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仔
  • 点击:5962评论:12019/06/10 12:02

可能是受困于父子关系的梦魇,我最近经常想起文仔。

——题记

文仔又被打了。他的血蜿蜒着沿手臂流下来,像一把狭长又凌厉的刀,从手臂内部破开皮肤,直插到从我家到对面小巷流淌着洗衣水的小沟里。

这堪称惨烈了。

我们都在自家门口围观,但没人上去帮他。不是我们没义气,也不是文仔平日做人猥琐小气得罪过我们,他在我们眼中倒是挺英雄气概的,我们都很敬他是条汉子。

但打他的人是他爸,那他得就活该受着。我们的爸妈都这么说。

开始几年,我们经常看到文仔以不同的姿态被他爸制服在家门口。后来是粮厅巷口。再后来偶尔是他制服他爸。再后来他哥把他爸替换掉了,大家都以为他们哥俩应该胜负各半。可始终是他哥胜得多。想想也是,他哥武生刚猛坚毅。和文仔平日里松松垮垮的妖邪样子不一样的。而且武生不光是和文仔打架的时候才刚猛坚毅,他平时也是这样。街坊邻里都说武生比文仔稳重的多。

我跟他哥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我已经不记得了,那时我应该是搭乘着我妈的手臂来到粮厅巷的,想来在几乎全由熟人编织的小巷子里,该是惹人瞩目的。尽管那时的我不羁于服饰,只是光着身子披裹着尿片与棉被,但跟文仔他们兄弟见面的时候,我应该还是保持了男人必要的礼貌的。因为据我妈说,我小时候从不对她的朋友们吝啬童子尿。想来那时踮着脚,将脸凑上前来看我的文仔哥俩没有获得一脸失望。

后来在我较为清晰的记忆里,我最先跟他们家打交道的不是文仔,而是武生。那时候,武生还没有长成为一个拥有非凡魅力的小贩,他那时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偶尔逃学,但谨小慎微,从未被家人发现。街坊们都夸他懂事,很有一套,不伤父母心。不像他弟弟。

但在我确切的记忆里,我最早被武生吸引的,半点不是因为他自己身上的迷人气概,而是因为他手上的一只老鼠。

据武生说,那是一只犯鼠。而当他捏着这只犯鼠来向我们绘声绘色地历数着它的罪过,并向我们宣布他对这只犯鼠的判决。

那天中午吃完饭,武生就困顿起来,躺在光光的床板上,靠睡觉来度过他百无聊赖的暑假。这只犯鼠,趁着武生神游太虚的时机,便悄悄地登堂入室了,它瞄准八仙桌上的一盘吃剩的炸鱼,便悄声蹿到桌上,伸出了它贪婪而又罪恶可能还携带着病毒的爪子,当即大快朵颐起来。炸鱼旁还有一小碟油渣,那更让这小贼鼠欣喜。而我们的视角如果得以盘旋在时间的高空上,往当时的犯罪现场俯视过去时,那只伸向它命运终点的小爪子,仍然是会让我们不由得痛心疾首的。那只小鼠,在几番轻易得手饱腹后并未立即离去。而是忘乎所以,还唧唧作响起来,欲呼朋引类,再集体作案。这还了得!武生听到声响后当即暴起,抄到一只拖鞋便当头向犯鼠扔去,犯鼠却并不慌忙逃窜,而是显示出惯犯的狡诈,反朝武生扔拖鞋的方向狂奔而来。

