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弱者的反击
  • 点击:15082评论:12019/06/05 11:47

林丰是广东阳江人,今年三十出头,他在深圳福永福围社区经营一家小超市,最近超市很不太平,原来房东文叔想把超市所在的这栋楼拆了重建,这栋楼是改革开放之初建的,只有五层,一楼作为商铺,二楼以上为住房,全部用以出租。随着城市的发展,深圳的住房越来越供不应求,许多原居民又把原来的老楼房翻建成十多层带电梯的公寓,这样租金及效益也马上翻翻,这里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不少人为了建房不惜上下活动,尽可能多建几层,甚至有人挺而走险,违法抢建。

文叔的建房手续基本办妥,计划建十五层的小洋楼,但开工之前还是有一些麻烦,特别是象林丰这样一楼的商户,他们投资一家商铺都会与房东签订几年的租赁合同,然后花钱把店面进行升级装修,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喝茶费”这个费用。这个喝茶费起因是:房东商铺建好后,在出租的过程中遇见多个商户争相竞租,于是房东坐地起价,除了收取正常租金外,另外再要一笔钱,名曰“喝茶费”。有的租户为了拿下铺面,被迫交了这笔费用。

当然这个还没完,在以后的经营中牵扯到续签合同,转让店面等,只要有房东参与的,他们都会巧立名目从中渔利。比如:续签合同要交续签费,铺面转让要交改名费……甚至政府对房东征收的房屋租赁税,他都会腆着脸拿给你报销,理由是:你在使用呀!你也可以拒绝,但你就要当心了,只要你还在做生意,用他的房子,他就有可能随时涨你的房租,或是合同一到期就赶你走。租户一般是外地人,也斗不过房东,大都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在这种混乱无序的房屋租赁市场里,经营者的负担会不旦加重,日子更加艰难。房东始终处于主动强势的一方,在经营中无所不用其能,最大限度的压榨商户。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房东都这样为富不仁,有人不屑于赚这种黑心钱,这种情况完全是出于自律,没有人约束,一旦有人获利,马上就有人效仿,这种风气在深圳许多地方盛行,这也造成了两个阶层人的矛盾与仇恨。

很不幸,林丰接手小超市后,不仅给了文叔五万元“喝茶费”,还花了六万对店面升级装修,签了三年的合同,经营不到一年,投资还没收回来,就碰到文叔要收回商铺,矛盾由此在他们之间发生。

其实文叔想拆旧楼建新楼也只需与正在经营的商户协商,适当补偿一些损失,相信也没人敢反对。问题是文叔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外地人放在眼里,文叔的兄弟是当地的村委主任,文叔的外甥是深圳黑帮新义安的老大――龙哥。说起龙哥不得不说几句,龙哥是深圳沙井本地人,小时候由于右耳听力不好,被母亲唤作“聋仔”,九十年代开始混社会,聋仔虽然个子不高,但打架时心狠手黑招招要命,在沙井一带颇具威名。后来他的一个偷渡到香港加入新义安黑帮的叔叔回到深圳,发展聋仔做了深圳沙井新义安的大哥,聋仔一下子成了龙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有了香港老大的支持,深圳新义安竟有了一套标准化的管理模式:他们把深圳某些地方视为自己的地盘,并安排人手,控制当地的废品收购市场,垄断这一行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回收各种废品,特别是工厂,超市,酒店等都有他的人看着,若有人不知深浅到他的地盘收废品,轻则没收东西,赶将出去。重则砸车打人,血溅街头。龙哥通过初期的暴力手段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后又涉足于酒店,娱乐,建材,小产权房……等多个行业,事业如同滚雪球一般越做越大。又以金钱开路与沙井镇党工委刘书记沆瀣一气,称兄道弟,动辄送刘书记别墅,跑车……,龙哥再也不是以前街头的小混混了,现在一出去前呼后拥,气场十足。

林丰也是见过龙哥的,那次文叔的儿子结婚,按当地习俗在村里空地上搭篷设宴,林丰也受邀去了,刚好龙哥一行十几人前来捧场,三辆宾利齐刷刷排成一排。龙哥坐定后不少人过来敬酒,风头都盖过了新郎官。奇怪不少人在敬酒时拜托龙哥,想在村里干个什么官。原来凭龙哥跟刘书记的关系,周边村里的人事都得龙哥点头,真是手眼通天呀!

