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深圳,一只鹅要拨动多少清波
  • 点击:39928评论:132018/08/22 00:42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后海:一粒星


捕快的马在这里遗失

绕口令的游戏。一只爬墙的猫

后海的海。有一个人知道它的痛处

尘世的浪花一直在怒放

从未离开。它们和她们的奔跑

像年轻时的母亲经历爱情


睡在黑夜里的翅膀

不小心惊落了我的月光

后来的姑娘与一匹遗失的马

下落不明。她们

用记忆的美色割开我的孤独


离去多年的烧酒

在一个人的波澜醉得不轻

因为一次猜谜

我把手里的游戏抛进

正在燃烧的昨夜

在无人讲述的后海醉上一晚

所有的回忆又算得了什么


我有许多想法

面对一种宽阔

我牵着捕快的马站在后海



新安湖,一只鹅要拨动多少清波


新安湖究竟算不算湖呢

它们千锤百炼的舞蹈

是你随口磕出的葵花瓜子

你已多久没有关注雕牌洗衣粉了


捧着街摊上刚买的热玉米

我想起昨日黄昏的人力三轮车

它们用细雨的力气在我身旁咳嗽


隐姓埋名的红薯

结实如琴的瓷碗

十二个片断的怀念


一只鹅要拨动多少清波

大雪才肯降落距离南方更远的瓦檐

沸腾的水在鼎锅里热爱一生


让不出声的月光继续烤火吧

让成群的家禽们再次练习故乡的寂寞

也许你真的忘了,踏出家门堂屋的那一步

母亲说,今日已是立春



八卦岭,尚未完成的失眠


亲爱的。我每想一次

阳光薄的像这个午后的老婆饼

没有老婆的家伙。请慢嚼细咽

有个流浪汉拨开手里的花生

以此打量一根树桩

在八卦四路或者八卦一路的宽度和长度


两粒花生。或者四五粒豆子

种在地里那是大地二三月的事情

农历经过的身体才称得上真实而丰盈

腊月很辣吗。你告诉我,我们不提他乡


结满月光的灯盏。在夜晚的肚皮上

亮得很好看。尚未完成的失眠

笨拙的刀锋削刨着柑蔗

租住地。工作地。每一段

毛线编织的水稻已经失去了模仿的逼真



当宝安遇见安保


它们多年一直活在山药的手艺里

水口花园的花早已经失踪了

上合也被更多的人熟悉成了上川

我的老邻居已不是隔壁的老王

从一楼到五楼,再从五楼到一楼

另起一行的行,用口音读成黄

也未尝不可。一种黄可以想入非非


有一回我听见它们在笑她们

她们当然也可嘲笑它们

它们又是什么呢?我不停的在楼梯间

查看与奔走,岗亭周围的猫

突然起身,它们叫春的声音熟透了


难道有客来吗那会是谁来呢

无事数日。蒙在鼓里的鸡还在产蛋

鸭在杨梅树下晃悠手握铁夹的灶炉

几乎来不及燃烧你整夜的失眠

可是我最清楚你的失眠是醒着的生活



翻身路,熟悉使我伤感


每次去到翻身路我都要在心里

暗自念叼翻身翻身翻身

创业天虹安乐小学宝晖大厦

还有住在翻身路附近的老郭

我都要不同程度地去想一遍


如今再想不觉就老了

力不从心的今夜无人对饮

只有风。只有风数落着

来时的路。翻身已虚构成一种想法


那么多人出现在翻身的路上

我听见他们的声响

翻山越岭的水。翻山越岭的泥

翻山越岭的树上有鸟在咕咕噜噜


穿睡衣的翻身姑娘

时光赋予她们性感的想象

只有这次。此刻的安静

熟悉使我伤感


有必要停下来。在翻身的路口

当我真正站稳时目睹这里时

从未有过的陌生让我的熟悉羞愧无趣



罗租大道,往事如深埋的竹笋


几个小孩用尽了吃奶的力气

他们用大人的口气撬开了方言的嘴

每一块铁每一处泥都触及它们


被阳光照见的泥土和石块

我无法辨认这事物的坚韧


客里山的语法

紧紧跟随打卡的节奏

还有工地上日夜的搅动

好奇的猫和狗在几米处探望

羞于启齿的本事一一排除


锅碗饭瓢瓜果熟菜独自在

颠簸的罗租大道上一直延伸

习以为常的喝斥除了发声

只剩下了这句

这又是谁家的孩子呢



径贝村,有些人见了也好


与在猪场养猪的三哥聊起了姑娘

多情的描述或浓郁或温柔

我俩一边聊一边朝荔枝树上射尿


本来就很安静。突然三哥的一句话

把我的尿尿出了不应该有的热闹

我的手上也有了很骚的味道

踩三轮车拉猪潲的三哥力气大得很

我坐在车座后面边走边想

这个壮实如猪的三哥当真是有猪的力气


他紧握手里的方向在通往工业区的路上

他哼唱着广东歌曲攒足了一身的青春

他用无边无际的方言跟我说

去官田村带你见满望院子里打工的


三哥和我用了一天的时间试着去努力

回忆和构想已无从捡起遗弃的白菜

持续了几个小时的南方小镇

它滔滔不绝的梦乡大概需要持续数天




我端起一杯松坪山


我差点忘记了这个地方

五号路上的松坪山啊

对不起,我差点忘记了

在五号路前面的一号路

姑娘和工牌,以及点燃的房间


插曲真是个说不出口的混蛋

嗑瓜子的江湖随手扔下一地的故事

一块五毛钱的快餐自来水也可口

赶牛羊的人群在这里追赶着自己

摸字牌的生活不断从泥土里生长


你说的长城计算机

我说的奥林巴斯科技

流水线上的它们其实没什么不同

摘菜做饭的妇人鼓动热气

每个店面都在家长里断

其实别的什么已不再重要


我端起一杯茶水

忽然想起松坪山这个地方

铁皮棚屋真踏马的便宜




公明,有多少爱人的肩膀


