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清明节无雨
  • 点击:3513评论:22019/05/14 22:09

2019年4月2日上午

来自湖北,离武汉不远孝道之乡的董德才在深圳市一家环保科技公司做项目总监。20多年前,他大学毕业在家乡的事业单位工作了几年,最终发现不适应那种一张报纸看半天的生活,南下深圳,这么多年以来,勤勤恳恳工作,从一个仓库管理员干到了现在的总监。清明节临近工作却突然很忙,几天来都在犹豫清明节要不要回老家去。手头其他事情倒是可以倒过来,只有老板交代的公司网站更新的事情有点棘手。

公司原本有网站,是普通的那种,老板看到苹果的官方网站,找老董过来。说,就照他那个弄。

“首页放公司LOGO,智能环卫产品新品发布和十大卖点。”老板说。

“好的,那板块页面呢?”董德才点头。

“技术支持、咨讯,新闻报道、专利清单、用户体验,”老板皱着眉头,“最主要是十大买点很费脑子的。”

“我们一起来整理一下吧。”董德才想很快结束。

“好,第一、我们的产品容量大,是目前市场产品的3倍,一台顶人家三台。”

“这个可以。”董德才拿起笔要记。

“你不用记,我写在白板上,你拍下来,回头去整理。”老板说得很有道理。

“好办法,第二是防盗功能强大:门采用用户人脸识别技术、无须钥匙;投放口带电子锁;正面180度广角摄像头监控;后台平台软件控制,识别用户后重量增加积分金额增加,重量减少积分金额减少,国内独创。”老董说第二点。

“第三,”老板自信地搬起手指,“八种识别方式,也是国内首创:1,绿色生活APP;2,微信公众号;3,微信小程序;4,IC积分卡;5,人脸识别技术;6,授权二维码图形识别,7,带码垃圾袋自动扫描;8,语音识别功能。”

“这个真的就厉害了。”董德才说。

“还有呢,外部和内部均装有摄像头,投放监督(纠错)功能足够。这是第四。”老板边说边在白板上歪歪扭扭地写。

老董仔细看看,也没看出这些字同同第四条的关系,笑笑。

“第五、我们这组产品防水、防雷安全性能非常给力,达到IP6等级。”老板继续说继续乱写。

“什么是IP6等级?是不是要解释下?”老董担心。

“不用,是不是真的懂没有关系的,神秘一点更好。其实我也没怎么弄清。”老板哈哈大笑起来,露出大大的牙。

“省电,”董德才补充,“省电,我们一套设备每月用电不超过10度。”

“对,第几条了?”老板很赞赏。

“第六条。”  

“那第七,我们产品加工使用生产歼20的同款设备加工。”老板一字一顿地说。

“啊,歼20?” 老董重复。

“是的,你记就好了,就是这个东东。” 老板很肯定。    

董德才不再说。

“第八,”老板继续,“产品所有线材全部为纯铜线,放弃使用市场上同款产品的铁、铝线材。”

见老董不说话,老板继续说:“第九,产品外箱使用格力空调外机同款纯进口塑粉及加工工艺生产,厚度达1MM以上

,户外使用稳定期10年以上。”

“好,还有没有?”董德才心里有话想问。

“起码找齐十个。第十,产品生产过程经38道检测,保用三年,是市场同类产品保用期的3倍。”老板瞪了老董一眼。

“这些也能算买点吗?别人的产品也是一样的?这是国家要求的标准。”董德才说。

“当然,别人一样但别人没说出来,那就是我们的,”老板指着老董,“我们产品的生产设备就是用来生产飞机,不,战斗机的,我就不相信生产战斗机不用注塑机、钻孔机?外箱生产,我就不相信格力空调外机的外机不是同我们一样的加工的。”

