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莉雅的爱情在深圳
  • 点击:2495评论:42019/06/05 16:29

沙莉雅正在做一道心理测试题: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下数字1到11;在1和2的旁边写下你所想的任意两个数字(只能是一位数的数字);在3和7的旁边写下任意两个异性的名字(凭第一直觉);在4、5、6的旁边分别写上你家人或朋友的名字;在8到11的旁边各写一首歌的歌名。

沙莉雅认认真真地写好了,迫不及待看答案:

写在3旁边的那个人是你最爱的人;写在4旁边的那个人是你最关心的人;写在5旁边的那个人是最了解你的人;写在6旁边的那个人是对你最重要的人;写在7旁边的那个人是你喜欢的、但不能与之相伴的人;写在8旁边的那首歌适合3旁边的那个人;写在9旁边的那首歌适合7旁边的那个人;写在10旁边的那首歌最能代表你的想法;写在11旁边的那首歌是你对生活的感受。

“天啊!太准了”沙莉雅尖声叫着,激动地从椅上弹起来,兴奋得像刚做完爱的女人,满脸潮红。“不可思议!太神奇了!你们都来测一下吧!”沙莉雅热切地对她的同事们说。

可是偌大的办公室里,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如一场精彩的演出,台下空无一人,沙莉雅很是失望,她看见了窗外强烈的阳光,不由得莫名烦躁。已经是深秋季节了,深圳居然还是这么热!沙莉雅讨厌这燥热的天气。她并不喜欢深圳,她没有理由喜欢深圳,深圳不是她的故乡,也不是她上学的地方,更不是她初恋的地方。但是,姚亮要她到深圳来,于是她就离开杭州,“嗖”地到了深圳。她常常觉得是自己来得太快了的原因,以至于她久久不能适应深圳的生活。

姚亮是谁?姚亮就是她写在数字3旁边的那个人,也就是说,姚亮是沙莉雅最爱的男人。

沙莉雅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电话是分机,要先拨个0,才能打市内电话,沙莉雅拨姚亮的电话时,她忍不住又想起了杭州的好。在杭州上班时,办公室的电话是可以随便打的,不必担心被总台小姐偷听,更不会无缘无故地被人掐了线去。姚亮很久才接电话,他开口就问沙莉雅:“什么事?”沙莉雅本想和他分享心理测试结果的,一听他这样没有感情色彩的话立即就忘了自己的目的,她娇嗔地质问道:“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姚亮说:“你别胡闹,我在开会。”沙莉雅一听,真生气了:“我怎么就胡闹了?我胡闹什么了?”

姚亮说:“你别没事找事,我没时间跟你胡搅蛮缠。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沙莉雅先把电话挂了。姚亮很快又把电话打过来,沙莉雅知道是他,拼死也不接。电话不依不饶地响着,沙莉雅看了看时间,自言自语道:“怎么还不下班呢?”这样说的时候,眼里已经有泪花了。沙莉雅怎么不委屈呢?她在杭州时,工作单位是政府部门,既有脸面,待遇也很不错,工作环境更是没得说,可姚亮一句话,眨眼间她就失去了这一切。

姚亮的那句话很简单,“如果你爱我,你就到深圳来!”沙莉雅突然问自己,当初怎么就不针锋相对地说:“如果你爱我,你就到杭州来!”呢?

沙莉雅抓起电话,冲口而出:“如果你爱我,你就和我去杭州!”吼完了,却听见电话里安静得能听见心跳声,于是沙莉雅理直气壮了,她提高声音:“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怯怯的男声:“请问,这是通达电子厂吗?”沙莉雅吓了一跳,“啪”地把电话挂了。这时,同事们个个捧着笔记本,如修女般神情肃穆地鱼贯而入,好像刚参加完一场追悼会似的,眼神呆滞而茫然。

沙莉雅忘了自己的委屈,她可怜兮兮地问同事们:“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不叫我?”没有人回答她,沙莉雅眼中的泪水终于落下来,在办公桌上形成两朵无色的小白梅。

“神经病!这里的人都是神经病!”沙莉雅在心里恶狠狠地骂道。她抓起桌上的手机和钥匙,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办公室。她没有听到,她的同事们都不约而同地冲着她的背影说了两个字:“气醒!”

