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温
  • 点击:35320评论:122019/06/04 17:54

1

想去西藏。这念头有好几年了,最初是想一个人去,去阿里看看。联系上红叶后,我改变了想法。我想在五十岁或者六十岁以后,带着她去藏南,在错那或墨脱度完余生。那些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温暖湿润,烟雾缭绕,离拉萨也不太远。看着红叶从网上找来的有关错那和墨脱的图片,我心动了几天几夜。但是,我最后一次从成都回来不久,红叶却离婚了,我也离了婚,加上胃反反复复痛着,单位的效益越来越差,我的情绪很是低落,觉得去不去西藏已不重要了。

再后来,我认识了高师父,突然又有了去西藏的想法。

那天晚上能认识高师父挺偶然的。春节前,他们单位想搞一个大型公益活动,但上头给的经费不足,她的同事小西又找到我,希望再合作一次。小西先前跟飞翔合作过几次,他的意图很明显,不外乎让飞翔赞助一点钱,冠名搞搞活动。活动的名目每年都变着花样,内容却大同小异:有时去山区支教,有时去老人院搞临终关怀,有时去特殊学校看看孩子,有时对离异的男女疏导疏导,有时组织一批退休老同志去山区扶贫采风,有时则是些群众文体活动。那时飞翔公司在当地也算个大企业,每年都有专项资金用于公益活动。小西这小子嘴甜,勤快,很会来事,到了飞翔公司几乎每求必应。这些活动看上去高大上,实际干活的却多是志愿者,一个项目究竟支出多少余下多少可能只有小西才清楚。小西却总是叫穷,说钱不够啊哥,网络社会讲的是宣传效应,你知道的,一万两万能干啥呢?报纸的半个版面都买不到。他见我迟迟不肯把方案报上去,又打来电话说,我们一弄就是整版啊,图文并茂还上新媒体直播呢,我们的新媒体帮人家做一篇软文拍个小视频都收一两万呢。

在当时,几万块钱对于飞翔来说确实不算个事,有几次我们捐灾区都一二十万呢。当然,在深圳比我们公司更有钱的也不少,这事儿莫法比,只要董事长王先生喜欢就好。王先生喜欢热闹,像某些干部,好在媒体上露脸。此外,我们公司的部分业务属公家外包服务,人家的产品靠质量打天下,我们得靠企业文化和宣传包装求生存。支持公益事业,取之于民用之民,王先生觉得天经地义,只要我肯把小西的想法报上去,他都会大笔一挥欣然应允。

春节前的这次大型公益活动非常成功,五六家报纸七八个网站都报道了,连我的名字也排在了王先生后面。花小钱办大事,王先生很开心,要我这个财务经理在飞翔年会时招待一下小西和他的同事们。

那天晚上的年会饭局,我几乎全程陪着小西。但我的胃病越来越严重,还要开车,只能以茶代酒意思一下。高师父坐我左侧,碰杯时我才认真看了她两眼。她面目清瘦,右嘴角有一颗比芝麻稍大的黑痣,着一身咖啡色圆领长衫,不喝酒,只吃了几条青菜和一小碗白粥。大家杯觥交错时,她却静静地捏着胸前的小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饭后,董事长王先生又让我安排他们去唱歌。我以为高师父不会去,她看看手机却跟着去了。那天晚上她几乎没讲话。有同事说她唱歌挺好听的,她也不争辩,微笑着摆摆手,然后盘腿坐在后排角落里,继续数着佛珠。

离婚后,我差不多半年没来过歌舞厅了。若非王先生要我招待他们,我连公司的年会都不想参加。我开始厌倦热闹了,只想一个人在夜里躲在屋子里看看书,或者开车去郊外的山上坐坐海边走走。晚宴前我还想着要不要早点离开酒店或者端着茶杯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热闹。见到高师父后,我改变了想法,觉得她很有眼缘。去歌厅的路上,我安排她坐在副驾位。小西和一个年轻女同事都喝多了,在后排说着胡话。我时不时斜高师父一眼,她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我在飞翔干了八九年,从普通员工到后勤部长再到财务经理,歌厅里的喧嚣场面见得太多了。在灯红酒绿里,看着安安静静的高师父,我的内心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她看上去跟我前妻唐小乐的年纪差不多,四十出头,干瘦,近视,戴着眼镜像一名中学老师。唐小乐的近视是早年在工厂焊螺丝时落下的,她高中没毕业就来深圳福田打工了,结婚第二年,她说眼睛痛便到了飞翔公司做厨工,后来又离开飞翔开了酒楼,再后来就跟我离了。这高师父的近视大概是读书太多造成的,具体情况我也不便打听,毕竟歌厅里除了小西跟我认识外其他人都不熟悉。

