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石春荣(短篇小说)
  • 点击:11194评论:02019/04/30 05:44


“我对你有一点心动。” 镜头里,梅子袒露着大半截身子,用妩媚得不能再妩媚的眼神对着我讪笑。

梅子说,来吧,来陪我聊天,喝酒,消遣寂寞,来陪我睡睡!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梅子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样的话,但这样的话听进我耳里,依然很受用。

于是,我对着镜头说,好吧,梅子,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我冲出旅馆,叫了辆计程车,驶向梅子的住处。

梅子已经等候在楼下。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见到我,她莞尔一笑,几步上前,轻轻地挽住我的手臂。

“我担心自己很快就要死了。”梅子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

我停住了脚步,惊讶地迎视着她的眼睛。

“我发觉自己像一个空壳一样,用手一捏就碎。”梅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尔后把头轻轻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

梅子悠长的叹息声里有无尽的颓废与迷离。

在此之前,我曾暗地里做过千万种假设,设想过千万种与梅子第一次相见的罗曼蒂克。只是,现实与想象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除了美貌没变,梅子的真实容貌颠覆了我此前对她的印象。她天马行空的话语一下子就震撼到了我。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她。

见我一脸的懵逼,梅子似乎有点失望。她苦笑了一下,说,走吧,去我的房间里坐坐。

我跟在梅子身后,走过窄窄的过道,拐了几道弯,来到了她那间位于地下室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那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屋子里很凌乱,除了一张堆满了衣物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精巧的电脑桌。整个屋子最显眼的就是一面与小屋子不够协调的大镜子。镜子位于电脑桌上方,长宽均超过了一米,正对着那张单人床。

关上了房门,梅子拉着我的手坐在了床沿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约你见面吗?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说‘我陪你’这三个字的男人。”梅子用手指了指大镜子中我和她的身影,性感的嘴唇蠕动着,眼角流出了一行行泪水。

如果我说,我与梅子相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八小时,一定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这却是事实。

八小时前,我刚下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临海的城市。我独自一人来这座城市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除了随便走走,我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人——一个浑身都充满罗曼蒂克气息的漂亮女人。

喜欢标榜自己很随意的人,大多数骨子里是罗曼蒂克的。通俗点说,也就是信缘的人。我当然也不例外。于是,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打开了微信的“搜素雷达”。我正准备通过搜索来点什么美妙的奇遇,提示音告诉我有陌生人主动通过“附近的人”申请加我为好友。点开一看,一行令人怦怦心跳的文字映入眼帘:一个无处安放欲望的女人。

我素来都有猎奇心理,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加了她。就这样,我和梅子在缘分的天空里相遇了。

在我和梅子的第一次聊天中,梅子一开口就说:“我是一个坏女人,一个拥有无边欲望的坏女人。”

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大脑。尽管早就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但我还是惊异不已。在稍稍踌躇之后,我回复道:“你是在说反话。感觉告诉我,你不是坏女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女人。”

见梅子不再回应,我补充道:你很会撩人。

过了很久很久,梅子答非所问地冒出一句:你知道我刚才忙什么去了吗?

我猜不透她问这话的用意,便回复了她一个笑脸。

可梅子却缠着我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并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能否继续聊下去,就看彼此是否心有灵犀!

一个写作者的敏锐让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于是,我飞快地回复了六个字:“照着镜子行乐。”

发出这几个字时,我的心是忐忑的。

如其说我是在回复梅子,还不如说我是在回味自己的某个嗜好。

梅子大概过了半分钟才回复我。用她后来的话说,她那是被我的话惊讶到一时缓不过神了。

梅子发给了我一个心形的图标。然后说了一句令我无比惊喜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看着镜中的梅子一件件褪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我由原来的雀跃变得局促不安。

“我们能不做这事吗?”我苦笑着阻止着梅子。

“哈哈哈!”梅子仰头大笑。我敏感地察觉到,在她对着镜子哈哈大笑之时,一行行硕大的泪珠从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我的心隐隐发痛。

“既然不愿干这事,你为何还要赴约而来?”梅子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倚靠在我的肩膀上,表情极其复杂。

“我不是伪君子,我也有七情六欲。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摇着头。我的内心矛盾极了,不敢直视镜子中梅子那性感的身影。

“我对你真的有点动心。”梅子突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扭动着她婀娜的身姿,然后继续说:“就在这间小屋,我曾约见过将近三十个各型各色的男人,而你,是唯一一个坐怀不乱的。我看得出,此刻,你并非没有欲念,而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我敢肯定,你和我一样,一定都有着极其隐秘的心事。”说到这里,梅子用纤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胸前,妩媚的眼神有着无尽的魔力。

梅子的话令我震惊,她妩媚的眼神令我难以抗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得就着梅子的话说出自己前来赴约的真正原因:“你像极了我的一个网友,准确点说,你的言谈举止像极了我的一位网友。我一直在寻找这位网友……”