武生当时还盘腿坐在床板上,床边就是门口,武生嫌热,睡觉时仍然将门半打开,这样屋外偶有凉风,就会从门口荡漾到床上来。武生意识到,小贼鼠是想夺门而逃,当下沉着心情,待那一段灰黑的线条飞至眼前时,就猛然以手推门,将门大打开来。这是一路险招,却获得惊人效果,小鼠窜至近门处时,门如一把巨扇携来一股劲风,将疾速奔跑的小鼠逼迫得只好减速,以稳住身子,可此风甚劲,小鼠尝试将四足往后,朝地面试探,却仍旧无法稳稳抓地,只好忌器,四足胡乱在地表一蹬便飞将起来。而门在武生全力的掌推下,仍然以巨大的势能拍打着空气缓缓向墙边靠近,此时正将小贼鼠撞入门板与墙边的夹角中。门边的凸起的铜锁撞到墙面后便弹回来,门复又将关上,小贼鼠紧跟着再次奋力搏命,跳将起来。但小贼鼠并不知道,这时文仔他哥也已经跳下床来,挥着巨大的手掌在空中等着它。而这只偷吃的老鼠,就在它被抓获那一瞬间,几乎是鼠赃并获,那犯鼠没有半点辩驳的余地可言,连认罪的机会都没有就束手就擒了。这犯鼠被文仔他哥捏在手里的时候,嘴角的胡子上还沾着鱼刺和零星的鱼肉。

武生捏着这只犯鼠,走到巷子里来,向众人——我,我妈,一个洗衣服的老太太,还有四根迎风招展的晾衣竹子——宣布了他对这只犯鼠的判决:处死!

我听到了这个新鲜的消息后,便停下了拿着一支竹枝叉在院子的阴凉处刮青苔的工作。我把那只竹枝叉放到墙边的地上,把手摩挲干净,然后好好的在竹椅上。在门口水池上凶巴巴洗衣服的老太太被我们俩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但笑完后即又不屑,她拎起一件衣服拿叉子叉到已经废弃的葡萄架上,然后嗤了一声,摇摇头进门去了。我妈瞧着我也乐了,她的意思是,你都准备好要看表演了?我至今都没有意识到我当时的那一系列动作是从哪来的,但可以肯定我表达了我的好奇。而武生,对我的好奇非常满意。他说自己抓了这只脏脏的老鼠,左右要洗澡。所以就想出了这只犯鼠的死法:开水烫死。他在补充完细节后,转身进门,但在将腿跨进门后又特意回过头来跟我说了声:想看吗?来。

我看了一眼我妈,在获得准许后,便一步一步颤颤巍巍地(那时我走路仍不利索)扶着门墙走进了武生文仔他们住的那个进士第的老院墙里。我妈随后就进来了。

我至今都不记得我到底是怎么被烫伤的。我也未曾记得我烫伤到哪儿了。我也不记得疼,但当时的很多感受我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我那时当真很疼,我不该从来一点儿也不记得。但我确实被烫伤了,可是我却不记得一丁点儿烫或是疼的感受。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脑袋朝下的眩晕感,我妈抱着我,她不是正常的姿势抱着我,而大概是挎抱着,把我夹在腋下。我稍一松懈,脑袋就垂下了。景观便倒转,低头便见蓝天。好晕啊,我只有奋力挺直脑袋,而那样又会被我妈按下去,我当即便就只知道晕,而不知道疼。我不记得自己疼,倒是记得武生那么大的个子,被他妈抱起来,样子很滑稽。武生那么高大魁梧的身材,坐卧在他母亲短悍瘦小的怀里。他母亲惊呼着一些乡村的方言,我一句也听不懂。

我们被彼此的母亲跑到医院里,我好像没有因此受什么罪,但我记得武生倒是为此拄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拐。后来我听说,是武生在壶中开水洒向我的时候,奋力地挡在我面前了,使致我的身上没有被烫到多少。我因此在那之后,在我和文仔已经打过几次交道之后,也总想找机会和他亲近亲近。但他却好像从那次之后总是躲着我。后来我放弃了要和他打交道或者是亲近的念头了,我只想从他那儿打听那只小鼠最后怎么了,不过也始终不得。再后来武生一下子蹿大了,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大人了。我便更不敢主动找他了。

我并不觉得文仔有什么坏的。在他们说了很久文仔不好之后很长时间我都并不觉得文仔有哪里坏了。直到有一次我被文仔弄哭了的时候,我都不觉得他有什么特别于我不好的,而是觉得那是他开玩笑的方式,如果不是我,自行车上坐的是别的小孩儿,他也一样会这样开玩笑的。只不过他这种开玩笑的方式让我害怕罢了。他跟我们玩跳房子、砸啤酒瓶盖、打猫眼、画片、斗摔纸折的包子饺子的时候都很厉害,而且他很慷慨,他赢得的猫眼和啤酒瓶盖、画片在他自己手上留不了几天,我在玩这些游戏的时候,从他那儿受惠不少。

