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赎两部曲
  • 点击:4494评论:22019/05/07 08:36

一、救赎之十年恍然如一梦


开篇

一大早,刚毕业来学校实习的小胡老师像一阵旋风卷进了办公室,一张青春可人的小脸儿神神秘秘地凑向我:

“江老师,您可要请客哟!”

“嗯?怎么啦?”

“校长说这次县里评优秀教师,得奖的是您呢!开不开心?!意不意外?!快快群里发红包哟!”

“哈哈,不要逗我老人家啦,哪能会是我呀?!学校优秀的老师那么多,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只是一个数学老师而已,还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呀,比如初三1班任班主任二十年的张老师,还有隔壁初三4班的彭老师……”

我还没说完,就被忍不住的小胡老师打断了,“真的啦,江老师,刚刚校长找我们英语组的老师开会,他接电话时提到获奖名字是您,我悄悄听到啦!我不骗您的!”许是见我没有表现出她预期的激动,她更着急了:“江老师,我说的是真的,您相信我,我没撒谎!”

听了她最后这句话,我怔了怔,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我抬起因一直在备课而没怎么看她的头,眼前这张年轻的星星点点了几颗象征着蓬勃生机青春正年华的痘痘的脸,因为极力要我相信她而着急辩解略带了点红润,甚至带了点因不被信任的小小羞辱,她大大的双眼也写满了诚恳。  

我耐心地认真回答她,“嗯嗯,好的,谢谢你哈,那我们一起开心地耐心地等校长宣布这个好消息吧!”

小胡老师因为我的答复开心得重新露出甜甜的灿烂笑容,她终于满意地离开了,留给我的背影是一头黑黑亮亮垂在苗条身后的直长发,一套碎花连衣裙配了双白色高跟鞋。她是出自名校的高材生,学校点派来实习一年后再回校硕博连读的重点栽培的苗子。呵,这真是一个青春可人活力四射前程似锦的孩子呀!

可是,这张因我的不信任而受到莫大伤害的脸,是这么的熟悉呵!

有些人,生来便是天使

是呵,我的那两个孩子呢?此时她们又在何方呵?她们应该与眼前这位小胡老师一般年纪,可是,她们在哪了呵?…我的回忆已然阻挡不住地冲开了阀门:

十年前,任初三2班班主任的我同时也任该班的数学老师。

班里有两个很可爱很特别的孩子,一个叫李芳芳,另一个叫刘梦晓。这两个孩子的英语和语文极具天赋,分别任班上的英语和语文课代表,同时她们也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两个孩子从来都是像天使一样,笑容可爱,乖巧可人,懂事有礼貌,成绩拔尖。其实于她俩,说实话我的内心深处是略带些偏爱的。特别是教英语的周老师和教语文的赵老师,也曾和我说过多次这两个孩子对语言学有天赋,有灵气未来必能有所成就。赵老师也是常拿刘梦晓的作文当范文在全班朗读。

如果没有十年前冬天里的那场篮球联赛,如果没有冬天里那个顽固不化的我,想必这两个孩子的前路应该会是多姿多彩前程似锦的吧。

我还记得那天非常寒冷,上完最后一节课后,作为班主任的我在讲台上宣布了本班的体育尖子周惠同学和另两位女同学,与邻班几位女同学组成一支篮球队,将对战同年级的另两个班,希望同学们多给她们加油打气!冬天的黄昏很冷,很暗,乡里的孩子上学都住的远,我知道孩子们都想早点回家,所以我也不做硬性要求或规定便宣布放学了。

等我开完校会再回到教室时,天已暗沉了不少,全班的学生都已经回去了,唯有两个例外的存在:李芳芳和刘梦晓。只见这两个孩子正趴在窗户边给楼下校园里的周惠她们拼命加油呐喊!

我心头一热:“你俩还没回去呀?!”

“我们在给周惠她们加油呢,老师!”

“嗯,那好的,你们待会要早点回去哈,天快黑了!”

