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温
  • 点击:8119评论:122019/06/04 17:54

1

想去西藏。这念头有好几年了,最初是想一个人去,去阿里看看。联系上红叶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想在五十岁或者六十岁以后,带着她去藏南,在错那或墨脱度完余生。那些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温暖湿润,烟雾缭绕,离拉萨也不太远。看着红叶从网上找来的有关错那和墨脱的图片,我心动了几天几夜。但是,我最后一次从成都回来不久,红叶却离婚了,我也离了婚,加上胃反反复复痛着,单位的效益越来越差,我的情绪很是低落,觉得去不去西藏已不重要了。

再后来,我认识了高师父,突然又有了去西藏的想法。

那天晚上能认识高师父挺偶然的。春节前,他们单位想搞一个大型公益活动,但上头给的经费不足,她的同事小西又找到我,希望再合作一次。小西先前跟飞翔合作过几次,他的意图很明显,不外乎让飞翔赞助一点钱,冠名搞搞活动。活动的名目每年都变着花样,内容却大同小异:有时去山区支教,有时去老人院搞临终关怀,有时去特殊学校看看孩子,有时对离异的男女疏导疏导,有时组织一批退休老同志去山区扶贫采风,有时则是些群众文体活动。那时飞翔公司在当地也算个大企业,每年都有专项资金用于公益活动。小西这小子嘴甜,勤快,很会来事,到了飞翔公司几乎每求必应。这些活动看上去高大上,实际干活的却多是志愿者,一个项目究竟支出多少余下多少可能只有小西才清楚。小西却总是叫穷,说钱不够啊哥,网络社会讲的是宣传效应,你知道的,一万两万能干啥呢?报纸的半个版面都买不到。他见我迟迟不肯把方案报上去,又打来电话说,我们一弄就是整版啊,图文并茂还上新媒体直播呢,我们的新媒体帮人家做一篇软文拍个小视频都收一两万呢。

在当时,几万块钱对于飞翔来说确实不算个事,有几次我们捐灾区都一二十万呢。当然,在深圳比我们公司更有钱的也不少,这事儿莫法比,只要董事长王先生喜欢就好。王先生喜欢热闹,像某些干部,好在媒体上露脸。此外,我们公司的部分业务属公家外包服务,人家的产品靠质量打天下,我们得靠企业文化和宣传包装求生存。支持公益事业,取之于民用之民,王先生觉得天经地义,只要我肯把小西的想法报上去,他都会大笔一挥欣然应允。

春节前的这次大型公益活动非常成功,五六家报纸七八个网站都报道了,连我的名字也排在了王先生后面。花小钱办大事,王先生很开心,要我这个财务经理在飞翔年会时招待一下小西和他的同事们。

那天晚上的年会饭局,我几乎全程陪着小西。但我的胃病越来越严重,还要开车,只能以茶代酒意思一下。高师父坐我左侧,碰杯时我才认真看了她两眼。她面目清瘦,右嘴角有一颗比芝麻稍大的黑痣,着一身咖啡色圆领长衫,不喝酒,只吃了几条青菜和一小碗白粥。大家杯觥交错时,她却静静地捏着胸前的小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饭后,董事长王先生又让我安排他们去唱歌。我以为高师父不会去,她看看手机却跟着去了。那天晚上她几乎没讲话。有同事说她唱歌挺好听的,她也不争辩,微笑着摆摆手,然后盘腿坐在后排角落里,继续数着佛珠。

离婚后,我差不多半年没来过歌舞厅了。若非王先生要我招待他们,我连公司的年会都不想参加。我开始厌倦热闹了,只想一个人在夜里躲在屋子里看看书,或者开车去郊外的山上坐坐海边走走。晚宴前我还想着要不要早点离开酒店或者端着茶杯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热闹。见到高师父后,我改变了想法,觉得她很有眼缘。去歌厅的路上,我安排她坐在副驾位。小西和一个年轻女同事都喝多了,在后排说着胡话。我时不时斜高师父一眼,她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我在飞翔干了八九年,从普通员工到后勤部长再到财务经理,歌厅里的喧嚣场面见得太多了。在灯红酒绿里,看着安安静静的高师父,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她看上去跟我前妻唐小乐的年纪差不多,四十出头,干瘦,近视,戴着眼镜像一名中学老师。唐小乐的近视是早年在工厂焊螺丝时落下的,她高中没毕业就来深圳福田打工了,结婚第二年,她说眼睛痛便到了飞翔公司做厨工,后来又离开飞翔开了酒楼,再后来就跟我离了。这高师父的近视大概是读书太多造成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便打听,毕竟歌厅里除了小西跟我认识外其他人都不熟悉。

