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格记
  • 点击:42014评论:22018/08/30 11:46

1

艾倩一人来到海滨生态公园,它位于深圳湾北东岸,是福田红树林生态保护区其中的一部分。自然,现在公园修建的很好了,遍地绿草坪,放眼看去没有一丝裸土。在北国已是金秋的当下,这里仍是满目苍翠,地上依然新生着嫩嫩的草芽,树上依然新生着嫩嫩的枝叶。

艾倩的购物袋里装了特意去超市购买的零食,虽然她平时没有吃零食的习惯,还是买了不少,她打算像上班族度假的年轻人那样坐下来后身边铺满了零食,过个悠闲的假日。

洽洽瓜子一定得有,大家都在嗑瓜子,艾倩也得嗑,与他们有相同的声音和动作她才能安心地在他们中间坐住,经常出来散心的人就会知道,就那样甚至可能要坐到黄昏的。总之,艾倩要尽量自在,不拘泥,像那些双双对对、三五成群的年轻人一样,她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她嗑瓜子,偶尔还吃点薯片。薯片烧烤味,这个口味能把人吃得满嘴满心都是香香的。

艾倩的T恤有些旧了,爱马仕的LOGO刺绣洗水后没烫起了皱,因为这点,难免不让人怀疑它整个的品质。很好,很好,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还有艾倩的包,Birkin35橘色皮质金扣手提包,艾倩特意用水洗过后,它真的失去了原有的品相,像A货店爆款一样,皮色有些干涩的光亮,手摸上去也有点干硬,但你把手焐在上面一会它仍具有真皮的亲肤感。像所有爱美的女孩子一样,艾倩穿了件短仔裤,露着光亮白嫩的大腿。裤口只是稍稍长过耻骨位,有人给它取了个很下流的名字,叫齐B裤。这款短仔裤边缘磨过,要破还没破的样子,有几根白棉线虚了起来。但很好看,真的,很自然,不做作。这是艾倩在超市减价柜上买的,25块钱。

艾倩知道即使她身着爱马仕,她也并不另类,满大街的爱马仕A货总会有几件走到这片草坪上来。他们来消假,享受南国的暖秋,在这个红树林海滨公园风和日丽的下午。

海的对岸是香港的元朗区,许鞍华拍过一部电影叫《天水围的雾与夜》,你或许刚巧看过,那么,你便知道这大约是香港的一个什么地方。对,天水围就在那里。但从这岸看去,对岸的楼房很高,像这样晴好的天气,那些密集高耸的住宅楼清晰可见,好像就是看这边海滨大道上那些楼房一样。待到了黄昏,那边楼里的灯光亮起,楼房就会离此岸更近,像能伸出手握手的邻居。

来这里消假的人并不只是市区内的外来打工者,大多还是市区外工厂打工的男男女女和正处在恋爱期的小青年。他们并不甘心在市郊的工厂里过完青春时光,偶尔进市区内来看看这个现代化的繁华都市。这样,他们心里对命运愤愤不平时,也能想到自己也是属于这座国际化城市的。这么想,虽然他们这一生也住不上这些高楼大厦,多少也就抚去了些淡淡的忧伤。他们逛了华强北或者东门,又来到这里。他们在草坪上坐够了,也会去租双人单车,沿着海岸线骑上一两个小时。他们显然都很高兴,人多的分成几对,你追我赶,笑声夸张而造作,但显然,那是她们真正的欢乐。前面骑车的人多是男生,坐在后面的女生并不需要多用力,两脚踩着车镫子甚至不影响手里拿着棉花糖吃着。两辆车靠得近了,她们就会尖叫,叫着前面男生的名字,假惺惺地真诚高呼“小心,小心,小心。”

艾倩也不是没想过去骑单车,但是骑单人单车又有什么意思呢,又是一个人,玩不起来那种你追我赶矫揉造作的欢乐气氛。那让人怀念的气氛是独属于少不更事的年轻人的,艾倩想,她的心不适宜,她还是坐着吃零食吧。

艾倩一直在练瑜伽,但她不能在这里做动作,坐累了也不能静坐调息,她的瑜伽实在修炼的太好,只晓一伸胳膊一压腿就是教练级别的标准,她怕被人看出来。几米外有两个女人在拉练胳膊腿,艾倩看着有些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就只好拿出书来看。分分神吧,看她们那样僵硬的动作,想必一会就会累了。她们有腹腩,肯定生过孩子,骨骼看上去也硬,肌肉也未拉开,压腿的时候,好像膝盖后面窝窝的皮撕扯着拉不伸。