董德才竖起大拇指,觉得老板思路很开阔。

老板眯着眼睛思考了下,觉得网站能做成那个样子的话,就不是高大上的问题了,还可以做点别的事情的。便告诉董德才,网站做好了以后,我们要上天猫和京东,而且要上旗舰店。

“你这两天接触下,需要营业执照、专利证书、授权证书什么的可以找行政部门要,我跟她们说一下。”老板最后说。

“好的。”董德才答应了一声,心里盘算着要给在老家的爸爸打个电话,抬脚走出会议室。


2019年4月2日中午

董德才母亲2015年过世,到今年已经有三年了,按老家扫墓的规矩他今年清明节可以不回去了,加上最近公司事情确实有点多便有不回去的打算了。

12点刚过,老董给爸爸打电话。

董德才兄弟姐妹5个,就他一个男的,还不在身边。母亲三年前过世后,他怕父亲一个人在家里不方便,耳朵又不好,便让父亲跟着他来深圳,没想到父亲不肯来,说娘在老家不想出来。

电话通了以后,老董问父亲身体怎么样,缺不缺钱?

“我身体暂时没问题,不用牵挂,”父亲说,“钱也不缺,今年国家政策又好了一些,每个60岁以上老人每月可以多领100块钱了,加上之前的老年补助,每年有6000多块钱,自己够花了。”

董德才说了声那就好,就打算说自己不打算回来的事情,父亲像没听懂他的话。

“德才,你清明节回来吗?”父亲没等他吭声接着说,“你回来一下吧!”

董德才没有犹豫:“是的,我打算回去的,今晚就动身。”

父亲满意地答应着挂了电话。

老董坐在那里长吁了一款,跟老婆打电话。

“什么?现在回老家?你脑子有问题吧?”老婆在电话发牢骚,“衣服都不回家哪一件了?”

“本来打算不回去的,刚刚给爸打电话,他让我一定要回去的,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一样。”老董解释道。

“有什么话一定要回去说?还不是想你回去呗,那你就去吧。”老婆没有继续说。

董德才上网找票。因为临时决定回,正常12316没有票,只得上携程网查询,没有直达的车了,只有一趟到赣州有余票,还是张无座票。

老婆说,那你先坐到赣州,我在网上挂着帮你抢票,看看能不能抢到从赣州回去的车票。

老董看了一下公司放假通知,4月5日到7日休息,便在“钉钉”上请假,把4月3日-4日定义为“有事外出”,也不管有没有同意,提着箱子打车去深圳东站。到车站拿身份证打出票,急匆匆地跑着上了火车。

知道自己没有座位,董德才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便往后走。在车厢中间被挤来挤去,到车厢的中间看见旁边座位上没有人,便顺势坐了下来。坐了有一会儿也没见有人叫他起来,庆幸自己无意中还坐到了位置。

一直到火车都开动了,也没见有人过来坐,便心安理得地踏实地坐起来。


2019年4月2日晚上

没想到火车刚到东莞东就来人了,一对情侣状的年轻人里面地请老董站起来。老董刚有了点睡意,没想通为什么从东莞东就有位置的票买,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

看看时间,要半夜12点才能到赣州,判断出自己可能挺不住。然而老婆的好消息传来,她帮他抢到一张凌晨2点多从赣州到武汉的硬卧票。

好吧,那就在武汉呆一下吧,董德才想顺便去韩国伟那里看看,那小子弄了一家做挖掘机的工厂,听说还不错。

站在车厢中间,老董确实有点脚软,便往餐车走。好不容易挤到9号餐车车厢,车也到了惠州。没想到餐车门关着的,他到旁边叫列车员。

“我要过去吃饭。”老董说。

列车员起先不愿动,开着的吧!老董指着门说,没有。列车员才起身过来,从口袋里面摸出长长的钥匙捅开了,把老董放进去,顺手又把门砰地一声关上。

老董心说,这不是你自己关着的嘛还说没关?走过去一看,过道上都站着人。往前走,靠近收银台边上找了个位子,一屁股坐下来,再也不想动了。

服务员过来:“你卧铺还是硬座?”