我没上台唱歌。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听过一首完整的歌曲了,连先前常听的《那一天》也好长时间未听过了,车上的音响也不知哪天被我弄坏了。我坐在角落里,一边抽烟喝酒,一边看着高师父。歌厅里的啤酒很淡,我曾一夜独自喝过八扎。后来胃被喝穿了,每次进了酒吧或歌厅,我就像品功夫茶一样端着酒杯呡两口。但那天晚上我是真喝了。我很久没这样坐在歌厅里一边喝酒一边细细地看过女人了。我坐在西边的角落,高师父坐在东边的角落。其他人喝酒划拳,唱唱跳跳开着玩笑,打几声招呼便不再理我们。我看着高师父,听着熟悉的歌声,回想着这些年来的人和事,觉得应该也找一串高师父这样的佛珠挂在脖子上数数。

是的,我得坐过去。

我踩着恍恍惚惚的灯光来到高师父身边,坐下,打开微信请她加上。她望着我笑了笑,然后摸出手机,却发现有未接电话,便赶紧打了过去。

歌厅里很吵,她讲得很大声,虽是当地土话我也能听出个大概。她丈夫在楼下等她有一阵了,要她立即下去,说表哥家出了什么事。

她挂掉电话,又笑了笑说,下次再加吧,我手机快没电了,老公在楼下接我回家。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婉拒,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嘈杂的歌声里,我觉得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快速走向前台,交待几句便朝楼下跑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午夜,门口守着好几个代驾,我随便叫了一个。出了停车场闸口,我指着前面的黑色奥迪对代驾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跟上就行。

代驾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叫我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了。

车上滨海大道时,代驾突然冒出一句,您看上去很清醒啊,老板。

我没吭声,递给他一支香烟。他摇了摇头。

我确实没醉,我说,我已经很久没醉过了。我摇下一丝儿车窗,任冷风硬硬地灌进脖子里。年末的午夜,街上仍车水马龙,路旁花池周围仍有女人捧着鲜花靠在男人怀里。

我相信这是一位出色的老司机,会安全地把我送到高师父家楼下。我喝了不到一瓶啤酒,很清醒,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在南方喝醉的那天晚上的事。

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怎么想那些事了。

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午夜的事。我在福田一个酒吧做服务生,下班前不小心打烂了一个杯子,当场被女主管炒掉了。我背着铺盖卷,独自走在离这里二三十里外的小镇上。那时候那个小镇较到处是农田和鱼塘,工业区不多,没几个酒吧。一个男人突然被扫地出门,想找个扫地的活路都非常困难。我穿过一条老街,又穿过两条巷子。夹在趾头间的“人字拖”老是脱落,我只好在一棵老榕树下坐下来修鞋。这“人字拖”底的洞太大,我怎么也修不好了,又舍不得扔,便放在被子里面,然后去对面士多店新买了一双。那也是年末的一个午夜,我又冷又饿。穿上新拖鞋,见士多店快关门了,我又买了一包鱼皮花生和一瓶五加白。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边走边喝酒。

一瓶五加白喝到三分之二时,我来到一个工业区门口,想看看有没有招工启示,却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在对面荒地里哭泣。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提着铺盖卷和酒瓶子向荒草里走去。

我靠近那个哭泣的女人时,男人已经把事情办完了,似乎正在安慰她。后来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多犹豫一下,想多一点或者少喝两口酒,也许他们就修成了正果。

