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野
  • 点击:3602评论:02019/06/05 13:34

天恐文章浑断绝,

再降贾岛在人间

—韩愈


1、孟郊祠


镭射影厅在深夜贩卖着港式娱乐

绿皮火车的汽笛,搬运着身体

他们连接着很多个城市,风物

和不为人知的习俗。九十年代

狂飙式的突进,为人们遗留了

一座祠堂。那时并没有如此多

老年人跳着广场舞。只有少数几个

在修练太极。这种古老的运动

和祠堂里的老人一样,被加入

怀旧情愫的色素。喂养着少年


衰老的故事正在上演。被镌刻的诗句

是东野先生传奇的终审判决书。人们

习惯于在温情的词句中剔除苦吟的喉结

给他加上感恩的外衣。让他在异地的墓穴中

不会因风霜而无法怀想英溪的清泉

让他通过弱水,泅渡回第一声啼哭

发生的地方。那被宿命论刺穿的悲凉

仍在为他陪葬。一座祠堂的竖起就能遮盖

生命的阴影么?它的雕塑以沉默的姿态

回应这种可能性。直到日暮仍无法解答


十年后,我曾想制造应景的新闻

在母亲节当天,让离别的母子重聚在祠堂

用这动人的场景。去捂热在时代中冷却的

母子情。而我将动用汉字的象形意义

制造在场的煽情。这究竟是为了唤醒

内心感恩的幼狮。还是让我成为

制造话题的猎犬?我终于割掉自己

敏锐的鼻子。不再为这捆绑的意义

送出无妄的助攻。当我停留在被荒废的

大殿之中。金色的光芒似在成为泥塑

新的法器:如果它仍未照亮母性的意义

我们将何以面对乡贤吟诵的深情?



