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石春荣(短篇小说)
  • 点击:4418评论:02019/04/30 05:44


“我对你有一点心动。” 镜头里,梅子袒露着大半截身子,用妩媚得不能再妩媚的眼神对着我讪笑。

梅子说,来吧,来陪我聊天,喝酒,消遣寂寞,来陪我睡睡!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梅子第一次对一个陌生男人说这样的话,但这样的话听进我耳里,依然很受用。

于是,我对着镜头说,好吧,梅子,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我冲出旅馆,叫了辆计程车,驶向梅子的住处。

梅子已经等候在楼下。她亭亭玉立的身影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见到我,她莞尔一笑,几步上前,轻轻地挽住我的手臂。

“我担心自己很快就要死了。”梅子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

我停住了脚步,惊讶地迎视着她的眼睛。

“我发觉自己像一个空壳一样,用手一捏就碎。”梅子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尔后把头轻轻地倚靠在我的肩膀上。

梅子悠长的叹息声里有无尽的颓废与迷离。

在此之前,我曾暗地里做过千万种假设,设想过千万种与梅子第一次相见的罗曼蒂克。只是,现实与想象还是有很大的差距。除了美貌没变,梅子的真实容貌颠覆了我此前对她的印象。她天马行空的话语一下子就震撼到了我。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她。

见我一脸的懵逼,梅子似乎有点失望。她苦笑了一下,说,走吧,去我的房间里坐坐。

我跟在梅子身后,走过窄窄的过道,拐了几道弯,来到了她那间位于地下室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

那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屋子里很凌乱,除了一张堆满了衣物的单人床,就只有一张精巧的电脑桌。整个屋子最显眼的就是一面与小屋子不够协调的大镜子。镜子位于电脑桌上方,长宽均超过了一米,正对着那张单人床。

关上了房门,梅子拉着我的手坐在了床沿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约你见面吗?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说‘我陪你’这三个字的男人。”梅子用手指了指大镜子中我和她的身影,性感的嘴唇蠕动着,眼角流出了一行行泪水。

如果我说,我与梅子相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八小时,一定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这却是事实。

八小时前,我刚下了火车。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座临海的城市。我独自一人来这座城市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除了随便走走,我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人——一个浑身都充满罗曼蒂克气息的漂亮女人。

喜欢标榜自己很随意的人,大多数骨子里是罗曼蒂克的。通俗点说,也就是信缘的人。我当然也不例外。于是,在街头漫无目的地闲逛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打开了微信的“搜素雷达”。我正准备通过搜索来点什么美妙的奇遇,提示音告诉我有陌生人主动通过“附近的人”申请加我为好友。点开一看,一行令人怦怦心跳的文字映入眼帘:一个无处安放欲望的女人。

我素来都有猎奇心理,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加了她。就这样,我和梅子在缘分的天空里相遇了。

在我和梅子的第一次聊天中,梅子一开口就说:“我是一个坏女人,一个拥有无边欲望的坏女人。”

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刺激着我的大脑。尽管早就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人,但我还是惊异不已。在稍稍踌躇之后,我回复道:“你是在说反话。感觉告诉我,你不是坏女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有点特别的女人。”

见梅子不再回应,我补充道:你很会撩人。

过了很久很久,梅子答非所问地冒出一句:你知道我刚才忙什么去了吗?

我猜不透她问这话的用意,便回复了她一个笑脸。

可梅子却缠着我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并把这个问题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能否继续聊下去,就看彼此是否心有灵犀!

一个写作者的敏锐让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于是,我飞快地回复了六个字:“照着镜子行乐。”

发出这几个字时,我的心是忐忑的。

如其说我是在回复梅子,还不如说我是在回味自己的某个嗜好。

梅子大概过了半分钟才回复我。用她后来的话说,她那是被我的话惊讶到一时缓不过神了。

梅子发给了我一个心形的图标。然后说了一句令我无比惊喜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看着镜中的梅子一件件褪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我由原来的雀跃变得局促不安。

“我们能不做这事吗?”我苦笑着阻止着梅子。

“哈哈哈!”梅子仰头大笑。我敏感地察觉到,在她对着镜子哈哈大笑之时,一行行硕大的泪珠从她的脸颊滚落下来。

我的心隐隐发痛。

“既然不愿干这事,你为何还要赴约而来?”梅子慢慢恢复了平静。她倚靠在我的肩膀上,表情极其复杂。

“我不是伪君子,我也有七情六欲。我只是不想伤害你。”我摇着头。我的内心矛盾极了,不敢直视镜子中梅子那性感的身影。

“我对你真的有点动心。”梅子突然站起身来,在我面前扭动着她婀娜的身姿,然后继续说:“就在这间小屋,我曾约见过将近三十个各型各色的男人,而你,是唯一一个坐怀不乱的。我看得出,此刻,你并非没有欲念,而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我敢肯定,你和我一样,一定都有着极其隐秘的心事。”说到这里,梅子用纤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胸前,妩媚的眼神有着无尽的魔力。

梅子的话令我震惊,她妩媚的眼神令我难以抗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只得就着梅子的话说出自己前来赴约的真正原因:“你像极了我的一个网友,准确点说,你的言谈举止像极了我的一位网友。我一直在寻找这位网友……”

“当真?”梅子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表情有些夸张。

我点点头。

梅子俯下身子,凑近我的耳根问:“那女孩也在这座城市吗?她是不是很漂亮?”

