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 点击:52841评论:422018/08/27 13:10

闹钟响的时候,陈奕铭正在做一个美梦,梦见自己正抱着中学时候的初恋情人翻云覆雨——其实只是打Kiss,但他临时起意把打Kiss升级为翻云覆雨。他伸手抓过手机,把闹钟关掉了;就在准备放下手机的一刹那,他忽然决定向领导请个假,今天不去上班了。

“高总早上好!今天发烧,头晕得厉害,准备去医院看看,特请假一天。周五上班我会补上请假条。”打好这段话,他又回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错别字和不当之语,就按了发送键。

他刚把手机放下,回信来了,只有一个字:“好。”

奕铭心想:靠,真是言简意赅啊,连一句“好好休息”都不愿说。不过他想到领导跟自己关系一向不咸不淡,也就不再计较了。

他下床把窗帘挽起,把窗户打开,一阵清爽的空气仿佛等了很久似的,气势汹汹地扑了进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到心情非常愉快。他看到床头小柜子上还有半瓶喝剩下的矿泉水,就拿起来喝掉了。水从喉咙里滑下去,会不会形成一道小小的瀑布?垃圾桶离他有点远,但他扔得很准,瓶子撞在垃圾桶的边缘,微微一震,跌落在一团又湿又皱的卫生纸上。

他伸了个懒腰,尽量把胳膊往外伸,直到感觉快要抽筋了,才缩回来。在缩回胳膊的一瞬间,他忽然有点后悔:我这是请的哪门子假啊,就因闹钟打断了我的春梦吗?这漫长的一天,我该如何度过呢?

他又倒头睡下了。但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反倒越睡越清醒。他忍不住骂了一声:他妈的!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忽地站了起来,震得一张大床咯吱咯吱地响,仿佛在向他抗议。他站起来的时候,感觉头都要碰到天花板了,站定之后,他特意试了一下,即使踮起脚,拉长脖子,头顶离天花板也还有几十厘米呢。

总是要出去的,奕铭从来就不喜欢宅在家里。他情知,作为一个年龄偏大的单身汉,宅在家里无异于浪费生命,只有走出家门,才有机会邂逅陌生人,制造各种艳遇,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不过,他从来不愿意向自己服软;他每次出门的理由都是:我要观察这座城市,观察这座城市的人,我要看看深圳每天都在发生什么变化,我要看看深圳人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使用什么样的动作,有着怎样的表情,他们是否快乐,是否忧伤。观察这些干什么呢?他既不是作家,也不是社会学家,只是个普通的打工者,跟大多数深圳人一样;但他每次出门,都要对自己重复一遍这个理由。他觉得这样做是“合理”的。他从不会进一步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是合理的?

镜子里映出一张逐渐发福的男人的脸。五官还算及格,但眼睛确实不算大,鼻子确实不太挺。奕铭实在很难喜欢这张脸。梳洗已毕,他带上手机,匆匆赶往地铁站。这个站有两条地铁线,一条通往蛇口,一条通往龙岗。他伸出右手,从小指开始算起:蛇口、龙岗、蛇口、龙岗……一个循环之后,他发现又回到了蛇口。他决定去蛇口。


在地铁上,他看到除了一个身材壮观的老外在闭目养神,每个中国人都在看手机。他想起曾经读到过一篇科幻小说,说是主人公在地铁车厢里,看到许多异变者。一个中年男子脊骨突出,恰好可以与车厢里的铁质扶杆咬合,这样,不管地铁如何加速减速,他都可以岿然不动——安心玩他的手机。还有一个年轻的女白领,下巴突出,形成一个凹槽,正好用来卡住手机,而她的舌头是分叉的,可以在她的手机屏幕上随意点击,与人手无异。是的,就像许多专家所说,手机已经成为人体的一部分,人类甚至连做梦都离不开手机。这个作者想表达的无非是:为了迁就这个已经成为人体一部分的袖珍机器,人类居然主动进行异变,以各自的日常习惯发展不同的器官,以方便自己使用手机。这样想着,奕铭不禁再次朝车周边打量了一下,生张熟李胖男瘦女们依然分秒不歇地在玩自己的手机,除了地铁疾驰的噪音,车厢中一片死寂;而那些正在玩手机的人,似乎真的已经发生过异变了,有的手臂加长,有的耳朵变大,有的眼睛移位,有的肚皮凸起……总之,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奕铭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拍下这诡异的一幕——蛇口站到了。