我们家隔壁住着一个霸道的凶老太太,她为人很坏,养了一条同样糟糕的狗。她在巷子里住着一栋少见的洋楼,二楼的阳台占据了一半的巷子上空,阳台上伸出葡萄的藤蔓,藤蔓架到巷子对过的平房屋顶上,藤蔓到枝叶茂密的时候,正好把那另一半巷子的上空也给填满了。她对过的那间平房是一间年过耄耋而又寡居的老人住的,那位良善恭谦的老人,在经历了两次在巷口劝人与她一起分食她在裤兜里发现的大块“红薯”后,便很快故去了。那位老人寡居的平房隔壁是一块空着的平坦泥地,街坊四邻有时将用不上的木材或门板倚靠在那儿。夏天的时候,我们总借着那块平坦的泥地弹猫眼,或者跳房子。女孩子也愿意在晚上的时候,躲在那儿找块干净的石头坐着,想些谁也不明白的事情。可是那老太太总是将她的狗,有意或无意地,蹭在大家聚在一块,或者有人坐在那儿安静一会儿的时候,将小孩子都怕的狗牵到那块空地上去,绑在一块木杆或者石头上。然后就不管不顾的进屋去了,仍谁叫喊也不出来。万一有人上门找她理论,她一定返身持狗叱骂。有时狗会帮她,有时连狗也会怕她。我们都在暗地里咒她早死。

但是文仔在的时候,她多半是不敢牵狗过来的。如果她不知道文仔正趴在泥地上专心瞄准一个搭在三角线内的金色猫眼准备策指进攻而牵着狗过来的话,她走到半路上看到文仔撅起的屁股也一定会牵着她的狗回去的,如果哪次她老眼昏花或者目中无人(她从来这样)没看清文仔,那她就需要狗眼来看人了,因为那只狗看到了文仔也会识相的自己回去,并且拉动牵绳来提醒她。那只狗比她聪明,它知道如果在文仔玩猫眼的时候它跑到那块泥地去拉屎的话,文仔是会狠狠的打到它不住哀嚎的。如果那老太因此而跑出来骂文仔的话,文仔也会以所向披靡的气势和她对骂的。骂战一起,大家都会围上去助威,一下子声势浩大起来,文仔甚至高高举起过那只小狗,狠狠威胁她,如果她的狗嘴里再出一些不三不四的难听话,他就让她的狗在她门口的地上碎成肉酱。这时小巷子里大大小小的人都会过来看,这注定是一场碾压局。因为小孩子的玩闹,又不是打闹,大人们几乎都是会袖手旁观看看大家在吵些什么先的,而在小孩子的队伍中,老太早已是众矢之的,老太的每句话都会迎来我们嘘声,而文仔一骂,我们大家都会喝彩。这样一来,在小巷嬉笑的围观中,老太就成了唯一被大人小孩同时被取笑与被指责的对象了,她不仅丢人,而且在江湖道义上,她本来也是理亏的,连大人也看不起她。

在和文仔的斗争中落败后,老太便知道众怒难犯了,有时便收敛一些。可是老太仍旧只是忌惮文仔一人。时间一长,待她只要得知文仔不玩了,她就又来欺负我们了。可是文仔不会每次都来和我们玩,我们只好每次都咒她死。

