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城记
  • 点击:47317评论:62018/08/19 13:43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的车,惠州开往深圳东。一班比较准点;一班经常没来由晚点,有时甚至离谱到取消班次。罗永明闲时买彩票都是奉献爱心的多,这回好事就摊在了罗永明身上。那天吃了晚饭,哄过孩子,罗永明依依不舍跟妻子告别,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到了火车站,却被告知火车晚点,晚多少,火车站工作人员也是三缄其口,问急了,干脆顾左右而言他。

人群没有以往的骚动,人们埋头刷着手机。罗永明从背包里掏出一本诗集来,顾不上四周人们异样的眼光,从容地读了起来。他读的是雪莱的诗,是大学时最爱的诗集,还为此模仿写过几首,发在了校刊上,引起了女生的尖叫,女友便是其中一名女粉丝。

罗永明看完了整本诗集,火车依然没有进站。电子屏幕上写着晚点半个小时,请旅客耐心等候。罗永明收起诗集,彻底没了脾气。旁边的孕妇轻声道:“什么破火车,就没准点过!”他老公安慰她:“别生气,小心动了胎气,不值得!”这句话让罗永明注意起他来。跟他年纪差不多,将军肚,人高马大却十分细腻,这样的差异让他感觉好笑。

等人群涌动起来,罗永明才发觉自己居然睡着了。他赶紧去站台,火车趴在轨道上气喘吁吁,惶惶如丧家之犬。罗永明在第十八车厢对号入座,居然靠窗。中间是位妙龄少妇,过道边是位四十岁左右的农民工。对面便是一家三口,夫妻操着陕西口音,女孩七岁左右,说话带着甜糯的味道。

整个车厢的人几乎都在闭目养神。罗永明上车前眯过一小会儿,这时全然没在睡意。邻座少妇挑着红指甲,专注地刷淘宝。车灯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坤包倒是轻巧,标志有些眼熟,罗永明认出是在罗湖一家大型商超卖的A货。当时他陪妻子挑生日礼物,曾经在柜台上浏览过。

正要休息,少妇幽幽道:“帅哥,请问你有充电宝吗?”罗永明刚好带了,手机电力十足,所以就借给她了,少妇灿然一笑。

火车在黑夜里飞奔,罗永明慢慢睡着了。

从火车站出来,罗永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半了。再转公交车到公司宿舍,十二点。一想到马上就到宿舍,罗永明反倒不着急走路,慢悠悠地散起步来。这地方他住了三四年,谈不上了如指掌,却也很熟。沿途的路面,每天起的楼房,他都能叫得出名字来。可熟归熟,好像并不属于他,就像他本不属于这里。

罗永明双休,通常一到周五下午,便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朝深圳东火车站奔去。他是全公司第一个打卡下班的人,却是平时加班最多的人。旁人怀着不解的目光,可他不在乎。他只想快点离开公司,取票,入站,坐车,落座,心才落了地。否则,人便没着没落,浑身不舒服。

这周因公加班,罗永明没有回去。在凌晨六点前敲完方案的最后一个字,他才离开办公室。此时的鹏城飞起了花,细看却是细白的木棉,如漫天飞雪,覆盖了大半条深南大道。罗永明孤单地走在街头,此时的他毫无心绪欣赏棉絮所引发的景致。他漫无目的闲逛,路遇的陌生人,跟他一样像一滴水消融于人海,悄无声息。

罗永明记得初来深圳时是七月,刚大学毕业,怀里揣着父亲给的八百元钱,拖着一个灰黑色的半旧的行李箱就来了。那行李箱还是大学时父亲特意带他去超市买的。罗永明用物极其俭省,本科四年读下来,皮箱居然完好无损,连同学们都佩服罗永明的朴素功夫。当然,这个朴素是带引号的,至少他们班的女生会这么以为。结果很简单,跟他交往四年的女友,在毕业当天就跟他各奔东西了。罗永明的记忆力很好,有次坐巴士,女友指着两旁的高楼问他:“你说我们会不会拥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罗永明拥着她说:“当然了,只要我们足够努力。”女友听了幸福极了,依偎着他直到终点。但是罗永明不知道的是,毕业前夕,他女友父母给女儿许了一个有房有车的人家。当初的诺言无法兑现,罗永明的下场可以知道。等罗永明明白过来,已经是明日黄花。奇怪的是,种种细节交织成的画面,并未令罗永明泛起太多感伤,后来他偶尔想起来,不是因为不难过,而是现实容不得他纠结于小情绪。