我点了点头。但很快就意识到了某种不妥,赶紧解释说:“是的,她也在这里。你和她长得很像,你们都很漂亮。”末了,我补充了一句:“我是说你们的背影很像。我只见过那位女网友的背影。”

“哈哈,你们交往多久了?你只见过她的背影?”梅子笑了。

“交往一年多了,但我真的只见过她的背影。”我如实回答。

“你在寻找她?她不理你了?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梅子一边上下打量着我,一边抿着嘴笑。

我想笑,但笑不出来。我的那个网友是个诗人。我之所以急急地从另一座城市跑过来寻找她,是因为她曾不止一次说她就要死了。我和她交往了一年多了。她突然在半个月前中断了与我的联系。我总有某种不祥之兆,于是便匆匆赶了过来。

而眼前的梅子,似乎让我隐约看到了一点那位网友的影子。

梅子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摇了摇头,然后朝我摆摆手,说,你可以离开了,你快去寻找你要找的那个人吧。

我在怅然若失的感觉中走出了梅子的房间。

刚回到旅馆,我就收到了梅子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是一句令人震惊不已的话:“其实,你要寻找的人已经死了。”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没有理由不惊讶。

我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梅子没有直接回答我。在约莫五分钟之后,她发给了我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在一篇题为《生命的凯旋》的日志里,我看到了一些似曾熟悉的天马行空的语段:

我流泪了。“我陪你”,这大约只是一句应景的话,只是不曾有人对我说,就算是假的也好。我真是太孤独了,轻易就流泪,为莫须有的人。我无法沉醉了任何人,只能沉醉于自己……我是欲望的奴隶,被它牵引着走向天堂,再坠入深渊。我是爱的奴隶,哪里有爱,我就跟随而去,不管前面是悬崖还是陡峰。我愿为爱死亡,而现实是空空如也,一无所有……我对生活感到失望,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我只想结束自己,结束生活……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小星球、第三空间,我明白了生命的天地轮回和生生不息……我沉浸在一个能看到灵魂和力量的“虚拟世界”。我不知道它的真实存在性,但我知道它是一个笼罩我的小球,一个囚禁我的牢笼……我总是担心自己要死了,总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害怕死,又很想死,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

千真万确,这完全是那位在半个月前突然中断了与我联系的女网友安子的口吻所说的话。梅子?安子?难道?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来不及细想,我立即向梅子发出视频通话的邀约。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梅子没有接听。

我飞身冲出旅馆,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朝梅子租住的地方飞驰而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梅子那间位于地下室的小屋子,不管我如何拍打房门,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急迫之下,我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赶过来,打开房门一看,令人诧异的是,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了梅子的身影。

警察根据我提供的微信号等信息查询到了租住在那间小屋的女孩的身份证信息。这才得知租住者名叫石春荣。

但看到石春荣三个字时,连警察都愣住了。石春荣?这不就是十多天前在离此地两公里远处的一间公寓里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吗?她怎么可能又在这里现身呢?难道此地是石春荣生前租住的另一住处?那今天出现在此租屋里的那个自称是梅子的女孩究竟是谁?她跟石春荣又是什么关系呢?对此,连警察们都诧异无比。

“你真的确定刚才曾在这房间里与这个女孩子见过面?”警察翻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中那个摆弄着风情姿态的女孩问我。

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梅子。

我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是的,我确定刚才在这个房间里见过她。”

梅子像突然间从这个城市蒸发掉了一样。留给了我们无数的谜团。而我,为了配合警察的调查,不得不把与女网友安子交往的点滴托盘而出。

从警察的话语里,我初步判断我要寻找的女网友安子应该就是已经在十多天自杀身亡的那个颓废女诗人石春荣。只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从照片上来看,那个已经自杀身亡的女诗人石春荣分明就是我刚刚在那间小屋子里见过的梅子。显然,石春荣与梅子不可能是同一人(毕竟石春荣已经死了)。那为何她们的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难道她们一对长相相似的亲姊妹?可从警察那里了解到,通过户籍查询,石春荣并没有亲姊妹。

如果说石春荣就是曾与我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交往了一年的网友安子,那不仅无法解释为何安子与梅子容貌乃至神态都如此相似?也无法解释梅子在安子自杀后十几天还出现在以石春荣的名义租住的房间内的真正原因!

再说,我与梅子的相识似乎不再仅仅只是一种巧合。只是,梅子主动找上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难道???我百思不得其解。

冥冥之中,我预感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要发生。

果然,就在当天下午,传来了我曾去过的那间地下室的老房东暴毙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条件反射般地想到了梅子。我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我决定再到那间地下室去看看。

我叫了一辆计程车,一溜烟朝梅子曾经租住的那间出租屋方向疾驰而去。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一接听,传来了梅子低沉的声音:“半小时后,孤山公园左边亭子见。”我正欲问点什么,才发觉电话早已被梅子挂断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情感女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9
  • 329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