我没上台唱歌。我已经很久没好好听过一首完整的歌曲了,连先前常听的《那一天》也好长时间未听过了,车上的音响也不知哪天被我弄坏了。我坐在角落里,一边抽烟喝酒,一边看着高师父。歌厅里的啤酒很淡,我曾一夜独自喝过八扎。后来胃被喝穿了,每次进了酒吧或歌厅,我就像品功夫茶一样端着酒杯呡两口。但那天晚上我是真喝了。我很久没这样坐在歌厅里一边喝酒一边细细地看过女人了。我坐在西边的角落,高师父坐在东边的角落。其他人喝酒划拳,唱唱跳跳开着玩笑,打几声招呼便不再理我们。我看着高师父,听着熟悉的歌声,回想着这些年来的人和事,觉得应该也找一串高师父这样的佛珠挂在脖子上数数。

是的,我得坐过去。

我踩着恍恍惚惚的灯光来到高师父身边,坐下,打开微信请她加上。她望着我笑了笑,然后摸出手机,却发现有未接电话,便赶紧打了过去。

歌厅里很吵,她讲得很大声,虽是当地土话我也能听出个大概。她丈夫在楼下等她有一阵了,要她立即下去,说表哥家出了什么事。

她挂掉电话,又笑了笑说,下次再加吧,我手机快没电了,老公在楼下接我回家。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婉拒,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嘈杂的歌声里,我觉得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我快速走向前台,交待几句便朝楼下跑去。

那是一个寒冷的午夜,门口守着好几个代驾,我随便叫了一个。出了停车场闸口,我指着前面的黑色奥迪对代驾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跟上就行。

代驾明白了我的意思,笑着叫我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了。

车上滨海大道时,代驾突然冒出一句,您看上去很清醒啊,老板。

我没吭声,递给他一支香烟。他摇了摇头。

我确实没醉,我说,我已经很久没醉过了。我摇下一丝儿车窗,任冷风硬硬地灌进脖子里。年末的午夜,街上仍车水马龙,路旁花池周围仍有女人捧着鲜花靠在男人怀里。

我相信这是一位出色的老司机,会安全地把我送到高师父家楼下。我喝了不到一瓶啤酒,很清醒,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在南方喝醉的那天晚上的事。

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怎么想那些事了。

那是二十多年前一个午夜的事。我在福田一个酒吧做服务生,下班前不小心打烂了一个杯子,当场被女主管炒掉了。我背着铺盖卷,独自走在离这里二三十里外的小镇上。那时候那个小镇较到处是农田和鱼塘,工业区不多,没几个酒吧。一个男人突然被扫地出门,想找个扫地的活路都非常困难。我穿过一条老街,又穿过两条巷子。夹在趾头间的“人字拖”老是脱落,我只好在一棵老榕树下坐下来修鞋。这“人字拖”底的洞太大,我怎么也修不好了,又舍不得扔,便放在被子里面,然后去对面士多店新买了一双。那也是年末的一个午夜,我又冷又饿。穿上新拖鞋,见士多店快关门了,我又买了一包鱼皮花生和一瓶五加白。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边走边喝酒。

一瓶五加白喝到三分之二时,我来到一个工业区门口,想看看有没有招工启示,却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在对面荒地里哭泣。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提着铺盖卷和酒瓶子向荒草里走去。

