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点击:21423评论:172018/10/17 15:08

2013年夏天以前的九年时间里,我住在福田区香梅北的一个小区,经常站在阳台上,对着不远处的香蜜湖发愣。我的世界如此小,又如此大。小,是因为我很少下楼,与邻居都不怎么打招呼,宛如生活在一个孤岛之上;大,是因为我喜欢阅读,后来还写起了小说,每天下午坐在厨房的窗户边用电脑写作或者上网聊天,想象漫游到天边。窗户是朝西的,太阳照着我,就像文学的光芒,明亮中带着诗意,只是时间久了,竟把我晒得满脸黧黑,跟个农妇没两样。

厨房是我的主要活动场所,唯有坐在那里,我才觉得踏实可靠,现世安稳,心中有底。出了厨房,顿时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当时的我,电脑里积压若干个小说,稿件投出去经常是周游历国而石沉大海。自我怀疑和心怀不甘的情绪,让我很是苦闷。

于是经常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回益阳老家,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大概需要11个多小时,我买的往往是座位票,有时甚至无座。但我无所谓。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这种清教徒式的自我放逐,近乎自虐,显得矫情和不可理喻。但有个文友听说之后却认为挺有意思,约我以《绿皮火车》为题,各写一篇小说。他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广东高研班认识的。但他的名气可比我大多了。培训结业之后,我跟他会偶尔联系,聊天,谈写作,首先是叫他曾老师、“德艺双馨老作家”,后来混熟了,就叫楚桥,再后来就直接大呼小叫,谁也不跟谁客气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邻家文友。

我贴到邻家网站的第一篇作品是短篇小说《简单生活》(后来发表在《北京文学》);然后就是中篇小说《杀子庙》。《杀子庙》虽然只是在江苏一家地级刊物上发表,但曾经被我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在邻家被很多人阅读和点评过。从此得到很多邻家文友的关注,有人专门给我留言,说我开始“显露峥嵘”。

我参加睦邻文学大赛,始于第二届,参赛作品就是后来发在《小说月报原创版》的中篇小说《绿皮火车》。这个小说,我认为是自己近年作品中比较重要的一个。那时从福田搬家到布吉,环境的改变,家务事的繁琐,让我无心静下来写作,所以断断续续拖了差不多两年才完成。期间我特地陪着一个医生邻居跑步,向她请教了很多医学问题,比如什么情况下一个16岁少女在手术台上会有生命危险。情节是虚构的,但常识上一定不能出现纰漏和错误。我还专门查过火车时刻表,了解绿皮火车的一些专业知识和细节。这篇小说获得当年睦邻文学奖深圳市十佳,其叙事视角和第一称主角为男性,让很多文友印象深刻。某次邻家举办的文学活动中,突然有一个叫张喆的女文青走来跟我打招呼,说你就是张夏老师吧。那是第一次被称人呼为老师,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我从不敢以作家自居,就更不敢为人师了。还有一次,文友青桐过来跟我打招呼,说非常喜欢我写的《绿皮火车》。随后我听到她跟旁边的人悄悄说:张夏本人跟她的小说风格反差好大啊。这话令我有点啼笑皆非,但也有点儿小欣慰。作为一个居家多年的女作者,要突破自己的性别局限、身份局限,算得上一种任重道远的修行。谁能想象,《绿皮火车》这种男性气息浓厚的作品,竟是我在做十字绣或织毛衣的闲暇时写出来的?而我在写作时的思维基本能做到在男女之间转换自如,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第二次参加比赛时,我原本是想用中篇小说《绿灯记》参赛的。但在一个文学活动上跟邻家的掌门人老亨先生交流时,他从香港九龙城寨谈起,说布吉作为一个大家眼里的城乡结合部,很有特色,不如以《布吉城寨》为题,写一篇非虚构散文。

老亨作为一个著名的深圳主义者,属于典型的城市精英,视野是很开阔的,对社会态势和动向的嗅觉很敏锐。但他跟文友们打交道时毫无架子,更无偶像包袱,口才极好,煽动力极强。所以他稍微一游说,我就领会并同意了。

那一年,是2015年,正遇到股市的大起大落以及崩盘。居家多年,很久不为生计操劳的我,竟不得不在人到中年时去找工作,重新参与社会竞争。那段时间,是灰色的,我实在心力交瘁。离大赛截止前两个星期,我的参赛稿还没有写,只是搜集了一堆资料而已。怕辜负老亨的信任和嘱托,于是给他留言说,没法按时完成任务,实在抱歉。此话一出,压力变成了动力。我当晚就开始奋力打字,通宵熬夜,有如神助似的,四天时间就赶出了初稿。成稿的那一刻,我竟热泪盈眶,恨不得嚎啕大哭,不是激动,而是累到极点绷得太紧之后的情绪释放。急忙忙的把文章给老亨看了,他没发表意见。但一年之后我去邻家办公室办事,与他对面聊天时,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过于潦草。

