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结果(短篇小说)
  • 点击:4581评论:02019/04/30 05:53


我不喜欢这样的雨天。

我独自对着窗口说这话时,我们家里的“小皇帝”——那个人云亦云一直叫我“疯癫婆”的小男孩毫无征兆地“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又不是家里死了人!”我极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在心里嘀咕着骂了一句。

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只是在心里嘀咕着,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游沈静,你说什么?你说谁家死了人?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乱说话吗?你怎么总是不听呀?还有,弟弟嘉宇怎么哭了?又是被你吓哭的吧?还不快点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母亲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拿着拇指粗的木条狠狠地敲打着我的脑壳。

我连半句都不敢申辩。

在母亲怒不可遏的咆哮声中,我抱着发胀的脑袋滚回了自己的房间。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我说不喜欢这样的雨天,天气立马就转晴了;我仅仅随意的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又不是谁家死了人”,当天下午,那个平时有事没事总喜欢来我家串门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就被一辆拉猪粪的小四轮给撞死了。

我是从门缝里偷听到那个长着一张歪歪嘴的男人被车撞死的消息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无比震惊。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那个我该叫做“姑父”的歪嘴男人还乐颠颠地哼着小调从我母亲房间里出来。当时我正躲在门缝后边偷看电视上的动画片。在那个歪嘴男人的身影撞入我眼眸的那一刻,我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这样的浪漫。我敢保证,我完全是无意识地脱口而出的,况且我说这句话时的音量很低很低。但就在我话音未落之时,那个歪嘴男人猛地转身怒瞪着我,那狰狞的模样好像恨不得要把我吃掉似的。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我舔了舔舌头,冲那歪嘴男人傻笑了几声。

“疯癫婆,你是想找死呀?”歪嘴男人咧着嘴朝我咆哮。

我不敢再出声。直到我隔着门缝呆呆地看着他哼着小调走出了我的家门,我才恼怒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死畜生,想要找死的人是你自己吧?

我敢肯定,如果我的话真的有那么灵验,那最终要了那歪嘴男人的性命的应该是我对着他的背影诅咒的那一句。

我不知道这句话里究竟包含着多大的魔力。我只知道,在嘀咕完这句话时,我曾全身一颤,有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漫过整个脑海。

我当时就预感要发生一点什么。没想到紧紧几十分钟之后,那个歪嘴男人就被车撞死了。

在确定那个歪嘴男人真的被车撞死之后,我亢奋得不得了,情不自禁地躲在墙角哼起了小调。我在庆幸这世上又少了一个开口闭口都一直叫我“疯癫婆”的人。

母亲似乎很伤心,足足有十几分钟,她都在独自对着窗户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抹眼泪。

我的小调还没哼完,母亲就推门进来了。

“游沈静,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屋里,哪里也不准去。”母亲抹着红肿的双眼,用一贯严厉的口吻叮嘱我。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把我叫做“游沈静”的人。

每次听到“游沈静”这三字,我都有特别深的感触。

我从墙角站起来,木讷地朝母亲笑了笑。

母亲和弟弟嘉宇前脚刚走,我后脚就跟着溜出了家门。

自从三年前莫名地成为了众人眼里的“疯癫婆”之后,我就慢慢摸索出了一条规律:家里越忙乱,家人对我的看管也就越疏忽——自然而然,我也就越自由。

那歪嘴男人被撞身亡的出事地点离我家门前那颗杏子树的直线距离不到八百米。我很快就挤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小四轮侧翻在路边,半个车身重重地压在那歪嘴男人身上。臭气熏天的一车猪粪撒满一地,那个歪嘴男人的整个头部都淹没在猪粪堆里。

人群中,我那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拥有丰腴身段的母亲显得格外显眼。看得出,我的母亲依然还很伤心,在同交警交谈的整个过程中,我发现她妖娆的身子一直在颤栗不停。我还发现,几乎所有围观的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了我母亲身上。我甚至还清楚地听到挤在我身旁的那两个面目猥琐的老男人在悄悄感叹,说我母亲真是个绝色佳人,就连不停抹眼泪的样子也风情万种。而这两个老男人接下来的话题更是激发了我继续偷听下去的兴趣。

“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其中一个老男人说。

“早就听说那歪歪嘴不是个好东西。”另一个老男人悠悠地说。

“这个风骚女人也一定有问题,当年她老公死的时候都不见她哭得这么伤心。”第一个老男人说得有板有眼,口气十分肯定。

这意思不就是说歪嘴男人的死,我母亲脱不了干系吗?回想起一个小时前歪嘴男人从我母亲房间出来时那副乐颠颠的样子,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

我母亲还在和那个警察说得兴起。

我一边回味那两个猥琐老男人的话,一边抬眼看看我母亲,尔后又偏头看了看不远处猪粪堆里歪嘴男人那副惨状。一股莫名的快慰涌上我的心头,“咯咯咯!”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游沈静,你怎么也跑出来了?”母亲从人缝里钻过来,怒气冲冲地朝我嚷。

我想躲开,刚一转身,就重重地撞在了一个臭熏熏的男人身上。在抽身后退的同时,我本能地用鼻子嗅了嗅,千真万确,那是一种浓浓的猪屎尿味。

这个男人我认得,他不就是我们斜坡镇有名的“豆腐西施”梅妃婶的老公四麻子吗?难道是他不小心撞死了此时正躺在几米开外的猪粪堆里的那个——有着一张歪歪嘴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