散步之后,罗永明回到单位公寓,从包里拿出钥匙,捅了一下铁门,咣当一声,旋开了。屋里灯居然亮着。

上午临出门忘关了。他摸了摸后脑勺,真是该死,白白浪费一天电费。

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当企划总监。老板四川人,做生意相当精明。听说三四套房,三部豪车,每天开来上班的是保时捷。

罗永明是对方邀请来面试的,从市区过来太远,但是刚好是求职空档期,反正没事可做,就准备跑一趟。

罗永明是坐地铁去的,那地方有点偏僻,如果不是说在深圳,罗永明断然不会跑那么远。到了终点站,路不熟悉,这时响起了公司人事部小姐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罗永明说快了,微信上叫了部滴滴,直奔目的地。

公司倒也气派,门口两三面彩旗,一对石狮子威严地蹲在那里,喷泉出来雪白的水花,倒带来了夏日清凉。

人事小姐引罗永明入老板办公室面谈。罗永明整理心情,拾步而上。吱的一声,门被推开了,老板埋头于电脑间处理公务,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来了,请坐。”

罗永明轻微起身,说了句谢谢。老板姓马,他此时手里翻着罗永明的简历和作品。边看边点头。罗永明的资历和优势十分明显,老板很看重他的才华。

仰在老板椅上的老板腰杆笔直,抬头问道:“我们公司准备上市,请谈谈你对行业的具体看法和品牌战略的规划?”

罗永明早有准备,马上侃侃而谈。马老板频频点头微笑。

原本定了半个小时的面谈,早已过了一个小时。

“你几时可以来上班?”马老板问道。

罗永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马上回道:“明天。”

“非常好。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马老板大方伸出手,把罗永明握在手心,“还有今天就在公司吃饭,吃完了再回去。”

罗永明还是婉拒了,还没上班就在公司吃饭,他不太习惯这样的热情。马老板也不勉强,他吩咐秘书将罗永明送去公司大门。

从公司出来,罗永明并没有直奔汽车站,他先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面包和水,边走边啃,等坐上了地铁,肚子也差不多填了个半饱。工作日人不多,好比坐了专列,罗永明觉得自己有点奢侈,望着隔两个车厢的小姑娘,哑然失笑,还是赶紧回到住处,明天就要报到了。

这周火车照例晚点。

明早周一,一大早开周例会。老板亲自主持,全体高层悉数到位。罗永明不能不着急。过了一个小时,车还不见来。火车站估计开过会议,商讨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将罗永明坐的那班车客人退票处理,可改坐另一班次到深圳。深圳东站就是布吉火车站,深圳站就是罗湖火车站,深圳西站是南山西丽站,深圳北站属于龙华区了。

罗永明一边盘算着行程,一边着急地去窗口退票。到了窗口,黑压压全是人,挤不进去,也退不出来,只好不退了。几个男女见状说不如一起拼车吧,一人也就五六十,到深圳。很划算。罗永明想想跟坐大巴差不多钱,不如改坐火车。而且大巴路上怕堵,一堵又不知几时能到深圳。他赶紧过检票口坐另一班次火车。那三四个男女见罗永明上了车,也纷纷跟在后头。他们相继在车厢上补票。补票也全是人。列车长在车厢门口支起一个座位,挂起一个牌子,算是他的办事处。过道已经容不下人,大家传递着钱票,男列车长边扯票边找数。有些人没带现金,又不能用微信和支付宝,便向周围人借钱。虽然是二十多元钱,但由于互相陌生,所以大多数人不太愿意开口,都推说没带现金。

罗永明也不太乐意,但见对方是个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便动了隐恻之心,借给了她,小姑娘感激地连连道谢。小姑娘很快领了票,扫罗永明微信,转账给他。后边几个小伙子见罗永明肯借钱,纷纷找他。罗永明见不是路,忙说没了没了,找其他人吧。小伙子只好作罢。有个人努努嘴说,女的就借,我们就不行吗?罗永明真想抽他一个耳光,这年头做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呢?便不去理会。掉头看后面的顾客继续在补票。列车长忙得四脚朝天。