所以文叔有这样的外甥,再加上当村支书的兄弟,摆平几个象林丰这样的外地人还不是小菜一喋,文叔的商铺有十间,其他的商户对于搬迁都没表示反对,最多也只说,给点时间,找好了就搬走。但只有林丰态度坚决,不愿意搬,除非把自己的损失赔了,喝茶费加装修费10万元。文叔知道后大为不满,喝茶费那是吃到嘴的肥肉,又不开收据,怎么可能吐出来呢?装修费也不能开这个口子,若赔了他,其他几家商户是不是也得找他要。重新建楼也要花不少钱的,这些外地人龙叔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除了给他送钱时才挤出一丝笑脸外,平时在他眼里就是个屁。思来想去,文叔决定利用关系手段把他们挤走,最先拿林丰开刀,只有把他摆平了,其他人才能服服贴贴。

文叔给龙哥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龙哥犹豫了一会说:我让阿凯过去看看,尽量不要把事情搞大……

阿凯是负责这一片的,平时就带着几个兄弟帮龙哥看场子的,他是湖南人,长的圆头圆脑,五短身材。龙哥每个月给他发薪水,并从废品及场子里抽一定彩头给他,他又养起三五个小弟帮他办事,充起了老大。他们经常打着龙哥的旗号在外面敲诈勒索,惹事生非,为害一方。这点龙哥其实也是知道的,他也很讨厌下面人搞出了事都算在他的头上,但手下收的小弟太多,加上事业的不断膨胀,他也管不过来,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阿凯第二天就带着几个小弟直接来到了林丰的店里,阿凯一到店里就大叫:谁是老板呀?出来说话。

林丰刚好在店里,他迎了出来,忙陪着笑脸递上烟:凯哥呀,真是稀客,好久没见了。

阿凯接过烟,小弟忙递上火,他吸了一口说:老板,我这次也是受龙哥安排来跟你谈谈,你这个店别干了,这房子要拆了,你在这儿也不安全。

林丰听明白了什么意思,他说:凯哥,这里要拆我知道,只要文叔把我的损失赔了,我马上走,不耽误文叔发财。

阿凯说:你要多少?

林丰说:喝茶费加装修费一共10万。

阿凯说:喝茶费你有收据吗?没有吧,怎么赔呢?装修呀也不过如此,文叔说了给你一万,限你三天之内搬走,你考虑一下。

林丰坚定地说:不行,10万元不能少,我的钱都投这里了,我的命就在这里。

阿凯的一个叫猴子的小弟跳了起来: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我大哥的话你敢不听,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说着作势要打。

阿凯说:住手!我们今天是和林老板和谈的,不是来闹事的,我们说的条件你考虑一下,再说房子要拆了,不安全。你怎么做生意呀!我们走。说着阿凯起身往外走,回头又看了林丰一眼,满脸诡秘的微笑……

猴子有点不甘心,他悻悻地指了指林丰,走出店时一脚踢翻地上的几瓶啤酒,这才扬长而去……

林丰的老婆买菜回来,一看老公正闷头抽烟,玻璃碎了一地,吓了一跳,问道:怎么回事?

林丰掐了烟扔在地上说:房东赶不走我们,现在叫黑社会的人来闹事,限我们三天搬走。

女人吓傻了,大哭道:这是什么世道,也太欺负人了。

林丰说:不管谁来,不赔钱我就不走。看他们能怎样?

女人哭着说:我们倒不怕,可是鑫仔,晶仔怎么办?

一提到儿子就戳到了林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一时间他心乱如麻,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两天时间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第三天还是出事了。夜晚有一个小伙子买了一包烟,不一会他又返回来大声嚷嚷:老板,你这烟是假的。

林丰一惊忙过来查看:不可能,我们都是从正规渠道进的货,不可能有假烟。

小伙子大骂:你他妈卖的就是假烟,欠揍呀!

