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凝眸下梅林
  • 点击:8347评论:32019/03/21 09:22

在深圳市福田区北部,风光秀丽的梅林水库南边,靠近梅林公园和梅林一村,有一片人杰地灵之福地,这就是下梅林。

“下梅林”或者说“梅林”这个名字因何而来?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名字?下梅林又是何年建村?在下梅林的历史印痕里经历了哪些沧桑变故?又有怎样辉煌或者落寞的光影可以追溯……这些问题,湮没在下梅林漫长的历史烟波与尘垢中,踪迹难寻!

相传在下梅林的山水丘陵之间,山多林密,长有很多杨梅树,杨梅葳蕤成林,故曰:“梅林”。在我看来,这个“相传”应是相当靠谱的,因为在现在的下梅林,依然可以感受到山水丘陵的田园气息。下梅林北部,围绕梅林水库,龙须山、塘朗山、白眉山、大脑壳山密集分布,这也就是说,在下梅林的历史年轮里,曾经被群山包裹,有青山,有绿水,有茂林……山水交映、风光秀美,下梅林曾经是一处为群山环绕的世外仙境。试想,在如此山光水色之地,遍地生出些杨梅,有何不可!

当然,“梅林”之名的来源,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的是下梅林郑氏一世祖郑子忠特别喜爱杨梅,还因此得了一个“喜梅公”的名号,“梅林”也因之成名。

但是,“梅林”或者说“下梅林”这个名称究竟起于何时呢?

据写于清朝光绪二十五年的《上步乡尚宾祖家谱序》记载:

“我祖柏峰,为朝奉大夫,宋熙宁中,自南雄而宦游于东莞之东鉴(即今南头),遂卜宅焉。是朝奉为始迁居之一世祖也。传朝议,而至宣教,生五子,曰:仁、义、礼、智、信。”

这个记载与现存的《郑氏南莆祖五大房族谱》中所保存的一篇《大明正统甲子岁谨录前人世系序》中的记述基本一致。

由此可见,郑氏进入东莞的时间是宋神宗熙宁年间,即公元1068-1077年之间。当时,宝安与东莞是并为一县的,在行政区划上只有东莞而没有宝安。而郑氏的实际到达地是后来属于新安县的南头一带。其一世祖名为郑柏峰,曾任宋朝奉大夫。更为可贵的是,在这篇《大明正统甲子岁谨录前人世系序》中说:

“自宣教以后,嗣胤日繁,始拆居南头、西乡、向南、西涌、白沙、上步、梅林等处。”

明确记载了郑氏各房分居梅林等村的情况。

这篇序言写于大明正统甲子年,即公元1444年,距1368年朱元璋建立明朝仅76年。可见,下梅林的建村时间,最晚也应在明朝初年,粗约估算一下,接近700年了,也就是说,下梅林建村的历史至少接近700年了。

对照下梅林村的有关史料:下梅林村的建村始祖郑子忠为一世祖郑柏峰算起的第十三代,按每代20年左右的时间计算,也正好是元末明初。二者正可以互相印证。

因郑柏峰之孙郑南莆(即宣教)共生有五个儿子,分别取名为仁、义、礼、智、信。他们陆续迁居他处,岭南的郑氏后裔均是这五个儿子的后代,因此才有了流传极广的郑氏“五大房”之说。

五大房之第二房郑义的后人郑子忠后来迁居下梅林建村,成为下梅林村的始祖。还有一种说法是:郑子忠先迁居龙岗坪地,又由坪地迁至下梅林建村,据说郑子忠的墓庐留存于龙岗坪地,而其夫人的墓则位于福田区莲花山,紧邻下梅林,夫妻墓庐分存两地,正是处于搬迁阶段的一个特征。

无论哪一种说法更准确,都说明了郑子忠是郑氏迁居下梅林第一人,而他迁居下梅林的时间至少已近700年,这也就是说,“梅林”这个地名至少已存在近700年的历史了。

这个时间节点是完全可信的。因为在明朝初年,下梅林郑氏早已声名远播。那天笔者在福田图书馆查询有关下梅林的文献,在查阅《嘉庆新安县志》时,惊喜的发现,该书“甲科”栏目下,有一个“郑敬”词条:

