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抹微笑
  • 点击:3630评论:22019/05/19 17:33

我小的时候相当害怕亲戚过来。每次家里来亲戚,母亲叫我问候各种称谓的亲戚时,我总是躲在她身后,或者跑进房间。母亲说我屁股顶着灶膛,一个男孩子见到生人,说话连气都不敢大声。大人于是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含羞草”。

我最害怕的亲戚莫过于姑妈了。

十二岁那年,姑妈有天来我家,身后竟然还跟了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女孩子。我一见到那个大眼睛、脸颊白里透着微红的女孩,脸马上就红了。

她没有正眼瞧我,见到母亲就喊表姨好,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在眼眶里精明地轮来轮去。

“哟,几年不见,明慧都长这么高了。”母亲走过来拉过她的手。

我像个傻子似的杵在厨房门口。

“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姑妈笑着问我。

我一脸懵然,眼珠子也不知道转动了。

姑妈跟母亲坐下来家长里短聊天,说生产(农作物收成)怎样了,村里又发生了什么稀奇事。姑妈家有很多田,种了一百多亩的甘蔗。我家砍甘蔗一般都不超过三天,姑妈家一砍就是一两个月。她们大人聊的话题小孩子插不上嘴,我们两人便像两根木头傻傻立在旁边,久了也不是一回事。姑妈于是亲切地叫我们俩出去外面玩。

“跟表哥出去外面玩吧。”

她居然也很害羞,身体左右摇摆了两下,两只手擒住姑妈的左臂,身体更加挨近姑妈,简直像磁铁似的吸附在姑妈旁边。姑妈摆一下左臂,头往后侧,盯着眼皮跟她说害什么羞,跟表哥出去玩吧。

但她还是立在原地,四根手指轻轻捏着姑妈的衣袖。估计微风都可以把她四指吹得脱掉。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微微抬头快速瞥了她一眼,这一瞥发现她也在压着眼皮瞥我!我霎时被电击似的,差点晕了过去。登时无比希望地上有个缝让我钻进去。

谁料到,姑妈竟叫我带她出去走走!还朝我走过来,一把抓住我右手,硬塞给我两块钱,然后弓着腰坐回原位,压根不问我我愿不愿意。我五指只是象征性地弯曲一下,不让两块钱落下,想起方才迷迷瞪瞪瞥人家的事,心里羞愧到了极点,好像姑妈“看穿”了我的心思,于是想成人之美。

我的脸更红了,仿佛泄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连手里的两块钱也不敢握紧。

如此一来,我对自己也不信任了,以为自己的内心其实是很想跟人家出去玩的,只不过因为害羞不敢开口罢了。姑妈洞悉我的心思,我想钻进地缝的心更加强烈了。

她一开始还不肯,拽着姑妈的衣袖摇摆,嗯嗯地拉着细声,像夏夜在耳边萦绕的硕大蚊子的叫声。我知道那是女生表达“不”的意思。

不肯更好!我巴不得她这样。她要是一开始的害羞是在假装小女生(她虽然的确是小女生),故作姿态,而后默许姑妈的话,没等我就自己先出去,逼着我也出去才要命呢。

可是,当我的余光发现她的手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好奇心又像蚂蚁在心窝爬动。头又不听使唤了。抬头前,我大脑神经中枢给我发出的指令是快速瞥一眼,可当视线落在她红润的左脸颊上时,发现她柔顺、刚过耳垂的鬓发把她精致的五官托出来,眼神定在了她小巧挺直的鼻子上。直到放在天井下面脸盆上的水,阳光下反射上飘梁的圆形闪光晃动一下,才把视线收回来。

一低头,仿佛心情也跟着跌落。隐隐有些失落,好像是自己是安徒生笔下的那只丑小鸭,可怜兮兮地跟在别的小天鹅后面。

姑妈不耐烦了,其实也不是不耐烦,一副看透你心肝脾肺肾的样子,先是偏向母亲,再偏到后面朝上翻看她,讪讪地说:“自己的表哥怕什么!你三四岁时来表姨家,跟表哥玩都不舍得回去呢。”

