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
  • 点击:19133评论:92018/08/25 12:08

夏日的夜晚,溽热缠绵不去。老王有些烦躁,手中的遥控器把电视翻了个遍,没有一个可心的节目。他起身走向阳台,一座钢结构大厦正在施工,夜幕中如同一只大鸟,旁边的地铁站灯光闪烁,人来人往。

手机蓦然响起。

“王种……刘兴考上了!……今天上午刚发的榜,千真万确,王种……!”一个操着蹩脚普通话的男中音。

老王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出为什么找王种的电话会打到他这儿,“嗯、啊”的应声中快速搜索记忆的犄角旮旯。

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想起了那个西村男孩儿。没错,他资助的那个男孩儿叫刘兴,三年了,算来今年该高考了。时间就是这么他妈的快!老王有些感慨。难得的是,这孩子竟然考上了。

打电话的人是刘兴的班主任张老师。三年来,老王和张老师在一张银行卡的两端,每个暑假开学前半个月,老王会准时在账户里存入四千银子。账户那一端的张老师会将钱取出,负责安排且监管这笔钱做刘兴的学费和资料费,余剩则的按月均分作生活费。说实话,老王不是很喜欢这个张老师,三年前第一次通电话时,张老师称他“王先星”,这一次是“王种”,几多显摆自己颇见过世面的腔调让老王很不舒服。但是老王不得不承认张老师当年的推荐词确实打动了自己:他说刘兴是一个有上进心的孩子,虽然家里穷,可是学习很努力。上进心、穷、努力这几个关键词打动了老王。想到这笔钱会让一个山区的贫困家庭不必为学费而纠结,会滋润孩子的胃,红润他的脸颊,照亮他的梦想,老王就会从心底吁出一口长气。三年时光,弹指一挥间,没想到竟然结出了果子。

放下电话,老王莫名的激动起来,光着一双脚在客厅里绕起了圈子。这个电话让老王胸腔中那个泵强劲起来,四肢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在光洁的客厅里,而是在家乡七绕八拐的山路上,身上穿的不是舒适的居家棉布睡衣,而是一条布满汗渍和污渍的大裤衩,步入中年日益臃肿的身躯也被置换成一跳八丈的好筋骨,这副筋骨脚底长了弹簧,正在铺天盖地的阳光中跳跃着奔跑,搭在肩头的鞋子在他前胸后背噼里啪啦地敲打,他丝毫没有觉得疼痛,只想让家人早一点分享到他考上大学的喜讯。那时的自己很瘦,可是青春逼人,那时的自己很穷,可是希望满满,那时物质并不丰盈,可是心中的幸福感却远非眼下可比……

二十年前,在单位不咸不淡吊着的老王辞职南下。在人潮汹涌的华强北,目睹了那铺天盖地的电子产品和购买者,他迅速嗅到了商机,和同学租住了下沙的城中村,做起了电子产品生意。搏击商海,创业的酸甜苦辣尝了个遍。好在深圳并不排外,英雄不问出处,给他这颗干涸无助的种子提供了一方潮湿。多年的辛勤打拼,他终于在这前沿座城市扎下了根——他在深圳买了房,购了车,由一个赤手空拳的穷小子一跃而“中产”。可是近来,老王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失了激动和芬芳,变得十分寡味。儿子去法国读书后,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日本狐狸犬,老婆每天嗲声嗲气地喊它“乖女儿”。昔日一起创业的“战友”们不约而同地进入一种半退休状态,每天相约喝茶,大谈特谈、并身体力行坊间养生之道。他有些疑惑,如果说妻子是因为儿子出国读书,无奈之下寄情“乖女儿”,那么是什么让曾经坚信脑袋变成骷髅之前一定要有一番作为的“战友”们如此虔诚地供奉肉身?老王听到自己的内心挣扎着发出一个声音——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老王的内心突然升腾起一种渴望:亲赴西村,去看一下刘兴!他要在这个偏远山区的男孩身上寻找一种东西,一种自己也曾拥有却不小心弄丢了的东西。


那个充满霉味的夜晚永远订在老王的记忆深处。

三十多年前,老王还不是老王,甚至也不是小王,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农家小子。

这个夏天的雨季格外持久,两个星期不见太阳了。绿色的青苔在地面和墙体间称了大王,房间的角落里也悄悄地冒出了它们的子民。家具的腿脚已经泛霉,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腐朽之气。窗外,雨还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雨水从檐角落下,滴在母亲腌咸菜的缸上,滴答声紧凑而又悠长,让屋里人听来恍如隔世。

