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攸县的哥记:从黑夜到白天
  • 点击:40483评论:22018/08/31 00:15

2018年,我国改革开放走过波澜壮阔的40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工业经济与城市化进程,以惊人的速度,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加入到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书写壮丽多彩的中国画卷。

1980年,原本是渔村的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开启一段属于深圳的传奇。在这边火热的土地上,南下的工程兵,成为深圳最早的拓荒者与建设者,接着是工业的兴起,第一代打工者纷纷南下,深圳成为了淘金者的热土。随着城市的扩张,随着工业经济的井喷,深圳的人口剧增,交通问题困扰着深圳这座城市,就从湖南株洲攸县引进从事运输行业的群体,深圳的交通发展从一片空白走向轰轰烈烈的黄金时代,而深圳把来自攸县从事运输交通行业的人称为“攸县的哥”。

◎攸县的哥,车窗外的深圳

在深圳,我有一个习惯,每当坐上红色的士,我总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认真地看着固定在挡风玻璃处立着的白色牌子,上面写着的士司机的名字,还有的哥一张头像照片,我也会习惯性询问的哥是否来自攸县。

深圳短短38年的发展史上,这群人对深圳的发展与贡献,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同样有着重要影响力的群体,这个群体正在被深圳所遗忘,也正在被来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所遗忘,这个群体就是——攸县的哥。

攸县,是湖南株洲的一个县城,却为什么会跟深圳发生关联呢?攸县的哥,为什么会成为深圳一群特殊的群体呢?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寻找答案,寻找攸县的哥为什么成群成批的南下深圳?而且是义无反顾地来到深圳,而且是持续不断地从攸县去往深圳。

据说,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深圳正处于火热建设中,城市的日益发展需要大量匹配的技能型人才,公共交通的快速发展,导致公交大巴司机缺乏,于是,深圳一家运输公司去攸县招聘了30多名司机,其中的两人来深圳后看中了的士出租行业,便做起了出租车司机。从此,攸县的哥,成为深圳特殊的一个簇群,也是深圳建设最为重要的一个群体。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群体,后来就很关注这个群体。我曾一个人去过深圳攸县的哥集聚的石厦村、皇岗村、大望村、民乐村等。曾去接触这个群体,和他们聊天吃饭,成为朋友,坐在石厦村的大榕树下,听他们的故事,看他们坐在一排打扑克。记得2012年6月,我带着相机来到了石厦村,用相机记录这个城中村与攸县的哥的生活居住情景,让我去了解攸县的哥群体背后的艰辛与梦想。

当攸县的哥络绎不绝来深圳,他们心中最真实的愿望就是能多赚钱,于是,这些攸县人选择了南下深圳,选择了来到大发展大建设的深圳,服务于深圳的交通运输行业,大部分攸县的哥开起了红色出租车,穿行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连接着深圳的白天与黑夜。

攸县的哥,是深圳城市人口迁徙的搬运工,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白天,从一个关口到另一个关口,从一座火车站到另一座火车站,从一座城中村到另一座城中村,从一座高楼大厦到另一座高楼大厦,从一个公交站到另一个公交站,都有他们的身影,都有出租车的鸣笛声。他们见证了深圳的飞速发展与城市变迁,他们在这座城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穿行在城市之间,与风雨同行,成为一座城市独特的风景。

他们远离家乡,他们的梦想连接着深圳的白天与黑夜,他们把每一个乘客准时地送往到指定的地点,他们与时间赛跑,他们与深圳的梦想赛跑,成为他们的责任与使命。他们见证了着深南大道的变化,也见证了深圳从一座小渔村变成大都市的神奇,更见证了无数的外乡人涌入深圳追梦的历程与华丽转身。

短短的30多年时间里,“攸县的哥”这一特殊的迁徙群体,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还在延续着。一批又一批的湖南攸县人,带着生活的梦想,带着农村人的朴实,在深圳开始了一段漫长的旅行,有的成为了深圳人,有的却只能在这座城市的白天与黑夜里继续奔波着。