林丰正要争辩,忽然店里冲进一群人,把他按在地下,一顿狠揍,林丰的老婆想过来拉架,根本近不了身,急的大喊救命,晶仔,鑫仔在旁边边哭边说:别打我爸爸了,别打我爸爸了……,林丰双手抱着头爬不起来,但他从人缝中看见了文叔的儿子和阿凯站在门口指指点点,他马上明白了。这帮人好象只是给他一个教训也没有下死手,走之前丢下一句:识相点,最好赶紧滚蛋!然后迅速撤离。

林丰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就打了110,不一会警察就到了,对这样的情况,警察也只能做个笔录,备个案。对于林丰说是文叔指使人干的,警察表示需要证据,要调察,然后就走了。

林丰感觉这样太不安全了,他随后打电话回自己的老家广东阳江,把自己的两个弟弟也叫了过来,林丰是铁了心要与他们斗一斗……。

林丰的倔强与强硬远远超出了文叔与阿凯的想象,阿凯觉得这事摆不平在龙哥那里不好交待,于是他又和文叔商量,决定下点猛料。猴子对这种事很内行,他说:我们天天去闹,让他生意做不成,先在他门口放把火,后在门上泼油漆……

于是过了几天,阿凯他们半夜时分又来了,猴子把白天准备好的一饮料瓶汽油倒在了林丰超市的门囗,然后点着了跑到一边。

这次的汽油倒多了,有部分顺着门缝流进了店里,放在门口的拖把,胶桶,胶盆……被引燃了。林丰一家睡在超市搭建的阁楼里(也是为了省去租房的钱),林丰最先听见响动,他叫上大弟赶紧下楼,一楼已有部分物品正在燃烧,浓烟充斥着整个房间,熏得人眼睛都难以睁开。他们一边大呼救火,一边找来拖把上用的两根木棒去撬门……

阿凯与猴子本想吓唬一下他们,没想到会真的烧起来,他们跑了过来,想救火又没有工具,这下也懵了。

正在这时,林丰兄弟用木棒撬开了门冲了出来,刚好撞见阿凯,猴子一帮人,情况再明白不过了,火肯定是他们放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兄弟俩举着木棒冲了过去,这是玩命的架势,别看阿凯他们平时仗着龙哥的势力牛逼哄哄的,真的碰见别人对他们发狠也都怵了,猴子他们头上挨了几棒后,一个个落荒而逃,作鸟兽散。

林丰追打着阿凯不依不饶,阿凯腿短,跑得慢,被林丰追上后几棒打倒,林丰高举木棒正准备向倒地的阿凯头上猛砸,阿凯忽然翻过身,手里拿着东西对准了林丰,说时迟,那时快,林丰手里的棒子一偏向他的手上挥了过去。“啪”的一声响,一颗子弹从林丰的耳边擦过,同时阿凯手上的东西也被打落。林丰愣了一下,他在部队当过兵,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枪,果然落在地上的是一把制式手枪。阿凯趁机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前逃了,林丰捡起地上的枪装在裤兜里,正准备追打时,只听大弟在喊:阿哥,别追了,救嫂子,救侄子……

林丰这才醒悟过来,忙向店里冲去。短短几分钟,火势一发不可阻挡,浓烟伴着大火从店门往外涌,林丰冲到门口被一股巨大的热浪冲了回来,他又往里冲被大弟拉住了,他撕心裂肺地喊着:老婆,晶仔,鑫仔,小弟快出来呀!快救火呀……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人不可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19/08/29 23:40:29
    • 分享到:
  • 许一枫给了我们一个悲伤的故事,主人公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最后却赔上了家人的性命,这是让读者难以接受的结果,但这就是现实!恶势力虽然也最终被一网打尽,但作者让读者知道,现实的残酷。许多时候我们为了自己和家人只有选择忍让,忍心字头上一把刀!单身人可以杀身成仁,但为了身边的人,只有祈祷苍天开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日子未到。也许还要相信政府的力量,正义或许会迟到,该来的总会来的,天总会亮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500
  • 14
  • 980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