2、长安


那日,在长安的帝国斜阳中你策马走过

被灯笼统治的夜幕。新晋的进士分布在

各个酒肆之中,享用着春风带来的蹄声

很少有你这样的年长者,仍在为功名书写

人生的楷体。用它的周正弥补偏离的仕途

总有风暴会带来新生的嫩芽。苍翠的敕令

将塑封怀才不遇的过往。翻新的朝服

将不再是母亲的手笔,御赐的恩典将废黜

先前的厄运。你将在飞抵武康的家书中

在韩昌黎贺信中,取出被喜悦熏染的词语


那是给母亲最好的祝福。让每一根针线

都能缝起赴考的意义。在京城的明月中

被风霜撑破的旧衣。仍在客栈中闪烁着

异色的光芒。被江南的春晖造就的织物

在贡院夜晚的倒春寒中,曾用暖流抵御

随西北风南下的病菌。在落花的阵仗中

它又将用一抹黯然。为彩色的世界注入

性冷淡的镇静剂。否则旋转的首都将

变成醉生梦死的勾栏。再没有清醒的时刻引领

你远离群氓,固然他们也来自于母亲的子宫


看榜的日子是浮生的眷顾。冷去的功名

在短暂的欢愉过后,仍将瘦弱地进入

编年史的旮旯。安史之乱曾在你的幼年

瓦解盛世的欢愉。悲剧性的关照

在大团圆的东方,用希腊式的元素

完成自己的实验。一朵溧阳的流萤

灿烂地捕捉周边的山水。在诗句中

未被完成的乡愁。将在阌乡划上

真正的休止符。那时候墓地上的草丛

将攀附上所有被照亮的人心。可怜此地

并没有读懂你的悲苦:高堂的白发

仍在烛照远游的路途。砥砺时刻

终究不过是昙花的睫毛,最终被

死亡剪去。化为被烟云吞没的气体



3、北京:周江林


在望京被夜色麻醉的酒吧。羊肉被

啤酒浸泡后变得疲倦,它不再执迷于

草原和牧场。此刻它只想快速地到达

食物终点站:在往生的道路上

它将再一次寻找故乡。而人类没有

这样的快意。在对面坐着的诗人

他的发际线已经溃败。迷人的江南

仍在他的唇齿间波动。像摊开的水墨画

而他舌苔的笔痕,在卖力地挥舞

尤其是八十年代,他和潘维共同经营的

液体江南。成为他意念的墨汁

在渲染中,他返青的发色在京城

化为及时雨。补充着缺水的人生


纵使声色的欢愉覆盖童年的阿娇

纵使犬马的劳顿囚禁少年的意志

他仍在抽取明月带来的喟叹。用夙夜的

酒席中残留的记忆,变成句子拯救

被推土机的酸性腐蚀的风貌。县城的搬迁

让这一过程变得迟滞。卡带般地保留着

那些日子。摆渡而来的诗友仍能在今日

再次看到旧居中他狂狷的手势。在比划中

一个久居外乡的人,为没有出走的诗友

保留原乡本真的特质。这一刻他带着

记忆的母性,为大家缝补缺失的黑白岁月

当他在暗房,漂染出底片上展示的过往

羞于启齿的部分往事。又成为想要PS的对象


那些印着单位名称的旧信纸,有着

粗粝的红条。那些被束之高阁的心事

在灰尘中被解救。当英雄牌钢笔炮制的汉字

又在阳光中展览。这也将成为一种三春晖么?