两个女人聊了起来。她们都住惠州,在深圳工作,高个女人脸比较白,在盐田上班,说已经辞职,在惠州找好了工作,包吃住,五千元。瘦个女人脸有些黄斑,她马上露出夸张的表情,说这么好。我家也住附近,能不能帮我找找?你做什么工作的?销售。她们不约而同吐出这个词。这个词由女性抛出来,似乎有些不太合时宜,但究竟哪里出了错,并不能很敏感地指认出来。高个女人谈起自己公司的情况,有些心灰意冷,周周两边赶,吃不消,太累了。孩子马上要上六年级,不能再这样下去。她想照顾家里,也不想去深圳了。深圳好是好,也繁华,可到底还是物价太高,古人说长安米贵恐居不易。现在想是体会到了。

罗永明听着她们言语,自忖不也是双城记一员?据说马上通城轨和高铁了,大概四年后。像惠州东莞这样的临深地带,房价已经像火箭一样飞速上涨,止都不住了。在深圳买不起房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惠州东莞想办法。本来没有这种想法的,但孩子们上公办学校的问题摆在眼前,只能咬咬牙,逼自己一次。房是买了,可烦恼事一样不少,似乎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好戏”才刚刚开始。

罗永明所在的是家集团公司,于他的位置,薪水还不错,可最近两年效益也不太好,今年更有下滑趋势。罗永明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刚到这家公司时,正是发展到达顶峰之时,每年出去旅游庆祝,聚餐活动经常有。好景不长,到第二年就取消旅游了,改成了市内自助游,接着是工业园游,然后就只余梦游了。

起初罗永明并不住公司公寓。他在市区租了一套房子,供家人住。他差不多是路上奔四个小时。

这天从出租房出来,罗永明赶着坐第一班地铁,上班高峰期,经常挤不上去,挤上去了又到了,被人活生生挤下来。尽管如此,罗永明还是每天风雨兼程都公司和家里两头跑。公司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他钱包只有十多块零钞,用来坐地铁和公交,再就是买早餐。要不了两天,钱包就会失水见空。想到这里,他脚步异常沉重起来。如果是单身,那他会毫不犹豫辞职不干,领完钱就走人。可想想家里张开的四张嘴巴,他沉默了。平常坐完地铁,就转公交车到达公司。可最近一个月他直接步行去公司,大约要二十分钟。正是盛夏时节,衬衫粘到身上,汗湿一片,还没到公司,人就像洗了澡一样。他学了乖,背多了两套衣服,到了公司再换一套,等下了班,换下了的衣服也已风干,就又可以换上。

罗永明一般是带饭到公司加热。用他的话说,不仅干净卫生,还省钱。他是全公司第一个坚持带饭的男高管。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可他并不怎么在意。社会现实,不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他懂得坚持与自律。在不应该攀比时他有原则和宗旨。就凭这点,罗永明就觉得比那些沾沾自喜的家伙不知强多少倍。沦落到这步田地,罗永明有点自责。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留不下离不开舍不得终归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程鹏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9-13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甚好。深惠双城记将是越来越多人的生活现实。两座城市会有不一样的状态和经历,但人的情感是相同的。能否留在深圳,留在惠州,留在城市,勇气是最重要的,身边人的温暖和一些小小的感动,有时候也能够挽留一个人。
  • 谢谢评委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1 15:40:42
    • 分享到:
  • 双城生活的底细,就是这样细水长流,赶着上班赶着下班,赶着晚点的、取消的火车。打工生存不易,收入时断时续,全在于企业的经营。罗永明与徐东芳的友情,也是萍水相逢却情真意切。文章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家的温暖,正如一个诗人说过,你首先要相信人,尽管世上有很多人不值得相信,但只要我们相信了,就能影响他人。
  • 感谢叶紫第一个细心评读。的确如此,其实深圳很多家庭过着双城生活,这篇小说有我一些朋友的影子在里面,他们代表了一批人,尤其人到中年,面对重重压力,进退维谷。

    回复

  • 小说断断续续写了许久,先贴上来,细节有待修改。请大家指正。
  • 小说本来是分成小节的,排版上去出了问题,有些情节和细节已经修改,后期会完善。谢谢各种师友的评读。这是一个比较新的小说题材。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13766
  • 24
  • 530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