艾倩很爱看书,一看就看进去了,再抬起头来时间至少过去了两个小时。她旁边的两个女人走了,来了一个拿单反相机的男的,很年轻,好像很累了,坐着靠在一棵大椰王树上。他坐姿并不端正,半个屁股受力,一条腿弓起来一条腿伸得长长的。腿上穿着一双亮橙色的跑鞋。

他们之间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他手持着长镜头向海面看,长镜头里或者正走着一只青足鹬或者小白鹭。

公园很多人,大家都是这么近的距离。艾倩偷偷用练瑜伽时的静坐心境可以观察到他屏住呼吸的气息。

艾倩不会细盯着他看,这没必要,她不是来看帅哥的,更不是来寻觅情人的。他虽青春好看,但不会与她有什么关系。

艾倩坐在椰树林的草坪上,面向南方,即香港的天水围,草坪过去是人行道,人行道过去是自行车道,自行车道下面是石滩,石滩下面是海水。涨潮的季节,海水最大量能涨到人行道上来,或者不到人行道上,反正那时你的眼前到处都是满满的海水。

艾倩的右手边是深圳湾大桥,它建成后,往来深港两地只需10到15分钟的车程。等到天黑,桥上灯亮起,桥就好看了,灯带蜿蜒的样子就是桥的形状,是要比白天看得明白的。

现在天还没有黑,正是傍晚近黄昏时节。

艾倩正前面的人行道旁的石凳上坐着祖孙三人,奶奶,姐姐和弟弟。弟弟穿着开裆裤——这穿着在深圳的小区是极少见到的——不断的爬上石凳往草坪上跳,每次跳嘴里还要说“唉哟”。奶奶也不管,由他自娱自乐。这次跳了个嘴啃草就哭了,奶奶也才转过身来扶起他安慰。

有五个年轻的姑娘从人行道上走过,四个人搭着肩并排走在后面,一个人倒退着在前面拍照。拍照的那个人不时指挥并排的四个姑娘:“停。甩头发。步子要交叉走。眼睛别往一处看。神情要傲慢一点。”她在前面啪啪地拍,后面的四个人按照她的指挥做动作。她们很高兴,神态是造作的,好像在拍电影,但看上去她们一点也不为此惭愧和害臊。然后换人拍,每一个走到前面的人都像是专业的导演。等她们自己拍够了,找了一个路人给她们拍合影,这时的她们就不好意思做什么动作了,一溜直地站着,努力地向镜头微笑。

人行道到自行车道有两三米的高度。人行道边缘拉的铁锁链很粗,可以承受住成人坐在上面。

一个穿红纱裙的长发姑娘就坐在上面,应该是野模,迎光逆光娴熟地摆着各种姿势供七八个长镜头拍照。拍照的都是男人,每个人的架势都像是专业的。在人来人往这样的广众之下,穿红衣的模特甚至能摆出唆指撩裙摸裆的动作。还好她穿着白色的蕾丝平角裤,不然真是要不雅了。

也有人驻足观看野模,多是些老人,毕竟年轻人是不屑看的。他们多少都是见过世面的,这样的野模也就是供摄影爱好者拿来练习用用或到什么场合跳个钢管舞。这可能不算过分的,艾倩上网时还看到某个摄影论坛上贴出“山涧裸模拍照”的征集贴。

这个社会太乱,各种信息流通的也快,还未等辨出价值,已迅速冲击着现代生活下的人们,把人冲昏了头,迷了眼睛,看不清前面生活的方向。

进入黄昏,远处的深圳湾大桥上、近处的人行道上、树林里的路灯都亮了,海滨生态公园在明暗交替的灯光下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好像有神灵随时会在这里出入。艾倩的东西已收拾好了,除了一张纤薄瑜伽垫她会折叠起来带走,那些没吃完的零食她是不带的,她会把它们丢到垃圾桶里,它们被塑料袋装着系好,谁也分辨不出它们大多还没有撕开袋口。

艾倩虽收拾好了,但她还不会走。她跟家人若讲好在外面吃晚饭,回到家的时间是10点半,现在距离这个时间还有三四个小时。她未打算去吃晚饭,她得节食,吃进腹里的一些零食已经相当平时的晚餐用量。在日常的生活里,她还得保持着良好的身材。

艾倩旁边拿单反的男的也还没有走,他没有吃过零食,但一支运动饮料已经喝完了放在草地上。

书是看不了了,已经被艾倩收到瑜伽垫的袋子里。她无所事事,只是看着海面上映下的灯光。

男的朝艾倩说话:“我刚才拍了你几张照片,放心,都不是正面的,你看,需要发给你吗?”