在石厦村、大望村、皇岗村等,这些攸县的哥群居的城中村,他们的梦想在车窗之外,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还是台风,他们会一如既往地穿梭在城市中,微笑着面对上车的乘客,并安全准确地把乘客送到另一个地方,他们维系着深圳这座城市的运转,也维系着深圳城市人口的流动与迁徙。

◎左安:我欠孩子成长太多的父爱

石厦村中的两棵大榕树,旺盛地生长着,默默陪伴着这座城中村的攸县人走过春夏秋冬,两棵树繁茂的枝桠与叶片,如同一对父母,守护着攸县的哥的白天与黑夜,守望着每一个攸县的哥的走出与归来。

2017年8月的一个晚上,下班后,我来到了石厦村,我习惯站在那两棵榕树下观察,观察这里的一切,夜晚的榕树下如一幅活生生的生活画卷,除了身穿着出租服的白班的哥外,也有拿着蒲扇乘凉的老人,也有相互聊天的女人,也有独自坐在石板上吸烟的,也有打着赤膊一起打扑克的,也有站着看打扑克的人,还有玩手机的年轻人,还有独坐的人。

我站着正在看四个攸县的哥在打扑克,我抬头时不时观察周围人群,看见3米之外圆形花池的石墩上坐着一个穿着天蓝色衬衣、戴着眼镜的男人正在认真地看着手机,我轻轻走近他,尝试着跟他攀谈交流起来,他没有排斥我,而是很顺利地聊了起来。

他告诉我,他叫左安,2009年3月,跟着村里的人从攸县南下深圳,成了一名的哥司机,并一直住在石厦村。来到深圳8年多,寒来暑往,一直开着出租车,穿梭在深圳,很少回攸县,他说,把孩子留在老家,对成长的两个孩子亏欠太多的父爱,也没有照顾到自己年迈的父母,说完,我借着路边的灯光看到了他的眼睛湿润了,我听完这些话,心里酸酸的。

左安,70后,来深圳之前,他在老家从事运输行业,在老家跑了7年的运输,虽然能养家糊口,但不能赚太多的钱,在来深圳之前,他身边有很多的亲戚朋友陆陆续续走出攸县、南下深圳,去深圳闯荡,而且收入非常高,月薪过万是常事,这也激起了左安心中的梦想,过了而立之年的他,决定南下深圳闯荡。

他拿到出租车司机准许证后,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深圳,加入到了攸县的哥的队伍中,他很期待能赚到更多的钱,让生活过得好点,他的愿望是美好的,然而当他进入到出租车行业,他遭遇了重重一击。他刚来时,是开夜班的,那晚当他驾车载着一名东北的男乘客行驶到南山某路段时,乘客的目的地到了,就在这时,让左安没有料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该男乘客说,左安开的出租车绕路了,不给钱。这对于左安来说,他刚来深圳开出租车,对深圳的各条路段也不熟悉,况且他也是按照乘客的指点线路驾车行驶的。

于是,左安在停车的顿时跟乘客理论了起来,按理说乘客给钱天经地义,但他不也不知道怎么应对,也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乘客,夜色深下去,深圳变得安静下来,马路上只有出租车,左安很冷静,他不断跟乘客解释,如果说服不了乘客,他也打算不要车费,就当是一次教训,他更多的是无奈,刚加入到出租车行业,就遭遇这样不讲理的乘客,他当初来深圳开出租车的年头有些动摇,这个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好。

正在左安与乘客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开车路过的热心司机停车过来,该司机了解情况后,就站了出来了,也跟那个乘客理论起来了,并尽力沟通,然而无论怎样,乘客还是不给车费。此时,该热心司机说要报警,交给警方协调处理,当该热心司机正准备拨打报警电话时,乘客立即把车费付给了左安,那个热心的司机也驾车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左安收到钱后,心里很高兴,他也很感激那个热心的司机,他说很后悔没有要到那个热心司机的电话,毕竟那个司机很热心,打抱不平,想到这里,也坚定了左安开出租车的信念,后来,他一直在寻找那个热心的司机,可没有找到,再也没有遇到那个热心司机了。

