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结果(短篇小说)
  • 点击:12255评论:02019/04/30 05:53


我不喜欢这样的雨天。

我独自对着窗口说这话时,我们家里的“小皇帝”——那个人云亦云一直叫我“疯癫婆”的小男孩毫无征兆地“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又不是家里死了人!”我极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在心里嘀咕着骂了一句。

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只是在心里嘀咕着,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游沈静,你说什么?你说谁家死了人?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乱说话吗?你怎么总是不听呀?还有,弟弟嘉宇怎么哭了?又是被你吓哭的吧?还不快点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母亲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拿着拇指粗的木条狠狠地敲打着我的脑壳。

我连半句都不敢申辩。

在母亲怒不可遏的咆哮声中,我抱着发胀的脑袋滚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我说不喜欢这样的雨天,天气立马就转晴了;我仅仅随意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又不是谁家死了人”,当天下午,那个平时有事没事总喜欢来我家串门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就被一辆拉猪粪的小四轮给撞死了。

我是从门缝里偷听到那个长着一张歪歪嘴的男人被车撞死的消息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无比震惊。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那个我该叫做“姑父”的歪嘴男人还乐颠颠地哼着小调从我母亲房间里出来。当时我正躲在门缝后边偷看电视上的动画片。在那个歪嘴男人的身影撞入我眼眸的那一刻,我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这样的浪漫。我敢保证,我完全是无意识地脱口而出的,况且我说这句话时的音量很低很低。但就在我话音未落之时,那个歪嘴男人猛地转身怒瞪着我,那狰狞的模样好像恨不得要把我吃掉似的。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我舔了舔舌头,冲那歪嘴男人傻笑了几声。

“疯癫婆,你是想找死呀?”歪嘴男人咧着嘴朝我咆哮。

我不敢再出声。直到我隔着门缝呆呆地看着他哼着小调走出了我的家门,我才恼怒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死畜生,想要找死的人是你自己吧?

我敢肯定,如果我的话真的有那么灵验,那最终要了那歪嘴男人的性命的应该是我对着他的背影诅咒的那一句。

我不知道这句话里究竟包含着多大的魔力。我只知道,在嘀咕完这句话时,我曾全身一颤,有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漫过整个脑海。

我当时就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没想到紧紧几十分钟之后,那个歪嘴男人就被车撞死了。

在确定那个歪嘴男人真的被车撞死之后,我亢奋得不得了,情不自禁地躲在墙角哼起了小调。我在庆幸这世上又少了一个开口闭口都一直叫我“疯癫婆”的人。

母亲似乎很伤心,足足有十几分钟,她都在独自对着窗户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抹眼泪。

我的小调还没哼完,母亲就推门进来了。

“游沈静,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屋里,哪里也不准去。”母亲抹着红肿的双眼,用一贯严厉的口吻叮嘱我。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把我叫做“游沈静”的人。

每次听到“游沈静”这三字,我都有特别深的感触。

我从墙角站起来,木讷地朝母亲笑了笑。

母亲和弟弟嘉宇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跟着溜出了家门。

自从三年前莫名地成为了众人眼里的“疯癫婆”之后,我就慢慢摸索出了一条规律:家里越忙乱,家人对我的看管也就越疏忽——自然而然,我也就越自由。

那歪嘴男人被撞身亡的出事地点离我家门前那颗杏子树的直线距离不到八百米。我很快就挤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小四轮侧翻在路边,半个车身重重地压在那歪嘴男人身上。臭气熏天的一车猪粪撒满一地,那个歪嘴男人的整个头部都淹没在猪粪堆里。

人群中,我那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拥有丰腴身段的母亲显得格外显眼。看得出,我的母亲依然还很伤心,在同交警交谈的整个过程中,我发现她妖娆的身子一直在颤栗不停。我还发现,几乎所有围观的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我母亲身上。我甚至还清楚地听到挤在我身旁的那两个面目猥琐的老男人在悄悄感叹,说我母亲真是个绝色佳人,就连不停抹眼泪的样子也风情万种。而这两个老男人接下来的话题更是激发了我继续偷听下去的兴趣。

“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其中一个老男人说。

“早就听说那歪歪嘴不是个好东西。”另一个老男人悠悠地说。

“这个风骚女人也一定有问题,当年她老公死的时候都不见她哭得这么伤心。”第一个老男人说得有板有眼,口气十分肯定。

这意思不就是说歪嘴男人的死,我母亲脱不了干系吗?回想起一个小时前歪嘴男人从我母亲房间出来时那副乐颠颠的样子,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

我母亲还在和那个警察说得兴起。

我一边回味那两个猥琐老男人的话,一边抬眼看看我母亲,尔后又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猪粪堆里歪嘴男人那副惨状。一股莫名的快慰涌上我的心头,“咯咯咯!”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游沈静,你怎么也跑出来了?”母亲从人缝里钻过来,怒气冲冲地朝我嚷。

我想躲开,刚一转身,就重重地撞在了一个臭熏熏的男人身上。在抽身后退的同时,我本能地用鼻子嗅了嗅,千真万确,那是一种浓浓的猪屎尿味。

这个男人我认得,他不就是我们斜坡镇有名的“豆腐西施”梅妃婶的老公四麻子吗?难道是他不小心撞死了此时正躺在几米开外的猪粪堆里的那个——有着一张歪歪嘴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

“我不是故意的!”四麻子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是他自己找死,撞到我车上的。”四麻子的语调很平缓,似乎是在说一件与他毫无牵连的事。