文仔他爸每次都能在我们在这些游戏中挣扎得最痛苦的时机,比如说大家兜里都只剩下两三个猫眼、五六张画片、一片被砸扁的啤酒瓶盖的时候,给予文仔迎头的痛击。文仔被打了之后就会展现出他的豪放来,文仔会在一个随便什么郁闷堆集在胸口的时候,多半就是从家里跑出来跑到那个中翰第牌楼的大院门口(那正好也是我家门口,我从写作业的桌子上方那个小破窗往外看,正好能看见对门那个石凿的中翰第门匾斑驳的样子)的时候,就长啸一声,就像李白写首诗前面要噫吁嚱一样,然后就将他捧在胸口的几百个猫眼,上千张画片、估计是半个县镇的啤酒瓶盖了(不管有人没人,没人更好,那就只有我了,有人我反而抢不到,但他似乎更喜欢人多时候的样子)一股脑地向天空抛洒出去,然后所有的小孩子就像迎奉天神或上帝一样,簇拥上前,在他落拓的脚步中,捡拾他英雄般的恩赐。那时我多半被关在家里,抱着一本古词三百首,透过小窗看他们狂欢。那时我还读不懂箫声咽,但内心中已有相似的感怀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父子关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有点小乱,但还蛮好玩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8989
  • 19
  • 1810
  • 文学赛事,总是众口难调、众说纷纭的,因为大家都是写作爱好者,习惯用笔“说话”,天然地喜欢表达意见,不说憋得慌——尽管说了也不值几毛钱,对社会、对世界,更是。对于睦邻文学奖来说,它原本就是植根于深圳这座城市的赛事,这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局限,深圳写作者、或者说与深圳有关的写作者数量毕竟有限,如果特别把历届获奖者排除在外,恐怕过不了几年,就剩不了多少人参赛了。就赛事主旨而言,无论获过奖的旧人,还是

    笑笑书生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5:01:03
  • 邻家的魅力势不可挡,邻家的发展有目共睹,邻家的盛宴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才子佳人,群英荟萃,无比璀璨。各类赛事源源不断,给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读写评其乐融融,受益匪浅!更实惠的是邻家币,真的是天道酬勤。邻家的大赛,一直在举办,参赛作品质量上乘者居多,看的人眼花缭乱,真正辛苦的是评委老师们,牺牲宝贵的时间对作品精挑细选,认真写评,向评委老师致敬!参赛者,获奖的再接再厉,落选者也不要气馁!加油!

    红月亮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38:25
  • 关于圈子,我想说,不必避讳。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形成一个文学生态圈,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把酒话深圳,把酒论诗文,这样的圈子太稀少、太难得了,所以我们用了七年时间持之以恒地来打造他。但是这个圈子是开放的,是希望新人也能介入互动的。有些作者不喜欢交流,扔一篇作品就走,不评别人,也不对别人的评论作回应,这固然不错,但是也显得孤傲,不说是自私,至少关怀和提携他人不够。如果他的作品少人点赞、少人点评,应合情理。

    深圳老亨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2:00:04
  • 飞泉兄弟是邻家最为勤力的作家!其诗歌大气磅礴,海阔天空,意 像频出,让人常常有目不暇接之感,这种激情四射的诗情能保持至今,的确难能可贵!其小说也能从细微细节处打动读者的心灵,其散文笔法老练,在形散神不散之后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能在诗歌散文小说三栖发展,实属不易,如今的飞泉兄已进阶省作协,这是飞泉兄弟跨出的一大步,向飞泉兄弟学习并致可喜可贺!!也为邻家这个贴心的平台举起大拇指点赞!!

    方华吉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6 11:18:23
  • 读完邬霞这篇有点长的文字,我也差点泪流满面了。我自信是不容易流泪的人。这应该是邬霞的自传,对一段生活书写。于是我想到文学怎样打动人的事。有人很善于用技巧,但技巧怎么也拼不过真情实感。我们为什么要文学,就是因为情感。作者的故事以前多少知道一点,虽然很少聊天,但心里一直怀着敬意。写这几句短评也是表达致敬。问好!