今天下午有个例会,不准时参加的话要扣工资,大家拿着笔记本争先恐后地往会议室走的时候,沙莉雅却无动于衷,她完全沉浸在心理测试题中。例会开得很不愉快,因为这个月的生产计划没有完成,不管是办公室的白领还是车间的蓝领,无一例外都要被扣掉百分之十的工资。大家的心情坏透了,谁也不想说话,可沙莉雅偏偏要没心没肺地问大家干什么去了,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事实上从沙莉雅踏进通达电子厂的第一天就有人叫她神经病了。沙莉雅一进通达电子厂的门就昂首阔步地往里走,一个保安毫不客气地拦住了她,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厉声问保安:“你干什么?”保安见她生得水灵灵的,脸上就挂了笑,但语气仍是让她不能接受,保安说:“我还想问你,你想干什么呢?”

沙莉雅对异性的嬉皮笑脸已经见多不怪了,她硬梆梆地说:“废话!我进来当然是找人啦!”保安喜欢美女的傲气,他色迷迷地凑近沙莉雅:“是找我吗?”沙莉雅的肺都快气炸了,她想,姚亮怎么呆在这种没教养的地方啊?

保安把沙莉雅的脸红当作了害羞,旁边的两个保安站在一旁不怀好意地笑着,他们期望着能发生点有趣的事情。“啪啪!”沙莉雅扬手给了保安两个响亮的耳光,明晃晃的阳光下,保安的半边脸红了,沙莉雅小巧的鼻子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子。被打的保安愣了,其余两个保安也愣了,而一直高昂着头的沙莉雅却把高跟鞋踩的震天响,“噔噔噔”地若无其事往里走了!

“你——你站住!”保安在后面喝叫起来,沙莉雅当然不理会。突然响起一阵铃声,几百号穿着同样服装的人一起从不同的角落里冲了出来,沙莉雅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张牙舞爪地朝自己奔来,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她双腿发软,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

“沙莉雅!”她听到了姚亮的声音,于是她的腿就放弃了支撑,倒在姚亮的怀里。“喂,什么人?还没登记呢!”保安毫不妥协地追到沙莉雅身后,“哇——”沙莉雅像迷路的孩子终于见到亲人一样,大哭起来。

沙莉雅成了一个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甜面包屑,顷刻之间周围便聚满了密密麻麻的蚂蚁。沙莉雅听见了被吞噬的声音,沙莉雅希望自己和姚亮马上变成侠女武士,一挥手便把他们打得灰飞烟灭。姚亮却很绅士,他对保安解释说:“她是我女朋友,刚到深圳来。”言下之意是请保安高抬贵手,原谅还不懂规矩的女友。“他们是流氓!他们挑戏我!”沙莉雅又委屈又愤怒地喊道,她以为姚亮听到这句话一定会由绅士变为勇士。

姚亮依然绅士,他在同事们的轰笑声中双手紧搂着沙莉雅解释道:“这是厂里的规矩,出入都要登记的。”说着从沙莉雅的包里掏出身份证来递给保安。保安冷冷地看了一眼,随手丢在地上。沙莉雅母鸡般愤怒地在姚亮的怀里挣扎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们这是侮辱你的女人知道吗?”姚亮脾气极好,“走吧,我们走吧,我们回宿舍。”可是保安仍不让他们走,保安说:“她打人,我要报警。”

沙莉雅“啊——”地大叫一声朝保安扑去,再次由淑女变成了泼妇。姚亮紧紧地拖住她,陪着笑脸对保安说,“对不起,兄弟,改天我请你们喝酒!”说着用嘴从上衣口袋里叼出一包烟来,递给了保安。

姚亮就这样连哄带骗地带着沙莉雅从包围圈中突围出来。他听到有人骂他女友“气醒(神经)!”,他想,还好,沙莉雅听不懂本地方言。

依沙莉雅的性格,她是绝不会再踏进通达电子厂的。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她又走进来了,她是挎着姚亮的胳膊进来的,昨天晚上,也就是沙莉雅到深圳的第一个晚上,姚亮趴在她身上问她:“想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沙莉雅闭着眼睛“哼哼嗯嗯”地叫着,姚亮一边抚摸着她绸缎般光滑的肌肤,一边温柔地问,沙莉雅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姚亮,我爱死你了!”姚亮乘胜追击:“和我在一起吗?不和我再一起,我就罢工啦?”沙莉雅紧紧地夹住他,软软地说:“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姚亮却停止动作,把嘴放在沙莉雅的耳旁轻轻命令道:“想在一起,就在这上班。”沙莉雅不满他做功课三心二意,用手拍了拍他屁股,“宝贝,别光说不做!”