“喔,我看看。”

他起身递过相机来。他以为艾倩不懂用佳能,蹲下教她翻页和放大。艾倩也就由着他教。

拍得还不错,偏分的长发遮着艾倩的半边脸,因为一边挂在耳朵上,眉弓、眼窝到鼻尖的轮廓清晰。也因为垂着眼皮,并不太能看出是艾倩的容貌,她那时一手拿着书,一手往嘴里送着零食,并看不出零食是什么,已送到嘴里去了,手指还在嘴边。

“挺好,谢谢。不用发给我了。”艾倩看完跟他说。

“嘿,还挺傲慢的。”他直言不讳地说。

“喔。”艾倩一顿,显然没有意识到别人这么看她,又赶紧说“不好意思,我不是觉得拍得不好。是这照片真看不出是我,所以我也未必需要作明这就是我。”末了艾倩又说“我平时也用不着这样的照片。”

“那我能要你的联系方式吗?别警惕,没其他意思,就是看能否交个普通朋友。你也不一定要给我电话,就QQ啊,微博啊,微信就行。”

“不好意思,我没有微博、QQ,微信倒是有个,也不常用。”是啊,艾倩想,我警惕什么呢,在读书会上微博微信不是经常加陌生人嘛,关了网络就可以关掉那个世界。

他掏出手机加了艾倩的微信。然后他就坐在艾倩旁边没说话了。

他拉来背包和三角架,都装好收拾好,还是没有再和艾倩说话。

艾倩觉得挺不是味儿的,坐着玩了一会儿手机。因为不时有细小的飞虫扑到发光的手机屏幕上使她也不能用心看,她准备起身走了。

艾倩起身后,他也跟着起身。他看着艾倩把一袋的零食丢在垃圾桶里,等着艾倩一起走。很奇怪的感觉,他像等待一个熟人。

他们往滨海大道上去,可能因为都不需要过地下通道到对面,又很自觉地一起往巴士站方向走。看来他们是要去往同一个方向。

等车的时候,他问艾倩住哪里,艾倩说住福田黄埔一号。他说他知道那个地方,他的头就住那个小区,他去过。喔,“头”就是老大就是顶头上司的意思。他补充说。

他们分别坐上不同班次的大巴。之后也没有在微信上有过来往。他不怎么发微信,他的微信朋友圈除了转一些摄影器材方面的讯息基本也是空白。


2

艾倩回家早了。

回到家里,保姆还都没有给孩子们洗澡。老大快要七岁了,生下来叫她宝贝,后来老二KK出生,就把老大叫成姐姐,姐姐就成了她的名字。如果不洗头,姐姐能自己洗澡。艾倩不在家的时候,她会带着KK洗,她喜欢KK,她觉得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中只有KK才和她是亲的。事实也是吧,姐姐和老二KK相差一岁半,而老三老四要比她小四岁多呢,玩不到一块去。而且老三和老四是爷爷奶奶和育婴师一起带大的,还不会走路就会说粤语就会听英语。她们两个的英语不好,虽能听些句子但不敢开口讲,粤语也是这样。一家人讲三种语言,普通话,粤话,英语,谁与谁讲什么语言,谁与谁不讲什么语言,生疏感就出来了。

  • 1
  • 2
  • 3
  • 4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3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这篇小说需要耐心,它的节奏实在太慢了,只有仔细读完,才体会到什么叫细水长流,静水流深。故事本面看上去无聊,白开水似的不带感情的“冷叙述”,锁碎的日常生活细节呈现,让人昏昏欲睡。但其实它讲述的并不是岁月静好,而是一个相当残酷的故事,女主人公的命运堪称悲惨,她失去了富足生活,四个孩子有一个夭折,她只能偷偷去见其中一个。谁能想象一个妈妈为了和孩子相处一天,竟然绑架自己的孩子。她掉下深渊,却不曾示弱。
  • 故事的讲述冷静得可怕,是零度叙事,和故事的残酷形成一种反差和张力。但过慢的节奏和琐碎的情节,的确会影响读者的阅读和进入。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500
  • 1
  • 30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