有个小伙伴在喊着

另一个小伙伴的名字


剪裁的手工与一把豆子磨炼

比我们还迫不及待的日子

想知道这一生的事情

咂一副豆腐需要花费的功夫


我骑着单车使尽了我所有的力量

你其实也清楚这力量里浸染的柔情

少年的经历本身就是一朵民谣


多少爱人的肩膀

多少烟火的歌唱



红花山上的下午我在想什么


每一个人都是亲戚


生活是枚锅铲在此刻翻炒

爱情的句子被数次涂改


山是山。树是树。如果有一条小河

深情而淡然地流淌

杂志和故事。只有笑话重复发笑


无意间想到要刮胡子洗个头

我要去买瓶红酒与你吃醉算了



也许等到世界之窗就好了


你和晨雾蹲在竹子之间刷牙

我摘下眼镜视力大不如从前


她漱了漱口 世间之美露出笑来

我几乎不提周围的事物


世界之窗,过山车和旋转的木马

它们一点点惊慌失措

它们一点点惊心动魄


我给了你几片口香糖

真实偏离了几公里的想象


我仰脖喝下了整瓶的百事可乐



许多人在深南大道的归途


我无法理解的初恋

所有的映山红为什么无与伦比

  • 1
  • 2
  • 3
  • 4
  • 关键词:南方宝安独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30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对于每个来深圳讨生活的人来说,每个人都与这座城市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版本,每个人与深圳的故事,其实不过是一首相遇的诗罢了。多年来,叶耳安静地生活,透过这组诗歌,我们能深切体味到诗人内心的孤独及对周围人事和自己生活的独特思考,至少,他仍然真诚而孤独地热爱着这城市,热爱着值得热爱的一切。
  • 深圳,是每个男人身体里的姑娘。她与你相遇的生活其实说到底就是一首诗的故事。当你拥抱她时,她却给予了你尘世的痛楚,当你孤独地坚守着另外一个自己时,她却原路返回的眺望你。

    回复

  • 以诗歌纪录生活轨迹,是个不错的切入,诗人的语言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似乎毫不在乎地冷眼打量周遭,另一方面却又无意流露出心有不甘。这组诗试图制造“我”与“深圳”的距离,但实际上投射的是对这座城市每个角落无法掩饰的迷恋,当然是人最迷恋还是那些给他带来过快乐的姑娘,无论存在过没有。
  • 最后一行“是人”乃“诗人”之误。抱歉!

    回复

  • 叶耳是语言的天才,过去是,现在还是。他的存在,让语言活出了新意。而透过新意,有切骨之疼,割肉之痛。他呵护柔美,也展示忧伤。所有的“晒”都因为他以诗做引,熬制人生之药。甘苦自知亦各有发现。
  • 谢谢锦屏姐的鼓励!无论经历过什么,谢谢姐一如既往的懂得和欣赏,对于我来说,诗歌是一个的独白被另一个人看出了内心的破绽。再次谢谢!

    回复

  • 为什么叶耳的诗唤起了我的寂寞?渐渐熟悉起来的街路与地名,任何一个部分,都没有青梅竹马或唇齿相依的初始记忆,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叶耳并不孤独,因为他内心丰盈,边界浑圆。可能恰恰是这种丰盈与边界,迫他与这座城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尽管他也知道,“沸腾的水在鼎锅里热爱一生”。
  • 谢谢元涛兄推荐,谢谢鼓励!

    回复

    • L.3秀才2019/03/28 14:16:01
    • 分享到:
  • 五点的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3 18:53:20
    • 分享到:
  • 组诗中的每一个子标题既富有概括性,又兼具文学味,给人一种急欲拜读,品读完后又顿生“不虚此行”之憾;组诗以拟人化的表现手法来描述与深圳有关的建筑、风景或街道,给人一种别具一格、生机勃勃、丰富多彩之感;组诗中大量的抒情语句带有忆往昔、看今朝、望未来的意味,给人一种跨越时间和空间之美。
  • 难得兄如此认真阅读,这种读诗的耐心无疑是对我最好的奖赏,非常感谢,谢谢鼓励和点评!

    回复

  • 每次好像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诗。这组诗通过平常事物的打散重组,焕然一新。
  • 谢谢。诗歌对我就是一种与自己的交谈。

    回复

  • 最近来访
  • 叶耳
  • (孤独的南瓜)
  • 1布衣
  • 3星
  • 2钻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作家叶耳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作家叶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100
  • 4
  • 78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