我靠近那个哭泣的女人时,男人已经把事情办完了,似乎正在安慰她。后来我常常想,如果当时多犹豫一下,想多一点或者少喝两口酒,也许他们就修成了正果。

但我没有犹豫,我吞下最后一口五加白,一个箭步冲上去,“哗”一瓶子砸在男人头上,然后拉着女人跑出了荒地。

我穿着拖鞋跑得飞快,耳边的风呼呼地响,感觉那女人特别有劲儿,跑到最后是她提着我似的。绕过第三条巷子,我们爬上了一棵老榕树。我骑在树叉上,死死抱着女人,不一会儿就有七八个手持钢管菜刀的年轻人从树下跑了过去。我骑在树叉上想,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就狠狠亲一下怀里的女人,摸摸她热乎乎胀鼓鼓的奶子,然后纵身跳下去。可是他们比猪还笨,只顾着朝前跑,也没有杀回马枪。

后来我们才听女人的老乡说那个男人伤得并不严重。他带着一帮人寻找了一整夜,最后以为女人跳海了,反倒害怕有人找他麻烦,第二天就离开了工厂。

我们连夜离开了那个小镇。她不敢回工厂取身份证,也不敢写信回家说自己究竟为什么离开了工厂。她说裤子上流了好多血,我便带着她去药店买了消炎药,然后又去天桥底下帮她办了一张假身份证。那时候办假证非常容易,以至于后来她大着肚子去乡上扯证用的也是那张叫“唐小乐”的假证,直到后来孩子上户口,她才去补办了身份证,用的仍是“唐小乐”,她觉得“唐小乐”比原来的“唐秋菊”更有文化。

关于我和唐小乐的事情,特别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一直想写一本书,或者找一个会写书的人帮我记录一下,却一直未能实现。看到高师父时,我觉得她应该读过很多书,说不定可以把我想说的话完完整整记录下来。她看上去那么面善,我相信她听了我的讲述会帮这个忙的。要搞到她的联系方式,其实问问小西就行了。但我不想这么做,我得让她明白,我是真的有很多故事要讲给她听的。

车停了在风和小区。

代驾看了看我。我说先放这儿吧,明天自己过来开。他说你还是回家吧,人家都回家了。我说我家就在对面小区,几步路就到了,过年了,我给你个小红包。

我家确实就在对面小区里,我完全可以把车停过去。但我还是让他把车停在了高师父楼下。当时我甚至想退掉对面的租屋把家搬过来。其实我也没多少东西要搬。我记得办完离婚手续,我拧着一个小包拖着一箱子衣服随便租了个一室一厅。我只想着尽量把房子租远一点,我甚至还动员过唐小乐把飞翔公司旁边的房子卖了,免得时不时看到她。唐小乐说房子是我的干吗要卖掉?你不想看到我可以换个工作滚远一点啊。我说好吧,那我搬远点好了,反正飞翔的业绩也越来越差了,迟早都会挪窝的。

没想到一搬就搬到了高师父对面。

我坐在我家对面的风和小区绿化带上抽烟。夜越来越深,小区里进出的车辆和行人也越来越少。飞翔公司已经放年假了。其实放不放假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我干了这么些年,王先生巴不得我离开呢,我也早有了年后辞职的打算。我再次望了望13楼,里面的灯仍亮着。看来,天亮之后我得给人事经理去个电话把工作辞了,然后静下心来做点别的。说不定高师父会教我点什么呢。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余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谭家幺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06-10
  • 陈素云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9-06-07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06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4
  • 尹强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6-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 回复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部《观音咒》,现实中却追求着《黄金咒》,最后却过成了《大悲咒》。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习惯这一切的,即便是身体余温散尽的那一刻。”
  • 这么长你都看完了,真是佩服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7/16 15:50:02
    • 分享到:
  • 这篇写得好。大赞!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6/06 15:29:40
    • 分享到:
  • 看完以后有一种想放下一切去西藏追寻灵魂的冲动,但是我可能处于黄金咒阶段,还是忍住了。现实比较重要!
  • 回复

  • 人都懒了,光打赏不评论了
  • 也不能只评不赏
  • 不带这么要赏的。我是想赏的,可你的投资人甚多,我就不去抢别人的机会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2
  • 17088
  • 103
  • 210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