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上的生活
  • 点击:14332评论:32019/06/17 07:08

一轮斜月照耀海面,海面像铺了张巨大的银白帘幕,随波起伏;一搜渔船切入其中,开出道道分离复合之路,驶向帘幕尽头。此刻寒气似锥,船上之人大都熟睡,只有条小黑狗陪伴着明心坐在船头瞭望远方,他们的眼角有些湿润。远方是漆黑一片,只有在前行中才能看见,明心的思绪渐渐地游移到一年前那个初春:那时的他在家公司做材料保管员,因为一场不慎的烟火险些将仓库给烧掉,导致手上留下疤痕处处不顺,后找了渔船的工作。船长兼负责人是个中年汉子,他望着矮小瘦弱的明心满脸怀疑地问,“我们船上很辛苦,你吃的消吗?”明心犹豫了片刻道,“我不怕吃苦。”于是这样便上了渔船。

次日,船长安排了一个叫宏亮的师傅带着明心。但他觉得那个师傅好怪,因为他跟了他好几天,也没见他和他说过一句话;他叫他去做事,总是冲他摆一摆手或使个眼色,也不管他做得如何都不会吭一声,只会自己埋头干,不懂的事也不能乱问,有时明心偷懒休息也不管;他总是独来独往端着饭碗坐在船头。这让明心感到很不快,以为师傅不愿带他,心里也就暗自生了闷气。后来问过船上一个叫立勇的人,才知宏亮根本不会说话,他原来是个哑巴,明心这才理解过来,但与此同时他更加疑惑的是,怎么那么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好端端竟是个哑巴呢,他问道。“这就没人知道了,我们问过他也不说,或许是天生的吧,只记得他是在那个寒冬的荒凉季节来到船上,求了船长许久,船长才答应让他试工,又看他任劳任怨,人也有把子力气,就收留下来,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不过他心地很好,你不用担心,只是不会说话而已。”明心听了心里想,我还没跟过哑巴师傅呢。

堆满鱼群的甲板上,活蹦乱跳的被分门别类拣收至冰冻储存,对于一些特殊的色泽怪状的鱼类更是要放进鱼槽中好好养活;那些鱼槽每次新放进鱼时总要顺带着放一两条不同的鱼,这是明心所疑,后面他便知,原来那不同的鱼便是鲶鱼,因为鲶鱼是以鱼为主要食物,别的鱼见了会害怕受到攻击随着不停地游动,从而保持活力到回去能卖个好价钱——有时明心会担心,尤其是当他被鲜明的刺痛时,他会突然感到海底之光。

到第十天时,一个开吊机的叫云山的师傅对明心讲,“没想到你还能留下来,之前来了不少人都走了,他们都嫌这里有些怪。”

“是吗?”明心假装不以为然道,因为他觉得哑巴师傅已经见怪不怪,他甚至在心里还有些佩服他,立勇跟他提及过,他从不会去吃喝玩乐,而且所发工资总是及时打回去——不过随后他倒真觉得有件事挺蹊跷,也是明心睡不着偶然得知:就是每当晚上大家要睡觉时,船上做饭的女的便会打扮一番悄悄“偷跑”出去,因为船上有明文规定,夜间十一点后禁止外出,可她总是要到凌晨一两点后才回来。明心好奇地问了睡他床头铺的渡浩、此人是船长的侄子,一来就向他借钱。他不屑地说那是她出去卖呢。明心觉得不可思议,先是一个哑巴师傅,再又是一个夜间出去卖的女的,他觉得在这样一条不到十来个人的渔船上还能发生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但那个女的谁也说不清她是哪里人,她自己说是某地的,可听口音似乎又不大像,也许只有船长清楚罢了——这个女的叫贞嫂。

明心上船时隐瞒了他不懂水性之事,他只是用水洗了下手臂的疤痕,然后就决定了在船上;但当他第一次出船回来中途抛锚在一个无名河岸边时,他回头望了望那艘看上去显得有些破旧的渔船便心灰意冷,他想到刚来时船长跟他说过船上还是充满希望时,他疑虑了,他觉得每天跟随哑巴师傅,然后无声无语机器似地作业,还要面对着似乎与世隔绝的海上,能有什么希望,自己都要变成哑巴似的;他还想到似乎曾有人说过好男不跑船,好女不嫁船夫,这不可悲吗,于是不禁朝岸边树林子里去了。只听得随后传来船上人员叫喊他的声音,他也不作答,似乎是笃定了心意想径直穿过眼前这片茂密的荆棘丛林到另一边的城市去,突然,他被杂草绊了下,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松树旁有只小黑狗正被条蟒蛇所缠绕,奄奄一息,遂找了根木棍将蟒蛇打跑了。那小黑狗好像没出生多久的样子,不停地瑟瑟发抖,身子也蜷缩成团。他上去把它抱了起来,小黑狗仍是在他怀里发抖。他四下望了眼,心里有些奇怪道,“这地方怎么会有小狗呢?”正想往前继续走,又折了回来,“不行!还是得把小黑狗带到船上去。”这么一想,他脚下生风似地抱着小黑狗飞快朝河边走。到了河边,见渔船还在,大家也都在岸边等着他,心里不是滋味,便闷头朝艞板而去。气得船长脸色铁青地瞪视着他,“你死哪去了?我们叫你都不应!”