“嗯,好的,老师!”

误会的起源

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办公室,周惠红着眼睛进来了,显然是刚哭过了。

“怎么啦?惠惠,谁欺负你啦?”

“老师,我昨晚打完球回到教室,发现我妈妈给我的100元不见了。”

“啊?你放哪里的?”

“我一直放在书包里的。”

“你打完球回教室,教室里还有其他有人吗?”

“没有别的人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回的教室。”

“你确定是在书包里吗?”

“嗯,我下去比赛时还特意看了的。”

“好的,你先回座位上课吧,我会好好调查的。”

周惠带着眼泪回教室去了,这孩子是我老同学的幺女,就住在学校附近,才初三个子却已窜到近1米7了,教体育的孟老师说她有体育天赋,想要好好培养她,让她作为体育特长生考去北京体育学院!

无情的审判

周惠这孩子我几乎看着长大的,首先她是不可能撒谎的,她在打球时教室就只有李芳芳和刘梦晓在!偷钱的不是她俩那还会有谁?!惊诧之余的我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意,真是没想到,那两个平日里看着乖巧的孩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我越想越生气,放下手中修改试卷的笔,怒气冲冲地来到了还在上早自习的教室,我径直来到她俩桌边,语气极为严厉地说:

“你俩跟我来下办公室!”

全班的同学都看了过来,吓得不知所措的她俩乖乖地跟着难掩怒意的我返回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已来了好几位老师了,英语周老师和语文赵老师全来了。

我依然板着脸:“说吧,昨晚周惠丢的钱,是你们谁偷的?!”

一句话下去,周老师赵老师全扭了头过来,李芳芳她俩的小脸更是一下子吓得灰白,想必我当时确实是很生气很严厉的。刘梦晓的泪珠也马上滚了出来,她俩几乎是异口同声:

“老师,我没有偷她的钱!”“老师,我也没偷别人的钱!”

“不是你们还能会是谁?!当时教室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在!”

“我不知道,反正我没偷!”“老师,我也没偷!”

“你们还想隐瞒是吧?!哈?还不承认,除了你们两个人,教室里就没其他人了!”

看着哭起来了的刘梦晓,赵老师从办公桌边起身走了过来:

“江老师,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呀?我觉得不可能是她们两个,她俩不会是那种孩子的!”

“是啊,江老师,她俩不会的!”正在备课的周老师也放下了笔转过身来附和着。

“事实摆在了眼前,她们还想抵赖!”

于是我就把昨晚看到的教室里就她俩在加油的事给两位老师说了,她们似乎还是不太赞同我的观点:

“江老师,会不会是后来又有其他的人也来过了呢?!”

“不可能有其他人来过,我离开教室不久球赛就结束了的!全程就只有她们俩!”

涨红着脸的李芳芳一言不发,而刘梦晓早已哭得稀里哗啦,抽抽嗒嗒,依然坚定到:“老师,你相信我们,我们没撒谎!老师!”

普通的推理与逻辑思维于教数学的我简直就是得心应手,我怎么可能看错?!

突然我心烦意乱了起来,因为自小父亲对我们的教育极为严格,从不允许撒谎,所以我平生最讨厌撒谎的学生!用带着怒意的双眼仔细地在她俩身上扫描的同时,我也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动手搜查她们衣服的口袋,不过以我近40年的人生经验,她们肯定不会笨到放在随身口袋里,应该在书包里?不,肯定是昨晚带回去就偷偷藏在家里的某个角落了!

算了,看着眼前她俩一个咬着嘴唇倔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一个早已眼泪泛滥双眼红肿,我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对她们说:

“你们先回去上课吧,我随时在这等你们来自首哈!不要以为我就这么轻易了结这事儿!”

看着她俩离开时的背影,我突然计上心头,不如试试三十六计中的“离间计”吧,凭我这个数学天才,我就不信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于是,我暗暗地有了个计谋,甚至详细方案也很快地天衣无缝地谋划好了!