出地铁的时候,他看到旁边一个女人左手提着大包小包,右手拉着一个大号的箱子,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一次,因为她顾得了左手,顾不了右手,状甚艰难。后来,她干脆把东西都丢在了地上。那女人大概20多岁,穿着某家商店的制服,制服的胸口位置印着一只大熊猫,短发,圆脸,鼻子奇峰突起,与颧骨、眼睛、嘴巴完全不成比例。可以说,这姑娘相貌十分普通,甚至有点丑。经过他身边的人都看到了她的窘态,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奕铭怀疑她是装的,其实她只不过是在验证自己的魅力,只可惜她太高估了自己。

奕铭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帮她一下吧。

他走上前去,从她手中接过拉杆箱,又拿起两个比较大的包,说:“我帮你提吧。你要去哪里?”

姑娘连声道谢,然后才说:“我是国宝商行的店员。我们商店就在海上世界的西北角,离水浒酒家不远。”她的牙齿倒是挺整齐的。

“你上班怎么提这么多行李?”

“我今天只上半天班,下午就要回老家休假了。”

“你老家是哪里?”

“湖南浏阳。”

到达熊猫商行时,商店的门已经开了,有两个女店员正在打扫卫生。这个商店其实就是个小超市,几个货架上琳琅满目地摆满了生活日用品。两个店员看到自己的同事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抿嘴而笑。奕铭看到那个执帚而立的女生,长发挽在脑后,五官清秀,皮肤白皙,水嫩花飞,模样倒也算得上漂亮。而另外一个,跟自己身前的浏阳女生差不多,只能算是相貌平平。

“把东西就放在收银台后面吧。”浏阳女生说。

走了100多米的路,奕铭并不觉得有多累,但身上还是微微有了汗意。他放下行李,以手作扇,轻轻地扇了几下。

浏阳女生看在眼里,就说:“你干脆歇一会儿再走吧,店里有空调。”

奕铭看到旁边靠墙的货架上还有面包,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早餐,就径直走了过去。他想挑选一个肉松面包。

浏阳女生说:“辛苦你帮我提东西,我来请你吧。”

奕铭再三拒绝,浏阳女生却抄起一个菠萝包和一盒早餐奶塞到了他的手里。奕铭不想和她拉拉扯扯,只好接受了她的好意。


海上世界已经有了很多人。其中有不少外国人。奕铭走在人群里,有一种被淹没的乐趣。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蛇口的目的,所以就装模作样地观察那些人的一举一动。其实他早就得出过类似的结论:当人们独自一人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很严肃,一旦旁边有朋友或同事在场,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喜笑颜开的,甚至打电话的时候,表情都异常生动;这说明,人就像水一样,平时静止无波,像是停止了呼吸;但藉由外物撩拨,就会泛起波纹,溅起浪花,死水变成了活水。社会如果想拥有活力,就必须鼓励人们走出家门,工作,交际,谈恋爱,制造故事或事故,就像他现在这样。

这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外国夫妇,女人穿着十分暴露;其实也不是刻意暴露,而是她的胸太大了,以至于让那件白色的吊带背心显得相当力不从心,想遮遮不严,想包包不住,只好放任那一片暗红色的肌肤袒露于外,遭受路人的肆意检阅。她的男人对此视如不见。

奕铭看过类似的场景。他不太喜欢外国女人,因为她们的肤质大多数都很粗糙,而且充满了各种瘢痕,尽管金发碧眼,别有风味,但作为中国人,奕铭对女人的第一要求就是肌肤白嫩,对于“不白之美”,他从来没有试着去欣赏,去喜欢。

也不是没有例外。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美国女星斯嘉丽·约翰逊的照片,那脸,那胸,那肌肤,那身材,那表情,简直是天生地养,艳美无双。但这样的女人也只能对着电脑或手机屏幕胡思乱想一番罢了,你不可能握一握她的手,更不可能闻到她的气味——尽管她的私生活极其混乱。

奕铭转过音乐喷泉,经过女娲雕像,向海边走去。这片海顶多算是一个小型的海湾,岸边既无沙滩,海中也无岛屿,看着不像海,倒像湖。对面是香港的山,其中一座山树木被砍伐殆尽,露出灰白的泥土,仿佛山的伤口。海风习习,带着一丝腥咸的味道。奕铭凭栏而眺,对着那些受伤的山发呆。他做出一副正在想事情的样子,其实什么也没想。他的思想无法集中到一个事物上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往左右一看,惊奇地发现栏杆上竟然趴着几十个人,也在朝对岸看;有几个人一边往对岸看,一边时不时地瞟他一眼。他几乎用尽全力,才忍住没笑;反而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大概走出50米的样子,他才敢回头看,发现那些人已经四散开去,该散步的散步,该赶路的赶路。