在春节短暂的晾晒,是它们一年中的例外

和鹊桥有着同样的功效。在此之后

它又将被一张车票打包进钢铁的坐骑

千年后的都城,已东迁至遥远的燕赵大地

盛唐的花钿,重新爬上岁月的额头

而在他望京的家中。已对家乡关闭了

辨识的软件。液体江南并没有被快递进京



4、深圳:赵俊


如果是唐代,移居深圳的我必须

称之为谪居。瘴气弥漫的南国

将会荼毒我的一生。如果在那时

带着母亲踏上路途,不孝的污名

将变成箭矢,射穿我人生的盾牌

可在当代,鹏城已成为弄潮的名词

青年们让它成为铠甲。对抗着离乡

衍生的孤独。当我走在深南中路

成片的芒果树突出着自己的南国身份

和江南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在汉语里

它们一直和地理学一样,保持着

偏居一隅的习性。在典籍中它们偶尔

出现在流放者的诗篇。瞬间又在

死亡或回京的喜悦泡沫中消弭


在深圳,经常有朗诵者动用真气

去演绎东野先生的诗篇。而每次我都要

向他们贩卖他的生平。他是如何地在

人生三大悲的泥沼中走出。穿越汉诗

幽暗的森林,变成你们眼中的原木

搭建乡愁的宫殿。我必须将丝绸的荣耀

复制在此地的寻常街巷。纺织虫豸的温暖

度过此地少有的冬夜。那些女红的技艺

已年久失修。一双封建的手已不能左右

现代白领们敲击键盘的频率。在此地

人们成长为母亲,将他们的孩子送往

全球的任何角落。除了携带宋朝

才出现的交子。再不需要一件母亲

缝制的衣衫,去对抗寒流和异乡的孤独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指挥着他们的乡愁

我并不知道,自己永恒的孤独中就镶嵌着

故乡缺席的那一部分。在我更小的时候

母亲曾在缝纫机上,续写过唐诗的传奇

而在少年后,她将一切交给裁缝领养

这并不能阻止在夜深时,她对冬夜的想念

冒着风雪而来的水乡女人,是她的母亲

她会在双宫茧布下的白色迷幻阵中,找到

正确的纹理。那时候她只是离家几公里

就酿造了乡愁的原浆。而此地远去千山

她的梦是否会和我发生重叠。在对家园

永恒的叙说中,她是否也曾想到

我们从莫干山搬出后租住的房屋

就在孟郊祠的隔壁,这是否预示了

别离的发生,在大殿中的眼睛曾

向我们投来一瞥,以神力让我们也尝试

背离家乡的滋味,只是他并不不知道

我有异样的决心,即使离乡也要母子同往



5、普罗维登斯:王华儿


像剪刀手爱德华一样,你开始修剪

别墅花园中的杂草。忍冬花仍在

招惹着面临绝路的蜜蜂。除了肤色

你像个普通的社区公民,在这里打理着

生活的一切,成为合众国的一片枝叶

如果再生长出去,你就能看见东海岸的阳光

穿过花园的地心,就能到达武康河滨公园

那里站立着东野的雕塑。他的诗句

一直是灯塔,引领着你归航的船队

有一次你穿越地表覆盖的水,进行

环球旅行。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回到

母亲的皱纹中。像东野先生一样

仔细端详那双平原的女性之手


也许这是个隐喻。用水流走向终端的方式

你完成去国还乡的转身。并没有人要求你

交出地图和指南针。断送再次远行的桅杆

在遥远的国度,唐诗被封存在母语的密室

封条中贴满遗忘大师书写的符咒。电话里

母亲的乡音变成霓裳。将故乡的消息运往

唐代诗句从未征服的地方。你时常迷恋

庞德和斯奈德的改写,他们在英语的汤匙中

加添着汉语的蔗糖。在咖啡的基础味道中

增添了调配者自己的表达。在游子的精神脾胃

这是意外的惊喜。像那包带来的泥土同时

养活了两地的植物。让你得以饱足


而这一次,母亲的讯息将从地域的限制

变成生死的相隔。女性的双手已化为

被木头囚禁的粉末。故乡的意义在那一刻

变得轻盈。脐带和母乳建立的秩序

已随着死亡通知书而部分瓦解,你站在

北美的花园里怀念母亲,和站在江南

某座空房并无本质区别。逝去的风景

可以在照片中找回。而现实的地理学

正在被人类的双手所改写。当你再一次

回到母亲的墓前。一束鲜花就是永恒的祝福

仅仅是祝福,并不能像母亲的手艺一般

为游子抵抗寒风,虽然她并不知道

那些季候风从何而来,也许仅仅是

一片树叶的颤动,或是海怪的咆哮

而此时,你只能借助于异国的壁炉



6、母性归来


我曾编辑过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校刊

在校歌的吟唱中。你的诗句又一次

展览给众多的耳膜,却未必能进入

每个人灵魂的沟壑。拯救人们

被浮华猎杀的生活。被误读的你

一直在敲击着阅读者。你被铭记的

是被脸谱化的温情。那些吟诵者们

根本无暇复述你的厄运。韩昌黎为你

写下的墓志铭。成为你入殓的通行证

这像你身后的江山:由盛唐的暖色调

转为阴郁。富庶的江南在横征暴敛中

被酷吏的犬齿咬出鲜血。洗濯着夜色  


《织妇辞》连接的是,身后无数个

可能成为你母亲的人。很少有人读出

你曾想化身为所有人的儿子。为她们在

被亏欠的世代命名,为她们的怨恨加入

你行军令一般准确的词语。在每个

痛哭流涕的夜晚。年少丧父的你授予

每个女性无上的权柄。他们一边读着你

写给母亲的诗感动莫名,一边又在加害

同样的女性。就算你寄情于溧阳的山水

你依然用冷色的诗句,在为薄情的时代

加添自己的诅咒。你的咬合力并不是

立竿见影。却持续地拖曳着被伤害的山水


很多人将忘记你暴毙的夜晚。你成为

那个时代露阴癖的佐证:无人知晓

叹息的灵魂被召唤。一具皮囊成了

客居地的累赘。多年后人们保留你

故乡的枯井,像是地方考古学的神龛

又被加添了香火。而当时你的尸骨

冷却在异乡,作为野地磷火的楔子

将照耀那些离开家乡的学子。直到

母性的光芒烛照在新世纪的祭坛

再没有人喝令别人的母亲,只要她

愿意用织物为孩子驱赶素色的山水

手中的针线,将化为飞向孤独的暗器

  • 1
  • 关键词:故乡、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0600
  • 3
  • 45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