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楼有鬼
  • 点击:22546评论:132018/08/22 18:37

(一) 女鬼现身


早上七点,刘苏匆匆走出合租房,奔向地铁站。

一刻钟后,刘苏母鱼产卵般,被挤送出地铁口。她即将工作的写字楼巍峨地耸立在前方三百米处,写字楼整体造型如一把敦厚巨大的蓝剑,霸气十足地直刺苍穹。

十分钟后,刘苏略带怯意地出现在二十八楼。电梯口迎面墙上嵌着公司铜质招牌,上铸金光闪闪的正楷字:S市东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两扇厚重的玻璃门严丝合缝紧闭着,豪华前台空无一人。刘苏四下搜索门铃位置,一阵香风袭来,一袅娜女子从她身后走上来,抬手在门右侧打了卡,玻璃门静悄悄地裂开。刘苏犹豫一阵后正待跟进,门又合上了。好在女子回过身来,两只漂亮的双凤眼却是瞅也不瞅刘苏,只抬手在里面又打了下卡。刘苏赶紧闪身进去,道了声“谢谢”,女子却不回应,高跟鞋在地板砖上点得脆响,一阵轻烟似地朝靠右的长廓飘远。

不知所措间,老王满面是笑地迎过来了。老王客客气气欢迎刘苏加入公司,然后带她参观。他略微自得地介绍:“这幢楼是我们自有物业,二十八层归我们自用,是特别装修设计的,带四部专用电梯。”老王四十多岁,是东远科技的人事文员,和刘苏见过三次了,他身材高大,略有些匍匐的上半身托举着一张向谁都似乎在馅媚的脸。这样的脸,刘苏并不陌生,老家西安,大多数升迁无望混吃等死的中年机关职员都这样。

整个办公空间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中间套着一个长方形的活动室,两个长方形间是四条走廓,走廓以内是活动室,以外是刘苏一时数不清的房间,分别是四个老总的办公室、各个部门的办公室、大小会议室、茶水间、卫生间……刘苏亦步亦趋地跟在老王微驼的身后,僵硬地笑着,科技部、商务部、业务部、财务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笑过去,不时机械地点头问好。同事大多表现冷漠,在电脑显示屏后抬起来头与她打招呼的,也不过是好奇,想看看公司精挑细选,选定了一个姿色到底如何的总经理秘书。轮到老王及刘苏所属的总经理工作部时,才有了一丝欢迎气氛,几个同事放下手中工作,起身同刘苏打招呼。总经理工作部有两名人事文员,两名行政文员,两位司机,一位前台文员,再加上部门经理古经理与刘苏,一共九人,是公司最“庞大”的一个部门。刚才给刘苏开门的那位美女就是另一位人事文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宁珠珠,刘苏冲她露出“谢谢你”的微笑,宁小姐却眼皮一搭,身子一扭,径直走向办公室角落的复印机。

最后,老王将刘苏带到东北角的一间小办公室,说:“这是你的根据地。”办公室七八平米大小,进门右侧安着一张黑色三人真皮沙发,前面摆着一个玻璃茶几。迎面背墙设着一张精致的小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传真打印扫描一体机和一台崭新的苹果台式机。办公桌左后侧亮出一扇半开的门,不消介绍,里面自然是刘苏顶头上司总经理的办公室。老王蹑手蹑脚地侧身走入,有点鬼鬼祟祟地回头招手示意刘苏跟上。

一进去,眼前“豁然开朗”,有武陵人“忽逢桃花林”的意境。总经理办公室宽宽大大、方方正正,足有七八十平方米,还带有一个附卫生间的休息室。办公室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字画、古董、根雕及各种绿色植物,还配有冰箱、空气清新器和饮水机。办公室太大太豪华,四十出头、其貌不扬、穿着普通的吴总坐在大班桌后,显得渺小而寂寞。他站起身,伸出胖乎乎的右手,和蔼可亲地招呼:“小刘,欢迎,欢迎加入。”老王使眼色催促刘苏赶紧与之握手。

吴总握住刘苏右手的前端,轻轻摇晃了几下。刘苏很紧张,微微涨红了脸轻声道:“吴总好!”

“老王,我很忙,你让古经理给小刘交待一下工作。”吴总吩咐。

古经理不在。

刘苏略微忐忑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打开电脑,下载安装了几个常用软件。看看办公桌上的一体机,试着摆弄一下,不会,便走进总经理工作部的大办公室求教。 老王不在,刘苏略一踌躇,走到 “宁珠珠”面前,小声请她帮忙。宁珠珠翻了一个白眼,扔给她一本说明书,让她“自己研究”。刘苏捧着说明书回自己办公室,听到宁珠珠在身后冷嘲热讽:“还一本呢!我说招个有工作经验的,偏招个啥也不会的花瓶……”

刘苏虽平常家庭出身,凭着长相与成绩,从小到大享受的也是“公主待遇”,没想到第一天上班就遭白眼。想着初来乍到,凡事多忍,便咬着嘴角装没听见。

宁珠珠偏偏不肯放过她。又是她,一个小时后在卫生间与刘苏同在洗手台前洗手。她白了镜中的刘苏一眼,扭扭身子问:“我漂亮吗?”刘苏很诧异,但还是低声回答“漂亮!”。在烘干机的哄哄声响中,听得还在揽镜自照的宁珠珠又问:“我年轻不?”刘苏头也不回地淡淡回答:“年轻”。其实,刘苏心底在嘟哝:“神经病,老孔雀!”