已经快11点了。太阳像小伙子一样凶猛,任性地倾泻着它的热情。

在音乐喷泉的旁边,他看到一个美女正在过桥,不禁心中砰砰直跳。比起之前看到的那个外国女人,这个国产美女的穿衣风格之豪放,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雪白的肚兜之类的东西,上面两个带子,系在脖子上,下面两根带子,系在腰上;下半身穿着一件同色的超短裙,似乎再稍稍短上一寸,甚至半寸,就能看到更多、更美妙的风景。尽管衣服很白,但比起她的肌肤,却又显得暗淡了。奕铭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看。他注意到有好几个男人带着自己的女友从她身旁走过、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甚是滑稽。看来,没有女朋友也有好处啊。

那美女靠在喷泉西侧的栏杆上,举起手机,以各种姿态自拍。她选的背景是庞大的明华轮。奕铭来到她的侧面,从上到下仔细打量。每当她抬起胳膊时,小小的肚兜就被提上去了一些,以至于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那乳房真美!

奕铭感到身体里涌起一股热气。但他并没有阻止自己。他的短裤蓬松宽大,他确信自己不会出丑。

美女拍完了照,转身离去。奕铭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他尽量保持好距离和节奏,避免造成跟踪别人的印象。美女兜了一圈,从西向北,穿过广场,转而向东,进入一条狭窄的小巷。又走了大概100米的样子,来到一座精雅的院子前面,一推门,进去了。奕铭三步两步来到大门前,只见右边墙壁上挂着一大一小两块木板,大的上面以绿漆写着四个字:“怡红小筑”。小的上面则以白色粉笔写了三个字:“营业中。”

奕铭心中一动:既然是“营业中”,那么无论它是商店,还是餐厅,我都可以进去了?无论此店性质如何,它总不会拒绝上门的顾客,即使这个顾客最终什么都没买。他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无人应答,干脆用力一推,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栽花植木,幽雅芬芳。一只波斯猫在藤椅上呼呼大睡,两只小巧干净的爪子抱着嘴巴,细细的胡子随着呼噜声上下起伏。墙边的竹子上,挂着鸟笼,鸟笼中的画眉正在歪着头看他。他抬头看正屋,是两层小楼,雕梁画栋,檐牙高啄,清净无尘。奕铭禁不住感叹出声,说了一句:“想不到深圳居然有这样清雅的地方!”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笑笑书生小说机器人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28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曾楚桥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8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黑雪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7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艾玛,换个身段书写的书生让人眼前一亮。机器人,在一堆“鲜活”的人群中格外醒目,在这冰冷的机器面前,活物们,活色生香,麻辣酣畅。换个写法,等于换个活法,挺好!好好“活吧”,万一活成精了呢!照这个路,再探险一些,深入密林,逮住神。
  • 感谢秦主席的提名和点评。这个建议好,辣么,我准备好武器与干粮,深入科幻的密林去探险,万一真的逮住了一个仙女呢

    回复

  • 这篇小说,有两个亮点:其一,以科幻题材隐喻现实,另辟蹊径,不与众人扎堆;其二,故事也讲得挺好,香艳,惊悚,荒诞,超现实而又拥抱现实,读来刺眼球烧大脑勾魂魄。由诗歌而小说,书生的这个转身可谓华丽。若挑刺的话,就是,既然科幻了荒诞了,笔法不妨更撒野更魔性些,故事情节也可更丰富更来劲些,目前的篇什稍显单薄。感觉书生的小说写作找到属于自己的新路数,祝君在这个新路数上行野致远!
  • 勇哥的点评很精到,我抽空继续打磨

    回复

  • 如果小说中的人物可以活着走出来的话,可以试着让楚桥《去瘦狗岭找狗》的患了乳腺癌的剩女进入到书生的《无所事事的星期四》中,让她和男主奕铭相,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奕铭也是大龄男,因为一个春梦,星期四就无所事事了,就差点潜伏到瘦狗岭了。一对基友同时在邻家贴出这样两篇小说,对比着看,其实挺有意思的。两人先前的小说多具先锋性,都换种写法,其实更有看头了,谁的小说更好看,更有味儿,不妨对照着再读两遍。
  • 谢谢老段的精评不如你再写一篇,让星期四的男主去找瘦狗岭的女主,看看会发生什么
  • 这个评论好激情
  • 飞泉眼光锐利,看出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回复