“当真?”梅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表情有些夸张。

我点点头。

梅子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耳根问:“那女孩也在这座城市吗?她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了点头。但很快就意识到了某种不妥,赶紧解释说:“是的,她也在这里。你和她长得很像,你们都很漂亮。”末了,我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你们的背影很像。我只见过那位女网友的背影。”

“哈哈,你们交往多久了?你只见过她的背影?”梅子笑了。

“交往一年多了,但我真的只见过她的背影。”我如实回答。

“你在寻找她?她不理你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梅子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抿着嘴笑。

我想笑,但笑不出来。我的那个网友是个诗人。我之所以急急地从另一座城市跑过来寻找她,是因为她曾不止一次说她就要死了。我和她交往了一年多了。她突然在半个月前中断了与我的联系。我总有某种不祥之兆,于是便匆匆赶了过来。

而眼前的梅子,似乎让我隐约看到了一点那位网友的影子。

梅子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然后朝我摆摆手,说,你可以离开了,你快去寻找你要找的那个人吧。

我在怅然若失的感觉中走出了梅子的房间。

刚回到旅馆,我就收到了梅子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是一句令人震惊不已的话:“其实,你要寻找的人已经死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有理由不惊讶。

我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梅子没有直接回答我。在约莫五分钟之后,她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在一篇题为《生命的凯旋》的日志里,我看到了一些似曾熟悉的天马行空的语段:

我流泪了。“我陪你”,这大约只是一句应景的话,只是不曾有人对我说,就算是假的也好。我真是太孤独了,轻易就流泪,为莫须有的人。我无法沉醉了任何人,只能沉醉于自己……我是欲望的奴隶,被它牵引着走向天堂,再坠入深渊。我是爱的奴隶,哪里有爱,我就跟随而去,不管前面是悬崖还是陡峰。我愿为爱死亡,而现实是空空如也,一无所有……我对生活感到失望,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只想结束自己,结束生活……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小星球、第三空间,我明白了生命的天地轮回和生生不息……我沉浸在一个能看到灵魂和力量的“虚拟世界”。我不知道它的真实存在性,但我知道它是一个笼罩我的小球,一个囚禁我的牢笼……我总是担心自己要死了,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害怕死,又很想死,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

千真万确,这完全是那位在半个月前突然中断了与我联系的女网友安子的口吻所说的话。梅子?安子?难道?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来不及细想,我立即向梅子发出视频通话的邀约。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梅子没有接听。

我飞身冲出旅馆,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朝梅子租住的地方飞驰而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梅子那间位于地下室的小屋子,不管我如何拍打房门,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急迫之下,我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赶过来,打开房门一看,令人诧异的是,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了梅子的身影。

警察根据我提供的微信号等信息查询到了租住在那间小屋的女孩的身份证信息。这才得知租住者名叫石春荣。

但看到石春荣三个字时,连警察都愣住了。石春荣?这不就是十多天前在离此地两公里远处的一间公寓里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吗?她怎么可能又在这里现身呢?难道此地是石春荣生前租住的另一住处?那今天出现在此租屋里的那个自称是梅子的女孩究竟是谁?她跟石春荣又是什么关系呢?对此,连警察们都诧异无比。

“你真的确定刚才曾在这房间里与这个女孩子见过面?”警察翻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中那个摆弄着风情姿态的女孩问我。

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梅子。

我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是的,我确定刚才在这个房间里见过她。”

梅子像突然间从这个城市蒸发掉了一样。留给了我们无数的谜团。而我,为了配合警察的调查,不得不把与女网友安子交往的点滴托盘而出。

从警察的话语里,我初步判断我要寻找的女网友安子应该就是已经在十多天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石春荣。只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从照片上来看,那个已经自杀身亡的女诗人石春荣分明就是我刚刚在那间小屋子里见过的梅子。显然,石春荣与梅子不可能是同一人(毕竟石春荣已经死了)。那为何她们的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难道她们一对长相相似的亲姊妹?可从警察那里了解到,通过户籍查询,石春荣并没有亲姊妹。

如果说石春荣就是曾与我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交往了一年的网友安子,那不仅无法解释为何安子与梅子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也无法解释梅子在安子自杀后十几天还出现在以石春荣的名义租住的房间内的真正原因!

再说,我与梅子的相识似乎不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只是,梅子主动找上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难道???我百思不得其解。

冥冥之中,我预感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要发生。

果然,就在当天下午,传来了我曾去过的那间地下室的老房东暴毙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条件反射般地想到了梅子。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我决定再到那间地下室去看看。

我叫了一辆计程车,一溜烟朝梅子曾经租住的那间出租屋方向疾驰而去。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一接听,传来了梅子低沉的声音:“半小时后,孤山公园左边亭子见。”我正欲问点什么,才发觉电话早已被梅子挂断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情感女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100
  • 50
  • 336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