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匆忙之下写出来的稿子显然经不起推敲和审视,各种资料的拼凑感很明显,缺乏现场采访的弱点一望便知。但事实是,他看到的只是初稿。我后来其实做了很大程度的润色和修改,最终参赛版本比初稿应该是强了很多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自己的文字始终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洁癖,会本能地一直改,一直改。这篇稿子搁置近两年后,我才想起投稿,发表在《青年作家》。

虽然《布吉城寨》也获了当年的“深圳十佳”,但我自己明白,在现场采访、深入生活方面,我确实做得远远不够。闭门造车一直就是我的一个严重缺点。我特别需要在走向社会方面补上一课。于是从那以后,承接了不少报告文学的工作,其中包括清华大学深研院部分学员,以及他们院长、工商会长等人的采访撰写。我的写作,其实正走在一条职业化的路上。有人曾“表扬”我:从一个家庭主妇变成一个作家,真的很励志啊。我笑着回答,为何不说是一个作家在当家庭主妇呢?

当家庭主妇,或许是我无奈的选择,但写作,却是我的宿命。

从福田搬到布吉,我的写作场地从厨房移到了阳台。我家现在的房子位于三楼,楼下经常有个退休老头拉二胡,技艺很差,却每天准时开工,风雨无阻。因房子正对着小区会所,回声相当巨大。而且会所旁边有个小广场,大妈们跳广场舞无休无止。除此以外,楼上的邻居开了一个麻将馆,每天麻将声声入耳。怎一个吵字了得。

为此,我跟那个拉二胡的老头交涉过,吵过,甚至请物业出面,但根本无济于事。虽是邻居,在电梯里相遇时却互不搭理。我甚至在微信圈写下“天佑中国人民,拉二胡扰民的老头除外”。

但我开始观察这个“恶邻”,觉得他也挺有意思的。他琴技那么差,竟也收获一个女粉丝,每天来听他拉琴,还如醉如痴。后来这一对老男女谈起了黄昏恋,去广场上跳交谊舞去了。窃喜之余,我写过一篇小小说《如此美人计》。这类关注社区居民生活的千字文,我一口气写了二十多篇,全部发表在《深圳特区报》,而且在邻家网站也颇受好评。写这样的文字,让我真切感受到生活的丰富、多面和质感,人生的无常、虚幻和伟大。宽容和悲悯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哪怕对各种噪音,我也变得习以为常,甚至太安静时心里发慌。

我在阳台上放了一套桌椅,每天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听着楼上的麻将声,感觉自己在天地间写作,面对这人间烟火,又与凡尘俗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怕孤独,也不至于迷失。这显然比躲在房间里写稿更让我身心健康愉悦。我承认我很宅,一个月不出小区是常有的事。但我在以自己的方式关注社区和社会,保持我的敏锐和敏感,这也是文学赋予我的一种本事吧。

第三次参加睦邻文学奖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全家公敌》,对我来说,曾经所写的社区故事都只是铺垫。我开始真正把视线集中到某个人物身上,关注他内心的孤独,挖掘孤独背后的东西。这篇小说,一如既往以男性为主角,然而笑中带泪,与《绿皮火车》的冷峻相比,多了一层幽默和调侃。但主题同样沉重。文中涉及的民间慈善人士的某些尴尬,让大家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了深圳的爱心人士丛飞。

我被一些邻家网友称为“公敌姐”,就是从这篇小说开始。

第四次参加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社区公敌》。写这篇小说的念头,始于我长久以来对群体暴力现象或者所谓革命的质疑。我2015年上班时采访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他介绍了一本书,法国社会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我后来认真阅读后,颇有感慨。一些在心里埋藏很久的看法,终于得到印证。

我从福田区搬到布吉,曾亲身经历并参与过好多次集会维权活动。有时是主动的,但更多时候是被动的,被一种热哄哄的场面裹挟而行,目睹大家用高音喇叭唱歌、喊口号,忙得不亦乐乎。

但身处人群中的我,从没有真正沉迷其中,因为我始终藏着一双文学的眼睛,会暗暗地进行观察和反思。

我原本只想潜伏在人堆里,做一个冷静旁观的记录者,写一篇关于成立业委会进程的非虚构。但是社区大妈们的激情澎湃以及网络上各种群体狂欢,让我有了警惕之心,会关注到事件表面下的躁动,画外音以及各种缘起缘灭。