“小刘,以后别穿得这样正式,我们公司不兴。”走到门边时,又听到还在照镜的宁珠珠揶揄她。

刘苏今天特意模仿屏幕上的白领,化着精致的妆,穿白色长袖衬衫配黑色一步裙,踩着黑色高跟皮鞋。她早已发现公司从上到下都穿着随意,宁珠珠穿的就是一条一字肩的斜条纹深蓝色真丝长裙。宁珠珠的这句话,像一片芒刺撒在刘苏背上,又疼又痒。刘苏沿着走廊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以为宁珠珠一直盯着她后背,走路姿势都有些不自然。其实,宁珠珠一直盯着镜子涂口红,鲜艳的大红,一层又一层,浓烈得透不过气来。

接下来,刘苏有些“怕”去卫生间,担心再与宁珠珠“狭路相逢”。下午,实在憋不住了才去。

卫生间很安静,刘苏紧绷的心放松下来。她想不通外表和善的宁珠珠为什么对自己心怀敌意,想起她上午在卫生间那莫名其妙的问话,刘苏揣测她可能是因为女人间的妒忌?站在洗手台前洗完手时,刘苏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一张有轮有廓的尖下颌脸,额头略鼓,五官俊秀,尤其是那双秋水明眸的大眼,简直灵气逼人。想起许多人都说她笑起来像个孩子,刘苏故意露齿一笑,镜中红艳艳粉嘟嘟的小嘴一咧,像一粒干净的小石子投入春日静湖,美丽的笑纹在脸上荡漾,整张脸立刻波光粼粼、春色烂漫……

“外面谁在?”又是宁珠珠,刘苏情不自禁一激灵。

“我”。刘苏声音都有点颤栗了。

“你是谁?”宁珠珠的声音娇滴滴的。

“刘苏。”

“撞到鬼了,今天怎么尽遇到你。”宁珠珠没好气地说。“不好意思,你那有卫生巾没有,借我个。”

“没有。”刘苏压住心头的火,淡淡地说。

“那去帮我借个来,麻烦了。”话虽客气,却是指派人的语气。

刘苏没好意思去找新同事“借个”,只好去楼下的小卖部买回了一包。

当她气喘吁吁跑回卫生间时,宁珠珠又已经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了。

“有同事给了我。”看着刘苏手上的新买的一整包,她终于对刘苏露齿一笑。

刘苏没好气地扭头要走。

宁珠珠对着镜子自顾自说:“小刘,知道不,你能来这家公司,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你的美丽。不过,女人的美呢,永远是把双刃剑。”

“是吗?宁姐也是因为生得美才来这家公司的吧!”刘苏听出话里的诅咒意味,忍不住回敬她。

“在这家公司,不要随便打听别人的来历。”镜子中宁珠珠那张精描细画的脸又扳起来。

回到自己办公室,刘苏趴在一体机使用说明书上生闷气。不过,仔细想想,宁珠珠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刚大学毕业,没任何工作经验,到S市不满半月便能顺利进入这家正厅级的国有企业做总经理秘书,年轻与美丽的确是重要因素。如果她不美,管人事的老王就不会在上千份贴着近照的简历中挑中她来面试;如果不够美,第一轮面试后,一百个二十至二十五岁的求职者中,她便不会是那留下来的十分之一。复试时,是才艺展示环节,十个大学毕业不久的女孩子,个个都聪明、活泼、能歌善舞,英语流利,计算机操作熟练……刘苏运气不错,工会主席现场考她诗词,她顺势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工会主席提到的诗词,每一句她都知道出处,还能一首首声情并茂地背诵。也许是这一点征服了在座的八位部门经理,她顺利晋级三强。三强都是985本科,貌美如花兼才华横溢,谁落选都有点冤。当时,三人坐在会议室中等了半晌,吴总才得闲走进来,随意问了几句话,眼光并不让人反感地在她们三人身上跳了几跳,可能,刘苏最合他眼缘,或者,她简历中的某项更打动他。总之,刚离开公司不到十分钟,老王便打电话通知她第二天正式上班。

接到消息后,她颇为开心,虽然总经理秘书不是理想岗位,但她首先需要一份工作让她在物价高昂的S市生存下来。

刘苏一直呆在单独小办公室中,与其他同事没接触,不知道整层楼下午四点后在传递一骇人的新闻:女卫生间一个蹲位一直被反锁,有同事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前台文员王棉绘声绘色向每一位找来听她讲故事的同事描述:我下午去卫生间,看见一个陌生女人在洗手台前洗手,水哗啦啦放着,等我上了厕所走到洗手台前,那女人还放着水冲手,那双手已经泡得苍白浮肿。长发掩脸,看不清长什么样。我没见到这个女人进公司,觉得奇怪,于是问:“你是谁?怎么洗这么久?”那个女人不理我,自言自语:“怎么回事,这双手总也洗不干净。”我吓得头皮发麻,赶紧溜之大吉,手都没洗……

女同事们都吓得不敢去卫生间了。

宁珠珠偏不信邪,纠集了几个女同事壮着胆一起去,在洗手台洗手的女人倒是没看见,但那个蹲位依旧被反锁着。宁珠珠逞能,大声说:“怕啥,大白天还会有鬼,我下午还蹲过这个位置。”她一边说,一边壮着胆子上前敲门:“喂,里面是谁?”