煤油灯跳动的光晕中,他和妹妹凑在一起做作业。一道几何题困住了他,他抬起头,看了看妹妹。妹妹蜷缩在桌角写字,左一撇右一捺,认真地了不得。妹妹头上的一只羊角辫有些散,他想过去替她理一下,可是忍住了。他又看了一眼母亲,母亲坐地稍微远一点,正在为他做鞋。蓦地,他心底升腾起十分的内疚和自责,最近脚长得厉害,去年的鞋子还没有穿旧就小了……他的目光停留在母亲的手上,母亲的手不大,骨节显得格外粗,长长的针在这双手的指引下无比驯熟地穿行。他注意到母亲眉头锁着愁,脸上挂着苦,联想到这几日父亲的沉默,他隐约感到家里有难事儿。果然……

“玲子,明天起,咱不要到学校去了,嗯?”母亲把被针扎到的手指放在唇间吮着,眼睛看着窗外。

“嗯?为什么,娘?”小妹吃惊地抬起头,眼睛怔怔地望着母亲。

“这两年庄稼收成不好,我和你爸商量了,家里只能供一个人上学,哥哥上高中了,学费很高,玲子是个女……”妈妈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到了,抑或母亲根本就没说出口。

妹妹转头看了看灶间的父亲。父亲倚坐在门口,黑暗中一声未吭,只有烟斗的火星在闪烁,伴随着几声咳嗽。小妹默默地收拾起纸笔,一句也没有跟妈妈犟。

走出山村,每当他看到班里扎着长辫的女同学,他都会想起妹妹那张漫水的脸颊。

多年后,妹妹的女儿为了给染肺结核的父亲买药,为了弟弟能够继续读书,初中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了。他是在半年后回乡过年才知道这件事情的。他跟妹妹狠狠地吵了一架,揭心剖胆地骂妹妹狠心、麻木、无知……妹妹还像小时后一样,一句也没有犟,只是在他筋疲力尽的时候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心里怨娘,现在才知道娘心底的苦……

他不顾一切地找到妮子,告诉她,去上学,舅舅给学费!

妮子说,爸爸的药也很费钱的。

他说,舅舅一起给,舅舅在城里上班呢!

妮子说,不用了,舅舅,我已经不喜欢读书了,我挺喜欢缝纫厂的活,真的。


二十多年前,他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工作,那时大家都喊他小王。他的心像老家后院的那片水塘,明净而又善感。

初次看到街角蓬头垢面的乞讨者,他心底很是震撼,他想起了挣扎在贫瘠土地上的父母。那天中午,他没有去食堂吃午餐,而是把钱送给那个皱纹里塞满污垢的老头儿,自己则躲进办公室里拼命喝水。第二天,当他偶然再次出现在街角,他发现老者眼前一亮,瞬间切换了为他量身定做的表情,苦难、无奈,卑微、感激……一切来得那么快,那么自然。

后来,他不断从同事们的口中听到不同版本的欺骗,自己在工作中也亲身体验了人情的淡薄和笑脸背后的诸多算计,慢慢地,他为自己的心包裹了一层铠甲,不肯轻易感动和怜悯。是啊,这个世界上欺骗无处不在,骗术日新月异,很多事情即使是你亲眼所见,真相也在别处。

那年春节,妮子辍学再一次震撼了他的灵魂。十几年过去了,下一代还在重复上一代的命运。那年春节后,他果断地辞了职,跟着回乡过年时带回许多电子表的同学去了深圳……

电视上,一个中年男子正用浑厚的声音播报:某地区159名儿童吃上了免费午餐。第一次吃上午餐的孩子们把碗舔得光光的,每一粒米、每一滴汤都没放过。 屏幕上,一个领到新饭盒的男孩正裂着嘴巴大笑。老王注意到,这个新门牙还未长出来的小男孩眉梢书写着欣喜,骨子里却镌刻着沧桑。老王觉得自己武装多年的心又被击中了,一种鲜血淋漓的痛在他心底蔓延。

老王在皮包的夹层里找出“民间爱心传递,教育改变山区”的名片。那是去年他代表单位去省里开交流会,在宾馆门口一个娃娃脸的年轻人塞给他的:“四千块钱就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欢迎您为山区教育出一份力”,眼中闪烁着认真和执着。老王油然而生一股尊重,在当下这个精神无力的都市这种眼神早已稀缺。为了不让对方觉得尴尬,老王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故作认真状地把名片放在皮包的夹层里。