  • 比如金庸,让武侠自成世界,而不必像三侠五义一样附庸于所谓的人间青天;比如罗琳,让巫师自成世界,“麻瓜”社会则沦为淡远到几近无痕的背景。同样,书生小说的成功之处即在于,通篇都笼罩在智能机器人所拥有的普通人视角之下,思考、想象、体验,每一个字都颠覆,每一个字都挑衅。再过一百年,我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可他成熟的叙述圈套,到底还是把我们骗到了,让我们不由自主地为时间的深度而愣怔揣摩。阅读的魅力,由此自生。
  • 灰常感谢王老师的精评与提名,晚饭时间到了,我要吃顿好的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7 10:22:20
    • 分享到:
  • 另辟蹊径,是本篇作品的靓点。就是靓点。广东人爱说“靓”,因此我在这里特意用“靓”来表扬表扬书生的另类写作。惊悚,荒诞,超现实而又拥抱现实的题材,这么难写的题材,书生都敢挑战,真真是服了他!2046年,会是什么样子?真的会有机器人吗?科幻,就是将尽可能合理的想像力打开,让它奔跑,让文字带着读者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一起奔跑。我特喜欢文章中的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在触动心灵的同时,也让人心归位。好文,点赞!
  • 谢谢春丽的精评,中午真的加了个牛肉丸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1 20:46:42
    • 分享到:
  • 看得我汗毛竖起,尽管知道那女的是机器人,但人类的凶残与贪婪还是让我战栗,这让我想到我的小说里也有人被鼠群绑架的情节,忽然明白,人不过是动物的一种,与其他动物无异——吃喝拉撒,交配,睡觉,娱乐,都几乎是本能,如果再无追求的话——2046年,或者更远的年代,这种事情将会发生。于是在佩服李瑄想象力的同时,也为他的忧患意识点赞。字里行间看到很多致敬的影子,毫无疑问都是他的心水:
  • 红楼式的情色隐喻,李杜式的古诗词,科塔萨尔式的魔幻,卡夫卡式的荒诞,但这些“炫技”都是为情节和主题服务的,主人公的荒谬预示着人类的通病:追求骄奢淫逸与贪婪无度。
  • 比较庆幸的是,作者没有把主人公带入深渊,这似乎放了主人公一马,但结局的诡异,让这种“善良”变成黑色幽默。其实对这种结局的安排,应该是有预见性的,因为未来让人不知所措,而现实同样如此,甚至更糟糕。
  • 灰常灰常感谢飞泉的盒饭与鼓励,你评得比我写得好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8/08/28 21:51:55
    • 分享到:
  • 读书生的小说,总有点出人意料的地方。要么是他飞扬的文字,要么是他庞杂的知识,要么是他令人眼花缭乱的结构,要么是他特立独行的思想。总之不会令人失望。这篇新作也是如此。我完全无法预知这篇小说中的人物下一秒要干什么。在这个无所事事的星期四,只有书生才知道他掌控的人物,刀要往那儿刺出去。这便是书生的高明之处。小说的结尾,一条短信,一下子颠覆了读者原来建立起来r 秩序,让一切似是疑非起来。我谓之玄妙。
  • 谢谢好基友的暖心点评,除了努力向前,还能说什么?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28 01:18:26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的写法为我最近的写作打开了一种新的思路。情节如何从现实进入虚幻,真的是一种技术活。很多平时表达时颇为费劲之处,都可借助一下软科幻情节。近期貌似科幻作品在文学界挺吃香,书生不如放手一搏,写个长篇出来。本文故事虽然荒谬,但未来世界如一面镜子,照出了现代人深藏于心的戾气和兽性,只要有机会,道德感便会迅速坍塌,心里的魔鬼便会窜出来,杀人游戏便会游戏成真。
  • 你这么一提,我真的有点心痒痒了,写一个机器人长篇,向我的偶像阿西莫夫致敬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8/08/27 22:19:01
    • 分享到:
  • 想起了王家卫的电影,2046,看完整篇,小说中的主人公跟机器人谈情说爱,再性爱,为何?现在男女比例失衡,机器人能代替我们做一些事,譬如,小到煮饭的家务活,大到精细的工种工序,但终不能代替人类的情感,又或许能像人类一样拥有情感,但不是我们所需要表达的范畴。恍惚到下午,主人公经历了杀人游戏,那也只不过是机器人的游戏。我们是人类,表达出来的应该是人类的情感,细读此文,人,性,矛盾。此文有隐喻,也有讽刺。
  • 谢谢梦蝶这么晚还在为我写评,辛苦,献花