于是姚亮使出吃奶的劲,疯狂地疼爱起她来。沙莉雅的声音猛地提高几十个分贝,姚亮慌忙用手捂住了她嘴巴“心肝儿,小心被人听见了——”

激情完毕,沙莉雅一丝不挂地欲去洗手间,被姚亮抱住,“不行!刘飞回来了。”刘飞是谁?姚亮的室友,他们的房间只是三步之隔。沙莉雅“哇”地一声扑在了姚亮身上,她捶着姚亮的胸脯哇哇大叫:“这算什么呀?两男一女共处一室!”姚亮呵呵笑着,温柔地抓住她胸前两只饱满的馒头,嘴巴像抹了蜜似,“乖乖,你在这里上班,这房子就是咱俩的天下了!”沙莉雅张大了嘴巴,这时才明白,姚亮说的“在这里上班”并不是泛指在深圳上班,而是就在通达电子厂上班!

沙莉雅不得不硬着头皮进了通达电子厂。公务员出身的沙莉雅在通达电子厂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办公室做了一名文员,待遇不及在杭州的一半。

姚亮是做销售的,他几乎整天都在外面跑,不过,只要不出深圳,就是三更半夜,他也会赶回来把沙莉雅搂在怀里。

他们是大学同学。姚亮是哈尔滨人,高大帅气,令许多女生自投罗网,但姚亮来者皆拒,女生们不明所以,转爱为恨,视他为玻璃人。沙莉雅是学校数一数二的校花,她比姚亮更高傲,两个人算是棋逢对手。但姚亮的高傲是为了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姚亮是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姚亮在日记里一遍遍地写道:我要充满自尊地恋爱,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姚亮的打算是:等他挣到钱后,他再恋爱,这样就不可能有同情之类的东西存在于爱情之中了,他总觉得女孩子喜欢他是同情他。沙莉雅的高傲是没有理由的,她是女生,她漂亮,她多才多艺,她家庭条件好,太多的理由加起来就不需要理由了。

但沙莉雅有个女孩子大都没有的缺点,那就是马虎。她马虎得连姚亮是孤儿都不知道,她只是喜欢姚亮,姚亮自然也是喜欢她的。那天沙莉雅捡到了姚亮的饭卡,沙莉雅把饭卡扬得高高的,她大声喊:“谁是姚亮站出来!快请我吃饭!”

姚亮偷偷借了两百块钱请沙莉雅吃饭,结果沙莉雅小嘴一张一合的,就吃掉了两百块钱,姚亮虽有些心疼,但却第一次找到了堂堂正正做男子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爽得不得了,于是他光明正大地命令沙莉雅道:“我们走回去!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沙莉雅还从来没有被男生命令过,她兴奋得像只小母鸡,“咯咯咯”地笑着翘起屁股就跑到姚亮前面去了。沙莉雅或许做梦都没想到,姚亮之所以要走路回学校,并不是想和她多呆一会,而是因为他口袋里的钞票不够买两张公共汽车票。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宿舍电子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事挺简单,女生有点情绪化,男生没担当。这种感情自然是走不远的。
    • 鱼鳍2019/06/12 10:24:55
    • 分享到:
  • 爱情终究是败给了现实。

    回复

    • 鱼鳍1布衣2019/06/10 11:49:21
    • 分享到:
  • 老亨,谢谢您的肯定!
  • 回复
    • 青初1布衣2019/06/10 09:06:49
    • 分享到:
  • 女人为爱奋不顾身,男人却为现实逃避,这就是发达城市年轻人必经的阵痛,终于有一天,男人挺直了腰杆,可当初那个为他飞蛾扑火的女孩,却已经消失在人海。
  • 回复
  • 最近来访
  • 鱼鳍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本如玉。
  • 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本如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0
  • 3
  • 49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