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闪光的足印
  • 点击:43263评论:172018/08/31 22:36

多年前,一群来自不同省份的年轻人怀揣梦想来到深圳,开始了各自的寻梦之旅。他们足迹遍布深圳各个角落,饱尝人生的苦辣酸甜。拼搏、奋斗,创业路上,有喜有悲,有欢笑也有泪水,他们坚持梦想,拼搏不止,奋斗不息,用厚实的脚步在青春路上留下闪光的足印,为深商故事增添了一抹亮丽而暖人的色彩。


深商人物一:侯云波    凤凰山下菜亭香

深商人物二:潘年桦    创业路上 与爱同行

深商人物三:池伊米    依米花开 扮靓女人世界

深商人物四:鞠明轩    诚信商人 热心“红娘”

深商人物五:甘志伟    以艺立心 绘多彩人生



深商人物一:侯云波

凤凰山下菜亭香

位于宝安区福永街道境内的凤凰山森林公园峰峦叠翠,风景如画,是游玩休闲的好去处。“凤山福水福盈地”,凤凰山下大道两旁林立着一排排精巧别致的仿古建筑,久负盛名的台湾风情街就座落在这里。这条街上,荟萃了台湾特色美食小吃和来自国外知名品牌连锁餐饮店。近年来,国内的湖南菜、川菜、粤菜等纷纷来这里安营扎寨,成为福永最大的美食一条街。在众多餐饮店中,侯云波经营的“菜亭香”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标新立异的店名,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室内装饰,店内别具一格的设计尽显浓郁的文化底蕴,独具特色的美味佳肴吸引着八方来客。

在台湾风情街,“菜亭香”历史最悠久,老板侯云波介绍说,自己2004年就在这里经营大排档,生意一直火爆。2009年底,因为这条街要改造成为台湾美食街,凤凰社区工作人员挨门发限期搬迁通知书,在顾客的一致要求欢迎,在自己争取下,有幸成为美食街上唯一一家得以保留下来的餐饮店。华灯初上,顾客络绎不绝,侯云波穿行于餐厅中,热情地招徕顾客,夜幕下的凤凰大道流光溢彩,往事如一幅画卷,在我们面前徐徐铺展开来……


背负梦想,初下广东

1976年,侯云波出生在四川省广安县一个普通的农户家中。小时候的侯云波,是一个勤劳懂事的孩子,在别的孩子四处玩耍、嬉闹之际,他背着竹筐上山打猪草。放学后,侯云波主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父母减轻负担。辍学后,侯云波想着要自己赚钱,改变家庭生活状况,让父母和家人能生活得好一点。这年春节,同村一位在深圳打工的青年,穿戴一新、衣着光鲜地回到他们村子,在村人面前说起深圳的打工生活滔滔不绝,令侯云波羡慕不已。都说深圳“遍地是黄金”,是淘金者的天堂,带着梦想,侯云波背着行囊,随着南下打工的队伍,踏上了“淘金”之路。那一年,是1993年,他刚满十七岁。

来到深圳后,由于年纪小,没有工作经验,几经周折,侯云波终于在宝安区福永镇新和村的一家手袋厂,找到一份工作。那是一家台资企业,当时每月的工资只有一百多元。尽管如此,侯云波还是坚持下来,他认真投入到工作中去,努力去做好份内的事。青葱岁月,草样年华,忙起来尚好,下班后,侯云波很是迷惘,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孤寂与失落便会涌上心头。

工作上的苦与累并没有让侯云波退缩,然而,台湾老板近于苛刻的管理制度,却让他难以忍受。“在工厂,你根本无法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彼此尊重。老板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视员工如机器,工人在工厂,得不到一点尊重。”侯云波对这段初来深圳的打工日子,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有一次上班时,由于工作上的一小点疏忽,侯云波被罚款50元,等于罚掉了半个月的工资。当晚,面对明月,侯云波忍住了快落下的泪,他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努力,学一技之长,不为别人打工!

1994年,侯云波毅然辞去工作,离开了工作九个月的手袋厂,踏上了通往故乡的征程。


三下信阳,学得一手好厨艺

回到家乡后,侯云波强烈渴望能学一技之长。“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究竟该选择哪一行作为谋生的手段呢?一家人围坐一起开会商议。父亲苦思冥想后对侯云波说:孩子,要不你就跟着我学做木匠吧,这手艺虽然挣钱不多,但是不用风吹日晒,将来糊口不是问题。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木匠。母亲建议说,学个理发手艺也行,将来饿不着的。这样,各种各样的谋生手段,父母一一帮他分析筛选,然而,这些手艺都没有他喜欢的。

本村一位和父亲交情不错的叔叔,在信阳一家宾馆做厨房大师傅。当父亲提起学厨师时,侯云波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他当即表示:自己喜欢这个行业,很想学这门手艺。