老董刚想回答,旁边好几个人说:“硬座那边过来的。”

“那你不能坐,这是留给卧铺那边的。”服务员扬手做出请的姿势。

“还有这个规定?”董德才实在不想动,“我要找你们列车长去。”

“你找车长也没有用!”没想到服务员并不买账,“要不你30块钱买这个座位,可以坐到9点。”

“买位子干嘛?我是要吃饭!”老董有点急了。

“你看看,这么多人都是要吃饭的。”服务员一直餐车。

“那我现在点餐,吃完就走总可以吧!”董德才退一步。

“吃完就走?”

“吃完就走!”

“那行!要什么菜?”

“辣椒炒肉。”

“没有,只有西红柿炒蛋,45块。”

“好,就西红柿炒蛋。”董德才看着隔壁桌上那个黄澄澄的东东真不想吃那个西红柿炒蛋,但也没有别的办法,想想又要了一罐10块钱的啤酒。

旁边一个小伙子凑过来,45块钱,真贵啊。老董笑笑,饭还得吃啊,月什么办法?

一会儿,饭菜送过来,董德才端起来就着啤酒大口吃起来。没想到看起来乱兮兮的,吃起来味道还可以。扒忘盘子里的菜,饭也吃完了,老董把罐子里的啤酒一股脑倒进嘴巴。摸了一把嘴,打着啤酒嗝往自己的车厢走。

边走边想,还有3个多小时才能到赣州,不知道能不能坚持?穿过艰难的人墙,挤出来一身汗,老董回到起初自己的车厢,发现车厢中间又多了很多站着的人。

旁边自己曾坐过的位子上,那个中年妇女坐在上面,老董认出来她也是从深圳上来的,也同样没有买到有座的票,要去这趟列车的终点站。疲惫的脸上似笑非笑。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次确认还有3个多小时到赣州!

这时,开水间传来叫声和吵闹声。董德才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知道是有人端着面去泡,不小心开水溅到旁边一个女人的脚,烫起了泡。一再道歉,女人不依不饶。

“那到底要我怎么样?”那个男的问。

“我现在很痛,还不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被烫的女人说。

“就烫了下,又不严重,能有什么后遗症?”列车员过来说。

“你说话要负责任的。”过来一个男的,像是女人一伙的人帮着说话。

“负责,这里本来就是开水间,你们没有座在旁边站着也就算了,还坐到这个台子上面来,人家过来打水都要挤过来,打到水你们在旁边又动,水溅到了你,你自己也有责任的。”列车员说。

帮腔的男人还是不服气,要找列车长。列车员便用对讲机叫列车长,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对讲机里,列车长让他们等下,马上过来。

旁边站着的很多人转过来指责被烫的女人和帮腔的男人,一点点事情就算了,搞得大家在这里挤来挤去的,大家出面在外都不容易。

老董不想听了,便想再往里面走一点。突然记起来,要给韩国伟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过来。想想,还是发了条微信给他。

很久,韩国伟回复“好的,我去车站接你”。

董德才一直走到车厢的另一头,靠着最后一排椅子闭上眼睛。好像过了一个多世纪,迷迷糊糊就睡了。

12点到了赣州,老董拖着箱子从出口出去再绕回来候车室。有点饿了,买了一个泡面,坐在地板上吃了。

凌晨2点多,坐上了老婆抢到的卧铺,美美地伸个懒腰,躺在床上,准备一觉睡到武汉去。睡到半夜被吵醒,一对夫妇买到南昌的票,列车已经过了南昌,列车员来换票发现她们过站了。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对待父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5-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9/05/15 11:56:45
    • 分享到:
  • 故事很真实,很生活。不足在于太写实,缺乏阅读的趣味性,更像是非虚构,语言上还可以磨合。
  • 谢谢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4500
  • 15
  • 475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