“我还没完。”一个陌生而怪异的女声答道。

闻听此语,宁珠珠一行吓得尖叫着跑出卫生间。数宁珠珠跑得最快。

有人去找保安,几个保安偏偏都有事走不开。宁珠珠又带着几个女同事去前台那里查监控,没发现问题。

宁珠珠再次询问王棉:“一天都没有陌生女人来公司?”

“反正我没看见。”王棉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努力回忆后肯定地告诉大家。

没女同事再敢去卫生间了,除了毫不知情的刘苏。

下班前,刘苏再一次走进卫生间。她寻思:这一次再撞见宁珠珠的话,她就信邪了。

宁珠珠当然不在,却有一个长发女人埋首在洗手台前洗手。水一直放着,女人一双手在水柱下绞来绞去。刘苏好奇地问:“手怎么了?”女人不答,却问:“怎么回事,总也洗不干净?”刘苏说:“有洗手露呀,试一试?”女人不答,继续用力搓手。刘苏想:“这什么鬼公司,这么多神经病。”她自顾自上完厕所,在洗手台前洗手时,那个女人还在洗。刘苏有点生气了,用责备的语气提醒她:“洗不干净回家洗,可以用松节油洗,用汽油洗……你染的是什么,上网搜一搜呀,看什么能洗掉。”女人不理,埋着头怪腔怪调地说:“女人的美丽呢,永远是把双刃剑,有一天,你会明白,美丽,既是优势,亦是祸根。”

  • 1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女鬼职场小白惊悚悬疑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4
  • 黄元罗打赏10000,共计15000
  • 2018-08-2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部分细节,还有进一步推敲完善的余裕,比如安排一个场景,让古经理来传达那些高层人事震动,可能比目前这种新闻通报式的交代更自然些。不过整体上看,小说完成度很高。对结构的精心把控,换来了节奏分明的紧张感,贡献了足够的可读性。主人公刘苏的成长速度显得太快了些?不过对于她的基本价值观设定,我很喜欢,可能是年纪大了,偏保守的人生抉择,更让人安心。
  • 谢谢王老师的中肯意见,小说完成得有些仓促,我会抽时间再努力修改一下。感谢推荐!

    回复

  • 小说引起我的思考,严肃创作与类型也许没什么清晰界线,但作为“文学”的好坏应该会有一个衡量尺度。这篇小说,一是如何能把王棉独特的女人成功学树立起来,与当下类型文学如总裁、多角恋、办公室恋情等区别开来,如何一种城市的精神性拉开距离!值得探讨。二是结尾时王棉刘苏的释疑是否有必要?严肃文学更多指向是现代性的诘问,理论上有无限解释空间。故事会或侦探小说的事发、侦探、真相三段论也是可以,但要以前一为重中之重。
  • 谢谢老师的阅读及评论,这一篇小说于是我一次全新的尝试,我试着把写类型电影剧本的一些方法用到小说创作中。我写的是一幅国营企业群丑图为背景下,一个职场小白初涉职场的惊险经历。
  • 我创作了一个悬疑的钩子希望吸引读者一直往下阅读,而把人文诉求深埋在精彩故事之中。可能笔力有限,小说的故事、主题、以及文学性都不够,不过,我会在这一条路上继续努力。
  • 正如同我在电影剧本创作上的追求:好看的故事为外衣,深刻的人文为内涵。
  • 说实话,已经很不错了

    回复

  • 做女人难,做个女能人更难,做个女强人更是难上加难。时值中元节来临,带着惊悚感读《高楼有鬼》,仿佛鬼就在身边。其实,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鬼?即便有鬼也不可怕,怕的是人心。作者巧妙地写出珠、棉、芳三个女性在写字楼的生活,有的身不由己,有的故意为之,有的紧守底线。印象最深的还是棉,她阿谀奉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女人的优势,与多个男人有染,在写字楼里上演鬼戏。小说情节生动,宕荡起伏,环环相扣,我喜欢。
  • 谢谢关注与精彩评论!

    回复

  • 总算等到菡萏的新作了。搬个小板凳,慢慢读,看看鬼到底是啥样子
  • 感谢老友关注!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22 20:33:28
    • 分享到:
  • 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 谢谢阅读及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2钻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不问前尘旧事,只求今生无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1
  • 27000
  • 31
  • 808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