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艺
  • 点击:2345评论:12019/06/10 12:06

手艺

       ——To Mark Knopfler


1

日子像渐渐发福的身体

气氛正好

趋向一种饱和

有人

从别处的经验中伸出耳朵

你伸出手来

排布一两刻的好时间

随时引向

你旧日的苏格兰


2

此刻,公路正没过我的腰

因为你的手艺

有一些钢铁融化了进来

你继续歌唱,鼓和吉他围着你

跳跃或呜咽围着你

灯光与闪烁的爱情围着你

欢呼和泪水围着你

炮火也加入进来

枪声与剑的形式

也融化进来

你让情感继续

以言述得体的方式

越过这个夜晚

越过一片枯燥的森林

越过一些鬼影与等待黑暗的人群

将他们

变成镜子



注:

“你明天过来,明天!你早一点,现在就买票!我盘了个店面,很便宜,挺好的,太便宜了,就怕被骗!”

“能有我住的房间大吗?”

“比你住的房间大,你明天过来吧!不然我感觉我一个势单力薄。”

“那我今天晚上就过去吧。”

“不用,你明天早点过来就可以了,今天晚上就买票。”

“那我明天买吧,我电脑都关了,明天直接去火车站买吧。”

“今天就买!电脑关了,再开吧!”

“行吧。”

独孤长沙的餐馆最终落地在东莞虎门镇卢向北村。一个巨大的乐购开在他的餐馆附近,我在接到他的电话后,第二天出了火车站就打车找到那儿。那儿周围的烧烤、火锅、特色小吃和德国啤酒都挤在一块,所幸他们做的大都是晚餐和夜宵生意,独孤长沙望了望便盘算好要退出黑夜的竞争,逐鹿正午。

可是正午的生意仍旧不甚好做,好几个月了,都是不温不火。我偶尔过去看他们一下,旁边有个河南面馆的老板说我每次过来都能改善他们的伙食,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吃饭往往都就围着那么一两个素菜。后来我每次去虎门一下火车就往菜市场里钻。我之前从来没怎么去过菜市场,那儿着实让我开了开眼界。

我经常在他的馆子里和人说起,我们第一次在网上聊天,我顺口问他在哪,他回答说他在赵国。但是赵国太大了,那能在哪,他是楚国人,去赵国多半不是无名之地,难道有典?我想了很久,也不敢问他,我怕露怯。后来知道他是在邯郸,当年赵国在那定都长达一个半世纪。只是他并没有在那里学会更优雅的步伐。

他抽空带我到处耍,这儿林则徐公园,那儿威远炮台。我说生意忙算了。他说,哪有生意啊。

后来独孤长沙还是把馆子关掉回了湖南衡阳老家。他从东莞走时打电话到深圳跟我说,他父母年纪大了,家中还需要有人料理葡萄。我们长吁短叹,在观念与命运往来的玩笑间相约有缘再见。

再后来他又宣称他要结婚了,我早已习惯这个说法,只是一味唱诺,但我半点不信他能收获爱情果实的样子。后来他反复跟我保证是真的,我都不信。他女朋友我也认识,聪明,倔强,不久前还跟他闹矛盾呢,怎么会突然就答应结婚。他说不信你来衡阳给她做娘家人,我答应了,生活的童话在衡阳高铁站等我。我从深圳北站上车,才三个小时,景物繁复的路途烟消云散,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我当了一回娘家人。

遥想当年,独孤长沙追随爱情漂泊到杭州的时候,我到汽车北站去接他,恍如隔世。当时他拖着行李从公交车上下来,扭捏半天,才说是因为女朋友的工作调动才跟着来的。我心想那你跟我住啥?但嘴上没问,我估计那都是扭捏的原因。三墩的幸福里是我和几个朋友合租的住处,那时我经常出门,而他整天窝在房间里郁闷。偶尔出来炒点什么吃,惊艳世人。他掂着勺的时候,门就一扇扇都开了,大家都猫着腰,跟着鼻子到了厨房。

看看,都炒了点儿啥呀?

老坛酸菜方便面。

炒方便面能这么好吃吗?

能。

他锅里还有一小半,我招呼大家大张旗鼓地分食了。本来我只是想活跃活跃气氛,至少让他平时心情能好点。

可是不食还好,大家平日里土豆丝、酱豆干、木耳白菜也能就合,这一食反而搜肠刮肚,就那点面条居然激荡胸腹,把退隐江湖许久的馋虫都全给翻出来了。这可把我们馋坏了,我玩儿命怂恿,可是独孤长沙仍然不出来。我说这饥饿营销是从你开始的呀,他也不搭话。过两天再炒另一个花样,大家的鼻子激动复如是,蹭吃的过程很欢乐,只是量仍然少。独孤长沙也仍然躺着。

和我当时合租的朋友都爱好摆弄一些乐器,口腹被哄开心了,礼尚往来,大家就想法取悦他的耳朵。所以那一阵,在那屋子里,各色音乐花样翻飞,吃喝玩乐在我们那个屋子里轻易的实现了。大家(主要是我)都不厌其烦给他介绍,这是铁娘子,这是酷玩,这是大门,这是蝎子,这是金属,这是朋克,这是布鲁斯,这是爵士,这是……独孤长沙均无动于衷。我明白在一种情绪铺底之后,哪怕沸腾在脑海里的音乐是“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也仍然只会体味出一种绝世的荒凉感。

一天下午我从外面回来,看见他又躺在床上玩手机。我知道他苦闷,但我忍不住逗乐,一进门就玩命跟他客气:孤独老师好!独孤老师下午好!独孤老师姿势躺得好!他也翻身起来回敬了我一句,然后又躺回去了。当时下午四点,我从上午六点开始,已经跑了一整天了,我很疲惫。我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洗完澡我再回到房间,打开我那个芬达的小破音箱放起音乐来。节奏是舒服的,我又抱本书坐沙发上读。刚读了两页,独孤长沙突然认真问我,这是什么歌?我说怎么了。他突然很想知道这种风格叫什么。他继续问我,中国有这样的歌么。那首歌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也一直很喜欢那首歌,那首歌的作者也是我的偶像,那首歌是恐怖海峡乐队的Brother In Arms,作者是Mark Knopfler。他的技艺和创作都让人沉醉。他也写作。

  • 1
  • 关键词:音乐手艺记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咦,是不是还没写完?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行安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2星
  • 2钻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去逐一接受迎面吹来历史蒸汽机鼓动的风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18989
  • 19
  • 181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