但我没有犹豫,我吞下最后一口五加白,一个箭步冲上去,“哗”一瓶子砸在男人头上,然后拉着女人跑出了荒地。

我穿着拖鞋跑得飞快,耳边的风呼呼地响,感觉那女人特别有劲儿,跑到最后是她提着我似的。绕过第三条巷子,我们爬上了一棵老榕树。我骑在树叉上,死死抱着女人,不一会儿就有七八个手持钢管菜刀的年轻人从树下跑了过去。我骑在树叉上想,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就狠狠亲一下怀里的女人,摸摸她热乎乎胀鼓鼓的奶子,然后纵身跳下去。可是他们比猪还笨,只顾着朝前跑,也没有杀回马枪。

后来我们才听女人的老乡说那个男人伤得并不严重。他带着一帮人寻找了一整夜,最后以为女人跳海了,反倒害怕有人找他麻烦,第二天就离开了工厂。

我们连夜离开了那个小镇。她不敢回工厂取身份证,也不敢写信回家说自己究竟为什么离开了工厂。她说裤子上流了好多血,我便带着她去药店买了消炎药,然后又去天桥底下帮她办了一张假身份证。那时候办假证非常容易,以至于后来她大着肚子去乡上扯证用的也是那张叫“唐小乐”的假证,直到后来孩子上户口,她才去补办了身份证,用的仍是“唐小乐”,她觉得“唐小乐”比原来的“唐秋菊”更有文化。

关于我和唐小乐的事情,特别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一直想写一本书,或者找一个会写书的人帮我记录一下,却一直未能实现。看到高师父时,我觉得她应该读过很多书,说不定可以把我想说的话完完整整记录下来。她看上去那么面善,我相信她听了我的讲述会帮这个忙的。要搞到她的联系方式,其实问问小西就行了。但我不想这么做,我得让她明白,我是真的有很多故事要讲给她听的。

车停了在风和小区。

代驾看了看我。我说先放这儿吧,明天自己过来开。他说你还是回家吧,人家都回家了。我说我家就在对面小区,几步路就到了,过年了,我给你个小红包。

我家确实就在对面小区里,我完全可以把车停过去。但我还是让他把车停在了高师父楼下。当时我甚至想退掉对面的租屋把家搬过来。其实我也没多少东西要搬。我记得办完离婚手续,我拧着一个小包拖着一箱子衣服随便租了个一室一厅。我只想着尽量把房子租远一点,我甚至还动员过唐小乐把飞翔公司旁边的房子卖了,免得时不时看到她。唐小乐说房子是我的干吗要卖掉?你不想看到我可以换个工作滚远一点啊。我说好吧,那我搬远点好了,反正飞翔的业绩也越来越差了,迟早都会挪窝的。

没想到一搬就搬到了高师父对面。

我坐在我家对面的风和小区绿化带上抽烟。夜越来越深,小区里进出的车辆和行人也越来越少。飞翔公司已经放年假了。其实放不放假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我干了这么些年,王先生巴不得我离开呢,我也早有了年后辞职的打算。我再次望了望13楼,里面的灯仍亮着。看来,天亮之后我得给人事经理去个电话把工作辞了,然后静下心来做点别的。说不定高师父会教我点什么呢。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余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谭家幺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06-10
  • 媚子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9-06-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06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4
  • 尹强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6-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 回复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观音咒》,现实中却追求着《黄金咒》,最后却过成了《大悲咒》。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习惯这一切的,即便是身体余温散尽的那一刻。”
  • 这么长你都看完了,真是佩服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7/16 15:50:02
    • 分享到:
  • 这篇写得好。大赞!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06 15:29:40
    • 分享到:
  • 看完以后有一种想放下一切去西藏追寻灵魂的冲动,但是我可能处于黄金咒阶段,还是忍住了。现实比较重要!
  • 回复