多年来,习惯“被捐款”,习惯不必知道自己捐出去的钱的飘向何处,老王钦佩免费午餐的发起者,庆幸有许多人在孜孜以求地为贫困地区做事情。虽然一年四千块钱对老王来说不算什么,可是他不想锦上添花,他想雪中送炭。他希望自己的援助能够真真切切地生根发芽,当然如果能开枝散叶、萌花结果就更好了。

名片果然在,老王拿出手机,按下数字拨打出去。一个年轻的男声以无比诚恳的口气告诉他,这份援助回避了社会慈善组织、助学机构、教育局、甚至是校长,和接受援助的孩子建立“一对一”的关系,银子直接应用于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并且由第三方班主任进行接收和监管。放下电话,老王对组织者充满了敬意。老王想,真也是难为组织者了。


七月酷暑,骄阳流火。庄稼地里,玉米已经吐须,棵棵亭立,随风摇摆。蓝的天,绿的树,天空中飞翔的鸟儿都让老王心底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老王的脚步格外轻盈,回到了家乡般兴奋,在城市里淤积多日的幽暗随着汗水摔打在脚下的土地上,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村之行对老王来说无疑于穿越时空之旅,想到自己可以以“他者”的眼光,去看一看三十多年前的自己,老王觉得自己像被打了一管鸡血,内心莫名地骚动起来。

行走在乡间小路上,老王有些感到力不从心,多年的城市生活让自己双腿的行走功能急剧退化,只一会功夫,老王就觉得自己腿上像被绑了沙袋。想到光着脚板在阳光下奔跑的岁月,老王有些羞愧。

“上来搭一程吧?!”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西村偏远已在预料之中,老王却没有想到要做牛车。一看到这个头上弯弯角,大嘴巴哞哞叫的家伙,老王就忍不住笑了。他上前拍了两下牛的屁股,这家伙骨架超大,一点也不比他小时候家里的大黄逊色。大黄可是一个“吃不饱”,害得他每天放学都得去割一大背篓草。

主人是小哥俩儿。哥哥娴熟地驾着牛车,目光熠熠,弟弟坐在车后,悠然地晃着小腿,上翘的嘴角儿和眯成一条缝儿的双眼,绘出了一个标准的笑脸。小哥俩都光着上身,裸露着单薄的脊背,蓝色的大裤衩裤腰上泛起了道道白碱。

“你们哥俩儿进城卖东西了?”老王对这种场景、这种表情十分熟悉。

“对!我们去卖玉米棒了。”弟弟急于让别人知晓他的战绩,声音脆脆的。

“收获不错喽?!”弟弟信心满满的童音感染了老王。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寻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羽之月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摘玉米棒去卖一次,哥俩可以卖40来块,卖十来天,加之做点别的,总共也就一千来块钱。老王准备给刘兴的钱是一万块钱。这就意味着,有些钱来得确实“太多”“太快”,但这样的钱,却没有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去。这是需要社会反思的。这篇短短的文章虽然情节较为单一,语言也较为平实,但出现几处有意味的对比,较为成功地对不同的心理进行了刻画,整体节奏把握得较到位,也可算是新人的一次探索吧。
    • minty2018/09/10 22:50:56
    • 分享到:
  •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大的幸事就是有人共鸣自己的作品,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

    回复

  • 此小说篇幅不长,故事、情节、人物、转折、冲突等诸要素却齐备。小说讲了一个奋斗致富的深圳中产人士热心助学的故事,注重表达深圳与其他地域的联系。在邻家网参赛的小说中,地域联系多是深圳与故乡之间,这篇小说却是深圳与一处陌生山村,可以说是一个新的地理维度。资助贫困生的老王实地探访,却发现自己的善良遭到欺骗,剧情戏剧性反转,令人唏嘘。
    • minty2018/09/10 22:55:20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的阅读和点评,备受鼓励