选准了目标,侯云波就开始行动。本着“名师出高徒”的理念,他豪情万丈背起简单的行囊,去信阳投奔叔叔。在重庆火车站售票口,他被两名中年男子盯上了。一个拦住他,问:“小兄弟,去哪里?一起做个伴。”另一个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兄弟,给点钱花。”一看情况不妙,侯云波转身去了二楼。在二楼楼梯间,他被追上来的两名男子堵住。当时,侯云波身上带着几百块钱,情急之下,他掏出50元钱抛向空中,趁两名男子争抢之际,敏捷脱身。

一路上的艰辛,更坚定了侯云波学艺的信心。当他从四川老家风尘仆仆地赶到信阳,见到了叔叔后,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第一次去信阳,因为宾馆管理制度等各方面的原因,叔叔无法照顾到他,侯云波只能在厨房打杂、传菜、打扫卫生等。第二次去信阳,情况依旧如此。侯云波连拿菜刀的机会都没,更不用说掌勺了。侯云波不甘心,直到第三次去信阳时,他才有机会开始学习配菜,并慢慢跟着师傅学炒菜了。

侯云波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别人都下班了,我一个人关在厨房里,练习刀功。至今我记得很清楚,最初学切的是萝卜丝,叫‘银针丝’,顾名思义,细到切的丝可以从针缝穿过去,达到60%才叫合格。每晚我都要练习很久。因为热爱,也因为要学到实用的本领,我一点也感觉不到累。”那段学艺的日子,让侯云波记忆犹新。

通过无数次的练习,侯云波切出来的银针丝又快又好。一位常来宾馆就餐的顾客,每次都会点这道菜,却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人工切出的,非要去厨房看一看。经理把顾客带到厨房,侯云波当着顾客的面把切好的“银针丝”放进水里,均匀漂亮,丝丝如线,顾客目惊口呆,啧啧称奇。

为了做好梅菜扣肉,侯云波更是把自己长久关在厨房里,反复练习刀功,最后切的肉又薄又均匀。什么新鲜的厨艺,他都用心学习,有空反复琢磨。到后来,师傅做什么菜,他在一边用心看,默默地记在心里。拿雕花拼盘来说吧,别的厨师学了半年,都刻不出像样的花来,上不了桌面。而侯云波用不到三个月时间,刻的雕花不仅上了桌,还成为宾馆里美味佳肴最美的点缀。通过不断的学习,侯云波的厨艺突飞猛进,雕花拼盘手艺更是炉火纯青。

在宾馆学习期间,侯云波坚持写日记。s他把每天心得体会和师傅的教导记,写在日记里。这些日记,为他以后从事餐饮行业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


打工路上,饱尝人间冷暖

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在家乡的小镇上,侯云波的“沁园春餐馆”正式开业。“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侯云波很喜欢毛泽东诗词,餐馆名字来源于那首著名的《沁园春·雪》。

开业后,餐馆生意挺好。因为年轻爱玩,父母放心不下他,便着急给他找对象,想通过婚姻收回他贪玩的心。经过多次相亲,侯云波终于遇到喜欢的姑娘,不久,俩人喜结连理。婚后因为种种原因,他经营两年多的餐馆停业。1999年,侯云波带着妻子,再一次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与第一次南下的心情不同,侯云波拥有一技之长,他想在南方从事餐饮行业。因为没有认识厨师方面的朋友,也没有熟人介绍,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解决生计问题,夫妻俩人进了松岗的一家手袋厂。

侯云波是这样讲述当时的生活:“当时条件艰苦得难以想象,三对老乡住的一间大房子里,我们夫妻俩为了省钱,也打地铺挤了进去。到了夏天,酷热难忍。”一个多月后,侯云波带着妻子,辗转到福永凤凰兴益工业城,又在一家手袋厂谋得了一份工作。

工作安宁下来后,夫妻俩人一同上、下班,过着平凡而平淡的打工生活。直到有一天,细心的侯云波发现妻子一天内连续三次悄悄掉眼泪。在他的再三追问下,侯云波终于弄清楚了事情原由:经过很多工序生产出的手袋出了一些次品,需要返工,组长却说是因为妻子生产的工序原因造成的,把责任全部推到妻子头上,妻子心里委屈,忍不住落泪。侯云波很生气,这么多工序,那么多人生产,凭什么说是妻子一个人的责任?他去找组长论理,组长出言不逊,盛怒之下,侯云波甩了对方一个耳光。可是,瘦弱的他最终被组长放倒,狠狠被打了一顿。介于事出有因和他平时良好的表现,尽管厂里没有因为打架事件开除他,侯云波却不想继续在工厂打工了。妻子的眼泪,让侯云波清醒过来,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让老婆在外受委屈流眼泪呢?他发誓,要打拼出一片天地,成为妻子有力的依靠。他不能呆在工厂浑浑噩噩混日子,更不能荒废了当年千辛万苦学到的厨师手艺。横下一条心后,侯云波义无反顾离开了手袋厂,他要把餐饮作为自己今后奋斗的目标。


脚踏实地,创办菜亭香餐饮公司

侯云波想到开餐馆,但是他一无本钱,二无熟人,怎么办?侯云波决定先从小生意做起。在宝安福永白石厦一带,他开始摆摊卖炒粉,每天早上在出租屋炒好粉后,七点多就去工业区向上班的打工者售卖。晚上十点多,等加班员工下班后,他又推着三轮车卖起夜宵来。然而,一月早起晚睡辛苦下来,除去本钱,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亏了。初次在深圳尝试创业,却以失败而告终,无情的现实迫使侯云波只能又去打工。