说这话的时候,四麻子的飘忽的目光一会儿看向我,一会儿看向我母亲。他那浑身的屎臭味随着他身子的晃动不断蔓延开来。

尽管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乱开口说话惹麻烦,但当四麻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个趔趄再次将臭熏熏的身子贴到我身上时,我的恼怒油然而生。

“你就是故意的。”我瞪着他嚷。

“你就是故意的。”我分明地听到包括那两个猥琐老男人在内的很多人也随声附和起来。

我回转过头,朝母亲望去,母亲正在朝我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游沈静,你快回家去吧。要记得按时吃药。”母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舒必利塞到我手里。

“我不吃,你自己要是想吃就吃吧!”我脱口而出。

“游沈静,你竟然敢顶嘴?”母亲似乎真的动怒了:“你要是再不听话,等会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母亲的厉害我是见识过的。还未等母亲的下一句话出口,我就没命地逃回了家。

过去的三年间,我无数次尝过母亲的厉害。

至于被母亲关起来的次数,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母亲用来关我的是一个长宽皆约一米,高约一点二米的铁笼子。

这个至今还摆放在我的卧室旁边的杂物间的铁笼子,是三年前母亲在那个有着一张歪歪嘴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的怂恿下去市场定制的。

那年,我父亲刚去世不久。那个我该叫姑父的歪歪嘴男人有事没事总往我家里跑。说实话,早在我父亲未去世之前,我就经常听到一些不利于我母亲的风言风语。我对母亲的这些事一点也不关心,更从没有过想要干涉她私生活的念头。可我母亲似乎一直看我不顺眼。整天说我一个女孩子干嘛把自己打扮得不男不女。特别是当得知我总喜欢偷偷写一写自以为是诗的文字自娱自乐之后,她便总要找机会挖苦我,说我脑子有问题。

对于我没有遗传到母亲的天生丽质这事,我母亲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一点,我从小就感觉到了。可我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不就是长得不够漂亮呗!我自我感觉良好就行,你们喜欢爱谁就爱谁去!

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人偏偏恶心地对我说,他喜欢我这一款。

那是我父亲去世后的第二个月的某一个夏日,那个我该叫姑父的歪歪嘴男人又来我家串门。当时母亲恰好有事带弟弟去了舅舅家,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那歪嘴男人就凑了过来,说什么“女大十八变”,你变得越来越有气质了。我说,呸,我才十六岁好不好?那歪嘴男人就厚着脸皮说,十六也不小了,早该懂什么情呀爱呀了。他说这话时两眼全是一道道淫光。我紧张得不得了。赶紧从客厅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哪知那个歪嘴男人紧跟了进来。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我,拖着我直往床上按。我拼命挣扎,大声怒斥他,说你要是再不放手,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那歪嘴男人根本就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一边使劲把我往床上按,一边用那张臭烘烘的歪嘴在我脸上啃,嘴里还恶心地不停地说,小宝贝,我就喜欢你这一类小女生,我就喜欢你这一款……

记不清那天我究竟跟那个歪嘴男人扭打了多久,反正他撕破了我的小内裤,抠伤了我的身子。而我,则抓伤了他的狗脸,咬伤了他的手臂。那狗男人最终并没有得逞。但这个品质低劣的臭男人事后恼羞成怒,却反咬了我一口:说我趁母亲不在家,主动脱衣服勾引他,他不愿意,我就发神经,歇斯底里地大闹起来,又抓又咬闹得没完没了。

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更可笑的是,我那个素来喜欢标榜自己很精明的母亲,不仅完全相信了那个歪嘴男人的话,还逼我说清楚此前究竟做过了多少次这般见不得人的事。之后更是一个劲骂我不要脸,骂我不得好死。

在蒙着被子委屈地哭了整整半天之后,所有的怨恼一下子涌上心头,我终于忍无可忍——火山爆发了。我裹着床单从卧室里冲到客厅,用手指着还在喋喋不休的母亲怒吼道:你说谁不要脸?你说谁是神经病?你们才不要脸!你们才是神经病!

母亲显然被我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她目瞪口呆跌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那个歪嘴男人一直都在一旁冷笑。

在大声地干笑几声之后,他凑近我母亲的耳根,悄悄地嘀咕着什么。只见我母亲的脸色先是由白转红,然后又由红转白,最后只剩下一脸的狠色。

“游沈静,看来你的脑子真的坏了。”母亲阴冷着脸说。

“脑子坏了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我倔强地仰着头。

“这疯癫婆,你不好好治治她,她不知道什么叫厉害。”那歪嘴男人拍拍我母亲的肩膀,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一脸的深不可测。

仅仅两天后,我就真的尝到了他们的厉害。他们把我关进了那个定制来的铁笼子里。只要我稍微有一点儿不顺从,鞭打,棍敲,以及拳打脚踢那都是家常便饭。他们每天还逼我吃什么“舒必利”之类的药物。而那歪嘴男人总要趁我母亲不注意,对我动手动脚,占我身体的便宜。我不止一次把这事说给母亲听,可换来的却是他们变本加厉的辱骂和折磨。

唉,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好在那个可恶的歪嘴男人终于死了。

从那歪嘴男人被撞死的地方到我家只有八百米,但我却觉得似乎比八公里甚至八十公里还要长。

我趔趔趄趄跑回了家。

我刚刚躲进自己的房间,母亲就回来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神经病母女最好的结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600
  • 50
  • 3360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