“[明]

正统七年壬戌科刘俨榜

郑敬,邑之梅林乡人,历官副使,有《传》。”

短短20余字,让我惊喜不已。因为这20余字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确确凿凿的,可以解决很多悬疑。

“正统”是明朝第六位皇帝明英宗的年号,明朝正统七年即1442年,比《郑氏南莆祖五大房族谱》中保存的、写于1444年的《大明正统甲子岁谨录前人世系序》还要早两年,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这就是说,在《大明正统甲子岁谨录前人世系序》写出前两年的1442年,梅林乡人“郑敬”早已金榜题名,高中“二甲”进士。这也就是说,在明初,郑氏先人已在下梅林定居是铁板钉钉、毫无疑问的事情了,而且那时确实已有“梅林”之名。

这个词条传递的另外的信息还有:下梅林郑氏是书香门第,一直书香传家。试想,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等级森严的封建科举桎梏之下,穷乡僻壤之下梅林能出一个二甲进士,这是多么大的一件大事,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如果不是耕读传家,如果家族没有深厚的人文积淀,如果家族没有累世的儒教传统……而要冲犯严苛的封建科举且“一举成名天下知”,寻常百姓家是断断无法觊觎和逾越的!由此可见,在明朝初年,下梅林郑氏家族已是旺族。以此推演“梅林之名”以及“下梅林郑氏”在下梅林开基的时间,则可以向前追溯到元朝、甚至更早的宋朝。


毋庸置疑,郑氏是下梅林的滥觞始祖。郑氏先人开基下梅林,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化山林以精魂,久之地灵人杰。时至今日,我们自然无法清晰窥探下梅林前生的辉煌,但是我们仍可以通过历代留存的文献窥见一斑。

清朝乾隆五十四年《重修族谱序》中对梅林乡有如下评述:

“山川灵淑之气,钟奇毓秀,蔚为巨族,故历代以来,巨室大家甲于他姓,儒流闻望,济济翔翔,其仁孝之意,著于古而流于今;礼让之风,作于前而兴于后,洵非他族所能及者。”

这段话给予梅林山水和梅林人极高的评价,极言梅林山水和梅林人的出类拔萃:一则梅林巨室大家甲于他姓,说明梅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名门望族;一则儒流闻望,说明梅林人儒学之风盛行,尊师重教,崇尚入世和用世;一则仁孝礼让,说明梅林乃忠孝礼义之邦……正所谓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所以在下梅林的历史上出现郑敬这样的进士就不足为怪了。

在《嘉庆新安县志》里,留有郑敬有《传》:

“郑敬,字德聚,居梅林村。少秀异明敏,登正统辛酉乡科、壬戌二甲进士,授南京湖广道御史。廉介自持,出为江西按察佥事,历调河南、云南。清节益励,所至有声。玺书旌异,秩满入都,土酋赆以兼金,或谓其名可受,敬曰:‘我司风纪二十年,享有常禄,犹恐弗称,敢改节乎!’峻却之。成化二年,迁山东副使。勤于政事,甫逾四十,发尽白。自陈致仕,年五十八终。贫,无以为殓,士林至今称之。(从《东莞志》补入)”

郑敬的这个《传》,《康熙新安县志》里是没有的,后从《东莞志》补入《嘉庆新安县志》。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传》,我们对下梅林的历史是模糊的,而有了这个《传》,下梅林的历史在我们的心目中就明朗起来,清晰起来,丰富起来,厚重起来了。

这个郑敬,曾经走在下梅林古老的山径上,他是怎样负笈从师和向学的呢!他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他的了不得,不是因为他出身进士,也不是因为他官位的高低,而是因为他品格高洁,圣明贤德,为官忠直勤恳,清正廉洁,从不乱用职权,从不收受贿赂,为官表率,因为他勤于政事,刚到四十岁,头发就全白了,由于郑敬在官场极好的声誉,他甚至得到了皇帝的表彰。