“我,我看见条狗,就去抱了回来。”明心弱弱地说。

“谁准许你在船上养狗的,把它丢了!”船长更加不悦起来。

明心虽然心里也不高兴,但他看到船长正在气头上便打住没再说话,他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先安排好小黑狗再说,就算船长真不许他养,他大可回去再作决定,因而他径直朝睡觉舱走去,将小黑狗放下;然后大家围了上来又看又摸又起哄,就好像见到什么稀罕物一样,明心见了心里有些慰籍;只是船长仍是脸色铁青地瞪视着他。

小黑狗似乎不太适应船上的生活,没两天它看上去就已经显得有些消瘦,它总是闪缩着不肯吃东西,见了人就到处钻,明心遂找了个根绳子把它栓在门外边。后面大家便发现,原来它只吃生的食物,吃的满嘴腥腥的,以至有人怀疑道,它是不是条狼狗啊;它晚上不时地会叫,别人倒还好,总是那个渡浩一会儿说要把它丢出去,一会儿又说要把给它宰了;明心也担心起来,他怕把小黑狗给养死了。这天渔船停泊在码头,下午明心外出买东西回来发现小黑狗不见了,船上的人告诉他是渡浩拿出去丢了,于是他顾不得东西很生气地跑去质问渡浩。渡浩说是船长的意思。但当明心问过船长之后,就知那压根是他自己的意愿,便又找渡浩理论起来,俩人吵得面红耳赤,还说找不到狗他也不回来。搞得船长也非常生气,说了渡浩一顿,又叫哑巴师傅陪明心去找,原来渡浩连同箱子把小黑狗丢在码头上面的垃圾桶边。可是当他们到了垃圾桶边,只看见倒地的箱子,根本没看见小黑狗,气得明心忍不住破口大骂,“这该死的!这么毒热的天,草都焦了,怎么还有良心把狗放在外面晒呢?”他们沿着四周围找来找去,终于在码头下面的草丛里见到浑身是土的小黑狗正艰难地爬向江边,他忙抱回了船。

回到船上,明心不由得萌生出想将小黑狗送人的意愿,他有些犹豫,又有些不放心,他去问了船长。没想到船长这回倒挺通融,听了明心的想法后,说不过是条狗嘛,想养就养,与你也是个缘分;然而渡浩见了还是不甘心,他冲着明心讲,“你要养可以,但别打扰到我休息,不然别怪我...”明心看着小黑狗脏兮兮的样子,于是给它洗了个澡,完后拿着根撕了皮的火腿对小黑狗说,“你要乖乖的,夜里时不要吵闹,不然又把你丢到外面被吃了都不知道。”这天晚上,明心重新找了个箱子给小黑狗睡,想来想去他又把箱子拿了,他将小黑哥抱到床上,意外的是,这一夜,小黑狗望着他竟然异常地安静。

慢慢的,小黑狗似乎适应起船上的生活。它渐渐地会吃用生鱼酱拌的饭食,见了人还会摇尾贴近,老是拽着绳子要跳进来,明心便将它脖子上的绳子给解了。收网时,小黑狗特别喜欢跑去甲板上,有时候会去抓鱼,有时候会去追逐环绕的海鸥,还有次不注意被大海蟹夹住后腿,疼得它跳起来甩都甩不掉,从那以后便很怕海蟹,见了只是远远地避开,对着吼叫,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直打转,除非认定不动了,它才会试探着用爪子去挑逗它,忍俊不禁;它还有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辉煌事迹,那便是有天夜里它在甲板上抓住一只又大又肥的溜溜老鼠,那只老鼠可说贻害好久,老是咬坏东西,又很会偷吃,大家都说船上老鼠不要抓,倒不想灭在它手里。

闲暇时候,明心总爱坐在船尾甲板上发呆。有时看海鸥绕拖网飞来飞去;有时看船经过会很好奇;还有时他看到一片汪洋洋的火烧海,他觉得那美极了,遂想把它画下来,但当拿来笔和纸才遗憾感到自己根本没那方面的天赋;他还喜欢钓鱼,他总期望能钓到一条大大的鱼,但他又时常连条小鱼都钓不到,总之他就是不爱玩牌,像渡浩那样,老是找人玩牌,那次他把小黑狗给丢了,据说便是因为输钱不高兴;还有人跟明心讲,他曾经因赌博把家里车和店都输了,欠了一屁股债才躲到船上来;他在船上没有固定的事做,船长先前给他安排了学操舵也不好好干,就爱瞎转,看见这儿不对指手画脚几句,看见那儿不对指手画脚几句,弄得大家都很厌烦他,不过是仗着船长的面子敢怒不言罢了。