目前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公共事件的言论,都是显得义愤填膺,喜欢上纲上线,未审先判,给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戴各种大帽子或者挖根挖底罗织罪名。这是人性的真实吗?我觉得背脊发凉。我现在对所谓文革余孽、文革思维这样的词已经麻木了。大多数时候,民众集会维权也许都是出于必要的正义感,但有时候,所谓“群众”“民意”“人民”这样的旗号未必经得起推敲。

写这篇小说之前,我特地咨询过《证券时报》副刊部编辑孙勇。他即是文友,又是我的邻居,还为我们小区成立业委会奔走过,发起并参与业委会从组建到成立的所有流程。写小说,需要解决作品内容里涉及到的很多知识点,甚至涉及到专业门槛。他很热心认真地解答我的问题,并将我拉入跟组建业委会相关的几个微信群里。我在群里潜伏着,由此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

小说写出来了,出乎孙勇的意料,其实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情节的发展和走向,往往由不得作者自己。我为此还专门向他作了解释。社区志愿者们的各种无私付出,不计回报的尽心尽力,历经很多曲折险阻才成立业委会,我是看在眼里的。但我写作的目的,并非记录这个过程,而只是以筹建业委会为故事背景,揭示出我要表达的某个主题,传达我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小说作者,不会看到山就仅仅写山。我势必会引申、联想到很多更深远的东西。

我担心孙勇不高兴,好在孙勇保持了他的理性和客观,还很认真地做了一些点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网站、睦邻文学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5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冰凌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10-22
  • 青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20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完,感动。
    • 张夏2018/10/17 18:49:26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

    回复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 张夏2018/10/28 10:08:44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关注和肯定。这几天回老家,所以才上电脑看到。

    回复

    • 冰凌花3秀才2018/10/19 22:44:44
    • 分享到:
  • 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只是作品本身如何,而忽视了作品背后的故事,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张夏严谨的写作态度和思想高度。“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张夏的作品发表数量很多、质量上乘,作为非体制内作家兼家庭主妇更是难得。同是邻家文友,同是家庭主妇,此当是我学习的榜样。从绿皮火车到公敌系列、灯系列,无疑都赢得了期刊、评委和读者的赞誉,期待她为大家呈现更多的优秀作品。
    • 张夏2018/10/19 22:53:55
    • 分享到:
  • 谢谢冰冰的盛赞。我们互勉(●'◡'●)ノ❤

    回复

  • 作为一个体制外的作者,这种自发的对社会热点和重点进行关注和书写,不仅考验一个人的情怀,还得考验人的耐力。生活重压之下,谁能为我们的使命感和辛苦付出买单?民间写作者的尴尬和寂寞,怎样化解?要求我们承担社会责任,为人民写作时,谁为我们的基本生活负责?民间写作者,风险自担,但是仍然且苦且战。作为业余作者,我也有同感,一边是写作,一边是生活,在生活中坚持一个爱好,很难得!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4 20:16:20
    • 分享到:
  • 拜读完该篇短文,脑海中立马闪现出若干个仨字:不容易、不简单、得点赞……。之所以产生这些念头,一是,作者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的偶然,她不仅有一双擅于观察的慧眼,更有一颗能将琐碎的日常生活演绎出精彩来的玲珑心;二则,有幸在邻家品阅过作者的几篇小说,给我的印象是:语言上“嬉笑怒骂随手来”,内容上“巧夺天工不造作!”
    • 张夏2018/10/28 10:24:29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的关注和肯定。欢迎来深圳视察工作。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4:54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3:27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张夏2018/10/22 10:07:13
    • 分享到:
  • 谢谢谦的肯定。你的大气、善良也让我钦佩。

    回复

  • 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有同感,我喜欢到人群深处走走,步行街,菜市场,小胡同,体味一种人间烟火的幸福!
    • 张夏2018/10/19 23:11:26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关注和打赏。

    回复

  • “我曾搁笔多年,陷入抑郁,经常失眠,生活无规律。但因为写作的缘故,逐步走出了阴霾,精神状态和健康都明显好转。写作,让生活中人微言轻的我有了表达的渠道,能够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从而内心强大起来。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我虽平凡弱小,但我拥有自己的秘密玫瑰园,纯净高贵,不容亵渎。”——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张夏2018/10/18 11:21:33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关注。
  • 参一股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9151
  • 62
  • 1157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