  • 人都懒了,光打赏不评论了
  • 也不能只评不赏
  • 不带这么要赏的。我是想赏的,可你的投资人甚多,我就不去抢别人的机会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22289
  • 102
  • 20650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也许长诗都不受读者青睐,这首没被提名有点遗憾。因为长诗本质上与中篇小说一样费心费力。我自己深有体会。这篇关于清水河的小长诗,确实挺苍凉的,这种苍凉源自对被涂抹的历史无奈,好比被风吹散的云层,或者被海水冲垮的河堤,在与城市钢铁丛林博弈中,历史遗迹总是节节败退,让人唏嘘不已。清水河曾经因为某次爆炸而令人铭记,但年轻一代有多少知道这段历史。时间总是试图掩盖历史真相,但总是失败。

    江飞泉​从清河村到深圳

    2019/9/16 0:39:02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一首情意深长又不失大气的《沁园春》,平仄、韵脚规范,整首词意境悠扬,情感真挚,让人读出了一位离家十几年的黑龙江游子在中秋这天浓浓的乡愁,字里行间的无奈里又迸发出对故乡难舍的眷恋和美好祝福。“颟顸”的自嘲和“龙郎”的标榜,两者并不矛盾,深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成长的大摇篮。作者心怀故土,才能塑造更好的自己,为故乡争光。 看作者头像似乎年纪并不大,能够如此钟爱古体诗词并可以自如写作确实难能可贵,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

    2019/9/14 18:53:05
  • 今年飞泉的点评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飞泉一样,几年来,好些作者每年都要创作一批作品参加睦邻奖的角逐,像飞泉这样高的作品数量、提名比例、获奖比例,还真是不多见。其实,睦奖的奖金并不高,最高奖才5万元,扣税之后,在深圳特区内已经买不到一个平米了。飞泉从事的是多金且烧脑的地产广告行业,工作之余还坚持文学创作,只能说文学有无用之用,有非常之乐。邻家平台只是给了大家自娱自乐、相互取乐的公平机会。

    深圳老亨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17:57:24
  • 古体七言诗的框架,现代特区发展的血肉。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优势和未来,便被古体诗的形式表达出来。我曾在石岩公学交流学习,去过石岩湖游玩,领略过那“石立南天,岩朝北斗”的豪迈。随着2010年深圳撤关,地铁6号线、13号线呼之欲出,宏发世纪城商圈的逐步形成,随着更多“北过白芒关”的英才参与建设,石岩定会如作者所说:明朝更揽丰足年。而“百姓石岩”则是点睛之笔,指出石岩的各项发展围绕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

    醒着的行者百姓石岩

    2019/9/14 10:26:08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和平实手法,阐述了当今社会的养老问题。这是一个全世界垣古不变的话题,是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具有现实意义。深圳和所有城市一样,人口老龄化问题曰趋加重。如何养老及养老的方式,如何有质量地养老,这非常重要。文章开篇就把矛盾冲突呈现,给人鲜明的节奏感。作者有一双发现题材的锐利眼睛,只是结构、技巧还待进一步成熟。期待在往后的创作中继续潜心修炼,把优美的、复杂的、深层的涵意通过作品展现出来。

    张军养老

    2019/9/13 20:49:59
  • 每个行业都有匠心存在。一个简单的“等”字,两次普通的等公交,却写出了人性的缩影。作者先把那次郁闷的等公交铺垫在前,用以衬托让自己暖心的那次等公交,折射出一种“匠心之光”。我也经历过似的事情:司机弃我而去时,却用一种轻蔑的目光和我对视,加大油门而走;而愿意等我的司机,我则一路狂奔上车后,由衷地说一声谢谢。前者只是一份工作,安全到达目的地即可,不会想乘客之急;后者则将心比心,这就是公交车司机的匠心。

    雪候鸟“等”公交

    2019/9/13 20:04:29
  • 孟非爱做梦,作为打工阶层,总梦想着干一些大事,比如当歌手,比如与一个如花似玉的仙女为妻。理论与现实脱节,低层人生活的压力,爱情,亲情,友情都有所打折。每个人都要想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实的无情之棒打在身上,痛在心上。人不能生活在幻想中,幻想是虚的,虚了就不实再。而人遇到困难就要勇往直前,就要面对现实,一步一个脚印去干。心中有梦是对了,但应当是不违背现实。

    春风妙语梦中人

    2019/9/13 16:46:47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