刚开出租车,就遭遇了乘客的棒头一击,这是他没有万万没有想到的,想起这件事,他仍然心有余悸,而且回忆非常清晰,他知道,以后还会遇到这样的乘客,还会遇到这样热心的素不相识的司机。

在那棵榕树下,他一直讲述着他开车遇到的各种见闻,而且记忆力非常清晰,各种各样的乘客他都遇到过,他加入到攸县的哥队伍里,在这8年多的时间里,他坚持下来了,开过晚班,也开过白班,收入也很不稳定,但不会饿死人。这些年的出租车经验告诉他,不管遇到什么样刁难的乘客,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包容的心来面对,有过少给钱的、有过谩骂不讲理的、有的多给钱的、有过醉酒的……,这些都给了左安最好的记忆。在这8年中,最担心的就是车子坏了不能上路,这对高消费的深圳来说,压力极大。同时,对于乘客与自己而言,就怕路上堵车,这样会耽误乘客的时间,也会影响收入。

在大榕树下,他在静静地讲述他开出租车的心路历程与人生感想,他生有一儿一女,常年不在孩子身边,不能陪伴孩子成长,他说,一生很亏欠给予孩子成长中的父爱,即便赚再多钱的也无法弥补父爱的缺失,看到别人把孩子带在身边,他很内疚,也很自责。他说,想把孩子接过来,但是现实不允许,说到这些,他用手抹了抹了眼角。在他的言语里,我感受到了一个的哥司机对于孩子的爱与思念。

我问他,以后的打算是什么?

他说,再开几年,就回到老家,与家人团聚,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从事出租车行业,也不会让孩子加入到攸县的哥群体中。

他说:“我欠孩子很多,我欠孩子一份沉甸甸的父爱。”

◎刘大海:从电工到的哥

认识刘大海的那天,他正在石厦村的修车店修车,2005年10月,从攸县来到深圳,成为一名的哥司机。

来深圳之前,他一直在长沙打工,在一名技术过硬的电工,给湖南卫视各类节目舞台安装电路,也去过不少城市,也近距离接触过很多娱乐明星,但他身边很多的亲戚都在深圳开起了出租车,而且收入很高,比他的收入要高很多,他也很向往着去往深圳,去那座特区城市打拼。

有一天,他突然决定辞职,刚开始他的领导不同意,因为刘大海是一个技术型的电工,理论与实践很扎实,是不可或缺的员工,但是每个人不会安于现状,梦想总在远方,而且深圳是一座寸土寸金的城市,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攸县人来深圳做的哥。

来到深圳之前,他对深圳充满了期望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选择成为的哥,他在家拿到了驾照,第二天就南下深圳了,投奔到在深圳做的哥的哥哥家。

他刚来深圳时,住在大望村,跟他哥哥一台车,他开夜班,10月的深圳并不寒冷,夜晚的深圳更充满生活气息,他不停地穿梭在深圳,但对于初来深圳的他,在考验着他的初心,为了多赚钱,但是对于路况不熟,是所有的哥司机面临的难题,这会严重影响收入,而且很容易跟乘客发生纠纷与争执。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攸县的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5 08:29:17
    • 分享到:
  • 当某网络打车平台接二连三爆出负面新闻,这篇《深圳攸县的哥记》却让人感到阵阵温暖扑面而来。从这类群体身上我们不难看到其敬业精神,这令乘客放心。当然,从字里行间也发现了他们的不容易:背井离乡来深圳谋生,无法更好赡养年迈的父母及未成年子女;常年与深圳的白天与黑夜奔跑,见证深圳的巨变,却始终不能获得法律上所认可的“深圳人”的身份。个人认为,来自社会底层的呼喊正是本篇文章的精华。
  • 回复
    • Mr.老亨1布衣2018/08/31 14:53:06
    • 分享到:
  • 还可以再写更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我的社区,处处生长着文字。
  • 我的社区,处处生长着文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89100
  • 22
  • 19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