明心刚来时特别爱吃鱼,不管是新鲜的还是晒干腌制的,觉得怎样都好吃,饭食量也大;后面吃多了,就不禁反味了,食量也慢慢下降了,甚至觉得那种由内而外的鱼腥味也仿佛通过表皮散发出来,开始不会再嫌那种味道了——在船上吃饭是有规矩的,譬如不能将筷子横放在碗口,那样有触礁的形象;不能把鱼翻过来吃,那样有翻船的模样;更不能说“翻、沉、倒”等字样,甚至之前有姓陈的要入船都不可,大家都是遵照于此,只有渡浩仿佛是个例外,他常常显得很随意,而当船长说他时,而当有人面露不快时,船上便会有个叫何齐的“好好先生”来调解。好好先生好像是从大船上过来的,他总爱说“没事的,没事的,”一句给人以一种万事OK见惯场面的气味。

小黑狗渐渐地长成大黑狗,它的身子很壮实,腿修长,个头足有半个人那么高,眼神凌厉似鹰狼,跟一般的家犬比起来截然两样;而且特别的是,它还会自己跑去开电视看,还会随着画面中的伤心显得躁动不安,发出唔咽的叫声——尤其是当出现狗的悲剧画面时;以至人没在都要将电源插头给拔掉,然后它就总是趴在甲板上将头贴着,也不会再去抓鱼,也不会再去追逐环绕的海鸥,只有当渔船行驶到那个无名河岸时,它才会挺直地站起来,若有所思地盯着那片树林,盯着盯着,会不停地吼叫,这样的场景,宏亮已经见过一两回了,他想到大黑狗是在那儿上船的。

草木萧疏稀稀落落之际,有段日子风雨不断,电视上也播着禁海新闻,渔船在码头停泊了多日,船长有些忧急,遂趁着这天风雨稍停,水势也好转些,他焚香烧纸出船了。到了海上,只见风浪汹汹,渔船重重地拖着渔网就像不倒翁般地左右行驶。这次所获鱼甚多,探测仪显示到处都是鱼群区,也不用声波驱赶,船员们忙着收拾不断网上来的鱼,进进出出不亦乐乎,连渡浩也是马不停蹄;整个茫茫大海面中,只有这搜孤船在工作。众人渐渐面露怨色,这一次可不比以往,不仅要顶着刺骨的风浪,连桅杆都晃得吱吱作响,渔网仿若挣断般,人也站不稳;好好先生又宽慰着“没事的,没事的,”船长见了也鼓励道,“大家伙都辛苦下,等这次回岸,我好好犒劳大家。”他话刚说完没会儿,只见前方一片巨大的海浪深蓝蓝地汹涌压上来,众人甚至都在忙着没时间注意到,船也根本来不及掉转头,渔船就被重重的冲了一击,只听得“啊——”的一声,立勇被冲下海了。等到风平浪静下来船势安稳些,大家才惊觉到出事,这可把船长吓坏了,渔船上又没有相应的海上观测器,他拿着老旧的望远镜望来望去都没看到立勇,心里无比忐忑汗毛都竖起来,好好先生也吓得不敢讲话,大家都朝着海上焦急地凝望。突然,大黑狗跃下海面,它朝着东南方而去。大家还以为它也落水了,感到更加糟糕起来,只是船长顺着方向用望眼镜不停望着,海浪时上时下,一个黑影浮现出来,船长急忙指着道,“快!在那边!在那边!!快准备救生圈绑上绳子下水去!”大家一时半会有些愣住,紧接着听到救人两个字,便赶忙准备救生圈和绳子,与此同时,船也掉头开去,等到将立勇拖上甲板,他早已是面唇青紫,浮肿发白,四肢冰凉的奄奄一息。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渔船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6/19 15:44:55
    • 分享到:
  • 还蛮喜欢你的文字,只是有点写着写着就飘了。如果以明心做点,刻画其他人,再引出明心上船的原因是不是更好些?交代一下伤的来源或者丰富船员的故事,应该会是相当精彩的部分。一篇故事出现的角色或情节设定都有用处的,我还有点小期待伤疤的故事,或者说是明心背后的故事,希望作者可以再斟酌一下。期待后续新作!
    • 张屯2019/06/20 09:14:37
    • 分享到:
  • 谢谢鼓励,关于明心伤疤,我想表现社会一个现象,一些企业对伤疤人士的歧视,不想写那么明显,关于船员的。故事,可能我自己想尽量写的精短些,也可能是能力不够,再次谢谢指出。
  • 期待更多新作!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1100
  • 32
  • 3510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邻家悦读