    茨平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6 11:18:22
  • 想说两句,睦邻作为富有特色的文赛坚持了7年,真心不容易。但它的特点正是因为不设限,大凡书写深圳的好作品都欢迎,而且没有明文规定历届获奖者不得参赛,除非作者自己不愿意。大凡文赛,大抵都是以质量取胜,鼓励新人是应该的,也欢迎新人踊跃参加,前提是有好稿,初评评委的眼光还是毒辣的,今年就非常多新人作品入决,也是不少作品有望获奖。所以说邻家是熟人竞技场的说法,不仅是对这项赛事的误导,这是不赞同的。

    江飞泉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6 10:52:09
  • 也许长诗都不受读者青睐,这首没被提名有点遗憾。因为长诗本质上与中篇小说一样费心费力。我自己深有体会。这篇关于清水河的小长诗,确实挺苍凉的,这种苍凉源自对被涂抹的历史无奈,好比被风吹散的云层,或者被海水冲垮的河堤,在与城市钢铁丛林博弈中,历史遗迹总是节节败退,让人唏嘘不已。清水河曾经因为某次爆炸而令人铭记,但年轻一代有多少知道这段历史。时间总是试图掩盖历史真相,但总是失败。

    江飞泉​从清河村到深圳

    2019/9/16 0:39:02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一首情意深长又不失大气的《沁园春》,平仄、韵脚规范,整首词意境悠扬,情感真挚,让人读出了一位离家十几年的黑龙江游子在中秋这天浓浓的乡愁,字里行间的无奈里又迸发出对故乡难舍的眷恋和美好祝福。“颟顸”的自嘲和“龙郎”的标榜,两者并不矛盾,深圳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成长的大摇篮。作者心怀故土,才能塑造更好的自己,为故乡争光。 看作者头像似乎年纪并不大,能够如此钟爱古体诗词并可以自如写作确实难能可贵,加油!

    醒着的行者沁园春·己亥中秋有感

    2019/9/14 18:53:05
  • 今年飞泉的点评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飞泉一样,几年来,好些作者每年都要创作一批作品参加睦邻奖的角逐,像飞泉这样高的作品数量、提名比例、获奖比例,还真是不多见。其实,睦奖的奖金并不高,最高奖才5万元,扣税之后,在深圳特区内已经买不到一个平米了。飞泉从事的是多金且烧脑的地产广告行业,工作之余还坚持文学创作,只能说文学有无用之用,有非常之乐。邻家平台只是给了大家自娱自乐、相互取乐的公平机会。

    深圳老亨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17:57:24
  • 古体七言诗的框架,现代特区发展的血肉。宝安区石岩街道的优势和未来,便被古体诗的形式表达出来。我曾在石岩公学交流学习,去过石岩湖游玩,领略过那“石立南天,岩朝北斗”的豪迈。随着2010年深圳撤关,地铁6号线、13号线呼之欲出,宏发世纪城商圈的逐步形成,随着更多“北过白芒关”的英才参与建设,石岩定会如作者所说:明朝更揽丰足年。而“百姓石岩”则是点睛之笔,指出石岩的各项发展围绕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

    醒着的行者百姓石岩

    2019/9/14 10:26:08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作者以独特的视角和平实手法,阐述了当今社会的养老问题。这是一个全世界垣古不变的话题,是人类共同关心的话题,具有现实意义。深圳和所有城市一样,人口老龄化问题曰趋加重。如何养老及养老的方式,如何有质量地养老,这非常重要。文章开篇就把矛盾冲突呈现,给人鲜明的节奏感。作者有一双发现题材的锐利眼睛,只是结构、技巧还待进一步成熟。期待在往后的创作中继续潜心修炼,把优美的、复杂的、深层的涵意通过作品展现出来。

    张军养老

    2019/9/13 20:49:59
  • 每个行业都有匠心存在。一个简单的“等”字,两次普通的等公交,却写出了人性的缩影。作者先把那次郁闷的等公交铺垫在前,用以衬托让自己暖心的那次等公交,折射出一种“匠心之光”。我也经历过似的事情:司机弃我而去时,却用一种轻蔑的目光和我对视,加大油门而走;而愿意等我的司机,我则一路狂奔上车后,由衷地说一声谢谢。前者只是一份工作,安全到达目的地即可,不会想乘客之急;后者则将心比心,这就是公交车司机的匠心。

    雪候鸟“等”公交

    2019/9/13 20:04:2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