历和作品。边看边点头。罗永明的资历和优势十分明显,老板很看重他的才华。

仰在老板椅上的老板腰杆笔直,抬头问道:“我们公司准备上市,请谈谈你对行业的具体看法和品牌战略的规划?”

罗永明早有准备,马上侃侃而谈。马老板频频点头微笑。

原本定了半个小时的面谈,早已过了一个小时。

“你几时可以来上班?”马老板问道。

罗永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马上回道:“明天。”

“非常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马老板大方伸出手,把罗永明握在手心,“还有今天就在公司吃饭,吃完了再回去。”

罗永明还是婉拒了,还没上班就在公司吃饭,他不太习惯这样的热情。马老板也不勉强,他吩咐秘书将罗永明送去公司大门。

从公司出来,罗永明并没有直奔汽车站,他先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面包和水,边走边啃,等坐上了地铁,肚子也差不多填了个半饱。工作日人不多,好比坐了专列,罗永明觉得自己有点奢侈,望着隔两个车厢的小姑娘,哑然失笑,还是赶紧回到住处,明天就要报到了。

这周火车照例晚点。

明早周一,一大早开周例会。老板亲自主持,全体高层悉数到位。罗永明不能不着急。过了一个小时,车还不见来。火车站估计开过会议,商讨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将罗永明坐的那班车客人退票处理,可改坐另一班次到深圳。深圳东站就是布吉火车站,深圳站就是罗湖火车站,深圳西站是南山西丽站,深圳北站属于龙华区了。

罗永明一边盘算着行程,一边着急地去窗口退票。到了窗口,黑压压全是人,挤不进去,也退不出来,只好不退了。几个男女见状说不如一起拼车吧,一人也就五六十,到深圳。很划算。罗永明想想跟坐大巴差不多钱,不如改坐火车。而且大巴路上怕堵,一堵又不知几时能到深圳。他赶紧过检票口坐另一班次火车。那三四个男女见罗永明上了车,也纷纷跟在后头。他们相继在车厢上补票。补票也全是人。列车长在车厢门口支起一个座位,挂起一个牌子,算是他的办事处。过道已经容不下人,大家传递着钱票,男列车长边扯票边找数。有些人没带现金,又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便向周围人借钱。虽然是二十多元钱,但由于互相陌生,所以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开口,都推说没带现金。

罗永明也不太乐意,但见对方是个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便动了隐恻之心,借给了她,小姑娘感激地连连道谢。小姑娘很快领了票,扫罗永明微信,转账给他。后边几个小伙子见罗永明肯借钱,纷纷找他。罗永明见不是路,忙说没了没了,找其他人吧。小伙子只好作罢。有个人努努嘴说,女的就借,我们就不行吗?罗永明真想抽他一个耳光,这年头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便不去理会。掉头看后面的顾客继续在补票。列车长忙得四脚朝天。

两个女人聊了起来。她们都住惠州,在深圳工作,高个女人脸比较白,在盐田上班,说已经辞职,在惠州找好了工作,包吃住,五千元。瘦个女人脸有些黄斑,她马上露出夸张的表情,说这么好。我家也住附近,能不能帮我找找?你做什么工作的?销售。她们不约而同吐出这个词。这个词由女性抛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合时宜,但究竟哪里出了错,并不能很敏感地指认出来。高个女人谈起自己公司的情况,有些心灰意冷,周周两边赶,吃不消,太累了。孩子马上要上六年级,不能再这样下去。她想照顾家里,也不想去深圳了。深圳好是好,也繁华,可到底还是物价太高,古人说长安米贵恐居不易。现在想是体会到了。

罗永明听着她们言语,自忖不也是双城记一员?据说马上通城轨和高铁了,大概四年后。像惠州东莞这样的临深地带,房价已经像火箭一样飞速上涨,止都不住了。在深圳买不起房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惠州东莞想办法。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孩子们上公办学校的问题摆在眼前,只能咬咬牙,逼自己一次。房是买了,可烦恼事一样不少,似乎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好戏”才刚刚开始。

罗永明所在的是家集团公司,于他的位置,薪水还不错,可最近两年效益也不太好,今年更有下滑趋势。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刚到这家公司时,正是发展到达顶峰之时,每年出去旅游庆祝,聚餐活动经常有。好景不长,到第二年就取消旅游了,改成了市内自助游,接着是工业园游,然后就只余梦游了。

起初罗永明并不住公司公寓。他在市区租了一套房子,供家人住。他差不多是路上奔四个小时。

这天从出租房出来,罗永明赶着坐第一班地铁,上班高峰期,经常挤不上去,挤上去了又到了,被人活生生挤下来。尽管如此,罗永明还是每天风雨兼程都公司和家里两头跑。公司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他钱包只有十多块零钞,用来坐地铁和公交,再就是买早餐。要不了两天,钱包就会失水见空。想到这里,他脚步异常沉重起来。如果是单身,那他会毫不犹豫辞职不干,领完钱就走人。可想想家里张开的四张嘴巴,他沉默了。平常坐完地铁,就转公交车到达公司。可最近一个月他直接步行去公司,大约要二十分钟。正是盛夏时节,衬衫粘到身上,汗湿一片,还没到公司,人就像洗了澡一样。他学了乖,背多了两套衣服,到了公司再换一套,等下了班,换下了的衣服也已风干,就又可以换上。

罗永明一般是带饭到公司加热。用他的话说,不仅干净卫生,还省钱。他是全公司第一个坚持带饭的男高管。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可他并不怎么在意。社会现实,不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他懂得坚持与自律。在不应该攀比时他有原则和宗旨。就凭这点,罗永明就觉得比那些沾沾自喜的家伙不知强多少倍。沦落到这步田地,罗永明有点自责。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留不下离不开舍不得终归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程鹏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9-13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甚好。深惠双城记将是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现实。两座城市会有不一样的状态和经历,但人的情感是相同的。能否留在深圳,留在惠州,留在城市,勇气是最重要的,身边人的温暖和一些小小的感动,有时候也能够挽留一个人。
  •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1 15:40:42
    • 分享到:
  • 双城生活的底细,就是这样细水长流,赶着上班赶着下班,赶着晚点的、取消的火车。打工生存不易,收入时断时续,全在于企业的经营。罗永明与徐东芳的友情,也是萍水相逢却情真意切。文章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家的温暖,正如一个诗人说过,你首先要相信人,尽管世上有很多人不值得相信,但只要我们相信了,就能影响他人。
  • 感谢叶紫第一个细心评读。的确如此,其实深圳很多家庭过着双城生活,这篇小说有我一些朋友的影子在里面,他们代表了一批人,尤其人到中年,面对重重压力,进退维谷。

    回复

  • 小说断断续续写了许久,先贴上来,细节有待修改。请大家指正。
  • 小说本来是分成小节的,排版上去出了问题,有些情节和细节已经修改,后期会完善。谢谢各种师友的评读。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小说题材。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13766
  • 24
  • 5300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