郑敬一生从事刑名、诉讼之类的工作,曾经协助主管山东的刑名、诉讼事务,对全省地方官员行使监察权,可以称得上是位高权重之人了,可是就是这样高位的一个官员,去世的时候,家里贫穷的连安葬他的费用都没有。这种两袖清风,高风亮节,足以为后世楷模,只可让人仰视。

郑敬先生之于下梅林,之于郑氏,之于时人,之于后人,卓尔不群,堪为典范。


清人翁同龢有联曰:“绵世泽莫如积德,振家声还是读书。”

毫无疑问,下梅林郑氏曾经书香传家,并且创造过家族的辉煌,只是时过境迁,如今我们已不能完全洞悉下梅林郑氏的过去,但是,郑氏先人留下了“郑氏宗祠”,我们仍可以通过宗祠窥见郑氏先人的高贵。

下梅林村的“郑氏宗祠”,位于下梅林锦林新居内。据说祠堂始建于明代,现存建筑为清代早期重建。该宗祠屋顶造型如船,檐角飞起,雕龙绘凤,三间两进,中间有天井,天井两侧为卷棚式畅廊。下梅林年近80岁的族长郑贤达先生说,宗祠的部分石料和构件还是明代的遗物。郑族长说着这些脸上洋溢和幸福和自豪,似在暗喻郑氏家族高贵的出身。

不错,郑族长所言不虚,因为郑氏宗祠的建筑风格,明显保留着明代的遗风。建筑主体为砖木结构,是深圳现存最早的砖木结构建筑之一。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和史料价值。

郑氏宗祠大门石柱上有一联:“荥郡世泽,春满梅溪”。寥寥八字,工巧诗意。据下梅林村里的老居民讲,对联中的“荥郡”指的是“河南荥阳”,说的是郑氏先人发轫于河南荥阳故事,之后数百年郑氏辗转迁徙,最终来到了这漫山杨梅的“下梅林”。这个上联,似在时刻提醒下梅林郑代子孙,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祖根;而对联中的“梅溪”指的就是梅林后山的溪流,也就是下梅林郑氏世代聚居的风水宝地,这又似乎在告诫郑氏后裔,要懂得珍惜和感恩。

无论如何,这副对联将郑氏的由来和下梅林的发展一脉相连,只是当我们对对联进行细密的解读,就能感受到下梅林郑氏先人千百年迁徙、漂泊的坎坷,以及客家人“寻根”的执着,依稀可以感受郑氏先人建构在欣慰基调里的怅然和失落,就像中国众多的客家人一样,下梅林郑氏的生活史,就是一部客家人的迁徙史,而数百年迁徙流离的生活,也给下梅林郑氏的记忆里留下了难以言喻的忧伤,就像一首客家民歌《涯是客家人》里唱的那样,那是天下客家人的心声:

你从哪里来?

你是哪里人?

走过千年迁徙的坎坷,

一身岁月沧桑的风尘。

曾经一无所有,

尝尽苦辣辛酸,

漂泊天涯为创业,

四海为家求生存。

山转水转心不转,

我是客家人。

你往何处去,

乡音识亲人。

带着围楼古老的梦想,

捧出炎黄子孙的真诚。

大业继往开来,

全凭双手苦拼,

风吹浮云走万里,

树高千丈唔离根,

天变地变心难变,

我是客家人。

在郑氏宗祠的后堂墙上,供奉着一件宝物。一方镌刻“明经进士”的褐色木匾,匾上的年款是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落款为恩授第一名贡生郑凤翔。下梅林没有人能说清楚这块匾的来历,也不知道这块匾在宗祠里挂了多少年月。但是我们知道,这块匾肯定是有来历的,而且大有来历,下梅林郑氏世代耕读传家,郑氏在下梅林生活数百年,读书的传统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所以这块“明经进士”牌匾,讲述了一个读书人曾经的辉煌。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下梅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19-03-25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3-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骚风5进士2019/03/25 12:23:48
    • 分享到:
  • 感谢各位行赏的文豪!
  • 回复
  • 不读历史不知来源,原来如此,受教了。
    • 骚风2019/03/25 12:23:05
    • 分享到:
  • 感谢打赏,助我夺冠!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3星
  • 3钻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2
  • 60261
  • 151
  • 2328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