    回复

    • 黑雪3秀才2018/08/27 15:31:28
    • 分享到:
  • 与其说这是一篇“软科幻”,不如说,这是一部人性狂想曲。里面透着对人“恶”的一面的理解,甚至是放大。有欲望,也有血腥、暴力,且不加掩饰。文字很自由,清晰地摆放着男人的视角和梦的体验,不做作,不隐瞒,倒也真实得彻底。幸而,间或一两句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让人心归位,不至于迷途。
  • 谢谢黑雪点评,到位!还有巨赏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8/09/06 03:31:18
    • 分享到:
  • 书生写起小说来,倒是一点都不掉书包,这超乎想像,而且一写就是荒诞类型小说,大约是近楚桥者赤。别的且不论,他的故事还是挺吸引人的,能让人耐着性子读下去,小说情节有很多离奇的地方,尤其是5000元那段,我觉得写得很真实,没有真实经历,难以写出这么精彩的故事。
  • 谢谢志勇兄半夜读、评。5000元那段,以你上次给我讲的个人经历为基础素材,加上合理想象编造出来的

    回复

    • 伟彬5进士2018/09/01 12:45:08
    • 分享到:
  • 小说从奕铭春梦开始,无所事事的他,在有意无意地逛出一系列貌似荒诞但真实的故事。解铃还须系铃人,解梦从蛇口怡红小筑开始,再到南山里未来世界。科幻小说里,地铁古怪的乘客,穿着暴露的女子,海边无聊的看客,美色勾引的小蝶,未来世界,那些裸体广播体操,那些不堪入目的杀“人”游戏。小说以科幻的视觉向我们展示未来仿真机器人的以假乱真,也未雨绸缪地向我们提出了未来机器人,可能会遇到的道德约束甚至法律规范问题。
  • 伟彬兄读得仔细,看得透彻,感谢兄的精评

    回复

  • 我等俗民还是省省吧,太阳明天还会照常升起,日子还得过下去,向党报喜。最后,向书生学习!
  • 哈哈哈,谢谢卫华兄的评与赏

    回复

  •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难道不是曹雪芹的科幻小说吗?世界不就是科幻的吗?物质只占宇宙的4%,其余96%为暗物质暗能量。世界有什么不可能呢?小说有什么不可能呢?作家的这篇科幻小说在邻家平台不多见,值得打赏。文中未来世界再多一两个节目更能刺激读者眼球,毕竟一万块门票,不是哭一下笑一下可以忽悠的。还有,四万多月薪还按揭不起房,这小子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吧,所以他才能步入虚境。
  • 因为写的是2046年,不知道那时候深圳房价会有多高

    回复

  • 其实他早就得出过类似的结论:当人们独自一人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很严肃,一旦旁边有朋友或同事在场,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喜笑颜开的,甚至打电话的时候,表情都异常生动;这说明,人就像水一样,平时静止无波,像是停止了呼吸;但藉由外物撩拨,就会泛起波纹,溅起浪花,死水变成了活水。看来,外星人的认识和我的认识差别不大!!
  • 因为外星人是地球人捏造的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28 16:12:27
    • 分享到:
  • 该有的都有了……书生大哥是老手我跟在后面学
  • 你的诗我想学都学会谢谢郎弟的打赏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8/08/28 15:46:05
    • 分享到:
  • 脑洞大开
  • 不及你点击量百万爆款文于万一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8/27 15:23:02
    • 分享到:
  • 奕铭借着粉红的灯光凝视着小蝶,那眼睛,那脸,那胸,那腿……他身体中有些不安的分子又开始蠢蠢蠕动,他再次感到自己的体温在快速上升……后面的,不敢描述!我是从手指缝里看完之后的细节的。书生在写到9000字的时候,说是下午三点,夜里11点回家收的尾,想来也是“色意澜珊”吧!书生写诗可以阳春白雪,写起小说来,可以秀色可餐。
  • 哈哈,你把少儿不宜部分都挑出来了……

    回复

  • 喜欢书生文字,迟点来细读!
  • 灰常感谢你的巨额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4
  • 14951
  • 83
  • 1247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