    回复

  • 看了心情很沉重,社会折射出人性的不同。很有共鸣,心理描写到位,赞!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46:10
    • 分享到:
  • 看到是对慈善下笔墨的小说,我便带着好奇读完了。文尾甩了个包袱,揭示出该被帮助的少年没有被帮到,慈善人士的善良被有权有势者利用。深圳是一座志愿者之城,爱心人士非常多,被辜负的想必也不少。这样的文章给人敲了一记警钟。
    • minty2018/09/10 23:07:04
    • 分享到:
  • 现实生活中,真相在他处的事例并不少见,慈善更是一个容易假象迭起领域。如何完善这一制度,让需要者真正得到帮助,是慈善事业发展和完善不容回避的一个命题。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9 10:17:34
    • 分享到:
  • 这个时代最悲哀的莫过是,纯正的良心被欺骗。很多人都有以己之心度他人之困难,从而一心一意地去帮助他人的想法。本文前一段,让人心怀希望,下一段真相却让人心寒,情何以堪?社会上正是有少部分这样眛着良心的作伪欺骗,导致多少援助的手,伸得犹豫不决,多少善良的心,不得不裹紧。这比直接的砍一刀,伤害还深。这种借人类纯正的善心作的龌龊伎俩,理应受道德谴责,甚至法律制裁。
    • minty2018/09/10 23:09:22
    • 分享到:
  • 非常感谢亲共鸣拙作,备受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2100
  • 1
  • 270
  • 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从离婚到再婚,又离婚。男人该怎样反省?女人该怎样抓住幸福?文末没有交代,留给读者思考。相恋容易相处难,从小我到融入一个家庭,需要忍让,包容,谅解。男人一巴掌扇走了女人,女人一走了之。这样的婚姻见过不少,当婚姻中开始拳打脚踢,婚姻本身就已经遍体鳞伤,谁能解救围城中的自己?智慧对待感情与婚姻,才能幸福久久。

    梦蝶女人和男人(小小说)

    2019/8/23 9:58:15
  • 奔波忙碌的生活,是这座城市的真实写照。某些诗歌,单看题目就已诗意尽显。极少看电视,对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是没看过的。写诗是一个不断超越的过程,而不断超越对任何创造都是件艰难的事,写诗更是如此。诗歌将人的生活分成现实和想象,智性的几个层面,诗人诗中有穿越时空的描述,而此前诗作现实的描述更贴近生活。

    梦蝶​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9:33:24
  • 俗语有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三指人生,开始工作就不如意,是生活的考验,是人生的考验。三指又如何?不屈服,不颓废,上天关上了一扇门,又开了另一扇窗。断指,三指人生从开始另一段新征程,努力,上进,不放弃。岁月悠悠,人心难测,比如李婷,人心向善,比如成燕,比如三指。期待重新创业的三指凤凰涅槃,成就另一个惊喜的自己。另,文中有的语句不通顺,还有一些错字出现。

    梦蝶三指人生

    2019/8/23 8:56:27
  • 一天十二时辰,作者都是在思索,有人说诗歌是最朴素最纯真滴,容不得半点虚假,我喜欢写诗而且是新诗,作者体裁新颖而且感情丰富,特别是那句一只手提着啤酒瓶,一只拉着树枝,醉了醉了,醉了整个觉得整个城市都是您的;一天到了亥时总该休息了,呵呵没有“干这行,那有固定的下班时间”。确实在深圳高节奏的城市里,有那么一群人废寝忘食的工作,亦许是为了生活……

    ​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3 6:59:15
  • 欢迎新手到来,此篇文章描写生活艰难,打工不易,从题材来讲,像散文,不是小说。或许初写文章,故事情节较好,但叙述急躁,短短的文章,一件事没说完又转入另一情节,缺乏细节描述。比如:男主角成为三指后他痛苦的心情,三指给生活带来的不方便等等,如果把人物的性格刻画细一些,成燕与李婷在主角之间的关系铺垫仔细些,读来更有味道。可喜的是作者敢写,我相信你经常写,总会有写好的那一天,你要加油哟。

    春风妙语三指人生

    2019/8/23 1:45:16
  • “我”与美玉来深圳打工住丹坑村。堂哥堂嫂爱看书,引响着“我”。丹坑村是状元村,影响着“我”,便有写作冲动。村里住着朴实的清洁工和善良的发廊兄妹。“我”喜欢福民市场旧书摊。去洁具𠂆上班后,在《观澜河》杂志发表文章。从那时至今,用文学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从通讯员、记者成长为编辑记者,发表作品共计80万字,后来加入市作协,成省网络作家高研班学员。堂哥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也实现文学梦想。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3 1:03:04
  • 一杯拿铁的咖啡就算如何去加糖和奶都是掩盖不住它的苦,最后亦成了深漂,刚开始一门心思的去工作,创出一番事业,不经意见自己亦成了大龄剩女,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自己最后相中了妇产科的医生,本以为可以坐下来慢慢地品尝一杯甜奶,然而给她的是一杯苦咖啡,丈夫的出轨,儿子一个人的抚养,生活的苦贯穿一生。但是为了这个家,她艰辛地支撑下去,这个现象亦是在社会很普遍滴。