这次他在白石厦东区一个潮洲老板经营的快餐店里做配菜师傅。没多久,凤凰村一家快餐店请他做炒菜师傅。每前进一步,侯云波觉得自己离梦想的距离就更近了一步。那家快餐店因为有了他掌勺,生意越来越红火。有一天,一位常在店里吃快餐的女孩在就餐时,吃着吃着竟然哭了。侯云波关切地问她:“小妹妹,你怎么了?”女孩说:“这米粉不是你炒的!我吃得出来!”原来,那份米粉是一位配菜师傅为练习手艺炒的。这件事令侯云波很是感动,自己的手艺能深入顾客的心里,得到顾客的认可,更坚定了他在餐饮行业走下去的决心。

在快餐店积累一定的经验后,2003年,侯云波不顾老板苦苦挽留,辞职后在凤凰村接手了一家快餐店,终于正儿八经做了个小老板,为自己打工!

那时,凤凰村已有不少餐馆,如何让自己餐馆在众餐馆中脱颖而出,侯云波在质量和从份量上下功夫。凭着对餐饮行业的热爱和多年积累的经验,加上生性豪爽,为人诚信本分,侯云波的快餐店的生意很快红火起来,渐渐的由一个门面扩大到二个、三个。这一年,他赚取了来深圳的第一桶金。侯云波感觉前途一片光明。

  • 1
  • 2
  • 3
  • 4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深商故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6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刚才又浏览了一遍。从技术上看,这个系列中,写甘志伟那篇是比较妥当的一交待了有采访者,这样,甘志伟说的直接引语的在场感就有了依凭,因为有采访者这个听众在场见证。但在其他的篇章中,看不到采访者出场,也不知谁是听众,却冒出采访对象说话的直接引语(通常是笑着说很具体的啥啥),难免让读者生疑:莫非他是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或者,这段引语是从二手材料中复制来的?这是一个写作的技术问题,商榷。
  • 感谢评委老师赏读、认真指正,学习了

    回复

  • 这类纪实性商业人物题材作品的写作,至少要解决两个难题:1、是有倾向地赞美写作对象,还是客观中立地呈现之?2、是通过零距离采访来写他(她),还是通过远程整合公开的二手材料来写他(她),抑或是将两者结合起来?郁小尘的作品就面临着这两个考验。我推测她写的时候也有点捌拗。比如,作品中为体现在场感而直接引用的写作对象所说的话,就有点伪——因为从行文方式推测,写作者并没有直接采访写作对象。无采访,则无纪实。
  • 谢谢评委老师赏读。本文写的几个人是经过采访后整理而成的
  • 嗯,明白了,我推测有误。另附一贴,解释我为何误判,并商榷一个采访类文章写作的技术问题。
  • 初尝试采访类文章写作,未免会出现技术问题,多谢评委老师指正,以后我会避免类似问题发生。

    回复

  • 龙思韵弄个九归元,郁小尘弄个五魁手,还是想以量取胜。个人之见,拼量,不是个好主意,这种比赛短跑的好。龙为大老板作传,郁为小老板树碑,大抵吃的是忆苦思甜的饭、讲的投机取巧的哏、说的是冠冕堂皇的话。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只能如此,否则,老板不高兴。但如何在老板不生气的情况下,写出点商性里的人性、行状外的心状,才见写作者之功。我再说一句,千万别给所谓的“大人物”溢美之辞,逢迎过腴,风骨愈瘦。
    • 嘲讽2018/09/05 10:26:31
    • 分享到:
  • 谢谢郭老师指正

    回复

  • 郁小尘的非虚构写得非常不错!她总是默默写,从不张扬自己。我就是在她的文字里认识她的,我们相距并不远,但只有参加文学活动时才有机会见面,很低调的一个作者。说实话,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散文,很真切、很实在,同她的人一样。本文,我之所以说她写得不错,就是因为她一定通过了多方面的调查,深入了解之后写出来的,这非虚构,必究不同于小说,可以天马行空地塑造,她是用心的,她每年都有在邻家参赛。
  • 谢谢红红的鼓励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0:50
    • 分享到:
  • 深商故事真的不好写。首先,要有真实素材,不能胡编乱造;其次,要能妙笔生花,文字干巴巴的肯定是不行的。个人倒是很看好这篇文章,原因有二:一是,截取不同行业的深商代表来写,他们大都出身草根,从其走向成功的道路上,我们可管窥到拼搏、诚信、创新等深商精神;二是,每位深商故事中的若干子标题既有较强的概括性,又富有文学美,让人耳目一新。说句实话,某篇参赛作品若能让评委耐心读完,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 谢谢老师鼓励

    回复

  • 也写得很不错,篇幅和人物都要更多一些才好成为一个系列
  • 是写了一个系列的,贴出了几个代表性的人物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4
  • 82200
  • 13
  • 283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