群鸦的盛宴

第二节课后,我单独找来了李芳芳,她自始至终都没流一滴泪,但明显双眸失去了往日的纯真,隐隐充满了仇恨,短短两个小时,她似乎换成了另一个人。

无暇顾及太多了的我直接进入了主题:“李芳芳,你就承认吧,刘梦晓刚悄悄告诉我了,说她看见你偷的钱!”

“江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刘梦晓不会为了保全自己而编出这样的谎言!”

眼前这倔强的小丫头片子着实让我头疼,但为了我那计谋的全局实施,我唯有隐忍不发,

“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了?!”

我知道在班上她俩是最好的朋友,每次班级分座位都要坐同桌,不过,我始终相信在“名誉”面前,但凡是人都会自私的,相信眼前这两个十五岁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老师,第一,我没偷!第二,她也没偷!”她依然是这句话。

脸再一次涨得通红的她倔强地抬着脸看了我一眼,不等我说话她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气得快要七窍冒烟的我后脚便跟着她出了办公室,正好碰上从对面过来了的刘梦晓,为了不让她俩交换信息,以免坏了我全盘的计划,我马上截住了刘梦晓,招手示意她来办公室。

因是课间休息时间,所以办公室回了不少的老师在座位。“你就承认吧,刚李芳芳说了,钱是你偷的!”

“老师,我没偷别人的钱!还有,李芳芳也没看到我偷,她是不会乱说的!”刘梦晓还没开口就哭了起来,她和李芳芳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那你悄悄告诉老师,钱是不是她偷的?你放心,老师不会告诉李芳芳的!”

胆小柔弱的刘梦晓抽搭着,睁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老师,那天看球赛我和她一直在一起,我们谁也没有去过周惠同学的座位!您离开后我们两个就听您的话一起放学回家了。”

坐前排邻班的班主任吴老师,也就是刘梦晓的表姑父,从前排座位过来大声训着:

“你这个孩子,你真的偷你同学钱啦?!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带着满脸眼泪的刘梦晓猛地抬起头,还夹杂着一丝委屈和被侮辱了的表情,大声喊道:

“我说了,钱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偷别人的钱!李芳芳也没有偷,我们都没有偷任何人的钱!!”

说完,她捂着嘴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气得实在是不行了的我给吴老师详细说了这事,最后我做出了总结:“您说,事实就摆在这儿,我怎么可能冤枉了她们嘛!”

吴老师没来得及说话上课铃声响了,他夹着课本匆匆忙忙地上课去了。

我烦躁的心难以平静,实在快要气晕了,拿出早几日拟出的入团申请书,我毫不犹豫地把里面这两个孩子的名字划掉。虽然明明推理出绝对是她们俩偷的,但她们坚决不承认我也就黔驴技穷了,又因为平时教务工作实在是太繁重,所以这件事也就只能暂时搁浅下来了。

从那后,以前总爱踊跃举手回答问题的李芳芳和刘梦晓慢慢变得总是趴在课桌上,很少抬起头来,而我,上课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鼓励的目光总爱停留在她俩的脸上。即使偶尔她们举手想要回答问题,我也从不给她们机会,直接跳过她们去叫别的同学回答问题。

哪怕她们的成绩不再像以前那样名列前茅,我也都不感兴趣了,我也不愿意去管她俩自己怎么解决了,于她俩,我几乎完全不再关心了,一个确实是初三毕业班的工作太多身为班主任的我实在分身乏术,另一个当然是我自己内心对她俩的厌恶!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救赎误会错误放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老练之一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5-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 谢谢老师的耐心指导,后续会结合老师的意见完善以后的篇章。这两篇小故事是基于身边真实故事改编。唉,时间总是这样,既能坚守些什么,又能改变些什么,不论如何,她总能为每个人铺好一条路,或平坦或曲折……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学天学地学文化,走山走水走人间。
  • 学天学地学文化,走山走水走人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491
  • 8
  • 11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