    木子的心事

    2019/8/22 20:49:55
  • 我曾经在观澜居住过多年,在第一工业区的一个电子厂待过,对那里的环境很熟悉。文章很有代入感,随着作者深情的文字叙述,我好像回到十多年前的观澜:第一工业区、福民市场、新安商场以及丹坑村,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我眼前一一闪现,带我回到那个年代,重温那段苦乐并存、悲喜交加的打工生活。

    凤玲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22 20:05:11
  • 荣姐辛苦了!写评不容易,写精彩评论更不容易。要有时间和精力去认真仔细阅读作品,然后写下读后感。之前和荣姐都是邻家的铁杆粉丝,每天必来邻家读写评,和荣姐相比,汗颜,她退而不休的精神和对文友们的热情洋溢之心,令人赞叹!好久没来邻家了,很惭愧,工作调换和年龄的增长,眼睛受不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也常常牵挂着邻家,也很想念邻家的师友们,也会在微信群关注邻家帮的动态。真心祝邻家越办越好,文友们妙笔生花!

    红月亮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22 19:49:03
  •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作者这组作品,完全是通过细节检索生活的悲欢离合,人生的喜怒哀乐,流浪汉、螺丝钉、玻璃杯、油锅里的螃蟹,都是微不足道的事物,对于这种,作者蕴藏的是内心的怜惜,悲悯情怀跃然纸上。对一些细节采用白描的手法构筑,已达到和主题吻合的意象输出。在不断进退取舍之间,达到诗意的平衡。诗句并不复杂,但呈现的空间感还是比较充分的,在句子和句子之间铺排出一种作者独特的情感:

    江飞泉你是谁(外五首)

    2019/8/22 19:19:20
  • 这组文字,量大质优,值得静心细读。散文诗不好写,少一分就成了诗,多一分就成了散文,必须浓淡适宜,修短合度——而这度里还有不少的活动空间。作者的文字,纯粹,干净,舒缓,表面美感之下,藏着浓郁的情思与丰富的思想。他用这种独特的文学形式建立了和自然、和城市、和万事万物甚至和自己之间的联系。无疑,作者是幸福的,他拥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用以装点生命,润泽自我。祝愿作者多写佳作,在邻家找到更都知音。

    笑笑书生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2 19:17:56
  • 四个人:男主、代驾、妻子、猫猫,还有个未出现的逃跑的局长,似乎是个多余的人。三个地点:美国、新加坡、西藏,还有一个女配口中的台湾。几段支离破碎的感情,几个灰暗糟糕的人物,构筑了一个空中楼阁——空中花园太诗意了。老段从不写童话,从欧洲来电,补爷,夜壶,都是刺痛人心的现实。或者说世间本没有童话,为了对抗糟糕的肮脏的现实,创造了童话。所谓情感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任何人的切入如同进入后花园般自由。

    江飞泉空中花园

    2019/8/22 18:45:32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江飞泉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2 18:16:56
  • 看了这个题目,我不禁会心笑了。作为房地产广告的资深创意人,长安十二时辰出来后,一批地产项目立马跟上,自然也没有太多让人惊喜的地方。不过就诗歌而言,借用这个壳,有双刃剑效果。好的一面是紧跟时事,试图营造一天二十小时的全时态的生活场景或片段,利用蒙太奇剪切的形式将熟悉的生活细节通联贯穿,有其新鲜的一面;风险在于,这组诗有点过度渲染的嫌疑,广告化有些重,更像推介深圳二十小时生活圈的广告文案,尽管也有诗意

    江飞泉​入深记——我的深圳十二时辰

    2019/8/22 17:54:41
  • 有一句话就是一辈子最好的投资就是选对一位合适的妻子,当然选对一位是何其难,现时生活中日子过得久了就会发现对方的缺点,再也没有仿如初见的热恋。诚然这里选都是我自己所愿的,爱情是說不清道不明,就如空中花园,美丽但是虚幻飘渺。当碰到了真爱时有从指间流走转瞬即逝,为她吃素,为她伤心一辈子;而自己的老婆没有感情,虽生活同一屋檐下,生了小孩,但总是怀疑自己的小孩不是自己所生,这样搭起来的空中花园随时都会崩塌

    空中花园

    2019/8/22 12:00: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