“可不是嘛。”母亲接了一句,笑着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当时回去了,哭的稀里哗啦,在家一听说去表姨家,赶紧穿最喜欢的那件衣服,一路上到了没有到了没有地问个不停,恨不得长翅膀飞过来了。”

“你还记得那件事嘛?”姑妈对母亲说。

“怎么不记得,是他们俩一起坐在一个桶里洗澡那件吧。”

“对对对,我当时差点笑岔气了。现在大个女了,学会害羞了。”

我和姑妈的女儿——她竟然一起洗过澡!两个人光溜溜的挤坐在一个桶里,塑料桶那么小,那两人岂不是互相抱在一起了?!我听到姑妈的话,心头一凛,不敢往下想了。

关键是这件事的记忆像给明矾澄过的清水,一点杂质也没了。如果只是姑妈一个人说,这件事的可信度会大打折扣,可能是她的一面之词,为了诱使我们两个出去玩而随口撒的一个谎,大人骗小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们撒一千个谎也不用负一点责任。可是没等她揭开谜底,母亲就心照不宣,准确说了出来,俩人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事先串通好的。毋庸置疑这是真的了。

我又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迫切想看一下曾经在一只桶里洗澡的女孩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从她现在的脸上,能不能勾起当年的回忆,哪怕是一丝一缕也好。念及此,不知从哪里得到一股勇气,还没抬头就准备这次要看个明明白白。

可是,我发现她的嘴角在上扬!

长着细细茸毛的的左腮挂在一抹浅浅的笑痕。

原来她在笑!

脸变成红润了。

我吓得赶紧把头低下,满腹疑窦。她这个笑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表示她还记得三四岁的事,抑或是只觉得两小无猜的幼年做的那些事好玩又有趣?

内心迷已经乱的我又搜索枯肠地追思三四岁的记忆,可还是无果。不仅是姑妈说的那些事,连其他事也是一片空白。

我想不明白,越想越害羞,站在原地,就像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人,那个没有穿衣服的“皇帝”,于是蹑手蹑脚出去。一出门就跑了。跑了五六米远我停下来,像忍不住瞥她一样回头看家门口。过了一会,她像个跳沙池似的立在门口。看见我就蹙着眉走过来,准备跟在我后面。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为上。可是她跑得比我还快,只不过没有我熟悉路,每次她快追上我时,我一个拐弯,她便落在我后面了。

不知道跑了几条巷子,她突然叫道,“停下来,我······”

我听不清她说我什么,但如此对待一个亲戚,实在说不过去,于是慢慢停下了下来。我害羞地低着头,双手垂挂着等她走上来。

她急急忙忙走到我身边,一把抓住我的手,二话不说直接脱下裤子,蹲在地上,原来是撒尿!我顿时吓得气都喘不过来。

还好当时是在一个很小的巷子,四周没人经过。我想挣开她的手,手腕在微微转动,可是她拽得死死的。任我怎么暗示也没用。

她气喘吁吁地说:“别动!我怕”我虎口那里鼓突鼓突地振动,但感知不出来是她的脉搏还是我的脉搏。

方才只顾着跑,连我都不清楚我们已经跑进古巷了。古巷住的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平时都很安静,只有风声,母亲多次告诫我小孩子不要去古巷。

她这么一说,连我也跟着害怕了。

“快点。”我说,如立针毡。

“别催我嘛,你催我我都撒不出来了。”

我听到嘘嘘的水声,脸热烘烘的,仿佛搁在火炉边烤。

水声还没断,她心跳平复了不少,说:“你也撒尿吧。”。

我心扑通扑通地乱跳,趁她放开手提裤子,一溜烟跑了。等到她不再跟上来,长长的巷子只剩下我时,我才想起自己走出家门的原因。那时,我除了把它压死在大脑里还能怎么样呢。




  • 1
  • 关键词:少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咦,这就结束了?毫无预兆。
    • 一叶2019/05/23 18:28:08
    • 分享到:
  • 写废了,不好意思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3174
  • 16
  • 567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