“我不是故意的!”四麻子摊摊手,一脸的无辜。

“是他自己找死,撞到我车上的。”四麻子的语调很平缓,似乎是在说一件与他毫无牵连的事。

说这话的时候,四麻子的飘忽的目光一会儿看向我,一会儿看向我母亲。他那浑身的屎臭味随着他身子的晃动不断蔓延开来。

尽管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乱开口说话惹麻烦,但当四麻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个趔趄再次将臭熏熏的身子贴到我身上时,我的恼怒油然而生。

“你就是故意的。”我瞪着他嚷。

“你就是故意的。”我分明地听到包括那两个猥琐老男人在内的很多人也随声附和起来。

我回转过头,朝母亲望去,母亲正在朝我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游沈静,你快回家去吧。要记得按时吃药。”母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舒必利塞到我手里。

“我不吃,你自己要是想吃就吃吧!”我脱口而出。

“游沈静,你竟然敢顶嘴?”母亲似乎真的动怒了:“你要是再不听话,等会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母亲的厉害我是见识过的。还未等母亲的下一句话出口,我就没命地逃回了家。

过去的三年间,我无数次尝过母亲的厉害。

至于被母亲关起来的次数,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母亲用来关我的是一个长宽皆约一米,高约一点二米的铁笼子。

这个至今还摆放在我的卧室旁边的杂物间的铁笼子,是三年前母亲在那个有着一张歪歪嘴的我该叫做“姑父”的男人的怂恿下去市场定制的。

那年,我父亲刚去世不久。那个我该叫姑父的歪歪嘴男人有事没事总往我家里跑。说实话,早在我父亲未去世之前,我就经常听到一些不利于我母亲的风言风语。我对母亲的这些事一点也不关心,更从没有过想要干涉她私生活的念头。可我母亲似乎一直看我不顺眼。整天说我一个女孩子干嘛把自己打扮得不男不女。特别是当得知我总喜欢偷偷写一写自以为是诗的文字自娱自乐之后,她便总要找机会挖苦我,说我脑子有问题。

对于我没有遗传到母亲的天生丽质这事,我母亲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一点,我从小就感觉到了。可我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不就是长得不够漂亮呗!我自我感觉良好就行,你们喜欢爱谁就爱谁去!

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人偏偏恶心地对我说,他喜欢我这一款。

那是我父亲去世后的第二个月的某一个夏日,那个我该叫姑父的歪歪嘴男人又来我家串门。当时母亲恰好有事带弟弟去了舅舅家,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那歪嘴男人就凑了过来,说什么“女大十八变”,你变得越来越有气质了。我说,呸,我才十六岁好不好?那歪嘴男人就厚着脸皮说,十六也不小了,早该懂什么情呀爱呀了。他说这话时两眼全是一道道淫光。我紧张得不得了。赶紧从客厅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哪知那个歪嘴男人紧跟了进来。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从身后抱住了我,拖着我直往床上按。我拼命挣扎,大声怒斥他,说你要是再不放手,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那歪嘴男人根本就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一边使劲把我往床上按,一边用那张臭烘烘的歪嘴在我脸上啃,嘴里还恶心地不停地说,小宝贝,我就喜欢你这一类小女生,我就喜欢你这一款……

记不清那天我究竟跟那个歪嘴男人扭打了多久,反正他撕破了我的小内裤,抠伤了我的身子。而我,则抓伤了他的狗脸,咬伤了他的手臂。那狗男人最终并没有得逞。但这个品质低劣的臭男人事后恼羞成怒,却反咬了我一口:说我趁母亲不在家,主动脱衣服勾引他,他不愿意,我就发神经,歇斯底里地大闹起来,又抓又咬闹得没完没了。

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更可笑的是,我那个素来喜欢标榜自己很精明的母亲,不仅完全相信了那个歪嘴男人的话,还逼我说清楚此前究竟做过了多少次这般见不得人的事。之后更是一个劲骂我不要脸,骂我不得好死。

在蒙着被子委屈地哭了整整半天之后,所有的怨恼一下子涌上心头,我终于忍无可忍——火山爆发了。我裹着床单从卧室里冲到客厅,用手指着还在喋喋不休的母亲怒吼道:你说谁不要脸?你说谁是神经病?你们才不要脸!你们才是神经病!

母亲显然被我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她目瞪口呆跌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那个歪嘴男人一直都在一旁冷笑。

在大声地干笑几声之后,他凑近我母亲的耳根,悄悄地嘀咕着什么。只见我母亲的脸色先是由白转红,然后又由红转白,最后只剩下一脸的狠色。

“游沈静,看来你的脑子真的坏了。”母亲阴冷着脸说。

“脑子坏了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我倔强地仰着头。

“这疯癫婆,你不好好治治她,她不知道什么叫厉害。”那歪嘴男人拍拍我母亲的肩膀,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一脸的深不可测。

仅仅两天后,我就真的尝到了他们的厉害。他们把我关进了那个定制来的铁笼子里。只要我稍微有一点儿不顺从,鞭打,棍敲,以及拳打脚踢那都是家常便饭。他们每天还逼我吃什么“舒必利”之类的药物。而那歪嘴男人总要趁我母亲不注意,对我动手动脚,占我身体的便宜。我不止一次把这事说给母亲听,可换来的却是他们变本加厉的辱骂和折磨。

唉,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好在那个可恶的歪嘴男人终于死了。

从那歪嘴男人被撞死的地方到我家只有八百米,但我却觉得似乎比八公里甚至八十公里还要长。

我趔趔趄趄跑回了家。

我刚刚躲进自己的房间,母亲就回来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神经病母女最好的结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8
  • 32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